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六章

    春天的芬芳是最迷人的,樱正沉浸在春天迷人的芳香中。

    经过一片繁茂的芒果树丛时,樱看见了盛开的芒果花,大片,大片,美丽的就像天空中的繁星。

    樱闻着花香竟似有些醉了,后来樱真的醉了,樱倒在了美丽的芒果花丛之中。

    老大,又迷倒了一个,是个少女,长的还挺漂亮。

    一个个子很矮的男人出现在了樱倒下的地方。

    想不到我们的迷魂芒果花还挺有用,把她抬走。

    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发出了指令。

    矮个子和高个子站在一起就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无意中遇见了。

    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辆摇晃的马车上,同车的还有另外两个昏迷的少女。

    樱发现这两个少女长的简直就是一个人,樱估计她们是双胞胎。

    喂,你们醒一醒。樱试着唤醒另外两个昏迷的少女。

    在樱的努力呼唤下,两位少女醒了过来。

    我们这是在什么地方?两位少女同时问樱。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在一辆马车上,我和你们一样,都是被迷晕的。樱说。

    我们好像是在享受芒果花香的时候昏迷的。两位少女同时说。

    我也是,你们不能分开说话吗?樱问。

    不能,我们从小就这样说话。两位少女说。

    真是奇怪的一对姐妹。樱想。

    你们好,我叫樱,希望大家能合作从这辆该死的马车上逃出去。樱说。

    你好,我叫咕咕,我的头上扎的红头巾,我是姐姐,她叫呱呱,她的头上扎的绿头巾,她是妹妹。

    上面的话是这对姐妹一边共同做着手势一边说出来的。

    你好,咕咕,你好,呱呱。樱分别跟呱呱和咕咕握了手。

    好吧,现在自我介绍也完了,该想想怎么从这里逃出去了。樱说。

    我们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要逃走?呱呱咕咕问。

    高兴?小姐们,我们现在是被人绑架了!你们还高兴的起来?樱不明白。

    人生本来就是一段未知的旅行,我们为什么要逃走?能够知道下面发生什么事不是很好吗?呱呱咕咕说。

    你们不感到害怕和危险吗?樱问。

    不感到,我们只感到无比的期待和惊喜。呱呱咕咕说。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疯,我就陪你们疯一次!反正这又不是在现实世界中,我怕个什么?樱说。

    大约颠簸了半个小时之后,马车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了,一个声音从车门的下面传了出来。

    我亲爱的女士们,目的地到了,请下车吧。

    樱只听见了声音,没有看见人,奇怪?

    樱下了车才知道,原来说话的人因为太矮,所以被马车的台阶给挡住了。

    樱从未见过这么矮的人,他的身高好像还没有超过樱的腰。

    各位女士,请跟我来吧。又一个声音从马车的前面传了过来。

    樱寻着声音看去,一个比小树还高的男人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个矮个可真矮,这个高个长的还真帅。呱呱咕咕说。

    走吧,去继续我们的人生经历吧,不要在这里对绑架我们的人品头论足了。樱说。

    樱和呱呱咕咕在高个和矮个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座很大的帐篷里面。

    欢迎光临我们的高矮马戏团,你们将是我们团里的新成员。高个子说。

    我又不会表演什么绝技,你准备要我做什么?樱问。

    这个你不用担心,到了演出时间,你们就是最奇特的小丑了。高个子说。

    演出的时间是当天的晚上,当樱和呱呱咕咕出场的时候,樱终于知道高个子为什么跟她说,演出的时候,她们是最奇特的小丑了。

    观众席上,每一个观众,没有一个人类,清一色的全部都是蟑螂。

    樱看见它们的第一感觉就是想吐,但是呱呱和咕咕反倒显的有些兴奋。

    真是太神奇了,樱,你看它们多么的奇怪,我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的蟑螂。呱呱咕咕说。

    我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恶心的东西一次性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樱说。

