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八章

    录音室里有一些新人正在试音,但是波比的地位让樱排到了最前面。

    你唱什么歌?试音师将一本点歌单送到了樱的手里。

    樱看了看,说,对不起,这上面的歌我一首都没有听过。

    什么?这上面的歌你一首都没有听过?试音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试音室里的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丫头一首流行的歌都没有听过,还想当歌手,笑话!一些试音的新人私下议论起了樱。

    我唱我自己写的歌。樱说。

    你自己写的歌?

    是的。

    有没有伴奏带?试音师问樱。

    不用伴奏带,我清唱。樱说。

    试音师在歌坛混了有十几二十年,还是第一次看见试音的时候清唱的人。

    试音师不抱什么希望的点了点头,说,进去吧。

    樱进入了试音室,试音室的门关上了,试音师在玻璃窗的那头做了一个可以开始的手势。

    试音室里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樱的身上。

    樱走到了话筒前面,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清唱。

    你的不告而别让我忧伤,但是我知道,你的心还没有离开。

    命运的巨轮不停的转动,我用我的生命寻找你的归来。

    你义无反顾,我也义无反顾,你离开,我也离开,为了找寻我失去的爱,我选择暂时的离开。

    山再高,路再远,挡不住我的思念,水再深,雨再大,当不住我的追寻。

    人总说命运不可改变,但是我选择改变它来换取你的出现,哪怕为此付出我的生命,在所不惜,因为,我的生命是因你而存在。

    唱歌的人动了情,听歌的人也动了情,试音师的下巴已经掉在了音效控制台上,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纯净的声音。

    前来试音的歌手们也不敢再对樱有非议,因为她们的心里清楚,自己的歌声跟樱比起来简直就是噪音。

    听她的歌声好像任何的配乐都是多余的。波比说。

    鱼点点头,说,我都说了,我敢用我的鱼鳞保证,她的歌声比天籁还要好听。

    樱从试音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大家给予了樱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在为未来的巨星鼓掌。

    你,我用了,我要跟你签一份十年的合同!波比显得也有些兴奋,因为他心里清楚,樱会为自己带来什么。

    十年?先生,对不起,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樱说。

    波比笑了笑,好像明白樱的意思一样,说,关于钱,这方面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数字。

    对不起,波比先生,我只可以跟你签一份三天的合同。樱说。

    什么?多少天?波比认为自己绝对听错了。

    三天.樱重复了一遍。

    三天!波比还是认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波比先生,是三天。樱说。

    就给她三天吧。鱼说。

    波比低头想了想,说,今天晚上就录音,明天全国广播,后天开演唱会,就这么定了。

    当天晚上,樱的新唱片一次性的灌录成功,试音师只用了两个小时就为樱录完了整张专辑,这也是他从业以来的最快速度。

    第二天,樱的声音顺利的出现在了全国所有的广播电台,电视台,仅仅用了一天,樱就已经大红大紫。

    第二天的下午,樱的演唱会门票开始售卖,半个小时,销售一空,奇迹。

    这是你唱片销售的提成,鱼将一个大袋子放到了樱的面前。

    樱看着大袋子问鱼,这些钱够我用多久?

    你可以用到下辈子。鱼说。

    好像太多了。樱说。

    多了?这还只是你唱片一天的销售提成,如果把以后的和明天演唱会的钱都算上,你的子子孙孙都用不完。

    但是我只需要未来三个月够用的就可以了。樱说。

    鱼拍了拍樱的肩膀,说,小丫头,虽然我很贪,但是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这些钱你还是带上吧。

    但是这么大一袋,我路上怎么背?太麻烦了。樱说。

    鱼想了想,说,这样吧,我帮你把这些钱都换成小颗的宝石,路上没钱用的时候你就用宝石换钱,怎么样?

    好。樱说。

    今天早点休息,明天的演唱会可够你受的。说完,鱼拿着钱离开了樱的房间。

    樱现在住的房间是波比帮她安排的,房间的大小足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房间的装饰充满了奢华。

    房间太大反倒让樱感到有些害怕,特别是半夜的时候,樱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房间里晃动。

    由于害怕,樱决定将房间的灯打开了睡觉,开灯之后樱看见了一个人,一个披着头发的女人。

    看见这个人,樱差点叫了出来,因为这个人的模样实在是太可怕了,不过樱肯定这个人不是鬼。

    你是谁?樱尽量保持着镇静。

    那人几乎是飘到了樱的旁边。

    我是这个房间以前的主人。女人说。

    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樱想确定一下。

    人又如何?鬼又如何?都不是尘世间的一抹灰尘。女人说。

    我好像不认识你。樱说。

    相逢何必曾相识,有缘自会见面。女人说。

    虽然这个女人的样子很象鬼,但是樱觉得她是自己到达这个世界之后说话最像人的人。

    你来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樱问。

    这是我的故居,难道我就不能回来看看?女人问。

    可以,没有问题,请随便参观。樱站到了沙发的后面。

    小姑娘,你不用害怕我,我不会害你的。女人说。

    我,我没有害怕,我只是好奇。樱说。

    好奇?说来听听。女人说。

    你说你以前是这间房子的主人,怎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了?樱问。

    哈!哈!哈!女人笑起来的样子比不笑更可怕。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想当年我是波比唱片公司最红的女歌星的时候是何等的风光!女人说。

