作者:

第7章 真假刘德华

  星期一,我背着书包走进教室后,见到蒋庭、朱馨尔、王家卫几个同学正噘着屁股,凑在一起嘀咕不停。我将书包塞进课桌里,悄悄来到他们身后,就听见“猪猪”朱馨尔嗲声嗲气的说:“这次刘德华要来我们市开演唱会,这可是很难得的一次机会啊!”

  “我老爸知道我最喜欢刘德华了,专门给我买了一张一千二百八十元的零距离贵宾票。”家里最有钱的“阔少”王家卫骄傲地说道。王家卫的老爸是某私营企业集团的老总,听说身家已经上亿。

  “什么叫零距离啊?”绰号为“涨停”的蒋庭同学困惑地问道。

  蒋庭的外号是怎么来的呢,那是一个酷爱炒股的老师无意中叫出名的,那天那位老师点名,无意中点到蒋庭,便大声问道:“涨停来没有?涨停……涨停……”

  “零距离都不懂,就是没有距离,听那些资深歌迷说,还可以和刘德华合影留念。”

  “不知道我们班上刘德华的FANS到底有多少呢?我真希望他们也能买到票和我一起去看啊。”

  看着王家卫掏出一千二百八十元的贵宾票,在众人面前随意地摇晃了几下,我可是羡慕极了,真想扑过去一口咬住。突然想起,这不正是狗狗看到骨头的条件反射行为吗?自己之前还口口声声说“狗仔”和“狗仔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现在看来本质上倒是没有很大区别,都是追逐自己喜欢的事物。

  正所谓:人比人气死人。人家“阔少”过一次生日,什么三姑妈四大姨发的生日礼钱都有五千多元。比较起来,每个月我问老妈要五十元的零花钱都好像是“拯救大兵瑞恩”一样,那可是冒着枪林弹雨的生命危险。老妈一向脾气暴躁,经常会为了一丁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大动干戈,发射诸如扫帚、撮箕之类的不明飞行物来打我。

  我记得老爸有一次不小心惹到了老妈,结果一个烟灰缸如彗星撞地球般,不偏不倚地击中了老爸的额头,当时的情景我现在想起来还记忆忧新,战栗不止。

  老爸被烟灰缸击中后当场昏迷,鲜血染红了咱们家的圣象地板。最后,老爸额头上留下了一道永远也抹不去的闪电形伤疤。我曾一度认为老爸就是中国的哈利·波特,而我老妈则是那个伏地魔。

  老爸后来对我诉苦说,“单单,你老妈下手也忒狠了点!听医生说,差点我就成脑震荡了!”

  我说:“老爸,你应该感到幸运才对,要是当时老妈在做饭,估计你不但是脑震荡,保不准还会成残废!”

  “为什么这样说?”老爸纳闷道。

  “因为当时老妈手里正握着菜刀呢,要是老妈给你来一个‘小李飞菜刀’,估计您老现在肯定英勇就义,从此退出江湖,然后GAME OVER了!”

  听完我这段评书式的点评,老爸不禁咋舌,过了好半天才嗫嚅道:“看来以后在家里都得穿防弹衣了。”

  我记得五岁时,我就开始崇拜刘德华,常常学着唱他的歌,算是华仔的铁杆粉丝了。这次无论如何我都要去看他的演唱会,我将自己购买的门票价位定在了六百八十元VIP贵宾票那种。

  为了赚够买VIP贵宾票的钱,我可是煞费苦心,先是制定了一项计划表贴在了卧室门后:帮助妈妈洗碗,每次五元,一个月六十次,也就是三百元。帮助爸爸刷鞋,每次两元,一个月三十次,也就是六十元。在班上出租我的GAMEBOY(掌上游戏机)每次一元,一个月三十次三十元。

  可是最终还差三百元,这笔钱该怎样凑齐呢?

