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10章 (1)

  ——我也想在难堪时撒娇,也想在脆弱时依赖,可被迫成长被迫坚强,被迫着一个人向前走。

  ——连哭也找不到理由,无法将那些千丝万缕的情绪诉说,存活在小小的壳里,拥抱着那份仅有的安心与暖意。

  正因为是这样的我,生硬建起的保护层轻易在柔软的话语里分崩离析,片刻宠溺也受宠若惊到不知所措。

  被揭穿的那一刻,好像一枚晒在日光下的核桃,干巴巴暴露在那里,变得难看又脆弱。却因为收容了阳光而漾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氤氲在那种香味里,整个人都蓬松松的。

  “走吧。”叶瞬看了看去往车站正确的道路。

  分岔路口。夜灯闪烁。白雪飘落。

  双手十指交叉握在一起的手心,因为用力微微发烫,血液被挤到指间,女生的手指发红。

  弥亚吸了吸鼻子,转身跟在男生身后。

  推开房门进来时,弥亚看到百亦面朝下趴在床上,听到开门声女生也只是稍微动了动。以为她生了病,弥亚上前去探了她额头的温度正常后才松了口气,不过担心并未减少:“哪里不舒服吗?”

  百亦摇摇头。

  “那是?”

  女生伸出手指了指被扔在床角的杂志,弥亚去拿过来翻了翻,只是时尚杂志而已,内容上没看出什么特别的东西。

  “是这里。”百亦爬到女生旁边,下巴搁在弥亚肩上,“第54页……就是这里,看到没?”

  十二星座配对指数……

  摩羯&水瓶:互相不满,摩羯&双鱼:超级好朋友,摩羯&处女:心灵知己……

  所以呢?弥亚不太明白。

  百亦沮丧地解释:“浅岛是白羊座。”

  弥亚视线搜索、定格:摩羯&白羊,敬而远之。

  “哈?你沮丧就因为这个?”平日里完全不顾及周围诧异的目光我行我素的百亦,居然会因为星座搭配指数很低而沮丧,弥亚敲敲百亦的脑袋,“还以为浅岛交女朋友了。星座都是忽悠人的啦,干吗在意?”

  “就是不想被说不合拍嘛。”百亦嘟嚷,“而且今天班委会上不是定了曾毓和浅岛负责圣诞晚会嘛,我还想在烟火大会后去表白的……弥亚你看,白羊&双子,超级好朋友!”

  “你怎么知道曾毓是双子座?”

  “我刚刚打电话去求证的。”

  这种事也只有百亦能做得出来,弥亚咋舌。不过总算清楚了,自己的笨蛋好朋友因为接下来浅岛和曾毓的单独相处而郁闷。

  “怎么会那么喜欢一个人呢?”弥亚坐在书桌前写着作业时问。

  百亦从冰箱里拿出一罐果汁,边喝边走回来:“就算是冬天喝冷饮也最棒了……要说喜欢一个人的心情,我对浅岛可是一见钟情,记得那天去办公室报到时,正听着班主任的安排,有人推门进来,春天清凉的风混合着淡淡的花香一起飘来,我转头时正好他也抬头看过来,那一瞬间就好像原本稳定跳动的心脏突然卷来一股强大的力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视线也完全被牵引着走,时间定格了似的……模模糊糊的,我也不知道啦。”

  “但他一直对你冷淡,不会受伤想要放弃吗?”

  “绝对不会。只要看着他心里就冒出快乐的彩色泡泡,他越是不搭理我就证明内心很在意我。在我心里,那个家伙一直是喜欢我的,就算现在不喜欢,将来也一定会。”百亦神神秘秘地靠过来,“我总觉得浅岛身上有光,像极光那种?不太清楚,总之,即使我情绪低落,比如说,没抢到小超市的限量双层汉堡而非常难过时,只要看到他,就好像被光笼罩,整个人从内心到皮肤,温暖得不像话。”

  “……肉麻。”弥亚假装摸摸自己的皮肤,嫌弃地与百亦拉开一些距离。

  “那你看着程径时什么感觉?”