    这个时候,报幕的矮个出现了。

    矮个用他粗旷而又滑稽的声调对着蟑螂们开始了报幕。

    我尊敬的蟑螂国的观众们,我们今晚的节目是来自人族的滑稽表演,由我们的樱小姐和呱呱咕咕姐妹奉献。

    你要我们表演什么?我们可什么都不会!樱问矮个。

    矮个说,没有关系,不管你们做什么,这些蠢蟑螂们都会觉得好笑的。

    呱呱咕咕比樱先一步跑到了舞台的前面。

    大家好,我们是呱呱和咕咕,很高兴能够为你们提供表演。呱呱咕咕显的好像非常兴奋。

    听见了呱呱咕咕简单的开场白,观众席上的蟑螂们竟一个个的都笑翻了天。

    呱呱咕咕说的话很好笑吗?樱问矮个。

    我刚才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不管你们说什么,这些蠢蟑螂们都会觉得好笑的。矮个回答。

    樱也出去了,她出场的第一句话是对蟑螂们说,你们这些愚蠢的蟑螂,我看见你们就想吐。

    听见樱的开场白,蟑螂们先是停顿了一下,然后就笑的比刚才还要大声。

    矮个说的没错,这些愚蠢的蟑螂的确听见什么都会笑翻天,就好像人类看见了狗熊的表演一样,不论狗熊做什么动作,人类都会笑。

    樱在台上对蟑螂们进行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虫身攻击之后退了场,呱呱咕咕则选择了继续她们的滑稽表演。

    下一个节目是什么?樱在后台问矮个。

    下一个节目就是你。矮个子说。

    我?我刚刚不是表演过了吗?樱问。

    你还得去。

    为什么?

    因为整个马戏团除了我和老大,就只有你和那对双胞胎了。矮个子说。

    就只有我们?总不可能把我和呱呱咕咕累死吧?樱说。

    没错,就是要把你们累死。矮个子终于露出了他狠毒邪恶的嘴脸。

    我们有没有工钱?就算把我们累死,也得跟我们修一个好一点的墓碑吧?樱说。

    工钱?我想你是在开玩笑。矮个子认为樱的话很好笑。

    一分钱也没有?你们剥削的也太厉害了一点吧?樱说。

    剥削?我们之间又没有劳动合同,哪里存在的剥削?矮个子说。

    你们能够从这些肮脏愚蠢的蟑螂身上得到什么好处?樱问。

    当然是门票,我们从它们的身上赚到了不少门票钱!

    它们买门票就是为了看我们说笑话?樱问。

    当然不止,当你们说到体力不知的时候,它们就会从观众席上下来享用最鲜美的美味!矮个子说。

    你的意思是说它们要吃了我和呱呱咕咕?樱问。

    矮个子点点头,一把将樱又推回了舞台的中央。

    做到死,然后再被蟑螂吃掉,这可真是剥削的最高境界!

    呱呱咕咕,不要再做秀了,我们马上就会被这些愚蠢的蟑螂给吃掉了!樱对呱呱咕咕喊。

    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我们看它们还是很友善的,你看它们笑的多开心,一定是我们讲的笑话很棒。呱呱咕咕说。

    当然笑的开心了,它们马上就有可口的美味吃进肚子里了,换了我,也一样的开心。樱说。

    是吗?什么东西?好吃吗?呱呱咕咕问。

    你们和我,你说好不好吃?

