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天堂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军事
人文 散文 排行榜 经典书 作品集
上一章 下一章 老舍作品

第八章

    “开烟馆的田麻子?”

    二狗点点头。

    “好!俺走咧!”石队长立起来。“俺走咧!”石队长立着不动。“俺走咧!”石队长反倒凑到二狗的身旁。“大爷!不给俩酒钱吗?你大喜咧!”

    二狗掏出来一块钱。石队长笑着把钱放在桌上。“俺走咧!”二狗把一块钱收回,换了一张五元的票子。“给你!”石队长还往外走。二狗赶过来,塞给他两张五元的票子。“道谢咧!”石队长走出来。

    在路上,石队长看见一位弟兄,石队长和他碰了个满怀,把两张钞票换了手:“买几斤肉吃,不准喝酒!”

    石队长把田麻子调出东门来。在关厢外大槐树那里,他埋伏下两个人。

    田麻子很有些武艺,十年前,他还能客串武戏呢。酒、色、烟、毁坏了他的身体,但在必要时,他还能手疾眼快的应付两下子。高身量,长脸,三角眼,脸上有些细麻子,他的嘴唇老在颤动。

    一见石队长,田麻子的心里就明白了一半。他知道,假若不跟着这个家伙走,马上就得出岔子。他的三角眼是不揉沙子的。

    快到了大槐树,田麻子的长而黄暗的脸上出了汗,嘴唇颤得更厉害了。“你到底要干什么?”他烦躁的问。

    “到时候告诉你!”石队长的大手握住麻子的手腕。

    麻子是练过工夫的,他想用技巧补助力气,抽冷子翻过手腕来。但是没有用。石队长的手象个扣紧了的铐子,杀得他的肉生疼,麻子无可奈何的笑了:“松松我!我走就是了!”到了大槐树底下,石队长松了手。

    田麻子一个箭步,蹿出去,把身子半掩在槐树后,要掏出家伙来。石队长哈哈的笑了。两个弟兄从后面把麻子的腕子和脖子同时攥住。枪被夺过去,一搡,田麻子的嘴,颤动着吻了地。两个人又藏起来。

    “起来!”石队长抓住麻子的衣领往起一提。

    田麻子坐起来,长脸象犯了烟瘾似的出着汗,颜色变成暗绿的。

    石队长指着树下,“田麻子,我的朋友把血流在了这块!”

    “不是我!不是我!”麻子的脏而黄的手指也颤起来。“二狗都说了!骨气点,好汉作事好汉当!”

    田麻子的三角眼向下扣得更厉害了,自言自语的:“二狗卖了我,好个王八蛋!”

    “你有两条道好走:一条是教我把子弹放在你的脏臭的脑子里一两个。别以为你在日本人手下,我就毙不了你;正因为你给他们作事,我才要毙你,什么地方我都能毙了你。另一条是改邪归正,跟我作事。你自己挑吧!”

    麻子半天没说话,最后,他出了声:“还有第三条道,我去打死刘二狗!”

    石队长摇头,“没有那么便宜的事!打死二狗,你偷偷的逃跑,太便宜!你是哪国的人?”

    “嗯?”麻子好象没有听明白。

    “你是哪——一国——的人?”

    “中国人!”田麻子低声的说。

    “完了!中国人不给中国作点事?”

    “我能干什么呢?”麻子啃了啃指甲。

    “他们俩,”石队长指着树后,“从今天起,就住在你的烟馆里。给你,这是一百块钱,他们俩的房饭钱。你探听来的消息,告诉他们俩。可以吧?”

    “探听什么呢?”田麻子的脸上松润了点,用又脏又黄的手指数着钞票。

    “听着!日本人在哪里藏的军火最多,先去打听明白!你能进到司令部去?”

    “跟二狗进去过!”

    “他们都认识你?”

    田麻子点点头。

    “去偷作战的地图!”

    “那?”田麻子的三角眼瞪开了。

    “有你的好处!三天内地图到手,有你五百块钱!”“我,我,”田麻子咽了两口吐沫。

    “你试试?”

    “我,我,试试!”

    “好,你同他们俩走,”看田麻子立起来,石队长又把他按下,手指指着他的鼻尖,“你要是耍坏,不好好作,我随时教你的血也流在这里,给我的朋友报仇!”

