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16章 班主任的“情人”

  我很不可思议,像“奥特曼”这样一个叱诧校园的风云人物,怎么会弄出和明星一样的八卦花边呢?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让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在上课铃声敲响后,我的心脏再次接受了沉重打击,当那个传说中的神秘专家同“奥特曼”一起走进教室后,“多啦A梦”蔡琴的表情特别惊愕。

  我困惑地推了推她,问道,“你……怎么了?”

  “我在咖啡屋看到的那个男人就是他啊?”“多啦A梦”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

  “什么?”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奥特曼”竟然胆大到了这种地步,居然把情人带到了课堂上,这不是完全忽视我这个侄女的存在吗?

  “同学们,现在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毕富健教授,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专门研究小学生心理的专家,以后大家要多同毕教授交流沟通啊。现在,大家热烈欢迎毕富健教授给我们讲话。”

  在“奥特曼”的带领下,全班同学开始鼓掌。

  毕富健走到讲台上,先是伸出双臂示意同学们安静,然后说道:“以后你们不用叫我什么毕教授、毕叔叔的,就学着中央电视台那个‘毕福剑’,叫我老毕吧。”

  我心里想:这家伙还真懂得取巧卖乖,简简单单的一句开场白,就将自己的距离和同学们拉近了,从专家教授陡然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节目住持人“老毕”了。

  紧接着,他又给同学们来了几个魔术表演、脑筋急转弯、猜谜语什么的小游戏,惹得全班同学一阵阵哈哈大笑。这一下,那些本来对这个专家教授充满敌意的同学,全都“临阵倒戈”成为了他的忠实信徒。

  但是在班上,还有三个人对“老毕”抱着怀疑态度。一个是我,一个是“多啦A梦”,还有一个是我的跟屁虫“福星小子”张亚男。

  我看着“老毕”,心里盘算着:你就在那里显摆吧,我会让你原形毕露的。

  为了验证我舅妈“奥特曼”到底有没有在外遇,我决定去一趟舅舅家。下午放学后,我急匆匆地来到舅舅家。

  一见是我来了,舅舅开心地说道:“薇薇,原来是你啊,快进来,快进来,好久没到舅舅家做客了,是不是怕你舅妈又批评你学习不好啊。”

  “那能呢?”

  我扫视了一下屋子,没有看到“奥特曼”的身影,“舅舅,舅妈去什么地方去了啊?”

  “哦,你舅妈最近老是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她都在忙些什么,我这人在单位管人管多了,也不喜欢管她的事情。现在啊,就是她忙她的,我忙我自己的。”舅舅是某单位的一把手,手下管着一百多号人马,平时工作是挺忙的。

  我一听舅舅这样说,心里更没底了,看来舅妈和舅舅已经达到了互不干涉内政的地步。为了更深入的了解,我又进行着自己的调查问卷。

  “对了,舅舅,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你就尽管问吧。”

  “你最近和舅妈爱吵架吗?”

  “吵架,呵呵,我和你舅妈从来不吵架。”

  “那你觉得你了解舅妈吗?”

  “嗯……应该还是算了解吧,怎么,今天薇薇是来做心理测试的吗?”

  “就算是吧……那你觉得舅妈爱你吗?”我将话题直接引向了主题。

  “你个小娃娃,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这样问来问去的,要是不爱,你舅妈怎么会和我结婚呢?”

  “我听说结婚后会有什么‘七年之痒’……你们结婚都快十四年了,会不会感情淡漠了?”

  “呵呵,连这个你也懂啊?”舅舅笑道。

  “你以为我们小孩子就不看电视、不看书啦。”我理直气壮地辩驳道。

  “我倒是忘了现在的社会发展很快,和我们那个时候可没法比。我们那阵就算是谈恋爱,也要偷偷摸摸进行,生怕被大人逮到。现在的恋人就不同了,可以在大街上、公共汽车上,卿卿我我,恩恩爱爱。”

  这时,我的脑海中产生了一副画面,就是那个“老毕”握着舅妈的手,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对方。我一时感到犯恶心,几欲呕吐。

  “那要是有一个女生握着你的手,很深情地看着你,你会觉得她是喜欢你吗?”

  “这个啊,至少不讨厌吧。”

  “那你认为这是婚外恋吗?”