  我又想到了那个“中国十大杰出青年”洪战辉,他在学校靠卖学习用品和一些小物件就能供养全家,我为什么就不试试呢?于是,我从城郊批发市场进了一大批铅笔、果冻、巧克力、橡皮擦,在班里进行“亏本”、“跳楼”大甩卖。由于我的价格低廉,正所谓薄利多销,一个月下来我竟然赚了两百多元。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些东西大多是质量不过关的冒牌货,以致于同学们写作业时,铅笔会很容易折断;而那些“好吃嘴”吃了果冻和巧克力就拉肚子,而且是哗啦、哗啦止不住的拉,甚至服用“泻停封”、“泻立停”之类的品牌止泻药都不管用。

  全班同学像陈胜、吴广起义般,一拥而上地声讨我,警告我要是不退钱,就打三一五热线或者向消费者协会投诉我出售假冒伪劣商品。结果,我不但一分钱没有赚到,还亏了一百多元的本钱,我心里那个憋屈就甭提了。

  还好我老爸像“及时雨”宋江一样,偷偷塞给了我三百元,对我说道:“单单,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去看刘德华的演唱会,老爸这里也没有多的钱,这些钱你就先拿去吧!”

  眼见老爸把珍藏数月的私房钱都捐献给我了,我当时感动地只差唱《世上只有爸爸好了》。我嘴刚O了起来,老爸赶紧对我噤声道:“嘘,要是被你老妈知道了,估计我就不是你说的哈利·波特了。”

  “那爸爸会变成什么呢?”

  “肯定会被你老妈打成变形金刚。”老爸出了名的怕老婆,这也不能怪他,谁叫咱妈是传说中的母夜叉孙二娘呢。

  几天后,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偶然听到两个青年在那里谈论。

  “听说香港的刘德华明晚要来,你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

  “好像是五星级大酒店——银座大酒店!”

  一听刘德华将下榻银座大酒店,我赶忙召集班里的刘德华粉丝蒋庭、朱馨尔以及王家卫聚在一起讨论。

  “你的消息可靠吗?”“阔少”王家卫皱着眉头,脸上是一副精明能干、高瞻远瞩的神情。

  “我也不知道,不过无风不起浪,应该多少有点线索。”

  “干脆我们到那家酒店大门口坐着等吧。”“涨停”提议道。

  “不成不成,你这人简直就是猪脑子,你根本不知道刘德华到底什么时间到,等在那里不是瞎耗时间吗?”“阔少”反驳道。

  “要不,我们买通服务人员,直接进入他的房间。”朱馨尔若有所思地说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谁有胆子放我们进去啊?”

  这时候,我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觉得我们可以这样……”

  为了实施我的计划,我们准备开展一次特别行动,让五(5)班最有钱的王家卫扮演阔少,反正他本来就是“阔少”,而他爸爸有一辆豪华大奔,足够蒙住那些酒店门童。

  第二天下午放学后,王家卫让他爸爸的司机开着大奔把我们送到了银座大酒店门口。之前我们已经商量好了,由王家卫扮演阔少,用表演专业术语来说就是还原生活。我和“涨停”扮演跟班,朱馨尔扮演女秘书。

  这个“猪猪”还真不含糊,偷偷穿上了她老妈的黑色晚礼裙,还在耳朵上戴上了一副金光闪闪的大耳环,看上去真的是妩媚动人。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常常踩到裙摆,几次三番上演人仰马翻的情节。

  门童看到大奔将我们送到了酒店门前,又见我们一个个又是西装、晚礼服,又是墨镜、手提电脑的,以为是阿联酋、缅甸等国家的王储来了,可不敢怠慢我们,赶忙弯着腰,笑嘻嘻地把我们迎了进去。

  我们四个直接到了酒店前台,“阔少”踮起脚尖,尽可能使自己看起来高一点。然后,他像鸡咯咯那样昂起脖子,学着广东话问那个前台工作人员,“小姐啊,我系来见香港的刘德华先生滴,请问他住几号房呢?”

  那些工作人员看到我们几个一副小大人模样,顿时忍俊不禁。但是人家五星级酒店服务质量就是高,工作人员快速查看了一下入住记录,微笑着对我们客气地说道:“先生,刘德华先生住在一一零八号豪华套房!”

  在证实了刘德华就住在这个酒店后,我们几个别提有多开心了。一钻进电梯,我们就将手里的墨镜、提包、文件夹等道具抛了起来,然后大家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耶,成功啦!”

