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10章 都是登山惹得祸

  “格的格的格的格的格的格的,我们爱你;格的格的格的格的格的格的,聪明伶俐;机智啊哪个也比不过小机灵,胆大呀什么都不畏惧小机灵,淘气顽皮顽皮淘气数第一,骂人打架就从来没有你小机灵,哈哈开动脑筋啊!困难重重你毫不介意,爱惜时光学习知识你却最努力,同情弱者不怕邪恶帮助别人不忘记!”

  知道这首歌唱的是谁吧?当然是“聪明的一休”,也就是鄙人——贾文宇了。在五(5)班,没有人不知道我是“一休哥”的,因为本人常常喜欢像“聪明的一休”那样说“休息,休息”,所以班里的同学就给我取了这么个外号。

  我在班里有一个铁哥儿们,“好记星”谭晨,为什么叫他“好记星”呢,因为这小子记忆力超强,背诵课文跟玩儿似的。按照咱们班科幻小作家“至尊宝”秦小汉的惊人推断,估计这家伙是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被外星人捉去做了试验,在大脑里安装了超级芯片什么的,不过这纯粹是同学之间的玩笑话。

  教我们英语的李珍妮老师(我们背地里都叫她“麦兜”,因为她说话的口气,很像动画片《麦兜》中那只可爱小猪)曾经教过我们一句谚语:As the tree,so the fruit。你要问啥意思,也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相信“好记星”肯定有自己的学习方式,所以才给别人一种错觉,好像他是个神童。

  一提到英语,我就感到特别难受,因为鄙人自开始学习英语以来,就从来没有及格过。总是在五十到五十五分这个区间徘徊,仿佛上了五十五分,英语成绩就会因为高原反应而缺氧一般。

  总之,我对英语的感觉就好像中国足球一样,总是踢不出好的成绩来。但是在五年级上半学期,我却因为一件意外的事情,喜欢上了咱们的英语老师,并且由此产生了好好学习英语的念头。

  在英语半期考试的前一个星期天,天气相当好,蓝天白云,微风徐徐。

  阳光向我投射来暖洋洋的关怀时,我将背上的旅行包又使劲向上耸了耸。这次半期模拟考试,我的各科成绩都还勉强过得去,这也就意味着老爸许诺给我买一辆单车的愿望即将实现。

  可是当我想起英语成绩时,我又感到前途一片灰暗,因为在这么多学科中,我的英语再次上演了“滑铁卢”,以四十一分的成绩收盘,创下了历史最低记录。想想“麦兜”经常在课堂上强调,“English,必将成为未来世界的通用语。”那种感觉就好像要是谁不学好英语,以后就没法和人对话一样。

  我常常恼恨自己,怎么就斗不过这外来文字呢?不就是二十六个字母凑合在一起吗?有这么难吗?听我妈妈说,我小时候可聪明了,喜欢吟诗作赋、弹琴作画,从小街坊邻居便送了一个颇有知名度的雅号给我——“神童”。

  屈指数来,从古到今,中华神州称得上神童的也不外乎五岁成诗的方仲永(我一直认为‘鹅,鹅,鹅,曲项向天歌’这首诗是他写的)、七岁称象的曹冲(这小子如果活到今天,肯定是电子磅秤的设计员)、十岁过目成诵的王蒙(我想他一定是用了大山打广告的产品——好记星)。

  当然,还有诸如孔融之类五讲四美的“先进典型”,司马光之类灵活机智的“破坏王”。但是我这个“神童”却与那些个神童有着本质的区别,因为那时的我,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居委会大妈对旁人夸奖我道:“那个贾家的小子,简直就是神经有问题的幼童!”用英语的缩写简称方式,就是——神童。

  不过长到懂事一些的时候,我还是发现了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那就是我的身高已经长到了一米七五,全班除掉秦小汉、简单和我还可以一比高低,其他的同学可都得靠边站。正所谓鹤立鸡群,脚杆长,颈项也长,仙鹤的海拔还比不上那些鸡咯咯,笑话。

  我的与众不同还表现在学习上,正如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语文老师让写日记,其中我的一篇大作便成了班上的范文,而且直到现在,此文还依然香飘万里,经久不衰,全文如下:

  某年某月某日,星期天,晴。今天,我妈妈给我买了一头(此处数量词有误,不过为了保持文章的原创性,不予改动)小狗,我放学回家一进家门,它就跑过来,冲着我汪汪、汪汪、汪汪的叫!