    你以前也是波比唱片公司的歌手?樱问。

    不光是歌手,还是他们公司最红的明星,我足足红了有二十年!女人说。

    但是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樱问。

    女人猛的一下窜到了樱的面前,樱吓的连退了好几步。

    后来有一个新星把我的位子给代替了,我所有的安排都转到了她的头上!女人说。

    你说的不会是我吧?樱做好了防御的姿势。

    你?你还不配!女人说。

    女人说的不是自己,樱反倒感到有些失望。

    那个女人现再还在大红大紫!不过用不了多久,她也会变的跟我一样的下场!哈!哈!哈!

    什么跟你一样的下场?樱问。

    一样的没有人理她,一样的被人遗忘,一样的孤独缠身,一样的人未老心先衰,一样的失去利用价值!

    你应该还有你的忠实歌迷啊?你应该不会感到寂寞的。樱说。

    忠实歌迷?我以前也象你一样的天真烂漫,什么忠实歌迷,都是屁话!一旦我不红了,他们消失的比谁都快!没有人会再记得你!

    红,真的很重要吗?樱问。

    当然重要!红,可以为你带来名,带来利,带来虚荣,带来享受,带来尊贵,带来崇拜!

    没有这些东西,你就活不下去吗?樱问。

    你还是小孩子,你不会懂的,这些东西就好像是毒品一样,当你喜欢上它们的时候就放不下来了,它们已经深入了你的骨髓。

    你没有红的时候怎么过的?樱问。

    没有红的时候?女人的神色黯淡了不少,那个时候我跟你一样,还是一个小姑娘。

    我每天都在河里捕鱼,每天都在河边织网,没有欲望,没有烦杂,每天的日子过的就象河水一样的清澈。

    但是后来名利侵蚀了你,让你原本单纯的心变的浑浊,是吗?樱接了一句。

    女人猛的一抬头,喊,你懂什么?我要名!我要利!我要荣华!我要富贵!

    我想,能够救你的,只有你自己了,你的心魔需要你自己除去。樱说。我走了。

    你走?你明天就要开演唱会了,大好的前途正等着你,大笔的金钱正等着你,大批的歌迷正等着你的施舍,你要走?女人不解。

    本来我是准备明天开完演唱会再走的,但是看见了你,让我改变了主义。樱说。

    看见我,改变了主意?为什么?女人问。

    做歌星的感觉太不真实了,昨天晚上我只录了两个小时的音就赚了别人一辈子都赚不回的钱,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樱说。

    你是不是傻了,这种事情是多少人的梦想!女人说。

    樱摇摇头,说,不是的,这种感觉太虚幻,几乎没有过程就成功了,人会觉得空虚的,钱,我不要了,我还是路上慢慢的赚算了。

    樱披上了外套,对女人说,麻烦你遇见了波比先生和大鱼跟他们说,我走了,我的那一半钱都留给你了。

    你的钱留给我?我们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女人说。

    没有关系,那些钱以后对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既然你这么需要,我为什么不可以帮你一下呢?樱说。

    帮我?

    樱点点头,说,如果那笔钱可以帮你找回你失去的东西,我会很高兴的。

    樱在桌子的底下捡了几张大袋子里散落的钱放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自言自语说,这些应该够用了。

    樱起身,准备离开,走到门口,樱转身问女人,唱歌的意义是什么?

    唱歌的意义?当然是为了赚更多的钱。女人说。

    樱笑了笑,说,你刚学会唱歌的时候是这么想的吗?

    我刚学会唱歌的时候?女人想了想,那个时候我是为了唱给我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们听,那时的歌声是为了我们大家的欢乐,但是后来。

    樱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那间巨大的豪宅,樱希望女人能够自己想通一些事情,

    自己还是个小女孩都可以想通,为什么大人就不能想通呢?樱也有点想不通。

    樱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听奶奶说过,星星的出现就是为了给人们许愿用的,樱现在就站在星空下许着自己的心愿。

    远离城市的星空是最美的,因为,它受到的污染,最少。

    就在樱许愿的同时,一只蝴蝶飞到了樱的身边。

    夜晚看见蝴蝶,樱觉得有些奇怪。

    你好,你会说话吗?樱问蝴蝶。

    蝴蝶看了一眼樱,没有理会她,继续飞舞着它美丽的双翅。

    对不起,我还以为你会说话。樱有些失望。

    什么会不会说话?我们蝴蝶的语言你会说吗?蝴蝶反问。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说人话。樱解释。