  “反感。”弥亚想起之前百亦逃走,自己还没来得及解释,“我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

  “弥亚,总是违背心意对身体不好。”

  “……”弥亚叹口气,承认,“坦白来说,或者我是有一点点在意,但那是因为他常常轻视我无视我,所以出于自尊想在他面前变得更有底气一些。他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去讨好他。我们之间存在无法消除的隔阂,注定没有下文。”

  “我记得小学时我们学过一篇《画杨桃》的课文,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事物会展现出不同的一面。弥亚和程径其实都像小孩子了,在我看来,你们俩表面越是杠上内心越是截然相反。”

  ——弥亚才不想被一个小孩当成小孩看待。

  “我们前几天才吵过架,真正吵架。”在书店遇见时也……

  “可是,你不觉得程径那个傲娇男只有对你才格外挑剔吗?毕竟别的女生他都懒得搭理,就算你们俩总在吵架,也很招人嫉妒的呢。”

  “只有被程径毒舌过的人才明白我的苦心。”

  “哪哪,如果他喜欢你呢?”百亦眼睛发着光。

  “怎么可能,这种假设成立的话,我买彩票都能中奖。”弥亚耸耸肩,“恋爱什么的,我现在没兴趣,比起来果然还是存钱对我更有吸引力。”

  “弥亚你总是太逞强,这样会很辛苦的啊。”

  虽然言语上占着优势,但弥亚清楚,百亦那个笨蛋,外表迷迷糊糊其实把什么都看在眼里,会注意很多细节,察言观色去体谅别人的心意,虽然很多时候天然呆到让人无可奈何,有时却犀利得像个哲学家,一语戳中杂乱情感的内核,也有非常纤细的一面,让人感到贴心的暖。

  直到很久以后,这个人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弥亚内心比任何人都清楚,百亦才不是笨蛋,她是自己最宝贵的财富。

  ——如果这样的女孩都不能得到幸福,就是没天理了。

  弥亚温柔地回到之前的话题:“浅岛不会喜欢曾毓那种女生的,两人初中就认识,要是有心早在一起了。而且你家浅岛一副不近女色的气场,课后单独相处什么的你放一百万个心好了。”

  “我是怕曾毓主动献身。”百亦抱着蓝色鲸鱼布偶在床上滚了几圈,望着弥亚眨巴眨巴眼睛,“我们家浅岛可是正经人。”

  “……现实里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弥亚扶额。

  圣诞的气氛浓烈,商店街上圣诞树的彩灯和驯鹿早早就亮起了起来。

  初中部甚至高一高二都一副喜气洋洋的样子,操场上和走廊间飘荡着商量怎么安排的欢笑,争夺彩排场地和材料也如火如荼地进行。

  远景中学向来提倡发扬学生的自主性,高三部也下达了班级间召开晚会的通知,虽然不比隔壁矢野中学那么严肃,但毕竟临近一模,欢闹的气息始终被压抑着。

  周五下午的班委会,例行开了二十分钟,简单决定了圣诞晚会的主题,之后又是集体沉默在各种习题里。比起百亦担心曾毓和浅岛私下单独相处出问题,弥亚觉得曾毓对一模更加看重。视线里成绩口碑都无可挑剔的女生已经和浅岛商讨完毕,合上笔记本的同时已经抽出了抽屉里的习题集。

  这种时候成绩好的学生总是备受追捧。

  班上成绩好的就那几个,曾毓和浅岛要负责晚会事宜,大家自动不怎么去打扰,剩下的就没那么乐观了,就连程径也被拉着做各种题目讲解,男生蹙着眉,很生气的样子,但是虽然气鼓鼓的,也给不少人做着辅导,据说他的思路简洁清晰,课堂上老师也提及没学好的同学可以去向他请教。

  弥亚的函数学得不好,不过拉不下脸去问,趁着大家围在一起时,竖起耳朵去听一些。待到人群散尽,慌乱下发现自己的桌上落下了一个黑色的笔记本,是程径的。想来应该是刚才有人借看不小心遗忘在了自己桌上。

