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40章 世界之外(1)

  (No.197—No.203)

  No.197

  我爸和齐阿姨又各自加班,我爸发短信让我去抽屉里拿钱,晚上带小林帆出去吃饭。

  我家楼下正好新开了一家饭馆,名字起得特有气势,叫“洲际大酒店”,进门前不整整领子都不好意思往里迈。这个转角的位置十分神奇,自打我十年前搬进这里,那个临街店面大概换过十几个门面了,从美容美发到洗浴中心,从夜总会再到各式大酒店……

  关键是不管开啥都开不起来,不出半年准倒闭。

  我市的美食街缺乏创新精神,别的地方什么东西火了,我市就能毫无节制地遍地开花。张国荣和袁咏仪的那部《满汉全席》火了,我市遍地“满汉楼”;小笼包传入北方,我市遍地“开封灌汤包”;更不用提后来的“水煮鱼”了。不过,拜楼下这个流动性极强的铺面所赐,不管市面上流行什么,我都能等到一个不怕死的新老板来开一家同样的店。

  “跟风跟到死”这种现象反复了几次,餐饮业痛定思痛,再也不敢乱上新菜式了,终于又都恢复到了“富豪海鲜大酒家”这种吹牛皮不上税的传统模式。

  我穿戴好帽子围巾,带着小林帆下楼,问他是想要吃“肯德基”还是“洲际大酒店”,没想到他坚定地摇头,说自己想去街角买个“土家族掉渣儿烧饼”吃。

  哦,对了,今年我们这里最流行的是这个用四方牛皮纸袋包装的“土家族掉渣儿烧饼”,又一代新食品以小窗口的形式星火燎原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我逐渐了解了小林帆的性格:只要他喜欢上了某种食物,他就会执着地一直吃,吃到闻其名而色变为止。比如虾,比如掉渣儿烧饼。

  “洲际大酒店有竹筒虾,你不想吃吗?”

  林帆迅速地陷入了天人交战中。

  “要不我们先去买掉渣儿烧饼,然后再去饭店点竹筒虾,好不好,姐姐?”

  他眼睛闪亮地抬头看我。

  我知道,现在我就是他的女神。

  No.198

  我吃得很少。竹筒虾大部分都留给了小林帆,自己就着虎皮尖椒和椒盐里脊吃了半碗米饭。

  “姐姐给你!”

  小林帆发现了我的异状,大义凛然地从竹筒里面拿出两串虾递过来,虽然这样做的时候表情甚是不舍。

  “姐姐不饿,”我摇摇头,“本来就想少吃点儿。”

  “为什么呀?”

  “哪儿那么多为什么,吃不下呀。”

  “是想要减肥吗?”

  我被噎了一下。

  “没有啊,”我摇摇头,“你个小屁孩儿从哪儿听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是我同桌说她要减肥的。”小林帆咬着大虾从竹签子上撸下来,含糊不清地说,“她可胖了呢,我们都不乐意跟她坐同桌,要被挤死了。”

  “她才多大啊就减肥,”我不忿,“你看看,你们把一个不到十岁的少女逼成什么样了。”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小林帆委屈地拔高声音,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起他们班级的事情,“我每天都跟她说让她给我让出点儿地方,让她别把零食渣儿掉得满地都是,她从来没搭理过我!还笑我矮!”

  我喜欢看这个小男孩急着解释的样子,他渐渐开始把我当亲姐姐了,说话越来越随便,再也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躲在一边埋头吃虾的小猫了。

  “好吧,既然她不在乎你们怎么说她,怎么又忽然要减肥了?”我追问。

  “我们要举办广播操大赛,排队列的时候,体育委员把她和其他几个特别胖的男生挑出来了,让他们不要上场了。因为她喜欢体育委员,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当场就哭了。”

  最后一句的“因为所以哈哈哈哈”被小林帆这个还没有被青春期击中的晚熟孩子随随便便地说出来,我仿佛听见了小胖妞玻璃心咔嚓碎掉的声音。

  “女为悦己者容嘛,这句话你知道吗?”

  小林帆整张脸都埋进了掉渣儿烧饼的袋子中,我只看到一个牛皮纸袋对我摇了摇头。

  你不懂吧,我就知道你不懂。

  我懂。

  我把碗往前面一推,一口都不想再吃了。

  从饭店出来,我们俩去了附近的副食品商店买冰糖葫芦吃。本来想在回来的路上就一起吃掉的,可冬天夜晚的风真是烈啊,我用围巾把整个脑袋都蒙上了,根本没办法露出嘴巴,又帮小林帆也围了个严实,只留一双眼睛眨啊眨,像个小木乃伊。

  终于跑进了楼道里,我赶紧把围巾扯了下来,上面早就因为我呼吸的水汽都结了冰,越围着越冷。

  “好了好了,可以吃冰糖葫芦了。”我把林帆的围巾也摘下来。

  “姐姐,我觉得你真好。”

  在张嘴咬第一口糖葫芦之前,小林帆眨巴眨巴眼睛讨好地说。

  “因为掉渣儿饼、竹筒虾和冰糖葫芦吗?还是因为你又没考好?”

  林帆不好意思地笑了,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两级两级地往楼上跑,把糖屑撒得满围巾都是。

  “不是,我是说实话,”他想了想,用了一个对三年级男生来说有点儿高级的词汇,“有感而发。”

  我笑了:“那你觉得姐姐哪里好?”

