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9章 (3)

  ——等,他什么意思?

  明明之前说得很清楚,但等叶瞬收拾完出来时,完全没发现女生的身影。站在走廊处和秋恒他们说了再见,视线在大厅里搜寻,看到女生正端着托盘回来,于是径直走过去。

  经过些时日,已经渐渐掌握了怎么摆脱麻烦客人的弥亚开始对这份工作熟练,不过放下托盘时突然感到肩膀上一沉,温热的气息靠近自己,弥亚吓了一跳,回头时看到一张特写的脸。喧闹的音乐场所里,男生的声音虽然低缓,却清晰抵达弥亚的耳朵。

  “我想请你帮个忙。”他说。

  然后稀里糊涂不容拒绝地被带走,弥亚提着书包跌跌撞撞出去时,余光里看到几个女生嫉恨地瞪着自己。

  才不是约会。

  半小时后站在矢野中心书城的弥亚彻底蒙掉了,还背着吉他一副不良模样的男生倒是波澜不惊地笑着解释:“我想买几本关于数学的参考资料,你帮我推荐下你们远景中学用的那种。”

  ……弥亚想时光倒流,把此前一直心跳不止惴惴不安的那个自己扇清醒一些。飞机场的自己哪有让人心生歹念的立场,担心太多余。

  叶瞬走了几步发现后面没动静,回头看到还站在门口的弥亚,她的脸微微泛红,男生反倒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被注视着的女生却恼羞成怒地口气变得很凶:“一百块。”

  什么?叶瞬依旧看着她。

  “我的误工费,一百块。付了之后我才会去帮你选资料。”

  相比女生视死如归的表情,叶瞬这次真的笑出来:“好啊。”

  “我推荐《三年高考两年模拟》,题量在五三基础上有所减少,解析多且详细,题型难度从高到低都有,很不错,可以牢固基础且加深难度。另外,可以试下《不可不读的题·高考数学》,题量不大,但都是经典题目,即母题。王后雄系列也不错,但建议你买一本做一本,既节约钱又提高使用率……还有天利……”

  拿了钱就认真做事,这是弥亚向来遵守的规则。

  不过自己这样严肃真的好吗?今天真的只是来买参考资料?弥亚摸不准。但叶瞬一直默默跟在她旁边,听到她的推荐时会拿起相应的书籍认真翻阅一番……几乎弥亚提到的资料全部被男生选中。听话得过分,越发可疑。

  无论用谁的脑子怎么想,东职的小混混叶瞬,因为打架被学校处分,目前还处于“在家反省”的状态,被短期退学在家的人,居然会在下班后逛书店买参考资料,实在匪夷所思。站在书架前,弥亚用余光瞥着站在旁边的男生。不只是她,周围的女生都在小心翼翼地看叶瞬。

  绝对很奇怪吧?背着吉他、穿着夸张的男生,单是他那张脸也完全不像好好学习的类型。总之,太可疑了!弥亚一边在书架上认真找着相应的书籍推荐,一边满肚子狐疑,这样的她完全没注意到周围有更可疑的存在……

  “那本好像也不错,我记得我们班的学霸在用。”弥亚伸长手去拿书架上面的一本书,太高了,踮起脚尖也只碰到书而已,书与书的挤压阻力太大,抽不出来。这时男生伸出手,轻松拿下。

  “是这本吗?”

  叶瞬侧头问她,保持着踮脚仰头状态的弥亚还没回过神来,两人的脸差点贴在一起……好危险,差点吻到……和在酒吧时的感觉完全不同,书店里看到的男生那种特写脸太恐怖了,干净的光线里,总觉得他好看得过分,连不良的气息也随之屏蔽……

  “哪,我说。”叶瞬也没有拉开距离,看着弥亚缓缓开口。

  不要在心跳加速时听到如此轻缓的声音,太不妙了。

  他要说什么?

  无论如何,弥亚也只是十八岁的少女,即使没有别的企图,单纯面对美少年也会心跳加快,然后迅速反映到脸上。迟钝地接过他递来的参考书,弥亚满脸通红。

  “……你一定谎报身高了吧……”

  哈?什么?从眩晕里回过神来的弥亚惊异地盯着男生。

  “Arashi要求女服务员160cm以上。”叶瞬完全不受这种暧昧距离的影响,有些阴险地笑起来,“你只有155cm吧?”

  ——他刚才看着自己,是在衡量和他的身高差距,以此判断出她没有160cm的事实?