  那省略号其实还代表一百多个“汪汪”,因为当时老师似乎规定了日记的字数不能少于两百个字,我那时认真地数了数,还差一百多字,咋办哩,那就让小狗给添上吧。

  到了小学四年级,我又爱上了绘画,对着那个断臂维纳斯的石膏像左描右描,如同人民子弟兵在射击打靶。末了,我便在三十二开的大白纸上挥洒自如的泼墨丹青,颇有张大千、徐悲鸿等大家的气度,但是每当我将大作送于同窗画友欣赏评价时,便有人问起:“文宇,我怎么咋看,咋觉得你画的是我家后院那条大黄哩?”

  每当这个时候,我便会怒发冲冠,决不是为“红颜”,是为了艺术,至高无上的艺术,冲他们呵斥道:“你倒是给我好好看清楚,你家那条大黄屁股后面有根尾巴,我画的这个有吗?”

  小学五年级,可以说是整个小学阶段的关键时期,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这是小学生涯中一个意气风发、朝气蓬勃、极富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黄金时代。

  这个时代的我,突然热衷于代表人类灵魂心声的诗歌,虽然每当我对着朝阳或者落日或者明月或者星星吟诵五言、七言绝句时,我的至亲好友常常会将吃下去的食物又如牛一般反刍一道,可是我还是乐此不疲、不亦乐乎。

  现摘抄一首我当时惊世骇俗的新流派诗歌以展示我的才华:

  太阳啊\/炽热\/月亮啊\/冰冷\/星星啊\/你是不是为了节约电才那样黯淡\/还有你啊\/银河\/牛郎和织女一年见一次面\/你咋不收他们养路费。

  我觉得我叙述我的过去已经太多了,现在我该讲讲发生在我身上一系列离奇的故事了。

  话说那一天,我背着旅行包出了门。半道上,我碰到了咱们班的学习委员孙小圣,他不禁问道:“‘一休哥’,你这副打扮是要去哪里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我去登山。”

  “就你一个人?”

  “对啊,难不成我要组织一个军团去当山大王啊!”

  其实,我只是想通过登山这项健身运动,去欣赏祖国的大好河山,以此缓解我因为英语成绩连续“跌停”而带来的郁闷心情。辞别同窗“齐天小圣”,我来到城南汽车站,坐上了去天门山景区的旅游汽车。

  一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山脚下。我仰望了一下大山,感觉雄伟的青山好像巍峨的巨人,一身浩然正气,屹立在天地之间。一路拾级而行,在过了几处凉亭故刹、小桥流水后,我偶然看到一个庙门口坐着个算命的,一张帆布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前推五百年,后推五百年,祸福、荣辱、兴衰,竭晓一二。

  我心里想道:好家伙,都赶上诸葛孔明了。

  不过人家还算是诚信经营,你看最后一句“竭晓一二”,也就是十件事能够说准一二件,不像有的什么神功大师动不动就说“无所不晓”,其实肚子里一无所知。

  那个算命的一副尖嘴猴腮但却机灵万分的样子,瞧见我来,便招手向我吆喝道:“嗨!嗨!嗨,小同学,过来算一卦,算不准不给钱!”

  我见他喊得这么亲热得体,便过去坐下,怯生生地问道,“这个……怎么算啊?”

  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我心里就开始打起鼓来。学校常常教育我们不要相信封建迷信,要崇尚科学。我现在的行为,无疑是触犯了校规。但是我转念一想,就当是一个旅游项目玩玩吧。

  算命的一听,便欣然用相声艺术的绕口令道:“同学,你听好了:抽签可算,写字可算,看相可算,指物可算,摇钱可算,摸骨可算,卜卦可算……”

  他后面还说了十余种极富专业学术语言的算法,不过我觉得前几种应该便已够了,便又问道:“那……能不能帮我算算,下半学期我的英语考试能考及格吗?”

  “No Problem!”

  “你刚才说了一句英语?”我惊讶地盯着这个算命先生。

  “呵呵,中国不早加入世贸组织了吗,干咱们这一行的,也得紧跟形势,与时俱进嘛。不瞒小同学,我昨天还为两位外国友人算过几卦,那可是挣了外汇的。”

  “啊……”

  真是“冤家路窄”,没想到什么地方都能遇到我最讨厌的英语。

  我又说道:“那我就写个字,你帮我算算吧!”

