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3章 喂不饱的“吸血鬼”

  当飞机停在九寨沟机场后,已是下午五点钟,我们欢快地走下了飞机。

  一进入机场候机大厅,早有一个当地的导游来接我们。

  “大家好,我叫王纯燕,你们可以叫我王导,也可以叫我小燕子姐姐。”

  我一看这导游,有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更有着甜美的笑容,顿时对她产生了莫名的亲切感。一路上,车上都在放《神奇的九寨》那首动听的歌曲:

  在离天很近的地方,总有一双眼睛在守望,她有着森林绚丽的梦想,她有着大海碧波的光芒,到底是谁的呼唤,那样真真切切,到底是谁的心灵,那样寻寻觅觅,噢……神奇的九寨,噢……人间的天堂,你把那温情的灵光,噢,洒遍山岗。噢……神奇的九寨,噢……人间的天堂,你看那天下人哪,啊,深情向往,噢深情向往……伴随着曼妙的歌声,燕子姐姐给我们讲了一个美丽的传说:

  很久以前,剽悍的男神达戈用风云磨成一面宝镜,送给心爱的女神色膜,不料魔鬼插足,女神不慎打碎宝镜,碎片散落人间,变成一百一十四个晶莹的海子,于是,世间便有了一个“梦幻仙境”——九寨沟。

  来九寨沟之前,我曾经上网搜索过九寨沟的相关地理知识,知道这传说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而已,九寨沟内大多数湖泊的真正形成,却绝非神仙使法所得,而是与流水中含有的碳酸钙质有关。

  在那远古时代,当地球处于很冷很冷的间冰期、小冰期阶段,这里水中的碳酸钙质不能凝结,它们随水流逝。到距今大约一万二千多年前,地球气候变暖后,流水中的碳酸钙才活跃起来,它们一遇障碍物就附着其上。千年万年,越积越多,也越积越厚,便形成了如人们在九寨沟见到的,由一条条乳白色的钙质堤埂蓄水而成的“海子”,在地质学上称之为堰塞湖。

  由于当天没有安排其他的旅游活动,导游直接将我们带到了一家宾馆。拿到房卡后,我和“班花”江琳琳睡在一个标间。半夜里,我就觉得浑身奇痒无比,不停挠痒痒,几乎一夜没合眼。第二天一早,我和江琳琳起来一看,全身都被什么昆虫咬出了红点点。

  最后我才发现,床单上正蹦跳着数只跳蚤,一个个撒了欢地比跳高。我们立即将这个情况反应给咱们的团长康老师,希望他找小燕子姐姐投诉。可是这团长去了半天也不见回来,当我们去找他的时候,却偷听到咱们团长和王导正在打情骂俏。

  “那你回去一定要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你放心吧,我一定忘不了的。”

  “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那当然,我骗你干嘛。”

  “你看看咱俩能不能摩擦出一点火花呢?”

  “那好啊,正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缘千里来相会嘛。”

  听到这段对话,我气得肺都快炸了:妈的,我们那里正牢骚满腹,精神和肉体都受到了折磨。他到好,和人家导游谈起恋爱来了。我故意咳嗽了几声,这才将这对“情侣”暂时分离开。

  我将“沉思者”拉到一边,问道:“你把我们的投诉告诉王导没有呢?”

  “这个,这个,我正准备说……”

  团长将“跳蚤事件”告诉王导后,导游马上叫来了一个服务员。那个女服务员长得膀大腰圆,一副李逵妹妹的造型。她带着我们进入房间,几个大步来到床边,伸出肥嘟嘟的手掌,在床单上找地瓜似的刨了几下,嘴里还不停嘀咕道:“不能啊,昨天才住过客人,这些家伙应该早就吃饱了。”

  听到他说的话,我和江琳琳不禁瞪大了眼睛。敢情好,这里的跳蚤还是人工饲养的。当旅游车准备出发时,宾馆服务人员却说咱们团三零二号房间的客人拿了宾馆的毛巾。

  我心里一叨咕,这三零二号房不正是团长下榻的房间吗。原来,团长认为那毛巾不要钱,所以准备偷偷带走,却被人家服务人员逮了个现行,羞得我们几个学生脸上一点光彩都没有了。

  针对这一路上发生的种种尴尬事情,我在车上召集全体男女生,私下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会议一致认为:咱们的美术老师康海洋根本没有旅游经验,而且毫无领导才能,所以他当团长一点也不合适。即使让他勉强当下去,也必须给他配备一个秘书和一个行政助理,不然我们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难过。

  通过民主选举,我们委派“阔少”王家卫担任行政助理,这小子见多识广,而且遗传了他老爸的商人头脑,精明干练,可以帮助“沉思者”出谋划策;然后,我们又让“好记星”担任秘书,能够一路上提醒“沉思者”不再落下什么东西。

