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十三章

    樱再次回到了海员休息室,樱知道,只要自己一躺下,头顶上的声音就又会出现。

    樱躺下了,头顶上的脚步声出现了,这次,樱并没有急着上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而是将海员室的房门反锁了起来,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

    头顶上的声响越来越大,好像是在引诱樱一样,樱将自己的耳朵用枕头里的棉花塞了起来,这下,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也许是樱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累了,刚一躺下,樱便进入了梦乡。

    当樱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甲板上,浓雾还是没有散去,樱的恐惧,涌上心头。

    谁在那里?你们到底是人还是鬼?樱对着浓雾喊。

    没有人回答。

    樱在浓雾里摸索着,走遍了整条船,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生物的迹象。

    咕噜,咕噜,樱忽然听见了什么东西在叫,樱四下张望了一下,发现这个叫声来自于自己的肚子。

    樱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进食了。

    肚子饿是非常难受的一件事,肚子饿的时候做什么事都不会有精神。

    但是现在到哪里去找吃的东西呢?整条船上连个鬼影都没发现,更别说什么吃的东西了。

    这么大的一条船,总该有间餐厅吧?樱决定到船舱的内部去碰碰运气。

    走上进入船舱的楼梯,樱感觉到了一股寒气,温度在瞬间下降了十几度。

    进入船舱后没走几步,樱的嘴里就吐出了雾气,这里的温度,四个字,已经零下。

    樱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手臂跟身体,以便取得微薄的温度,为了快点找到可以转化成热量的食物,不至于让自己冻死,樱加快了步伐。

    还好,很快,一个很大的船上餐厅出现在了樱的面前,餐厅里空无一人,餐桌上的饰物整齐的摆放在那里,没有一丝的灰尘。

    餐厅里的灯是亮的,樱开始了四处搜寻食物,餐桌上,餐桌下,吧台里,都被樱翻了个底朝天,没有食物。

    餐厅没有,厨房一定有,樱找到了厨房的入口,厨房的门口有一块红色的帘子,真是奇怪?厨房的门口怎么挂一块红色的帘子?

    咕噜,咕噜,樱的肚子又叫了两声,樱揎开了红色的门帘,进入了厨房。

    厨房里没有开灯,很黑,很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樱沿着墙壁慢慢的前行,咔,樱的手背碰到了什么东西。

    厨房里的灯亮了,原来樱的手背碰到的是电源开关。

    亮灯之后,樱发现厨房很大,各种烹饪设备一应俱全,但就是没有看见食物。

    樱来到了厨房的储物室,她发现了一个冰箱,一个很大的冰箱,差不多有樱的两倍高,一米宽。

    冰箱这么大,里面肯定装着什么,但愿是食物,又或者是其它的什么东西,樱感到拉一丝恐惧。

    樱害怕打开冰箱之后看到了什么自己不想看到的东西。

    但是饥饿感让樱不得不打开冰箱,樱深吸了一口气,一口寒气,然后将手放到了冰箱的把手上。

    用力,拉开,冰箱的里面装满了食物,这反倒让饥饿的樱感到有些意外,冰箱里面竟然装满了食物?

    面包,牛奶,奶酪,苹果,水蜜桃,这些食物还算正常,只是有一样水果,樱没有见过。

    这种水果是正方形的,有着鲜红色的外壳,看上去很是诱人。

    人在饥饿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检测食物有没有毒的,樱也一样,一阵狼吞虎咽之后,樱的肚子圆了。

    正方形的水果一共有两个,全都被樱干掉了,樱感觉它的味道有点象冰淇淋,水果的味道象冰淇淋也算得上奇特。

    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樱满足的笑了笑,精神恢复了,周身充满了力气,肚子饱饱的感觉,真的不错。

    但是很快,樱感到了明显的眩晕,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个正方形的水果有问题?

    头晕的滋味没有人会喜欢,樱感到整个人都发蒙,不过还好,这种眩晕感很快就消失了。

    眩晕感消失之后,樱忽然听见餐厅里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这种声音是樱在眩晕之后听见的,樱怀疑是自己的幻觉。

    为了证实声音的真伪,樱来到了餐厅,当樱揎开连接厨房和餐厅的那块红色帘布的时候,樱真的认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刚刚餐厅里连个鬼影都没有,但是现在,餐厅里却布满了就餐的人群。

    服务生,请给我来份牛排。

    对不起,这个位子已经有人预定了。

    麻烦请拉小提琴的那家伙小声点。

    珍黎小姐怎么还没有来?