    你才不会说人话,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蝴蝶气愤。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樱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算了,算了,我也不怪你了,谁要我只是一个移动的背景呢。蝴蝶说。

    一个移动的背景,什么意思?樱问。

    我只是这个故事里无意中冒出来衬托你一下的移动背景而已,还有这些星星,这些树,都是你的背景。蝴蝶说。

    什么这个故事的背景?樱不懂。

    哦,我忘了,说漏嘴了,再见。蝴蝶一下子飞不见了。

    奇怪的蝴蝶。樱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着。

    樱没走多久便有些累了,她找了一块松软的草皮舒服的躺了下来。

    樱的这一觉睡的很舒服,当樱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发出了柔柔的光亮,那只奇怪的蝴蝶再次飞回了樱的身边。

    樱伸了一个懒腰,对蝴蝶说,你好,你怎么又回来了?

    蝴蝶摆了摆翅膀说,我想你搞错了,我是第一次见到你。

    第一次见到我?我们昨天晚上不是见过面了吗?樱问。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正在牵牛花上睡觉,整个晚上。蝴蝶说。

    唉?那就奇怪了?樱不明白。

    哦,我想起来了,你昨天晚上看见的可能是我的哥哥。蝴蝶说。

    你的哥哥?樱不知道蝴蝶之间还有这种关系。

    他翅膀上的黑点是不是在左边?蝴蝶问。

    樱想了想,说,好像是的,这么说,你是他的弟弟?

    是的,我和他是孪生蝴蝶,不过他比我早化蝶一秒钟,所以他是我的哥哥。蝴蝶说。

    早出生一秒就是哥哥,晚出生一秒就是弟弟?怎么跟人一样?樱说。

    怎么不说人跟蝴蝶一样呢?

    怎么说都一样,反正就是这个意思。樱说。

    蝴蝶落到了樱的肩膀上,说,我飞过来是告诉你一件事情的。

    什么事?樱问。

    你等一下往前走一里左右的地方有两家小旅店,有一家是红色的门,有一家是绿色的门,红色的那家你千万不要进去。

    为什么?樱问。

    哎呀,反正你不要问那么多了,我这是为你好才告诉你的,再见了。蝴蝶拍了几下翅膀,飞走了。

    又是一只奇怪的蝴蝶。樱摇了摇头,向前走去。

    正如蝴蝶说的,前方一里的地方有两家小旅店,一个是红色的门,一个是绿色的门。

    樱在两家旅店的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她选择进入了红色门的旅店,因为她比较喜欢红色。

    樱一进门便有一个带红帽子的男人问,先生几位?

    对不起,我是女的。樱说。

    先生不要开玩笑了,我才是女的,你明明是个男的。红帽子说。

    你是女的,我是男的?有没有搞错?樱认为红帽子有病。

    当然我是女的,你是男的,这还用问?真是奇怪的客人。红帽子说。

    你说我奇怪?我看是你奇怪才对!樱说。

    算了,算了,来了都是客,我也不管你是男是女了,住多久?红帽子问。

    我不住,我只是进来吃点东西。樱说。

    好,没问题,我带你去餐厅。

    樱在红帽子的带领下来到了餐厅,餐厅不大,已经有一个和樱差不多大的男孩在里面进餐了。

    樱选择了一个靠窗的位子坐了下来。

    这是菜单,点些什么?红帽子将红色的菜单递给了樱。

    樱翻了翻菜单,上面的菜她一样都没有见过,甚至没有听说过,樱问,请问这里什么菜比较有特色?

    我们这里最有特色的菜当然是,蝶变了。红帽子说的很有自信。

    蝶变?奇怪的名字,好吧,就来一份蝶变吧。樱想试试这里的特色菜。

    好的,先生请稍等,蝶变很快就来。

    我是小姐!樱申辩的时候红帽子已经走远。

    红帽子刚刚离开,那个同餐厅的男孩走到了樱的旁边。

    这位英俊的先生,我可以和您共进午餐吗?男孩问樱。

    你们是不是都有毛病?怎么一个个都叫我先生?

    男孩看见樱的反应不太高兴,马上改口说,对不起,我不应该称您为先生,应该称呼您为绅士才对。

    算了,懒得理你们这些奇怪的人。樱将头一扭,转向了窗外。

    男孩子看见樱没有和自己共进午餐的意思,便自己一个人无趣的回到了原位。

    不一会儿,樱点的蝶变端上来了。

    蝶变是一盘红色的菜,它是由一种樱从来没有见过的蔬菜和红色的粉末组成的。

    樱尝了一口,嗯,味道的确不错,感觉有点象家乡芝麻糊的味道。

    很快,樱面前的蝶变就被她一扫而空,樱摸了摸肚子,饱了。

    结帐。樱呼唤红帽子过来结帐。

    红帽子走了过来。

    这盘蝶变多少钱?樱问。

    红帽子的嘴角微微一扬,说,不用给钱了,吃了我们做的蝶变,都不用给钱。

    不用给钱?