  中午吃饭的时候,当我们兴冲冲地等待服务员端上一桌子的美味佳肴时,却发现服务员总共只端了六个菜上来。

  番茄蛋汤,清澈见底的汤水中飘着几条蛋丝;

  青椒炒肉,除掉青椒,几乎没什么肉;

  红烧排骨,除掉骨头,还是骨头,把我们都当犬科了;面点,很有弹性,可以在地上进行数次弹跳,可是就是咬不烂,而且我数了一下面点只有六个,而咱们一桌就坐了十一个人,到底是哪五个人不准备吃呢,看来还得通过猜拳决定;最可气的是那条清蒸全鱼,肚子里的五脏六腑都没有打整干净就直接端上来了,酒店一定是把我们当成原始社会来的山顶洞人了;最后,要说说米饭,间或能够发现啮齿类小动物的黑色小粪粒。

  觉没睡好,菜没吃好。我们大家窝着一肚子,气愤地找到了“小燕子”。

  “小燕子”掏出一张单子,指着上面的协议不温不火地说道:“这上面写的很清楚,住宿条件:二星级或等同二星级宾馆的旅店、招待所。饮食标准:不少于六个菜,你们看看,都是按照协议来的啊。”

  “可是我们的住宿条件也太差了,而且这饭菜根本就没法往下咽啊。”

  “就是嘛,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交了钱的。”

  “别以为我们是学生就好欺负了。”

  令我们意想不到的是,之前慈眉善目的燕子姐姐,眼下却完全变了样,冷笑着说道:“这就是经济团的待遇,难不成你们缴一点点钱,还想着住五星级大酒店,吃鲍鱼海参啊。”

  这时候,我突然觉得这“燕子姐姐”很面熟,想了老半天,猛地记起我在《葫芦娃》动画片里看到的千年蛇妖了,之前对几个葫芦兄弟也是像老妈一样疼爱,最后便原形毕露,想把几个小家伙蒸煮着吃了。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我们一个个恨恨地瞪着团长“沉思者”,希望他能帮我们出头。哪知道“带头大哥”不知道得了人家什么好处,居然胳膊肘向外拐,笑嘻嘻地反过来安慰我们道:“其实啊,六个菜应该不少了,我在家才吃三个菜,一荤一素一汤,嘻嘻,至于住宿嘛,难道几个跳蚤就把你们这些革命小将给咬趴下了,正所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什么啊!”

  听到康老师的这番臭屁言语,我们一个个震惊异常,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第二天的行程,我们决定和导游进行直接对话,要求住宿条件改为三星,饮食标准最少不能少于八个菜,而且要够十人份。

  我们大家都决定不再考虑“沉思者”那份,让他吃他的“一荤一素一汤”去。同时,烹饪方式要照顾到我们的地方口味。要不然,旅行还没结束,我们不被跳蚤叮得失血过多而亡,就是因为吃不饱而饿死。还好许多同学都备有零食,这倒成为了我们一路上的主要食物。王导经不住我们这些机灵鬼的软磨硬缠,最终答应了我们的条件。

  下午到了景区后,团长“沉思者”更是大搞领导干部特殊化,咱们给他配备的秘书和行政助理,他倒是一个不落的全用上了。他一会儿这边照一张像,一会儿那边照一张像。“阔少”王家卫眼下完全变成了“沉思者”的私人摄像师,而“好记星”更是一会儿忙着帮他拧包,一会儿给他拿衣服。

  说句心里话,我觉得九寨沟倒真是一个值得拍照留念的地方。这里有高低错落的群瀑,连绵不绝;大大小小的群海,碧蓝澄澈,水中倒映红叶、绿树、雪峰、蓝天,一步一色,变幻无穷。

  这里还有蓊郁的山林,其间栖息着大熊猫、金丝猴、白唇鹿、牛羚等珍稀动物,是“天然的动植物园”。我们不禁惊叹大自然竟然能够创造出如此神奇美丽的地方,真是仙境圣地,让人流连忘返。

  从九寨沟回到家后,老妈问我此番旅游都有哪些收获时,我大声说道:第一,真正懂得了一个团队为什么需要一个好的领头人;第二,下次旅游绝对不能再报什么经济团;第三,宾馆里的跳蚤都是喂不饱的“吸血鬼”!

  老妈又问我,“玩也玩了,旅游也HAPPY了,过一段时间你即将升入六年级,心里有什么害怕或者担心的没有?”

  我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师来找茬’!”

www/xiaoshuotxt/n e 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小海蒂 小熊维尼 名人名言大全 海的女儿 第七条猎狗 夏洛的网 伊索寓言 爱的教育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民间故事 纳尼亚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