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66章 落花时节又逢君

  (No.320—No.326)

  No.320

  我把心中的郁结都留给了北京,离开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丁点儿惆怅的感觉。

  我曾经开玩笑说我爸妈不靠谱,随便结婚随便生孩子随便离婚,实际上,他们比我们重承诺。

  当年他们帮我研究高考志愿,所有的学校都挑在北京,就因为我随便一句“我要去北京”。

  可反过来呢?β说大家要在北京聚,自己却被爸妈塞去了英国;我说要和余淮在同一个地方,我们却成了对方生活中的死人。

  如果世界上的孩子都把真相说给家长听,会伤了多少大人的心。

  No.321

  又一年在忙碌中匆匆过去,转眼又是夏天。

  写真的生意开展得不错,我租了一个很大的loft,楼下充当库房,楼上自己住。平均每个月都会有六到七单生意,有婚纱照也有个人摄影,我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又招了两个摄影助手、一个化妆师和一个客服。相比大影楼,我的工作室的拍摄价格不算高,但是成本低,所以总体来说利润还不错。

  我用年底给自己的分红,分期贷款买了辆小Polo。上路第一天就把一辆路虎给蹭了。

  我爸严禁我再开车。他觉得是为了我的安全,但我觉得,他这么高风亮节的人怎么可能这么狭隘,他一定是为了全社会的安全。

  在我大学的时候,我妈妈结婚了,对方比他小了整整六岁。如果不是那个叔叔挺有钱,我还以为我妈被小白脸盯上了呢。她调去了我们省城旁边一个地级市的分行,升职做了副行长,忙得很,我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过她了。

  我也不想见她。

  她和我爸继QQ空间偷菜之后,又迷上了微信。我大学玩校内网时,就很瞧不上的那些点名游戏和心灵鸡汤故事,我爸妈这种大龄网民们都喜欢得很,这种在朋友圈疯狂刷屏的行为让我颇为嫌弃,只好屏蔽了他们。我爸妈发现我不再在他们转发的东西下面点赞和回复了,就开始用短消息骚扰我。

  “耿耿,去看看爸爸转的那一条,很有道理,你们年轻人应该多看看。”

  “耿耿,妈妈转了一条中医养生的知识,你去看看,不要总是昼夜颠倒。”

  我怎么都回忆不起来,我曾经的爸妈到底去了哪里,现在的他们横看竖看都和广场上跳舞的老头老太没有本质区别,可在我心里,仿佛上一秒钟他们还是中年人,说一不二,雷厉风行,从不问我的意见,更不会给我发这种短信。

  这种改变好像就是一瞬间。

  是我长大了还是他们变老了?

  No.322

  我抱着齐阿姨用乐扣碗装好的汤,从我爸家楼里出来,在家门口坐上了开往市一院的公交车。

  林帆两个星期前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后结伴去踢球,把锁骨摔骨折了,刚刚手术完毕,里面打了两根钢钉。我得去医院把陪了一白天的我爸换回来。反正我的工作是家里蹲,白天可以睡觉,所以往往是我来值夜。

  虽然饭盒扣得很严,可每次急刹车的时候,我还是会神经质地查看好多次。这路公交车的路线很绕,几乎是拿自己当旅游巴士在开,活得很有理想。

  经过振华的时候,我故意低头去看袋子里的饭盒,没想到,这个红灯格外地长,窗外的振华像是长了眼睛,我似乎能感觉到它在笑着注视我。

  可我还是没抬头。工作室开起来整整一年,我都没有回过学校。

  坐在我前面的一对小情侣一直在讲年底世界末日的事,小伙子说玛雅人算历法只算到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是因为石板上写不下了,女朋友就咯咯笑,特别给男友面子。