  “我只抄不懂的这一小节。”弥亚看着那些笔记默默决定。

  等抄完了又觉得之后的例题很好……

  弥亚抬头看了看程径的后脑勺,反正他没发现……

  忍不住继续将笔记本偷偷留下来……

  这一放就过了两天……

  不只是班上,年级里很多女生也以此为由总在下课后跑到高三B班来,向程径问问题啦、借用男生的笔记啦什么的,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很多只是借此机会来亲近而已。眼下这个站在窗户外面,据说是程径所在的篮球社团担任经理的可爱女生。

  “你们A班的江澈是万年的年级第一,你不去问他,跑到我们班来做什么。”程径不耐烦地说。

  “江澈那种学霸根本不会搭理我们啦,听说程径的笔记做得很棒,所以借给我抄一下也可以,不会耽误你时间的。”

  一天之内已经三个可爱女生要来借笔记了,大家好像在竞争,谁能借到程径的笔记本谁就是胜利。女生之间的暗战有时就这样莫名其妙。

  “可是笔记本已经借出去了。”

  程径伸手欲将窗户关上,却被那个经理阻挡了一半。

  “骗人。”女生面露的笑容更灿烂几分,“你就行行好嘛,一模很重要唉……”

  “那你问她要。”程径转身指了指弥亚,同时加重力度,“嘭”,拉上窗户将经理隔在外面。

  弥亚正在喝水,冷不丁被程径的话吓了一跳,呛得不行还要接受经理玻璃外怨恨的目光。

  可是。

  ——他怎么知道笔记本被自己捡到了?关键是还没让自己归还。

  弥亚尴尬得不行,将笔记本还回去时多余地解释:“我不是想要你的笔记……只是……”

  “你想看就看。”程径蹙着眉头,“免得她们再来烦我。”

  “我才不想看。”这样有骨气的话,此刻的弥亚说不出口。如果一模考得很差,她大概只能永远住在百亦家里,回家时少不了被女王大人扒掉一层皮。想想就气短三分。

  “不过。”程径冷冰冰地补充,“不能借给奇怪的人。”

  弥亚不太明白程径的意思,直到晚上去酒吧时在门口碰到叶瞬,才想起之前买参考资料的事——程径是在警告自己不许把笔记借给叶瞬?

  两人一起去后台。

  “还有几天就一模了,以为你不来了。”

  “今天发薪水,明天就不来了,专心备考。”弥亚顿了顿,问他,“你呢?”

  “反省时间还没结束,所以不用去考试。”

  弥亚总觉得男生的笑容有些勉强。

  明明也去买了参考资料,应该是想认真学习的吧?

  “那些参考资料不是我用的,所以不要用同情的眼光看我。”叶瞬这样说。

  因为发薪水的缘故,陶霖冉总算想方设法逃了出来。几天不见,看到弥亚和叶瞬一起进来,显然吃了一惊:“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

  “唉?”

  “我听秋恒说了。”陶霖冉换衣服时说,“你和瞬下班后一起出去了,约会?”

  “没那回事。他让我介绍买一些参考书,而且付了我误工费的。”

  “那就好。”陶霖冉似乎松了口气。

  “怎么啦?”

  “因为是弥亚我才说的,不要和那家伙走太近,不会有好结果的。”

  弥亚偏了偏头,想起是看到过不少女生和他纠缠,之前看他和席菡关系密切,后来才知道两人并非恋人。昨天晚上去倒垃圾时,也看到一个女生跟他告白惨遭拒绝哭着跑出去。想起他当时冷冰冰的眼神……和之前递给自己糯米团说“总觉得你会哭”的温柔截然不同。

  完全搞不懂那个男生。

  于是认同地点点头:“花心又冷酷,确实很坏……”

  可是,又能觉察到他温柔的一面。如果是之前,弥亚会毫不犹豫的用“人渣”来形容,眼下却有些犹豫了。

  “不是那个意思。瞬是我见过的男生里绝对值得爱的人,也是绝对不能爱的人。”陶霖冉顿了顿,继续说,“你别看他外表很坏的样子,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但弥亚你最好离他远点。”

  弥亚停下动作,不解地望着陶霖冉。

  “他心里只有凌音,就算被那个女生玩弄成现在这副可怜模样,也还是喜欢她。那些参考书大概也是替她买的吧。”

  “凌音?”

