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2章 丢三落四的团长

  星期五早上,根据旅行社的安排,咱们这个学生团从学校统一出发。同学们一个个早早地来到了校门前,见面后那个兴奋劲啊,别提有多足了。

  此时,我远远瞅着“沉思者”康海洋穿着一套花格衬衫,扎着一根很有艺术造型的马尾辫,提着一个旅行包向着我们走过来。

  他走到我们这群懒散的团员中间,大声说道:“要出去玩,就一定要遵守纪录,服从命令,谁要是在旅行途中吊儿郎当,无组织无纪律,我就把他用EMS快递回来。”

  这时,我感觉有人用手指捅了一下我的腰。

  “红苕花”小声问我道:“什么是EMS?”

  “笨蛋,是邮政特快专递。”

  “那也能把人送回来?”

  “你别听‘沉思者’瞎吹,他是在吓唬我们呢。”

  在“沉思者”宣布了规章制度后,他像是军训教官一样将我们这些小家伙扫视了两遍。我们一个个提着行囊,背着旅行包,脸上是一副兴致勃勃的表情,胸膛里是激情澎湃的热诚。

  旅行社已经安排了一辆中巴车来接我们,司机一边抽着烟,一边迷瞪着眼睛看着我们这里整队待发。“沉思者”将手一挥,大声命令道:“上车。”

  等到所有同学都坐上车后,我看见司机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使劲跺了跺,然后嘟囔道:“不就是旅游嘛,弄得跟什么部队拉练似的。”

  车子一路奔驰,还没有开出五公里,咱们的“团长”突然站起来,大叫一声:“停车!”

  那个司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猛地一踩刹车,害得我们几个正吃着零食的女生差点从座位上滚到车厢里。

  “怎么回事啊?”

  “吓死我了?”

  “差点没摔死我。”

  “呵呵,对不起,我忘记带钱包了。”

  “沉思者”不好意思地对着我们又鞠躬又敬礼的,毕竟他是咱们的老师,又是“团长”,用金庸大侠在《天龙八部》里的经典描述,他可是咱们这十个人的“带头大哥”,我们也不好怎么指责他。

  可是司机和咱们的心态就不一样了,满脸的不高兴,嘴里骂骂咧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利于团结的话。车子又原路返回,重新开到“沉思者”住的小区去取钱包。

  第二次出发前,司机提前提醒道:“团长,你再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没有带的,不然一会儿开出去没多远,你又叫停,我可怎么办啊?”

  “沉思者”用拳头支撑着下巴,想了好半天,说道:“应该没有了,出发。”

  车子再次出发,一路上闲的无事,咱们五个女生和五个男生来了一次拉歌比赛。什么革命歌曲《红星闪闪》、少儿歌曲《让我们荡起双桨》、流行歌曲《看我七十二变》,唱的是热火朝天,麻辣辛酸,别提有多开心了。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建在城市郊区的飞机场。走进机场大厅,“沉思者”开始四下寻找帮我们办理登机卡的导游,一个戴着黑边眼镜长得很像哈利·波特的导游走过来,与我们接上了头。

  “沉思者”从导游手中拿到登机卡后,就神秘消失了。眼看着就快到登机的时间了,可是“沉思者”还没有出现。之前他也没给我们打过什么招呼,眼下没有哪个同学知道他去什么地方了,我赶紧派团员们四处寻找。

  最后,还是“好记星”谭晨在厕所发现了“沉思者”的踪迹,他那时正在蹲大号。“好记星”一边捂着鼻子,一边拍打着厕所挡格门。

  “团长,还有二十几分钟就要登机了,你能不能快点啊。”

  “我倒是想快点,可就是拉不出来啊。”

  “团长,你能不能把你那‘屎’存着,到飞机上再继续。”

  “这倒是个好主意。”

  当“沉思者”从厕所出来后,我们大家都在安检口大声抱怨。

  “康老师,你倒是快点啊?”

  “就等你了。”

  “你们先别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眼看着咱们一个个都顺利通过安检了,我却发现“沉思者”脸上是一副紧张不堪的表情。我猜想,他一定又落下什么东西了。只见他将自己衣服上下左右口袋不停摸索着,然后又像只马上快拉屎的狗狗一样,原地不停打转。

  “我的皮包哪里去了?”