    各式各样的人都出现在了餐厅里,服务生在客人之间忙碌着,小孩子在餐桌下面玩耍着,酒鬼在吧台边赖着帐,一片嘈杂。

    怎么会这样?刚才不是明明一个人都没有的吗?樱不相信眼前的这些人物都是幻觉。

    樱走到了离她最近的一个餐台前,餐台边坐的是一位戴着礼帽的男士。

    对不起,请问这是哪里?樱问的很小心。

    礼帽男士没有回答樱,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

    对不起,请问这里是哪里?樱又问了一句。

    礼帽男士还是没有回答。

    先生,你太没有礼貌了!樱有些愤怒,樱把手伸过去准备扯下男士正在阅读的报纸。

    樱的手扑空了,她的手没有触到报纸,更准确一点说,樱看的见报纸,但是摸不着报纸,樱又试着推了推男士,结果还是一样,看的见,摸不着。

    这真是奇怪了?这个人明明就坐在自己的面前,怎么就挨不着呢?樱又试着触摸其他的一些人,服务生,小孩,酒鬼,结果都一样,看的见,摸不着。

    樱大声的喊叫,没有人理会樱,樱试着揎桌子,可惜,就连桌子,樱也摸不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我看的见他们,他们却看不见我?樱想不通,樱害怕。

    就在这时,樱的背后伸过来了一只手,这只手在樱的肩上拍了拍,吓的樱连退了好几步。

    请不要害怕,我不是鬼。拍樱的是一个少年。

    你是谁?樱边说边触摸着那个少年。

    摸一下就可以了,紧摸个什么?少年说。

    对不起。在少年的提醒下,樱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你真的是个人。

    看来你也看到了这个餐厅里面的人?少年问樱。

    樱点点头,说,是的,我的确看到了,但是他们好像看不见我?

    你是不是吃了冰箱里那种正方形,有着鲜红色外皮的水果?

    是的,吃了之后我就感到头晕,然后就看到这些了。

    那种水果叫通灵果,吃了以后就可以看见过去的东西。

    过去的东西?那么这些人都是鬼?樱又感到了一阵寒气。

    你不用担心,这些人不是鬼,这些人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他们在他们自己的时空,你可以看见他们,但是不能够和他们交谈。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看到的是以前的世界?

    少年点点头,说,是的。

    但是,看到这些有什么意义?樱问。

    有什么意义只有自己看了才知道。少年回答。

    东西带来了吗?一个樱非常熟悉的声音滑过了樱的耳朵。

    这个声音是,华!没错,是华的!樱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樱用目光四下搜索着,在靠近吧台的那个台位,樱看见了自己为他朝思暮想,舍身忘死,茶水不思,义无反顾的那个人,华。

    樱冲到了华所在的那个台位前大声的喊着,华!华!是我!我是樱!我是樱啊!

    华完全没有听见或者看见樱,而是继续跟另外一个人讲着话,嗯,就是这个,樱最喜欢的发卡,多少钱?

    这种发卡三年前就停产了,这个是原厂的师父亲手做的,一共花了五千元。

    五千元!樱清楚的记得这种发卡她买的时候只用了十元钱。

    五千?华好像也有些意外,但是他接着说,五千就五千,只要樱喜欢,那台我刚刚准备入手的电脑就不买了。

    为了自己喜欢的发卡,华竟然用自己准备买电脑的钱帮自己买了一个小小的发卡,就是因为我说我很喜欢!樱的眼睛发热。

    华将五千元的现金交到了卖主的手里,然后将发卡小心翼翼的包了起来。

    华!不要买了,你不是想买电脑很久了吗?把发卡退掉,去买电脑!樱在华的耳边喊着,但是,华听不见。

    小伙子,你花这么多钱买一个发卡,值得吗?卖主忽然问华。

    华笑了笑,说,只要樱喜欢,什么都值。

    樱的眼泪,流了下来,如同泉涌。

    华!听的见吗?你听的见我说话吗?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樱喊。

    华,没有听见樱的声音,华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餐厅的另一头传来了呼救的声音,有人偷东西!有人偷东西!

    整个餐厅,没有人理会呼救的人,除了华。

    卖主一把拉住了华的手,摇着头说,不要过去,那伙人每天都在这里行窃的,他们手里有刀。

    华挣脱了卖主的手,说,男儿有所不为,有所必为,这种事,一定要管!

    华走到了小偷的面前,正义凛然的说,把钱包还给别人。

    你小子活的不耐烦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小偷的气焰异常的嚣张。

    你不就是一个小偷吗?嚣张个什么?华说。

    你小子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老子在这里办事十几年了!他妈的没有一个人敢管老子!小偷从背后抽出了一把闪亮的匕首。

    算了,算了,钱包我不要了。被偷的人退却了。

    不要以为你有刀就发狠!今天你要不把钱包还给失主,你休想离开!华对着小偷的匕首无所畏惧。

    今天老子不把你花了,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世道!小偷咆哮着挥舞着匕首冲向了华。

    华一个灵巧的转身单手夺下了小偷的匕首,小偷一头栽倒了地上。

    这时,一群贼眉鼠眼的人从餐厅外冲了进来,为首的那个怒吼着,是谁敢管我们的事!