  弥亚个子不高,不过这时候被一个男生提出来也太丢脸了,闷声闷气地回:“要你管。”

  “只有155cm吧?”他居然又问一遍。

  就算是面对人渣男叶瞬,弥亚也忘记恐惧真的恼羞成怒了:“差不多160cm!最少也有159cm!有时候158cm……”

  叶瞬无所谓地点点头,反倒显得较真的弥亚很奇怪。虽然接触不多,不过弥亚发现叶瞬这个人太奇怪了,对什么都不在意,说着的话看着的人也好像只是“恰好遇到那句话”、“恰好经过他的视线”似的。

  但他转回视线看手里的参考书时,弥亚听到他说了一句“果然没有160”。只是随意的自顾自的语气,并未打算让人接话的意思。

  弥亚觉得自己完全败在眼前这个男生手里,而且没有一点办法。意兴阑珊地转身,和他拉开一些距离去别的书架,结果却看到在同一条走道,和他们背对背站在另一端书架前的无比熟悉的身影。

  ——此时的弥亚总算发现了书城里另一个可疑的存在。

  脑海里翻腾出的第一个词汇是“冤家路窄”。

  “《导学》难度大,适合学霸,不太适合你。”

  程径瞟了一眼女生手里的参考书。

  他什么时候出现的?出现多久了?刚刚喋喋不休对叶瞬推荐参考书的话他全听到了?虽然身在远景中学的弥亚应付身在东职的叶瞬绰绰有余,但年级排名最多一百二十名的弥亚面对年级前五名的程径——这次才是败得彻彻底底。

  屈辱感!

  心间肆意涌起的灰色浪潮,无声撞击着自己的敏感边缘,然后结结实实席卷而来。本不是竞赛,也没有对比,却觉得输得狼狈。

  弥亚望着程径傲娇的身影消失在转角,注意到两人对话的叶瞬站在女生身后,依旧是轻飘飘的无须回答的疑问句:“你喜欢那个人吗?”

  女生仅剩的一点元气也消失了。

  从书店出来后以为就此分道扬镳,连告别也懒得做的女生背着书包向前走,过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男生一直跟在身后,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散漫的模样。

  应该只是顺路而已,弥亚继续自己的路,隔了一会儿忍不住回头看时,果然没了男生的踪迹。意料中的事并无失落之感,只是……忍不住轻轻叹息。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做什么都是一个人,逐渐变成“弥亚一个人绝对没问题”的局面,即使辛苦好像也失去了抱怨的立场。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即使这样告诉自己,可夜深人静时,内心的小人会孤单到垂头丧气。

  与其说这几年唯一明确的目标是存钱,不如说……除了存钱,弥亚找不到别的来坚定内心了。这个世界在日渐成长的过程中倾斜,如果不抓住什么,好像就会掉下去,掉到那无尽的黑暗深渊里去。因为总有这样的不安,所以不得不紧紧抓住那唯一的稻草。

  沁在心间的凉意,像染在扉页的水滴,慢慢浸开。

  脸和手也凉凉的一片。

  “啊,是雪。”漫不经心的声调在耳边响起。

  弥亚抬头,灰白色的天空泛着浅红,微风中无数白色的花瓣从眼前缓慢落下。暖黄色的灯光将矢野的夜晚柔化,街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和迎面而过的人群,在这飘落的雪里寂静无声。视野里被这样美好的世界盛满。

  下一秒,一只白色的食品袋进入视野。

  “那家店的糯米团据说在女生里人气很高。”叶瞬收回的手很快又怕冷似的插回裤兜,视线低一些,并未侧头面对弥亚,只是用余光看着她,“当作陪我买资料的谢礼。”

  弥亚打开时感觉到升腾而来的温热气流。

  他脖颈的线条像是铅笔勾画出来,目光慵懒,嘴角挂着无所谓的笑,一如既往轻飘飘的模样。刚才他是去给自己买吃的了吗?明明是那样吊儿郎当的人……

  无论如何,前一秒还沉浸在孤单里的女生,却在糯米团的作用下感觉到温暖入怀。

  去往车站的区间路上,弥亚拿着男生买来的糯米团低着头沉闷地吃。

  彼此一言不发。

  二十分钟的路程变得无限漫长。

  “你在生气?”过了一会儿,叶瞬这样问。

  或许是他语气里并无多少关心的成分,这样的询问在弥亚看来带着“施舍”的意味,而且很明白男生的所指为何——刚刚被程径看到两人在一起,而且遭到无情揶揄。

  之前百亦说过弥亚喜欢程径,眼下连这个陌生的人渣男也说了同样的话。弥亚自己反倒非常不明白,到底哪里看出来的,她会喜欢程径的缘由?百亦也就算了,迷糊天然呆爱说胡话,眼下这个人凭什么随意猜测自己的心理?和程径扯在一起,弥亚并不乐意。

  “不要自以为是下定断。”女生不服气地辩解到,“那种傲娇的男生我最讨厌了。”

  “因为对方总是无视你,所以恼羞成怒的心理?”