  林帆陷入了让我难堪的沉思,我不由得开口诱导他以挽回面子:“你觉得姐姐好看吗?”

  我也就只敢问问他了,处在食物链底端的我还能欺负谁呢?

  “好看啊!”他张口就来。

  “好好回答我!”

  “真的!姐姐最美。”他大眼睛扑闪扑闪地说。

  “哪儿美?”

  我忽然有点儿期待他的答案。

  “……心灵美。”

  No.199

  小林帆在家里乖乖做作业的时候,我坐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发呆。

  我也没有觉得心情多么不好。我压根儿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无论做什么都像是丢了魂儿。

  我把身上的衣服都换成了家居服,然后拎着那件红色的依恋小熊研究,为什么就是不好看呢?这也是还不错的牌子啊,为什么就没有别人的好看呢?牛仔裤倒是可以理解,我怕冷,在里面套了两条厚秋裤呢,每天费了吃奶的劲儿穿进去就已经不错了,哪里还指望它能像凌翔茜的裤子一样松松垮垮地有型。

  我的视线无意中落在衣柜玻璃的反光上,于是爬过去仔细端详起自己来。

  不看脸,不看脸。

  我最终发现了自己穿依恋小熊毛衣不好看的原因:我上身实在不瘦,手臂虽然细,可后背还是有肉的,这毛衣本来就不是宽松款式的,套在身上既不显胸也不显瘦,里面再穿件衬衫,就更加显得虎背熊腰了。

  我怜惜地将它叠起来。你死在衣柜里吧,再见了。

  紧接着,我不可避免地看起了脸:虽然没她漂亮,但也算是五官端正啊,而且不怎么长痘痘,就是有点儿粗糙。是不是面霜不适合我?是吧,每次擦完后脸上都油油的,怎么可能好看呢?

  这也是个问题。

  我看得太过入神,以至于我爸回家后推开我的房门,看到的就是他女儿跪坐在地上,把脸贴近大衣柜玻璃的奇怪姿态。

  “你……你这是要干吗?”他问。

  我没有回答,而是盯着我爸的脸问道:“爸,为什么有人可以不穿秋裤呢?”

  我爸特别惹人喜爱的一点就是,他从来不会像我妈一样疑心病很重。这种情况下,我妈必然会咬定主题不放松,一拧眉毛呵斥我:“是我问你现在在干吗,别人穿不穿秋裤关你什么事儿?你照镜子干吗?”

  而我爸则会温和地顺着我转移话题:“不穿秋裤可能是不怕冷吧,很多老外因为常年锻炼,又喜欢吃肉蛋奶类,所以体格比我们好,冬天还只穿短裤呢。”

  不光转移话题,而且还能扯很远。

  我摇摇头:“我是说跟我一样大的,女生,比我还瘦呢。”

  我爸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臭美吧。”

  对嘛,怎么可能不冷呢?我深以为然。

  “但有没有可能是,她坐着私家车上学,车上有暖气,进到教学楼里,也有暖气,比家里还暖和,所以不用穿呢?”我爸提出令人信服的假设。

  凌翔茜一看就是很有钱的样子,应该是的吧,嗯。不过……

  “体育课、课间操和周一早上升旗,还是要在外面站很久的啊!”我争辩道。

  “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嘛。”我爸和颜悦色地反驳道。

  对哦,世界上怎么可能有没有代价的事情!

  “或者有可能她穿的是很薄的那种红外线保暖内衣,就是电视购物上经常卖的,什么南极人啊、逆时针啊……”

  我眼前一亮。对啊,谁规定必须穿这种厚重的秋裤的?我小时候穿的还是我奶奶给我做的背带花棉裤呢,现在不也淘汰了吗?科技在进步,人类在发展啊!

  “爸,谢谢你!”我笑逐颜开。

  我爸和我妈的显著区别暴露无遗。他都没问问我问这些问题到底是为了个啥,就笑笑说别坐在地上,地上凉——然后关门出去了。

  No.200

  下一个问题就是怎么能绕开我妈这颗大地雷了。

  我必须让我妈陪我去买衣服。我属虎,现在都十七了,但还没有自己去买过一次衣服。我市的三大著名服装批发市场我从来没去过,因为我妈说我们班里那些周末结伴叽叽喳喳地去淘发卡、指甲油和小裙子的女生“都不正经”。

  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性而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一直是我妈的拿手好戏。

  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没钱。我爸每天给我二十块零花钱,用来坐公交和买中午饭,我每天大概能剩下十块钱,但是每当我需要花大钱的时候一翻口袋,就会发现它们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话说回来,除周末外,每天十块,即使攒一个月,也买不了几件好看的衣服吧?

  所以我还是得说服我妈。

  让她陪我到处逛逛倒不难,但是要无比小心地掩饰自己的真正意图,否则我会死得很惨。

  我妈从不吝惜在我身上花钱,但是我指的是吃快餐、买书、学才艺、上课外补习班,至于衣服和能拿出手的玩具,呵呵,免谈。

  用她的话说,我花钱不是为了让你不学好的。

  她认为,女孩子开始注重发型和打扮是不学好——也就是早恋——的重要苗头,所以我至今还梳着半长不短的男生头。

  其实她说得倒也没错啦……

  我心中忐忑,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橘生淮南·暗恋 暗恋 你好,旧时光 最好的我们 被偷走的那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