    我们和你,什么意思?呱呱咕咕问。

    等一下它们的美食就是你们和我,等一下我们讲的没有力气了,它们就会下来把我们全都吃掉。樱说。

    你听谁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看它们很开心的样子?呱呱咕咕说。

    我要是看到了自己面前的食物会说话,肯定比它们还开心。樱说。

    就在呱呱咕咕停止了表演的时候,蟑螂们已经站了起来,口水,流了出来。

    看来你说的好像是真的,它们已经站起来了。呱呱咕咕说。

    不到一分钟,蟑螂们里三层外三层的向樱和呱呱咕咕涌了过来,蟑螂们的口水已经流到了樱的脚下。

    怎么办?呱呱咕咕开始显的有些慌张。

    这也是我正准备问你们的话,怎么办?樱说。

    樱向四周看了看,根本就没有了退路,背后的门已经被矮个子关住了,唯一的出口就是大棚顶上的天窗。

    呱呱,咕咕,你们谁会飞?樱问。

    我们又不是天使,哪里会飞,难道你会?呱呱咕咕问。

    我的翅膀刚刚还回去了,我也飞不起来。樱说。

    还有短短的一米,蟑螂们就可以接触到樱的脚指头了,现在除了神兵天降又或者她们其中的一个突然长出了翅膀,要不然,全挂。

    喂!樱,你好。樱的头顶上传来了一个声音。

    樱抬头,一只乌鸦出现在了樱的头顶。

    这只乌鸦樱看着有些眼熟,樱想了想,记起了什么。

    樱说,你只要可以把我们救出去,那颗钻石就是你的。

    我就是等你这句话。乌鸦说。

    乌鸦对着帐篷的顶端大叫了几声,成群结队的乌鸦从顶棚的窗口飞了经来。

    渐渐的,渐渐的,乌鸦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蟑螂。

    它们是你的朋友?呱呱咕咕问樱。

    利益上暂时的朋友。樱说。

    蟑螂们的脚步因为乌鸦们的到来停止了。

    你们为什么不吃了蟑螂?樱问乌鸦。

    乌鸦摇摇头,说,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们只能要它们放了你们。

    为什么?乌鸦吃蟑螂,天经地义。樱说。

    这些蟑螂不是普通的野蟑螂,它们都是蟑螂国的,每个都有身份证,我们如果把它们吃了就会挑起战争。乌鸦说。

    蟑螂还有身份证?樱不解。

    当然有,我们乌鸦国也有身份证,你以为只有你们人族才有啊?乌鸦说。

    好了,好了,赶快把它们赶走吧,看见它们我就恶心。樱说。

    你们走吧,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乌鸦对蟑螂们说。

    你们以为你们是乌鸦我们就怕你们?我们可是付了金币才来享受的,这一切都附和消费条例。一只为首的蟑螂说。

    我们不管那么多,如果你们不走我们就吃了你们。乌鸦说。

    你想挑起乌鸦国和蟑螂国的战争吗?为首的蟑螂问。

    乌鸦没有再多说,俯身飞了下去吃掉了那只开口说话的蟑螂。

    你们还有谁有异议吗?我可以选择吃了它,也可以选择吃了你们。乌鸦说。

    蟑螂中没有再敢出声的,四散退了开去。

    蟑螂们走了,帐篷里停满了坐落的乌鸦。

    你刚才吃了它?樱问。

    是的。乌鸦说。

    你不是说吃了它们会挑起战争吗?樱问。

    我是说吃光了它们会挑起战争,并没有说吃了它们其中一个会激起战争,杀一儆百也是有必要的。乌鸦说。

    你这一招好像很有效。樱说。

    给钻石吧,不要再讲废话了,这就是我救你的目的。乌鸦说。

    我说过的话,会算数的。樱从口袋里拿出钻石,交给了乌鸦。

    乌鸦将钻石含在嘴里,飞走了,所有的乌鸦,飞走了。

    唉,真是虚惊一场,多亏你的钻石救了我们。呱呱咕咕说。

    钻石是身外之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樱说。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什么意思?呱呱咕咕问。

    樱笑了笑,说,没什么,我们走吧。

    你救了我们,我们必需得报答你,这是规矩。呱呱咕咕说。

    没什么好报答的,我也救了我自己。樱说。

    不行,我们得带你到我们家里去坐坐,看看我们家乡的美丽风光。呱呱咕咕说。

    樱想了想,说,好吧,也许在你们家乡可以找到我失去的爱。

    樱背后的门,开了,矮个和高个出现了。

    老大,她们还真有点本事,竟然逃脱了。矮个子说。

    放她们走,这种人,我们惹不起。高个子非常的识时务。

    樱走到矮个和高个的中间,在他们每个人的肚子上重重的踹了一脚。

    矮个子,高个子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我们走。樱对呱呱咕咕说。

    呱呱咕咕经过高个子的时候,说,帅哥,再见,我会想你的。然后又补了两脚。

    呱呱咕咕的家乡离马戏团的帐篷并不远,一天一夜,就到了。

    一路上呱呱咕咕不停的跟樱讲述她们家乡的美丽,樱都听的有些厌烦了。

    到了呱呱咕咕的家乡,樱才知道呱呱咕咕的表达能力有问题,她们描述中的美丽还不及她们家乡的万分之一。

    如果世间还有仙境,那里就是呱呱咕咕的家乡,双子村。

    经过了双子村的标界,一切的一切都变的和呱呱咕咕一样了,以双胞胎的形式出现。

    路边的小树双个的长,树上的花双个的开,树上的鸟双个的叫,就连天空中的太阳也是两个。

    你们村子真有意思。樱说。

    当然了,我们这里可是出了名的双子村,什么都是双个的。呱呱咕咕说。

    你家在哪?樱问。

    呱呱咕咕向前指了指,你看见那两座靠在一起的房子没有?

