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1章 九寨,咱们来啦

  我叫姜雨晴,因为眼睛特别大,长得很像赵薇,所以在五(5)班,同学们都叫我还珠格格。我特别喜欢旅游,可是因为学习忙一直没机会去。

  一转眼,学校放暑期了,繁忙的学习总算结束了。我原本想找“班花”江琳琳、“猪猪”朱馨尔、“红苕花”绍静伊一起商量去什么地方玩,可是妈妈却叫我把房间好好打扫一下。

  我嘟着嘴,很不耐烦地开始清理内务。偶然间,抽屉中飘出了一张旅游景区的宣传海报,我顿时有一种“千里走单骑”的冲动,想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

  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个城市,而班里的很多同学可是如歌里唱的那样“走四方,路条条,水长长。一村又一庄”,有去过北京看过故宫的,有到过海南游过三亚的,有去过青海西藏,到过神秘莫测的香格里拉的。

  想着每次暑假一过,那些父母带着出去玩过的同学,总会拿着很多旅游时照的相片到班里,开一个旅游景区展览会。让我们这些家长忙于公务,或者贫苦家庭的孩子眼馋不已。

  过去的每个暑假,我都在无聊中渡过,现在是五年级暑假,明年就要升入六年级,便要准备迎战升入初中的紧张学习,所以我一定要来一次:我的地盘我作主。

  打定主意后,我便开始给我的那些姐妹儿打电话。在我的家里,我住持召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参会人员有咱们班的“班花”江琳琳、“猪猪”朱馨尔和“红苕花”绍静伊。

  “我想去外面旅游一下,你们觉得怎么样?”我扫视了一下几个同窗好友,说道。

  “嗯,我从来没有单独去旅游过,每次旅游都是老爸老妈爷爷奶奶全程陪同,弄得我好像皇帝出巡一样,真想什么时候也来一次乾隆下江南那样的微服私访啊。”“班花”说道。

  “你还好,至少还出去过嘛,我可就惨了,我老爸老妈就知道让我参加这样那样的培训班,弄得我一个头两个大。”“猪猪”哭丧着脸。

  “要不咱们几个姐妹去旅行社报个名,也出去周游一下世界,长长见识。”“红苕花”建议道。

  “就我们几个女孩子,老爸老妈肯定不会放心的。又会说,外面坏人多啊,社会复杂啊,有拐卖妇女儿童的,有强拉童工的,我耳朵都听起茧了。”江琳琳学着大人的口气,来回踱步,指手画脚,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起来。

  “要不然我们叫上几个男生保护我们,咱们班那几个海拔接近一米七的大个子,冒充高中生也绰绰有余。”

  “对了,叫男生的时候,一定别忘了‘福星小子’,他可是咱们女生的‘知心弟弟’,一路上拎包、买票、购物什么的,可就多了一个菲律宾小佣了。”

  “你说错了吧,人家是‘火影忍者’的护花使者,怎么可能屈身来伺候你们啊。”

  “那咱们再叫上严薇薇不就得了,再说人家薇薇虽然是个女孩子,可是咱们都知道,她可是班里除掉班长以外最让全班同学畏惧的一个女生啊。”

  “如果叫上男生,那老爸老妈就更不放心了,肯定会说,才多大的人啊,就知道男女搭配着出去完了。”我反对道。

  “那你说说看,我们到底该怎么样啊?”

  这时候,我想到了刚刚从大学分配到我们班的美术老师康海洋。

  “要不我们让康海洋老师陪着我们去吧,你们都上过他的课吧,他可是比较好玩的一个老师。”

  “‘还珠格格’,你是说沉思者啊?”康海洋教我们绘画的时候,长长会出神地望着那些雕塑品,以至于我们大伙给他取了个“沉思者”的外号。

  “呵呵,还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呢?”

  “没试过怎么能够肯定他不去呢。”

  “不知道班里到底有多少同学愿意一起出去玩的。”

  “我们在班里进行一次调查摸底,不就知道了。”

  于是,我们开始联络班里的其他同学,通过电话一询问,接近三分之二的同学正利用暑假的宝贵时间进行这样那样的培训。有培训英语的,有培训作文的,有培训心算的,更不用说那些参加绘画、音乐、舞蹈班的。最后,愿意报名参加旅游的,并且家中能够拿出一笔资金作为盘缠的同学,加上我们四个还不到十个人。

  其中兴趣最为浓厚的要数咱们班的“阔少”王家卫,这小子八岁开始就西装革履地列席他老爸的董事会,可以这样说,他老爸认为学习成绩并不代表能力,关键是怎样谋事和用人。

  正如《三国志》中,群雄争霸,逐鹿中原。刘备除掉有八杆子打不着的皇家血统,再加上独一无二的德,其他的能、勤、绩可是样样不如诸葛亮、关羽等人,正是这样一个连现在的公务员考核,都算不上合格的领导干部,居然能够统领一干文武群臣,最终实现三分天下的霸业,把巴蜀联合企业做大做强。