  我在后面听着,不知为什么一个念头浮上心头。

  世界末日那天,正好是我二十六岁生日。

  反正是冬天。冬天这么悲观的季节,毁灭了也无所谓。

  可是不能在夏天。

  耿耿同学很早就说过的,如果世界真的会末日,那一定不是发生在夏天。

  这句话的记忆漂浮在摇晃的街灯和扭成一团的霓虹灯中,被街上飞驰而过的车扯远,又飘回来。

  那时候的我,应该是喝醉了吧。

  No.323

  医院的走廊里依旧飘着让我习惯性腿软的消毒水味儿。我虽然从小是个病秧子,但没住过院,家里人身体也大多健康,所以对住院处的印象停留在美好的电视剧里。整洁肃穆,装饰得跟天堂似的,来往的医生护士都是一身整洁挺括的白制服,病房里窗明几净,白纱窗帘会随着风飘荡,病人孤独地躺在单间里,身上的病号服松垮有型,病床边有大桌子,花瓶里插着不败的鲜花……

  可惜林帆住的不是这么高级的病房,一个大开间里面六张病床,而且很吵,家属们进进出出聊着闲话,放暖水瓶也能弄出好大动静;病房里没有鲜花,倒是常常弥漫着韭菜合子的味道,每张桌子上都堆满了杂物;脸膛紫红的大爷身着病号服却敞着胸露着怀,趿拉着拖鞋坐在床沿儿上呼噜呼噜吃西瓜。

  每次进病房,我都会一个头两个大。

  “你赶紧出院吧,我要受不了了。”我进门就冲着林帆说。

  他已经能坐起来玩iPad游戏了,看到我进门,眼皮都不抬一下。

  我爸从门外提着暖水瓶进来,我转头催他赶紧回家休息。

  “老来值夜,最近没耽误你的生意吧?”我爸问。

  他和我妈都这样,像是记性不大好,每天都问一遍的事情,还总是“最近”“最近”的。

  “非常耽误,”我瞟了一眼还在打游戏的林帆,“欸,说你呢,还不起来给我唱首《感恩的心》?”

  林帆哼了一声:“你最近又没有外地的生意,有什么好耽误的。”

  “怎么不出差?”我爸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笑眯眯地问,“没生意了?”

  我无语了。

  “您怎么一天到晚老盼着我公司倒闭啊。”

  我知道他关心我,可是每次问出来的问题都让我火大。

  “最近的几个客户都是咱们本市的,不用去外地拍。”我解释道。

  林帆坐在床上喝汤,我爸非要拉我出去转转。

  “医院里有啥好转的,”我和他一起坐在楼下的长椅上,“到处都是病菌。”

  “你老大不小了,也考虑考虑实际的问题。”他直奔主题。

  “比如呢?”

  我爸叹口气,一副很不好开口的样子。

  “你看林帆,女朋友都交过两个了。”他似乎觉得这样说已经是最委婉的方式了。

  林帆,我能和他比吗?

  No.324

  前几天晚上,我趴在床边睡到一半,隐约听见他在悄悄地和女朋友facetime(视频聊天),远程指导女朋友修电脑。女生不知道是装笨还是真笨,一点点简单的操作都要林帆教,两个人腻腻歪歪了足足有半小时。

  “你怎么什么都会呀,”女生嗲嗲地轻声说道,“这世界上有你不会的事情吗?”

  “有啊,”林帆的声音昂扬又温柔,“我不会离开你。”

  趴在一边儿的我彻底石化了。

  恋爱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对于无法置身其中的旁观者来说,它是如此的恶心又动人。我爸看我又走神儿了,就敲敲我的手。我赶紧集中注意力。“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爸放低了声音,“你妈也跟我说过,她很担心。我们都怕你是因为我俩,所以对婚姻有恐惧,你要是真有这些想法,别藏在心里,跟爸爸妈妈说说……我觉得事态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爸!”我打断他,“你可别闹了。我好着呢,我特别相信爱情,特别向往婚姻,我就是太忙了,再说也没碰见什么合适的人,这种事情要靠缘分的,你明白的,别瞎联想。”“你说说你,不该有别的心思的时候吧,倒还挺机灵的,到年纪了反倒不着急了。你们这一代年轻人就是胡闹,什么事儿都反着来。”“爸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我说你高中时候还知道喜欢个人,现在怎么天天窝在家里,都不出去多接触点儿同龄人……”我脑袋嗡嗡响:“你说什么?”“你高中不是对你同桌有意思吗?那小子叫什么来着?你当我看不出来?我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你看看你,那叫一个护着他呀,跟他一块儿走被我发现了还假装刚碰见,你当你爸傻啊?……”我抬起头,太阳早已不知踪影,可天还没有黑,冰激凌似的天空层层渲染,让人分不清头顶到底是什么颜色。我爸就这样在人来人往的住院处的大门口提起一个遥远的少年,我心底汹涌的情绪冲破了乱糟糟的环境,像一盆冰倒进了火锅炉,不知道是谁制服了谁。