    文城有空袭警报,天空来了十一架中国飞机。城里的人们听着那空中的有规律的响声,心里跳动的很快。石队长的心跳得最快。他觉得在他腰中睡觉的手枪应当马上醒来,作点什么了。

    由田麻子的情报中,他知道了小城隍庙里的军火最多,而且守卫的人很少。由城外的弟兄们的报告,他知道车站上有大批的棉花,就要往北运走。他下了命令:在城外的就住在城外,不必进城来;什么时候听到城里动手,都焚烧棉花和其他值得消灭的东西,工作完成,他们在城外接应由城内往外冲的弟兄们。对城内的弟兄,他的命令是四门同时放火,分散敌人的兵力,而后一小股包围司令部,而主力去偷劫城隍庙。假若敌兵太多,不易得手,大家应当都集中到城隍庙一带,随时听候命令,他自己必定在那里。王举人的,刘二狗的,和别的两三个地位较高的汉奸的,房子,都是放火的地方。他要教汉奸们知道点国军的厉害。

    全布置好了,他的心中成了一片空白。买了一大堆煮地瓜,连须带皮的吃下去,吃得他胃中直冒酸水。他等着李德明回来,才能发令教大家动手。他觉得他的布置非常的周密,必定成功,所以不愿再去多想。他只盼着老李快快回来,好快快动手,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

    天黑了,李德明还没有回来。石队长急得头上出了汗。不是慌,是急。他怕夜长梦多,不定什么时候就出了岔子。当兵多年,无论在怎样危险的时候与地点,他都不懂得害怕。但是,他怕误了时机而损失了自己的弟兄。他自己什么时候死,他向无顾虑;可是他不能因为不谨慎而白白送了弟兄们的命。

    对梦莲的安全,他本应当不管;那不是公事。但是,为了死去的朋友,一山,他在情义上又不能不管她。这很使他为难。她是个娇生惯养的小姐。假若不幸因保护她而使公事出了岔子,那可怎么办呢?想来想去,他决定只能给她个警告,教她赶快逃避开。她若听信呢,算是他尽了朋友之谊;她若不听从呢,也就无法。

    可是,当他在街上办事的一会儿工夫,王宅已发生了“不幸事件”。

    二狗戴着梦莲给他的戒指,来向她求爱。他的永远象肉蛆那样扭动的身体,现在象中了电似的那么活动;胳臂,腿,脊背,屁股,都在动,好象四肢百体都要分家似的。他的嘴张着,眼睛只剩下一条缝,满脸都是笑纹,象一条野猫在发笑。

    梦莲,没有忘了石队长的嘱告,想和他敷衍。她讨厌他象讨厌一条丑恶的蛇,但是她必须忍耐;为了给一山报仇,她不敢发脾气。

    一看见他,她的脸上立刻发了白,脸似乎忽然缩小了一圈,眉头拧在一处,满脸上起着小冷疙疸。费了极大的力量,她才把眉头解开,勉强的一笑。她恨自己这样挤出一点笑意来。可是,为了一山,为了文城,她不得不这样作。她已不是一位小姐,她应当作个对抗战有用的人。心中这样一算计,她心中平静了许多,脸上的小冷疙疸都退了下去。她希望二狗好好的坐下,和她谈一谈;在谈话中,她好探听敌军的动静。

    可是,二狗并不肯坐下;他混身抽动着向前走。“坐下!”梦莲的声音很低,可是很有力量。二狗的嘴角插到腮部去,扯成一条长缝。他抬起在手,用右手的食指指那个戒指。“凄!凄!”他口中响了两声。

    “你坐下!”梦莲想阻止他的前进。

    他还往前凑。腰部扭了扭,匆忙的用手抓了抓腰杆。而后,几乎是一步,迈到她身前。他混身发着痒,发着烧,发着臭气,逼近了她,象一块放在火里的生铁,冒着臭味,发着热气。梦莲感到一股臭热扑来,她噎了一口。她要发怒。她又抑制住自己。把声音提高,带出厌恶与无可如何的神气,说:“坐下!”