    不用给钱,而且你以后走到哪里都不用给钱了。

    我以后走到哪里都不用给钱了?什么意思?樱不懂。

    因为你马上就要变成一只蝴蝶了。红帽子狂笑了起来。

    我马上就要变成一只蝴蝶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将这盘菜叫做蝶变的原因。红帽子笑的更加狂妄。

    樱感觉自己正在慢慢的变轻,变小,然后被红帽子关进了一个专门囚禁蝴蝶的笼子中。

    放笼子的房间里一片漆黑。

    樱的双手变成了翅膀,蝴蝶的翅膀,只要樱不拍动翅膀,樱的身体就会下落。

    黑暗中,樱听见有一个声音在跟自己说话。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你不要进入红色门的屋子,你还是进了!

    一小点的微型光亮接近了樱,和樱说过话的那只奇怪的蝴蝶再次出现了。

    蝴蝶在笼子的外面,手里拿着一盏微型的荧光灯。

    在荧光灯的微光下,樱看见了更多的笼子,笼子里关着和自己一样的蝴蝶。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了蝴蝶?樱问。

    还不是那盘蝶变造成的,这里所有的蝴蝶都是吃过蝶变的人。蝴蝶说。

    你呢?你是不是人?樱问。

    我当然是正宗的蝴蝶!蝴蝶说。

    我现再怎么办?有办法变回去吗?樱问。

    办法?你自己看看你周围有多少个笼子?蝴蝶说。

    樱向周围大致的看了一下,说,大概有一千多个笼子,他们要这么多蝴蝶做什么?

    采花粉。蝴蝶说。

    采花粉?

    是的。

    只是采花粉,有必要把这么多人都变成蝴蝶吗?樱有些不解。

    那种花粉只有人变成的蝴蝶才可以采到,象我这种真正的蝴蝶是采不到的。蝴蝶说。

    什么花粉这么奇怪?樱问。

    明天你就知道了。蝴蝶说。

    我要是在采花粉的时候逃走了了?樱问。

    人变成的蝴蝶非要吃他们做的特定食物才可以存活,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蝴蝶说。

    如果象你这么说,我岂不是往后一直都是一只蝴蝶了?樱感到有些恐慌。

    怎么?蝴蝶很差吗?当蝴蝶不好吗?蝴蝶受不了樱对蝴蝶的成见。

    樱拍了拍翅膀,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本来就是一个人,忽然变成了一只蝴蝶,有些不太适应。

    你想从蝴蝶变成人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蝴蝶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樱追问。

    只是你需要冒非常大的危险才行,而且成功的机会几乎为零。蝴蝶说。

    什么办法?你快说。樱有些急。

    明天你们采花粉的时候,旁边会有一个冒着烟的火山口,每天日落时分它都会有一次小小的喷发,你要在它喷发之前飞进火山口。

    在火山喷发之前飞进火山口?那岂不是送死。樱问。

    在火山口里面的岩壁上有一种火红的植物,你只要吃下了它就可以恢复成人。

    为什么一定要在火山快喷发的时候飞进去?难道不可以在它喷发之前飞进去吗?樱问。

    那种红色的植物只有在火山快喷发的时候才会呈现出红色,平时都是绿色的,你根本就分辩不出来。蝴蝶说。

    是不是真的?你是听谁说的。樱问。

    我也不想骗你,其实,这只是一个传说而已。蝴蝶说。

    只是一个传说?那么,有没有人成功过?樱问。

    以前倒是有几只你这样的假冒蝴蝶试过,不过至今都还没有一个可以活着回来的。蝴蝶实话实说。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试一试!樱拍打了几下翅膀。

    何必呢,其实变成蝴蝶有什么不好的?蝴蝶说。

    在我找到失去的爱之前,我不可以变成一只蝴蝶!樱说。

    失去的爱?什么玩意?蝴蝶问。

    我愿意为此付出一生的东西!只要我找到了他,不论让我变成什么我都愿意!樱执着。

    白痴!我走了,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蝴蝶离开。

    蝴蝶先生,谢谢你了,至少,你给了我希望。

wwW.xiaOshuo txt.net

同类推荐 八月未央 左耳 零下一度 8分钟的温暖 樱空之雪 玫瑰之翼 水仙已乘鲤鱼去 花季·雨季 史上最强恋人 年华是无效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