  我的天呀,这是他第二次落下皮包了。

  “沉思者”急得满头是汗,同学们也跟着着急。皮包里有他的身份证和登机卡,要是皮包掉了,他这个团长也就哪里也去不成了,那咱们这群小屁孩还旅什么游啊,肯定得打道回府,重温无聊之梦。

  “团长,你别急,慢慢找啊。”

  “来,我们帮你回忆一下。”

  我们一致推荐“好记星”帮助“沉思者”回忆之前的情况,“好记星”可是咱们班有着一流记忆力和推断力的人物。

  “我下车……带上了我的包……找到导游,拿到咱们的登机卡,然后去厕所,上完厕所,我就从厕所出来了。”

  “等等……”“好记星”问道,“你上厕所的时候,皮包在什么地方?”

  “嗯……”“沉思者”想了一会儿后,猛地拍了拍脑门,“对了,我把皮包放在抽水马桶的水箱盖上了。”

  “唉,这个粗心大意的团长啊……”

  “沉思者”赶忙飞跑回厕所,还好皮包没有被贼公贼婆发现,依然如喀秋莎一样静静地等在白桦林边。

  顺利登机后,我和“班花”江琳琳、“红苕花”绍静伊刚好坐在一起。飞机起飞的那一刹那,我发现坐在我左边的江琳琳一直紧张地抓着扶手。

  “怎么了?”

  “还珠格格……我……我害怕……要是飞机掉下去怎么办……”

  “哈哈,琳琳,这怎么这么胆小啊。”“猪猪”在后排笑她道。

  “飞机失事的概率很低的,一般只有二十五万分子一,其实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安全的。”我安慰江琳琳道。

  这时,前面的“鬼马精灵”马明宇转过头来,嬉皮笑脸地说道:“‘还珠格格’,你说得当然对,但是只要一坠机,那咱们可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全都一锅端啊。”

  “鬼马精灵”刚说完,“班花”就吓得哭起来,“啊……呜呜呜,快叫驾驶员停机,我要下去……”

  “哈哈,你以为这是汽车啊,叫刹车就刹车啊。”“鬼马精灵”笑道。

  “去去去,你个乌鸦嘴,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看把琳琳吓成这样。”

  “我只是实话实说啊,要是那么怕死,干嘛出来玩啊。”他又气乎乎地扭过头去。

  随着飞机的不断攀升,第一次坐飞机的我,感觉耳朵里胀胀的,很不舒服。这时候,坐在我斜对面的“阔少”王家卫转过头看着我,慷慨地递过来一盒口香糖,说道:“快嚼片口香糖,保持口腔活动,就不会感觉耳朵不舒服了。”

  这小子长期陪着他老爸像只小蜜蜂一样东飞飞、西飞飞的考察项目,坐飞机就像我们坐公共汽车一样,经验是相当的丰富。当我不经意地回过头,寻找坐在我们后面几排的“沉思者”时,才发现“沉思者”再次失踪了。

  我问坐在前排正在打手掌游戏机的“好记星”,“团长哪里去了啊?”

  “估计又去W·C了。”

  原来,“沉思者”是按照“好记星”教他的方法,去拉“天屎”去了。他一进厕所就蹲了整整一个多小时,而飞机上另外一个厕所因为临时故障而不能使用。导致那些想上厕所的乘客在厕所外排起了长龙,一个个怨声载道。

  “这人上厕所怎么要这么久的时间啊?”

  “是不是掉茅坑里了?”

  “空姐,空姐,你们也不管管,里面的人一点公德都没有,我们外面等了这么多人,他也不出来。”

  乘务长碍于众多乘客的要求,只好硬着头皮去敲门,“先生,先生,请问……”

  乘务长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咱们的“带头大哥”在里面大声回应道:“催什么催,管天管地,还管人家拉屎放屁……”

  等到“沉思者”一出来,排在第一个的中年妇女也许是内急的厉害,猛地冲进了厕所。几分钟后,我却看见两个空姐将那个妇女扶着走回了座位。

  那妇女脸色苍白,不停地大口喘气,嘴里嗫嚅道:“真是……太臭了……晕……晕啊……”

  而咱们的团长“沉思者”,此时却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在那里翻看着飞机座椅袋里放着的几本时尚杂志。想想“带头大哥”这一路上不但丢三落四,而且还“占着茅坑不拉屎”,让我们这群团员真是无脸再见江东父老啊。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小王子 列那狐的故事 舒克和贝塔历险记 世界上最著名的童话寓言故事 纳尼亚传奇 尼尔斯骑鹅旅行记 名人名言大全 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小海蒂 诗翁彼豆故事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