    他的脸上不再笑,小眼睁开,身上颤动着,楞了一小会儿。忽然的,他的手抓住她的臂,从牙缝里挤出:“你过来!”他猛的往前一拉,她的肩碰到他的胸。

    梦莲的血流涨了小脸。她不能再忍受。想往外夺她的臂,可是被他抓得很紧,夺不出来。他的另一只手搂住她的腰,头低下来:“给我!”他向她求吻。

    她往外夺胳臂,夺不动。他越握越紧,她感到疼痛。他的唇已碰到她的腮门上;热,臭,使她恶心。她闭住气,低着头,拚命夺她的胳臂。但是没用。他已经疯了。他急,喘,一股股不好闻的热气吹到她的头发上,脑门上。她没办法。泪来到她的眶中,她咬住嘴唇,还拚命的挣扎。

    她抵御,他进攻。他的脸红起来,眼中发出含着毒素的光。象个搂抱住人的猩猩,他要把她搂碎。她的头发乱了,眼已被泪迷住。她盲目的挣扎。虽然已经筋疲力尽,她还不敢停止抵抗。她知道一松懈,她便丢失了一切。

    “给我!给我!”他喘息着低叫。

    幸而,她穿着皮鞋。忽然的,她想到脚下的利器。她挣扎着调动,把脚抬起,把鞋后跟象个小钉锤似的砸在他的脚指上。

    “哎哟!”他象受了伤的野兽,叫了一声。他撒开了手。她急忙往外跑。

    他顾不得用手抚摸脚指,极快的去挡住她。“哪里跑!”象一座罪恶的十字架,他的双手左右平伸挡住了门,他的洋服上全是摺皱,领带歪在一边。他的脸由红而白,小眼睛狠狠的放出毒光。“给了我戒指,就得让我×!”他喘息着说出实话。

    她往后退,抓到剪刀,心中安定了些。不,她不能刺杀了他,她的责任是敷衍他,套他的话。当她在他的手中的时候,她没法子不抵抗。她本能的要保卫自己,保卫那比身体更重要的,那比历史还久远的,一点什么近乎神秘的东西。现在,剪刀在手,她把那点顾虑减轻,而把注意全移到石队长的嘱咐上来。她既要保卫自己,象任何一个女性所必为的;同时,她也要敢于战斗,象一切在抗战中英勇的女性那样勇敢。她不大会作这些,但是她必须去作;私人的,文城的,全国的,仇恨,逼迫她必须去作。她把气壮起来。

    “不用挡着门,我不跑!”她随便的用手理了理头发。“跑?你敢喊一声,我就枪毙了你!”他垂下手来,摸了摸身上的枪。他确是急了,象一条发了性的野牛那样着急。这时候,梦莲在他眼中只是一块泄兽欲的肉,得不到这块肉,他就打死它。

    “我不会喊叫!”梦莲轻蔑的一笑。“我给了你我的戒指,还能反悔吗?你想想!”

    “你想想”这三个字,在这种时节说出来,有多么不合适;可是,唯其极不合适,仿佛才有些特别的,想不到的作用。他开始思索。

    “你要我!”他楞了一会儿才这样说。

    梦莲并不愿和他多费话,可是唯有费话才能教他的野性慢慢的减退。“谁要你?我要你干吗?”

    这些没用,无聊的话果然教他心中痛快了点;他的智力只能欣赏这种没用无聊的驳辩。他笑了。

    他凑近来一点。不是强迫,而是央求:“给我!”他等了一会儿。见她不语,他找补上:“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你知道吗?新近来的东洋官答应了我,教我作会长。以前的东洋官们要礼物,不要钱;新近来的这位要钱,也要礼物。我已经送过去这个!”他得意的伸出三个手指,颇象童子军行礼似的。

    “三万?”梦莲故意的摆出笑脸。

    他得意的点了点头。“反正你爸爸也老了,这不算我顶他。他退下来,我上去;我是会长,你是会长太太!你要太阳,我都可以给你掰下一块来!好不好?好不好?给我!给我!”他又慢慢的往前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何必呢,早晚不是一样?”

    梦莲不敢假作媚态,那适足以引逗他的火。同时,她也不敢太强硬,惹翻了他。她只摇了摇头。然后,她把眼钉在他的脸上,教他知道她一点也不怕他。“等一等!婚姻大事,哪能这么潦草?我问你,这些日子,城外是不是打仗呢?”“打呢!关你什么事?”

    “打的怎样?”

    “我不大知道!”

    “你还会不知道?”

    “东洋官不说打仗的事。”

    “呕!你一点也不知道?”

    “嗯,知道一点。大概中国兵打了两个胜仗,都退了!”“都退了?”梦莲的心沉落下去。她想:假若国军撤退,石队长就也必不久离开文城;一山的仇怎么报呢?假若不能报仇,她何苦忍辱受耻的和二狗敷衍呢?她想立刻用手中的剪刀!