  “嗨,你这孩子今天到底有完没完了,你舅舅我还得做饭呢,你去摆一下碗筷,什么婚外恋不婚外恋的,先吃饱肚子再说吧。”

  通过我对舅舅旁敲侧击的调查后,我觉得舅舅和舅妈最近的沟通少了。看来啊,那个“老毕”一定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同我舅妈黏糊上的。

  吃完饭,我在舅舅家闲耍时,舅舅把他和舅妈的相册拿了出来。

  “来来来,小娃娃,让你看看你老舅和舅妈过去的光辉形象,用你们现在的话说,那时候可是一对俊男靓女啊。”

  我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些照片,有在河边照的,有在旅游景区照的,还有和表弟一起照的全家福。舅舅和舅妈的脸上,洋溢着无与伦比的喜悦之情。

  看着这些照片,我心里对舅妈会外遇的想法开始一点点淡化。忽然,我看到了一张发黄的老照片,是一个班的集体照。

  “舅舅,这是你的毕业照吗?”

  “不,这是你舅妈的大学毕业照,瞧瞧,这个就是你舅妈,和现在出入可大了,那时候可是他们班的班花,现在是徐娘半老,可是风韵不存啦,呵呵。”

  我看着十多年前的舅妈,感觉人长得的确很清纯,也很美丽。这时,我看到在舅妈后排有一个男生很眼熟。一瞬间,我想起来了,这不正是“老毕”吗?

  我赶忙指着这个人,问舅舅道:“舅舅,这个人是谁啊?”

  舅舅拿过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舅舅,你笑什么啊?”

  “听你舅妈说,这个男同学和她的关系可不一般,当年读大学的时候,可是一直死缠烂打地追她。他叫毕富健,和现在中央电视台那个著名节目住持人姓名同音。”

  原来这个人就是“老毕”啊,那这样说来,他和舅妈就是老同学了。这老同学相遇,难免不会摩擦一些火花出来,我又开始担心舅妈会情感出轨了。

  “那舅舅……你知道这个毕富健后来做什么去了吗?”

  “这个啊,我就不知道了,你舅妈没有给我讲过,我也懒得去问了。”

  从舅舅家出来后,我便召集“多啦A梦”蔡琴和“福星小子”张亚男在人民公园回合,对我调查取证的情况进行集体讨论。

  “现在情况已经基本摸清,那个‘老毕’是我舅妈‘奥特曼’的同学。”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另外,这个‘老毕’当年还追过‘奥特曼。’”

  “薇薇,我有一个疑问,我记得你说过‘奥特曼’大学读的是师范学校数学专业,‘老毕’既然是她的同学,也应该是相同专业,怎么后来做起儿童心理专家了?”真是三个臭皮匠,胜过一个诸葛亮,没有想到咱们仨一讨论,就发现了疑点。

  “要是能查到社会科学院有没有他这样一个专家就好了……”我沉思道。

  “这个好办,我爷爷就在社会科学院,我可以让我爷爷去核实一下。”我的话还没说完,“福星小子”就拍着胸脯在一旁说道。

  “什么,你爷爷是社会科学院的专家?”

  我和“多啦A梦”惊诧万分地看着“福星小子”,这小子立时憨憨地笑道:“呵呵,其实不是专家,而是专门负责看门、收信和发报纸的门卫大爷。”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你爷爷要是专家,你的学习成绩怎么可能这样差哩。”

  两天后,“福星小子”向我汇报了调查结果,“爷爷说了,整个社会科学院姓毕的专家有,可是叫毕富健的,却一个也没有,八成这个‘老毕’是个冒牌货。他让我们随时留心,时机成熟就报警将他抓起来。”

  “这个‘老毕’为什么要冒充专家呢?”

  “先不管那么多,有一个情况已经很明显,那就是他准备追求我舅妈。现在我决定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你们有信心完成没有。”因为从小看军事电影,我做起事来颇有战斗指挥员的作风。

  “福星小子”和“多啦A梦”同时条件反射地立正,大声说道:“有。”

  “好,这次行动的代号叫‘老鹰捉小鸡’。目标对象:‘奥特曼’——代号‘母鸡’,‘老毕’——代号‘公鸡’。行动从明天中午一点正式启动,张亚男你担任侦察员,代号‘小鸡’,‘多啦A梦’,你担任联络员,代号‘白鸽’,我就是总指挥,代号‘老鹰’。”

  我刚刚宣布完毕,就看见“福星小子”哭丧着一副脸,便问他道,“有什么问题吗?”