  所以,咱们的王家卫早就不需要培训这个培训哪个了,语文只需要能够写出五百个汉字,数学只需要能够进行正常的加减乘除,英语只需要知道吃饭、睡觉、上厕所怎么说,便一切OK,万事大吉。

  在知道我们正在组织暑期旅行团后,这小子立时让私人司机把他送到了我家。他还当着我们几个女生的面许诺,将拿出自己的私房钱,作为我们活动的经费。

  在这么多同学中,“邋遢大王”韩豆豆却拿不出钱,还好“阔少”从来不抠门,直接表态愿意资助“邋遢大王”旅游所需的费用。

  问清楚了有多少同学愿意去旅游后,我同“班花”、“猪猪”、“红苕花”、“火影忍者”来到了美术老师康海洋家。我们站在门口犹豫了好一阵,才走到门前,按响了门铃。过了一会儿,我们听到有人走过来开门。

  “怎么……是你们这些小女生啊……不好好在家里玩……找我有什么事吗?”“沉思者”此时正穿着睡衣,蓬头散发,睡意朦胧地看着我们。

  “老师,我们想组团出去玩,可是我们需要一个团长。”

  “团长?”“沉思者”怔怔地看着我们几个,又迟疑地用手指着自己,“我……啊?”

  “叮咚。答对了。”

  “真是不好意思,我准备用暑期的时间临摹几幅梵高的画呢?”

  “老师,梵高的画什么时候画那都一样,可是咱们的暑假每年只有这么一次,而且明年我们就到毕业班了,你就眼看着我们小学阶段的这最后一个暑假在家里闷闷不乐地呆着啊。”

  还是我们的“猪猪”有水平,她用软绵绵的语气,再加上拽着“沉思者”的睡衣衣角,左右那么来回的晃动着,还嗲声嗲气地不停说,“好不好嘛,好不好嘛。”立时让“沉思者”不得不放下老师的架子。

  “好好好,先别拉我衣服。但是我可先声明,要我当团长可以,不过你们出去后都必须服从指挥,听从命令。”

  “是,保证完成任务。”咱们都进行过军训,顿时条件反射地立正敬礼。

  当我们把团长人选已经落实的消息告诉那些男生后,他们开心得不得了,一个个盛赞咱们女生有手段。

  “沉思者”一被推选为团长后,马上开始行使自己的权利,他先是住持召开了旅游线路讨论会。在选择旅游线路时,大伙产生了分歧,有想去看大海的,有想进内地的,有想去西藏青海的。最后,大家投票表决,有五票选中了四川的九寨沟。由于大家都是学生,为了节约开支,我们决定到旅行社报一个经济团。

  在我向老妈伸手要两千元钱的旅游经费时,老妈问我道:“你这小妮子,拿那么多钱做什么,你在家里可是‘三包’(包吃、包住、包睡)政策,还不满意,还要这么多钱,想离家出走怎么的。”

  我搂着妈妈的脖子,用鼻子亲昵地摩擦着老妈的脸庞,这是我从小就习惯的撒娇方式,先是甜甜地喊道:“妈妈,我们班的同学准备组团去九寨沟玩,这笔钱是用来交旅行团的费用。”

  “你们班的同学?男同学?女同学?”

  “当然男女生都有了。”

  “那不能去,你们还都是小学生,又从来没有出去过,外面……”

  老妈刚一开口,我就接嘴道:“外面坏人多啊,社会复杂啊,有拐卖妇女儿童的,有强拉童工的……”

  老妈顿时镇住了,不禁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这样说啊……看来道理你都明白,那就什么地方也别去,给我乖乖地呆在家里,好吃好喝地玩吧。”

  “妈,这次可不光我们同学自己去,还有一个老师带队的。”

  “有老师带队,真的假的?哪个老师这么好的闲心,平时被你们这群鬼马精灵折腾的还不够,到了暑假也不好好修整一下。”

  “是咱们班刚刚分来的美术老师康老师,他人可好了,我们几个女生去求他,他就爽快地答应了。”

  “那你们准备去什么地方玩呢?”眼见有老师带队,老妈也不好再做独裁“法西斯”了。

  “去九寨沟。”

  “嗯,我们单位组团去过那里,倒是挺不错的一个景区,不过我记得旅游费可不止这个数啊。”

  “我们就是从为家长节约的角度,到旅行社报名的时候,报的是经济团。”

  “雨晴,老妈可先给你提个醒,经济团就是吃的差,住宿条件不好的旅游团,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

  我那时候一心想着只要能出去玩,管他那么多,家里就吃得好住的好,可就是无聊啊。我俏皮地说道:“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雷锋董存瑞。咱们主要是去旅游,又不是去住五星级大酒店的。”

w w w/xiao shu Otx 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诗翁彼豆故事集 上下五千年 神奇的魁地奇球 名人名言大全 成语故事大全 王尔德童话 长腿叔叔 列那狐的故事 柳林风声 捣蛋鬼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