  No.325

  我爸走了以后,我去买了一听可乐,自己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

  我不是没谈过恋爱,只是他们不知道。

  大二的末尾,不知道是不是等余淮等绝望了,我忽然就答应了一个追我的学长和他交往。那时候,我刚加入轮滑社,和他们在期末考试后集体刷夜去唱KTV,然后再集体穿着轮滑鞋滑回学校。他们不说“滑”,说“刷”,还说这才叫真真正正的“刷夜”呢。

  静谧的深夜里,大家一边笑一边在宽阔的大马路上滑行。我滑得不好,甚至还没学会转弯和急刹,只会直挺挺地往前飘,即使路上没车我也很害怕。学长过来牵我的手,想要带着我滑,抓到我的手时,被我手心的冷汗震惊了,笑着说:“冰死我了,下不为例啊。”

  就在我已经等到绝望的时候,有人牵着我的手,穿过一个又一个路灯投下的橙色光晕,说着余淮曾经对我说过的话。

  在我面对下发的考卷时,本能地用冰冷的手抓住他时,说过的一句话。

  我跟着学长刷过黎明前的夜,忽然觉得他也很好。

  和余淮不也只不过是三年的陪伴吗?再给我三年,再给我陪伴,一段记忆怎么就不能覆盖上一段呢?

  可是这段记忆只持续了一个星期。学长在宿舍楼下靠过来要吻我的时候,我推开了他。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我喝光了一罐可乐,扔进垃圾桶,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到底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在适合结婚的年龄以结婚为目的去和陌生人同床共枕。陌生人的气息倾覆过来的时候,不会恶心吗?不会怕吗?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妥协,也会放弃这些矫情的心思。

  可我并不盼望那一天的到来。

  No.326

  凌晨两点的时候,林帆终于打完了今天的吊瓶,我扶他去了趟厕所,帮助他洗脸刷牙,然后就可以在他入睡后回家睡觉了。

  这个时候的医院还是有些吓人的,五楼走廊的灯都关了,时不时会遇见病人自己举着输液瓶去上厕所,步伐一挪一顿,面无表情,配上那身病号服,我会错觉自己误闯了《行尸走肉》的片场。

  林帆看到我怕成那个样子,会忍不住哈哈笑,一笑就牵动胸前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我在厕所门口等他,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瘦得两颊凹陷的老婆婆正恶狠狠地在女厕所门口等着我,走廊窗外是门诊处的红十字标志,夜晚时发出的红光打在她的脸上,更衬得眼珠漆黑如无底洞。

  我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这种时候人根本就叫不出来,只觉得耳朵“轰”地一声,我腿一软就靠着墙缓缓滑坐到了地上。

  她的目光追着我,从恶狠狠的仰视缓缓地下滑,变成冷冰冰的俯视。

  有人从不远处跑过来,脚步声在空旷的走廊回荡。那个人努力把散架了的我搀起来,带着温和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姑娘,你没事儿吧?这老婆婆是我们这个病房的,就是喜欢凶人,你别怕。”

  这个声音几乎把我的整个世界都按成了暂停。

  我记得我最后一次听见这个声音,是在电话里,对害怕对高考答案的耿耿说,还有我呢,你别怕。

  我缓缓转过头去。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我看不到岁月的痕迹,还是那个毛茸茸的寸头,那张小麦色的脸庞,甚至还是那件黑色的T恤,穿了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换一件。

  他一开始没有认出我,面对我汹涌的目光,表情有几秒钟的迷茫。

  然后眼神一滞,呆住了。

  “耿耿。”他说。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橘生淮南·暗恋 你好,旧时光 被偷走的那五年 最好的我们 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