    樱向着呱呱咕咕指的方向看了过去,两座有如童话中的小木屋一样的房子出现了在了樱的视野里。

    那就是你们家?真漂亮。樱说。

    爸爸爸爸,妈妈妈妈,我们回来了。呱呱咕咕在门口喊。

    你为什么不叫爸爸,妈妈,而是叫爸爸爸爸,妈妈妈妈?樱不明白。

    等他们出来了,你就知道了。呱呱咕咕说。

    果然,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出现的时候,樱明白了呱呱咕咕的叫法。

    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爸爸,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妈妈出现在了樱的面前。

    我们的小乖乖,你们终于回了,可想死我们了。

    四个爸爸妈妈同时开口说话,樱感觉像是四重奏。

    她是我的朋友,名字叫樱,她救了我的命。呱呱咕咕对爸爸爸爸妈妈妈妈说。

    你们的救命恩人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快请进。爸爸爸爸妈妈妈妈说。

    没有出乎樱的意料,小木屋里面的摆设也是一对一对的。

    进入小木屋之后,呱呱咕咕眉飞色舞的跟她们的爸爸爸爸妈妈妈妈讲述了马戏棚里的神奇经历。

    我们的小乖乖,你们没事就好,既然樱小姐为了救你们牺牲了那么大的一颗钻石,我们就应该报答给她一颗更大的。

    不用了,其实我要钻石也没有什么用。樱说。

    那可不行,你如果不接受我们的报答就是瞧不起我们。

    樱想了想,说,好吧,如果叔叔阿姨们不是很为难的话,我就收下吧。

    怎么会为难,呱呱咕咕,你们去我们的床底下把那个木箱子拿过来。

    几号床?呱呱咕咕问。

    二号。

    两分钟之后,呱呱咕咕抱着大箱子回来了。

    打开它。

    呱呱咕咕打开了箱子。

    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箱子。

    打开它。

    呱呱咕咕打开了小箱子。

    小箱子的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箱子。

    打开它。

    呱呱咕咕打开了小小箱子。

    小小箱子的里面还有一个小小小箱子。

    打开它。

    呱呱咕咕打开了小小小箱子。

    一颗足以照亮整座屋子的钻石出现在了樱的面前,这颗钻石比樱给乌鸦的那颗足足大上了一倍。

    这颗钻石是呱呱咕咕的爷爷们上山采药时无意中发现的,用来报答恩人是最好了。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们说。

    谢谢叔叔阿姨们,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的,就算危急到我的生命,我也不会把它丢失的。樱说。

    听到你的这句话我们就知道这个宝物找对了主人,把它给你,我们也就安心了。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们说。

    谢谢叔叔阿姨们,我要走了。樱说。

    这么快就走?

    嗯,我还要去寻找我失去的爱。樱说。

    失去的爱?

    叔叔阿姨们听说过吗?樱问。

    我们只听说过南边的山谷里有个村子里面最近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也不知道和你失去的爱有没有关系?

    是吗?太好了,那个村子怎么走?樱说。

    翻过我们村子南边的小山就是了,很近,半天的时间就可以到了。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们说。

    我现在就过去,再见,叔叔阿姨们,再见呱呱咕咕。樱起身,准备离开。

    你真的要一个人去吗?你不孤单吗?呱呱咕咕问。

    为了找到我失去的爱,什么都是值得的。樱说。

    呱呱咕咕,让你的朋友自己去吧,我们应该相信她的选择。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们说。