    整个餐厅没有一个人敢回答,除了华,他是樱心目中的英雄,他是樱心目中的神。

    我,我的名字叫华!如果世界再让你们这群败类做娼!世间将永无宁日!华正义凛然!

    就是你这个不怕死的东西!兄弟们,今天废了他!小偷们掏出了身上的匕首发疯似的砍向了华。

    华,一个人,势单力薄,没有人帮他,没有人敢管,血流满地。

    看到这一幕,樱的心如刀搅,樱失声裂肺的喊,求求你们!放过他吧!他是无辜的!

    没有人理会樱,没有人听的见樱的声音。

    小偷们将华砍倒在地之后扬长而去,有人报了警。

    华躺在地上,鲜血从华的伤口流淌出来,没有停歇的意思。

    樱跪在了华的身旁,她想触摸到华,可是樱什么也触摸不到。

    华!你不可以死!你的发卡还没有亲手交给我!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去!樱的声音断断续续,她的抽泣声大过的她的话语。

    警察赶到了,在整个事件结束之后,警察赶到了。

    这个人重伤,快叫救护车!警察喊。

    这个……帮我……交给……华的声音因为失血过多断断续续。

    忽然,华的目光停顿在了樱的身上。

    华!你看见我了!告诉我!你看见我了!樱的眼泪已经流淌到了地板的上面。

    樱清楚的感觉到,华看见了自己,华的目光正在和自己交接,他的目光告诉樱,他绝对看见了樱,但是华已经说不出一个字来。

    华的手伸向了樱所在的方向,樱的手跟华的手交织着,虽然谁也触摸不到谁,但是他们同时感觉到了对方的温度。

    华!虽然我触摸不到你,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你的手温!你感觉的到我吗?华!告诉我,好吗!樱跪在地上哀求。

    华没有回答,华无法回答。

    救护车赶到了,医务人员来到了华的身旁。

    快救他!医生!快救救他!樱对着医务人员喊,喊到喉咙沙哑。

    一分钟之后,医务人员摇摇头,说,来晚了,这个人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不会!不会是真的!华明明还活着!樱疯狂了,樱歇斯底里了。你们这些医生都是骗子!华明明还活着!你们为什么不救他?你们这些骗子!

    这是什么?死者怎么死的时候还抓着这个发卡?医务人员在华的手里发现了他准备送给樱的发卡。

    警察过来了,说,这是证物,拿回去。

    这是我的!这是华买给我的,你们凭什么拿走!樱疯狂的想从警察的手中夺回发卡,但是没有用,没有人理会樱,没有人看的见樱。

    你不要再叫了,没用的,他们根本就看不到你。少年走了过来。

    看的见!华的眼神告诉我,他肯定看见了我!樱的眼圈已经哭肿了。

    看来你是真的爱着这个人。少年说。

    不止是爱!我对华的感情已经超越了爱!

    超越了爱?那是什么东西?少年问樱。

    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那不止是爱!

    你真的很想救他吗?少年问。

    为了他,我可以牺牲我的一切!只要现在可以让华活过来,我愿意做牛做马!樱说的很坚决,也很肯定。

    我有办法让他活过来,不过你得答应我三个条件。少年忽然说。

    只要可以让华活过来,不要说三个条件,一千个,一万个,我都答应你!

    不用那么多,只用三个。少年说。

    快说!哪三个?樱急了。

    第一个条件是,少年从身上取出了一把刀,扔到了樱的面前,说,他流了多少血,你就放多少血。

    樱捡起了刀,连牙都没有咬就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血,如同瀑布般流淌了下来。

    看到樱的血,少年无奈的摇着脑袋笑了笑,说,想不到世界上真的有这么痴情的人,你不疼吗?

    樱没有回答少年的问题,而是说,快说,第二个要求是什么?

    第二个要求就是,他活过来以后,你就可以回到现实之中去了,不过。

    不过什么?

    他不会再认识你。

    不会再认识我?

    是的,这就是第二个条件。少年说。

    好!只要华可以活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樱说。

    这个你都答应,真是佩服佩服。

    第三个条件是什么?快说!

    第三个条件现在暂时不能告诉你,以后再说吧。

    樱的血一直的在流,樱觉得对事物的感知越来越模糊。

    他动了!医生!快过来,这个人动了一下。警察忽然喊着。

    医生跑了过来,对华进行全身检测。

    真是奇迹!刚才他的心脏还因为失血过多而停止了跳动,怎么这么一会儿又有动静了?快来人,赶紧送医院!

    看到华的生命恢复了,樱也倒下了,失血过多让樱失去了知觉。

www/xiaoshuotxt/c o m

同类推荐 8分钟的温暖 只道是年少 小时候 小妖的金色城堡 曾有你的天气 森永高中三年二组 八分钟的温暖 成全了自己的碧海蓝天 草样年华 活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