  “阔少”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提醒大伙道:“先别闹了,小心电梯里安装的摄像头。”

  电梯停在了十一楼。我们挨着房号顺藤摸瓜,总算找到了一一零八号房,可是敲了几次房门也没见有人给我们开门。正在这时,一个清洁工推着一辆装满换洗床单的推车走了过来,我便上前问道:“请问住在这里的刘德华先生去什么地方了呢?”

  “哦,他好像出去了,可能要过一会儿才回来。”

  针对这个事先没有预料到的突发情况,我们几个再次召开了紧急协调会,对下一步作战计划进行讨论。

  “我认为,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等,那等到刘德华的保安来了,一定会把我们撵走的。”

  “要不,我们想个办法混进他的房间吧。”“猪猪”说道。

  此时,我看到工作人员正在为每个房间换床单,一个计谋顿时涌上心头。我便凑近“阔少”的耳朵嘀咕了几句,“我觉得朱馨尔说的办法好,我们可以等那个清洁工打开房门之际,再想办法混进去……”

  主意拿定后,我们决定派蒋庭去分散工作人员的注意力,然后我们三个鱼贯而入,藏身到了一一零八号房间内的大衣橱中。等到清洁工将床单都换好后,她根本没有觉察到我们已经躲在了衣橱中。清洁工走后,我们又为蒋庭打开了房门。

  现在是“万事具备,只欠等待”了,只需要耐心地等在衣橱中,就可以见到大名鼎鼎的刘德华了。一想到能够见到刘德华,我们四个的心情别提有多么激动了。也许是过于激动,导致“涨停”在衣橱中毫不犹豫地放了一个响亮的臭屁,衣橱那样狭小的空间内顿时乌烟瘴气,臭味弥漫。我们赶紧推开衣橱,一个个如生猛海鲜般跳了出来。

  朱馨尔捏着自己的鼻子,一边不停用手煽动着空气,一边抱怨道:“蒋庭,你真是一只臭鼬,就会放屁!”

  “涨停”一脸愧疚,抱拳道:“各位兄弟姐妹,对不住啊,我这人一激动就有这坏毛病,多担待!”

  我们四人就这样蜷伏在衣橱中,一直等到了晚上十点,仍然不见刘德华现身。盼星星、盼月亮般又等了半个钟头后,总算听到了开门声,紧接着就是有人走进房间的脚步声。

  等到客厅的灯被打开后,我们四人兴奋地冲出了衣橱,然后兴高采烈地大声叫道:“刘德华,我们爱你!”

  我们刚喊了这一嗓子,再看眼前的人,不禁都傻眼了。我们眼前站着的根本不是什么英俊潇洒的刘德华,而是一个长得一肥二胖的中年男人,他还挽着一个身材高挑、衣着暴露、艳装浓抹的女人。两人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们四个,仿佛我们是从地毯中跳出的家养小精灵“多比”一般。

  “猪猪”不禁拍了拍脑门,“MY GOD,我的爸爸呀!”其实我们仨都知道“猪猪”有一句口头禅就是“我的爸爸呀”,哪知道那妖艳的女人在听到朱馨尔的话后,不禁气愤地转过头看着那个男人,然后大声质问道:“你不是说你还没有小孩吗?难道他们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孙猴子!”

  说完,也不等那男人解释,便气乎乎地摔门出去了,唯留下“蹬蹬蹬”的高跟鞋声回荡在空旷的房间上空。

  那男人半张着嘴巴看了我们半天,突然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哭丧着脸,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你们这些捣蛋鬼,怎么早不捣蛋,晚不捣蛋,偏偏这个时候捣蛋啊!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靓女做老婆,就被你们这样给折腾没了!”

  接下来,我们和这个中年男人聊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原来他根本不是刘德华,而是“刘得化”。巧得是姓名读音完全同刘天王相同,是香港到内地做生意的港商,我们不禁感叹天下竟然有这样的巧事。

  唉,只可惜咱们几个与刘德华“第一次亲密接触”的美梦算是彻底破灭了,只有等到演唱会那天再同刘德华来一次零距离接触了。

www.7wenxue.com>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第七条猎狗 安徒生童话集 海的女儿 小海蒂 混血豺王 狼王梦 舒克和贝塔历险记 长袜子皮皮 西方神话故事 汤姆索亚历险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