  “薇薇……”

  “不许叫薇薇,要叫总指挥,或者‘老鹰’。”我对他不严格执行“军纪”进行了即时纠正。

  “是,总指挥……这个代号能不能改改啊,‘小鸡’,多难听啊?”

  “那你想叫什么?”

  听到可以自由取名,这小子顿时两眼放光,大声唱道,“啊哈哈,黑猫警长,向你致敬,向你致敬,向你致敬!”

  “干脆你叫‘老鹰’得啦,现在我是总指挥,我叫你‘小鸡’,你就是‘小鸡’,要是不服气的话,就改成‘鸡蛋’。”

  “那还不如‘小鸡’呢。”这小子最终只有无可奈何地接受“小鸡”的代号。

  我们仨就此分头行动,第二天中午一点半,我接到了“福星小子”用手机打来的电话。

  “小鸡呼叫老鹰,小鸡呼叫老鹰,目标对象——母鸡和公鸡同时出现,请部署下一步行动计划。老鹰收到,老鹰收到,请小鸡严密跟踪追击。另外,随时保持警惕,不要被目标对象发现,OVER。”

  “小鸡明白,小鸡明白。OVER。”

  下午三点,我又接到“福星小子”急报:“母鸡”与“公鸡”在冰雪咖啡屋碰头。我和“多啦A梦”通了个电话,便叫了一辆出租车火速赶往现场。

  此次为了一举查明事件真相,我特别向咱们班的追星小队成员——“狗仔队”简单,“阔少”王家卫等借来了望远镜和照相机,力争做到“人赃并获”。

  来到“冰雪咖啡屋”外的一个邮亭,我躲在绿色的大邮箱后,便用望远镜进行远距离侦察。透过咖啡屋的茶色玻璃窗,我看见“奥特曼”和“老毕”两人正谈笑风生。看那样子,真是浓情蜜意,仿佛有说不完的话。我用照相机连接上望远镜照了几张照片,留作以后的“呈堂证供”。

  这时候突然下起雨来,我、“多啦A梦”和“福星小子”冒着恶劣的天气,发扬艰苦奋斗的作风,继续进行监视。

  过了一会儿,“奥特曼”和“老毕”走出咖啡屋,在看到下雨后,“老毕”竟然很绅士地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为“奥特曼”遮蔽风雨,颇有电视广告中恩爱夫妻的造型感觉。

  在看到两人一同乘坐出租车走后,“福星小子”张亚男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拍了拍我的肩膀,哆嗦道:“完了……看来你舅妈……真的爱上这个……冒牌教授了……”

  我咬咬牙,浑身颤抖着说道:“继续跟踪!”

  我们仨拦住一辆出租,上车后,我学着侦探电影中那些演员常说的一句话,“跟上前面那辆车。”

  司机猫着腰向前看了好一阵,转过头困惑地问道:“小同学,前面那么多车,你到底想让我跟哪一辆啊?”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连目标车辆都没有告诉出租司机,人家怎么可能知道跟踪哪一辆啊。我向前看了一下,立时认出刚才“奥特曼”和“老毕”乘坐的那辆出租的车牌,便指着那辆出租大声说道:“就是那辆。”

  我们一路跟踪出租车来到了蓝天大剧院,没有想到“老毕”居然带着我舅妈去看新上映的儿童科幻电影《宝葫芦的秘密》。

  我让“多啦A梦”和“福星小子”掏出了随身带着的零花钱,然后我们仨买票进场,悄悄坐在了“奥特曼”和“老毕”不远处,继续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整个电影过程中,我发现两人常常在一起“咬耳朵”,小声谈论着什么,看来问题还不是一般的严重啊。

wWW。xiaoshuotxt=nEt_T_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西方神话故事 世界上最励志的故事 世界上最著名的童话寓言故事 长腿叔叔 少儿谜语故事大王 列那狐的故事 夜莺与玫瑰 绿山墙的安妮 神奇的魁地奇球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