    呱呱咕咕送樱到南边山脚下的时候,流了四行泪。

    再见,樱,我们肯定会想你的。呱呱咕咕说。

    我也一样,不论到了哪里,我都会记得我有你们这对美丽的双胞胎姐妹好朋友。樱说。

    孩子,路上小心,你一定能够找回你失去的爱,用心,一定行。呱呱咕咕的爸爸妈妈们说。

    谢谢,叔叔阿姨们。谢谢呱呱咕咕,再见。樱转身,上山。

    小山不是很高,从小山的山顶上俯视双子村,双子村显的更美,美丽的简直就像樱梦里的童话王国。

    小山的另一头有个山谷,山谷的里面的确有一个小村庄。

    半天的时间过的很快,樱到达小村庄的时候已经到了傍晚。

    樱进入村子的时候没有人理会她,因为全村的人都在开大会。

    我看这件事需要一个勇士去解决!一个村长模样的人站在讲谭上说。

    谁还敢去啊!去的没有一个回来的!台下传来了回应。

    但是总不能让那种奇怪的声响困扰我们一辈子吧?村长说。

    被声响困扰总比把命丢了要好。台下的声音。

    你们这群弱夫!没有一个真正的男人!村长显的有些激动。

    什么响声?跟失去的爱有关吗?樱插问了一句。

    全村的目光集中在了樱的身上。

    你这个小女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村长问。

    我无意中路过,听见了你们的谈话。樱说。

    反正传说中解开了这个迷就可以得到什么什么爱的,我们也不太清楚。村长说。

    好,只要跟爱有关,我去。樱说。

    樱的话一说完,全村的人安静了下来,然后紧接着又是一阵大笑。

    你去?真是笑死人了,你不知道那个山洞有去无回吗?

    一个小丫头逞个什么能?连壮汉都不敢去,你还敢去?

    我说过了,只要跟爱有关,我去。樱说的很冷静,也很执着。

    大家安静下来。村长说,小姑娘,我想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那个山洞非常的古怪,我们进去的十几个勇士,没有一个回来的。

    我说过了,只要跟爱有关,我去。樱说。

    我们这么大的一个村子,没有一个人敢去,你敢去?村长问。

    樱点点头,坚定的说,我有自己的信念,让我去。

    全村的人又安静了下来,他们看的出来,樱不是在开玩笑。

    你们看见没有!这样的一个小姑娘都拥有比你们强大的勇气和信念!你们还有脸吗?村长高呼。

    坐在下面的村民偷偷的散去,他们已经没有脸再待在樱和村长的面前。

    村长走到樱的身边,说,小姑娘,你真的敢去?去了之后很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只要能够找回我失去的爱,我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樱说。

    好!年轻人,有志气!走,到我的茅屋详谈。村长说。

    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村长的茅屋里亮起了明亮的灯火。

    在和樱正式开谈之前,村长先招待了樱一顿丰盛的晚餐。

    晚餐过后,村长问樱,怎么样?小姑娘,肚子饱了之后是不是改变了主意?

    樱摇摇头,说,没有,我决定的事,一定要去做。

    好样的,但是我还是要把危险说在前面。村长想让樱明白事情的源由。

    我们村子的后山,半山腰有一个山洞,每天的半夜,从洞的里面总会传出可怕的咔,咔,咔,声。村长一边说一边做着吓人的手势。

    为了探明原因,我们村子已经派去了十几个勇士,但是,至今还没有一个回来的。

    为什么说那个山洞跟爱有关?樱问。

    哦,那只是祖上的传说,说是谁要是能够解开山洞的秘密就可以得到某种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要去试试。樱说。

    半夜,樱是在村长家佣人的带领下来到山洞口的。

    刚到洞口,洞里就发出了剧烈的咔,咔,咔声。

    听到咔,咔,咔声,佣人吓的连魂都飞了,扔下了樱一个人,自己滚下了山头。

    樱站在洞口听,咔,咔,咔的声音很大,大的连地面都有些震动。

    樱往洞口里看了看,洞口里面比外面还黑,除了咔,咔,咔声,什么都没有。

    十几个勇士进去了都没有出来,莫非里面真的有魔鬼?樱想。

    但就算是魔鬼也不可以阻挡樱找回失去的爱!

    樱深吸了一口气,点燃了村长给自己的火把,进入了洞内。

Www.XiaosHuotxt.net

同类推荐 混也是一种生活 就这么漂来漂去 素年锦时 辛夷坞 我们 曾有你的天气 麻雀要革命 年华是无效信 第一次亲密接触 二分之一专属恋人1 1王9帅12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