  “也是你们远景中学的学生……瞬被她搞得差点出车祸残废,前不久又因为她跑去打架,受到学校停学一个月的处分,做什么都为了她,结果完全没有好报,说起来怪惨的。”

  换好衣服化好妆出去时,陶霖冉又叮嘱一次:“靠近他的话会被吸引的,所以弥亚离他远一点啦。”

  没有得到应答。

  低着头的弥亚满脑子想的是“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坏透了的人背后还有这样的痴情故事”,对方的形象发生三百六十度的巨大转变,以至于之后再和男生碰面时,不知道用什么表情应对。

  “怎么提这么多。”

  男生瞥了一眼弥亚弯腰提着的大水桶,里面全是回收的食物和酒水,要穿过走廊提到后面的巷子里去倒。看到弥亚累得气喘吁吁的模样,弓身接了过去,女生还没来得感激,就听到他一如既往的漫不经心的疑问句:

  “155cm的人提这么多不勉强吗?”

  “是勉强160cm。”弥亚对这个意外地较真,不过冲动就一瞬间,随后也不再争执。

  迈入巷子的那一刻,酒吧内的喧嚣淡去,厚重的夜幕笼罩着矢野的天空,还未融化完的雪小撮小撮遗落在地面。视线里,男生将桶提高,然后倒进酒吧的很大的垃圾铁桶里。十二月,才从舞台上下来的男生衣着单薄,是表演太用力的缘故吗?接触到寒气时,寒热交替,远远看去,他身上像有蒸汽。

  总觉得。

  ——很孤单。

  “那些参考资料,是给她买的吗?”忍不住这样问。

  “嗯。”男生倒是回答得很爽快。

  “这样啊……”除此之外找不到别的话说了。

  站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事物会展现出不同的一面。

  百亦口中的话,竟然在这里体现。

  回想起之前负气冲他喊出“像你这种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弥亚竟觉得有几分愧疚。

  不过女生天性的八卦情怀随即也涌上来:能让叶瞬完全倾倒的那个叫凌音的女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忍不住好奇呢。

  从经理手里拿到装着一周薪水的信封时,小润本来闹着拿到薪水要去聚餐。“弥亚和阮阮她们都要准备一模考试呢,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一样没事做啊。”秋恒一如既往地完全不站在死党那边。

  就算是在酒吧,就算是看起来一群不良又胡闹的人,大家却并不像看起来那么坏呢。而且秋恒提到的阮阮等几个女生,也是在矢野中学念高三的,据说成绩不差。虽然之前因为叶瞬和自己走得很近而遭到白眼,但大家毕竟都是兼职的学生,是一国的。

  “以前都是等到一个月结算时会聚一次嘛。”小润不满。

  “那就圣诞那晚一起去玩好了,一模后也放松下,大家那天空出时间。”陶霖冉提议。

  于是讨论的结果定下。

  背着书包走出Arashi时,大家在门口分散走远。和陶霖冉挥手告别后,弥亚站在原地望着嬉闹走远的那一群人——不知不觉,已经和大家这么熟悉了。

  感觉竟然还不坏。

  看到小润跳到叶瞬背上又被无情甩到地上,男生揉着屁股闹着追上去,弥亚不自觉笑了笑。然后想起刚才领工资时,只是不经意的一瞥,看到了男生资料表格内的内容。

  证件照上头发剪得很短,穿着简单的黑衬衫,一副严肃的模样,只有目光没有焦点。原来他剪短发是这个样子……然后,12月24日,生日是在平安夜,居然和百亦同一天。

  摩羯座……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西决 盛夏光年 毕业那天我们一起失恋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零下一度 后来我们都哭了 一起混过的日子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天已微凉 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