  算命先生为我奉上笔墨纸砚,我将羊毫蘸蘸黑黝黝的墨汁,略微沉思一番,在纸上写下一个大大的“彩”字。然后搁下毛笔,学着文言文的腔调,说道:“先生,请解此字。”

  算命的看着我写下的这个“彩”字,一时哈哈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又提笔在这个字下添了一句谒语。等他一写完,我慌忙抢过来看,只见上面用极为飘逸的蝇头小楷写到: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我被他这句禅机弄得一头雾水,便又谦逊地请教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算命的引而不发道:“天极不可泄露,小同学日后便知其中真谛。好了,今天咱们有缘相识,原本要收十元的,我给你打个八点五折吧!”

  “你这里还打折?”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你不相信啊,别小看我这个摊子不大,我可是有头衔的,给你张名片吧,留作纪念。”

  我接过算命先生的名片,只见上面写着:

  诸葛青云。

  中华易经学会常务理事,中国风水协会理事。天机神算公司CEO。

  诸葛亮第一百二十代嫡孙。

  公司网址:www.天机神算.com

  业务范围:吉凶预测、公司风水策划、家居风水布局……看完名片上这些介绍,我不禁连连咋舌。

  我知道这命相之说时常要讲个隐讳揣度,反正让人觉得似乎有那么回事儿,好像又没那回事儿,反正是虚虚实实、假假真真,也便无可奈何的交了钱,又不甘心地问道:“那预测出来的结果,到底是吉还是凶啊?”

  算命的微闭双目道:“凶中有吉,吉中有凶,万态法像,竭在其中!”

  又是一句晦涩难懂的谒语。哼,这算怎么一回事嘛。

  我一脸不开心地收起那张写着谒语的纸,嘟囔着又沿着盘山的石阶梯向着山顶走去。来到一个视野开阔处,我费力地爬上一大块形状怪异的岩石,向着山下的古镇一望,“登泰山而小天下”的感触便油然而生。

  山下的城市宛如一个假山盆景,那些行人过客早已变为了蚂蚁般细微的事物,房屋则更像是火柴盒,还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吧。抬头望望山顶,那个颇为巍然的名寺古刹的身影便跃然入眼,我又跳下岩石向着一个拐角的阶梯走去。

  突然,一个不大不小的石块儿从阶梯上方骨碌碌地滚下来,我为了躲避这个横冲直撞的石块儿,就向着一旁闪去。可未曾想到这一脚踩空,趔趄中我的双手在半空中做了数次体操动作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可是我能觉察出自己的重心正向着一旁的陡坡偏移。

  惊惶中我身子一倾,便沿着这个陡峭的山崖滚滑下去,疼痛和恐惧同时袭击着我的肉体和神经,当我的头撞到一块坚硬的岩石上时,我便不省人事了。

  我死了吗?

  隐约中我听到有人说话。

  “他从这么高跌下来,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还有气!”

  “你快看,他流了好多血!”

  听了好一会儿,我只觉得气血攻心,这帮家伙唧唧喳喳闹了半天,居然没有一个说:快送他去医院!可是我又处于昏迷之中,根本无法开口说话,只好在心里默念:好心的兄弟姐妹,大叔大嫂们,你们就拉小同学我一把吧!要不等你们查清楚我是哪儿的人、是干什么的、有没有口臭以后,恐怕我也早到阎王爷那里注册登记领取冥界暂住证了。

  万幸的是总算有人背起我,似乎一路狂奔。紧接着,在似有似无的救护车笛声中,我进入了真正的静寂世界。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总算醒过来了。

  朦胧中,我看见一个护士正在摆弄桌上花瓶里的鲜花。

  “我这是在哪里?”我迷惑的向四周望了望。

  “呵呵,小同学,你总算醒了,这是市人民医院,你是昨天下午被人送到这里的。”

  “我受伤了吗?”

  “恩,伤得不清,断了两根肋骨,流了不少血,还有轻微的脑震荡!”

  还好我身子骨还算结实,要不然,从那样高的地方“自由落体”,小命早已不保。俗话说:伤精动骨一百天。在老爸老妈的精心照顾下,我艰难地躺过了三个月令人郁闷的时光。

  其间,同学们纷纷前来看望慰问我,班主任李琼芳还专门安排学习委员孙小圣负责每天给我补习功课,并传达班里各项大小活动的“会议精神”。弄得我特别不好意思,感觉自己就好像什么负伤的战斗英雄一样。

www.xiaoshuotxt.netxiaoshuotxt。com

同类推荐 安妮日记 小故事大道理全集 中外童话故事大全 长袜子皮皮 成语故事大全 诗翁彼豆故事集 狼王梦 列那狐的故事 混血豺王 世界经典神话故事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