    当她这样横心的时候,她的泪反倒无可遏止的流下来,她想起来一切。一山与她,都这么年轻,可是一山已经死去,她也得结束她的性命!她不怕死;因为死,在敌人的魔掌下,已是家常便饭。她只是觉到一种孤寂——到死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亲人安慰她几句。不错,死后也许能和一山在一处。可是两个魂是否还有青春所应有的愉快呢?

    偷偷的把剪刀藏在背后,她看着二狗往前凑。

    假若二狗再前凑一步,虽然他不一定死,可是梦莲的剪刀必会刺伤了他;自然,也许他的手枪会打死梦莲。

    搁在平日,二狗与梦莲无论如何也不会凑在一处,演一出喜剧或悲剧。战争,可是,动摇了一切,改变了一切。它使正与负会同时立在一处,良与恶同时昌旺。它不但杀人也要消灭人间的正气。人,在这时候,须胜过战争,才能使正义胜利。被炮火烧杀恐吓住的,一低头,一屈膝,便把自己从国民的名册上勾销了。把一时的利益看成千载一时的机会的,便丧失了永生。梦莲很弱,可是有一颗安正了的心。只要她的一点热血沸腾起来,她便会胜过了战争。她未必能刺死二狗,但是她的决定是和正义一样伟大的。

    正在这个时候,田麻子来找二狗。

    “你来干什么?”二狗发了脾气,因为田麻子打断了他的求爱的进行。

    田麻子的三角眼往下扣了两扣。“有要紧的事!请你老出来!”

    “什么要紧的事?就在这儿说吧!梦莲不是外人!”二狗指了她一下。

    “梦莲”从二狗口中叫出来,使梦莲的胃部向上翻了一下。可是,她压住气,勉强的摆出点笑容,向田麻子说:“对啦,就在这儿说吧!”她要听听他们的话。

    田麻子的暗黄色的脸上显出为难的样子,他不愿当着梦莲的面谈话。

    “他妈的你说呀!”二狗对田麻子没有好气的说。他决定不离开梦莲。“这,”他又指了她一下,“是我的太太!”

    与其说是因害羞,不如说是因发怒,梦莲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她咽了一大口吐沫。咬上牙,她决定再忍耐。田麻子的嘴唇颤动了几下,而后将三角眼闭了一小会儿:“那么,待会儿再说吧!”他要往外走。

    “回来!你又闹什么鬼呢?说!”

    田麻子无可如何的立定。

    “说呀!你有什么毛病吧?”

    麻子也咽了一大口吐沫。凭他当年的工夫武艺,他看不起二狗。凭二狗的出卖他,他恨二狗。可是大烟毁了他的身体,也消灭了他的志气。他得服从二狗,巴结二狗。“什么事?”二狗急于听完话,把麻子赶走,好继续向梦莲求爱。他心烧着一把欲火,而只有梦莲的屈服才能使他心中平静;他决定教她屈服。到必要时,他会掏出枪来。“那什么,那什么,”田麻子的嘴唇象秋风吹动的树叶,一劲儿颤动。他老想作坏事,因为只有为恶才能赚来大烟。他又老不能忘去当年的英勇漂亮,而当年的光荣是以义气为基础的。英勇与衰颓,义气与作恶,在他心中常常交战;他常常后悔。可是,大烟使他的后悔失去改过的决心,他越后悔,越颓丧;结果,他常带着悔意去作恶,后悔反给他自己一点安慰,他会绕着圈子原谅自己。

    “到底是什么呀?”二狗催了他一板。

    梦莲轻轻的坐下,揉了揉太阳穴,她觉得头痛。“那个——”田麻子又迟疑了一下。“你看看去吧!大概王举人教他们给‘请’了去啦!”

    梦莲听得出那个“请”字是另有一个意思。在文城,被敌人绑去的与被请去的都会永远“失踪”。她极快的立起来,想问个详细。可是,她说不出话来。不错,举人公是她的父亲,而且是极慈爱的父亲;但是,由国家民族的立场来说,他是汉奸。她没法不关切他,又没法不怨恨他。她不能只顾父女之情,而把更大的事情忽略了。

    “教谁请去的?”二狗问。

    “东洋人!”

    “什么时候?”

    “刚才!来了四位宪兵!”

五六文学网
上一章 下一章 火葬目录
  • 大地龙蛇
  • 无名高地有了名
  • 集外
  • 牛天赐传
  • 鼓书艺人
  • 正红旗下
  • 神拳
  • 火葬
  • 电脑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