  叶瞬那个家伙……

  之前的暖意消失,弥亚又被“自尊”那种东西牢牢控制住:“没错,他一直鄙夷我、看轻我,但不够聪明不够漂亮不够讨人喜欢是我的错吗?因为缺点就活该被看不起,即使小心翼翼也总被嫌弃是麻烦精,我也想变得更好变成谁的骄傲,但至少在我迷茫的时候有个人站在我身边,教教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遇到程幻,被玩弄,负气推他一把却遭遇车祸,好话说尽才用三万块了结。

  中考失利,即使想去普通的中学却被硬塞进远景,拼尽全力擦边进入重点班,还未来及庆幸就被数落总在吊车尾。

  失落的时候,悲伤的时候,无助的时候,委屈的时候,想要哭泣的时候。

  连撒娇喊一声妈妈扑进温暖怀抱寻求安慰的机会也没有,做了错事不敢说,一味去讨好,但天性平庸的我怎么去满足你过高的期望。

  一直在隐忍,一直在武装,一直都想要胡闹啊。

  不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不明白怎么做才能得到认可。

  有时候想为什么自己会是罗弥亚,即使是一株无名的小草、街边流浪的小猫小狗,好像也比现在的自己更轻松自由。

  任性又敏感。

  爱记仇又易受伤。

  即使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却也没办法拯救自己。

  掉进昏暗的洞穴里,就是爬不出来啊。

  成长到现在,到底得到了什么?错过了什么?已经完全搞不懂了。

  唇间被咬得酸涩,香甜的糯米团也失去了味道,弥亚闷着头不再搭理叶瞬,自顾地加快脚步向前冲。却又被人抓住肩膀钳制住。

  “你干吗?”弥亚恼怒地瞪着叶瞬,“像你这种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话出口的瞬间,视线里男生的眸子暗下去几秒,轻浮又被女生簇拥着的人,怎么可能会有那样落寞的神色?弥亚觉得自己看错了,不过音量还是不由自主降低下来。

  男生只是无聊随口说说,不知道刺激到她哪根神经,整个人像只竖起毛防备的小猫,无奈地放开手,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没有阻拦你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去车站是这边。”

  弥亚愣了一下,回过神环顾四周,才惊觉自己走错了路。顿时又羞又愧。

  “我故意的不行吗?”

  “那样绕一圈很耽误我时间。”

  “又没人让你送我。”

  “但我总觉得。”叶瞬看着女生的眼睛,无奈地继续说,“如果我不跟来,你会哭吧。”

  忘了时间如何运转,那些从生命里逐渐经过又一一消失的炎夏与寒冬。

  校园里某个角落盛开再凋零的白色花朵,枝头蓊绿再衰败的椭圆形树叶,穿过透明纱窗的阳光投射出的圆形小光斑,没被扭紧的水龙头边孤零零悬挂着摇摇欲坠的晶莹水滴,无数清晰又无法具体到某一刻发生过的场景,将年华的影响切割成一帧一帧画面。

  曾几何时,在蓝紫色夕阳照射下的操场角落,漫步中的少女被程幻牵起手时的忐忑与惊喜。镜头斗转,在人群里被推开被嘲笑时指甲掐进手心的痛楚也历历在目。

  被议论被中伤时也曾充满希冀误以为家是最温暖的避风港,可是最亲近的血缘至亲却投来厌恶的目光。黑暗里的女生只好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抱着膝盖等待下一个天亮。

  在那一刻明白了,不要怀抱着有人来替你抚慰伤口的幻想,必须自己擦掉眼泪重新站起来。寄希望于遥远又不确定的未来,抱着“将来一定会好起来”的念头,可现实却与自己疏离,一次次消磨掉我愿意付出的情感。

  外人眼里坚强、独立、目标明确的罗弥亚,只有自己才明白那只是在成长中涂抹起的保护外壳。

  这样的我,已经没有闲于的心情喜欢一个人。

  胆小到不愿再次受伤。

  可是。

  假装逞强是不愿服输。

  刻意疏离是怕再次会失落的幻想。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那年夏天我还爱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东霓 告别天堂 一起混过的日子 水晶般透明 可爱的洪水猛兽 半粒糖,甜到伤 1995-2005夏至未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