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14章 (3)

  太近了,甚至能清晰感受到他的气息,竟然完全没办法这样和他直视,弥亚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后退,被自己绊倒结果跌坐到冰冷的地上,随着坐地的姿势腿不由自主地伸长。“呵。”捉弄得逞后的男生还没来及得意就被蹬到,因为耍酷双手还插在口袋里,于是身体失去平衡地俯下身来——

  突然靠近的温度是怎么回事……

  唇上冰凉柔软的触觉是怎么回事……

  心跳加速,全身的细胞都灼烧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无法自主地呼吸,瞪大的眼睛迅速连眨几下才恢复了些许理智,弥亚觉得随着这一吻,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排行榜第一名重新刷新。自己的人生算是完蛋了,无休止的羞耻感将会陪伴自己又一段漫长岁月。

  用了很大力气去踢程径的小腿骨,吃痛的男生跌坐在自己对面。

  本来只是想捉弄她,没想到会变成这样,就算是程径也愣住了,两人蠢蠢地对望。

  再怎么说也是女生,弥亚的眼眶红了起来。

  “哟,好像撞见了不得了的一幕。”有人轻轻笑着走过来。

  那个声音……

  “程径你怎么能对女生这么粗鲁呢。”轻浮的语气。

  那个声音……

  程径扭头看向来人,有些愠怒:“你怎么来了?”

  “有事找你嘛。”对方走到两人跟前,“谁知道一来就看到你耍流氓,想不到啊想不到……不是对你说了对女生要温柔才行的吗?”

  说到这里,男生转过身面对弥亚伸出手:“让我来拯救你脱离魔爪。”

  那个声音……

  弥亚抬头,视界一点一点清晰起来。

  对方大概也没想到会这样再次相遇,迟疑了几秒,然后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模样:“哟,弥亚好久不见。”

  一双桃花眼,皮肤白皙、薄薄的唇,耳廓上的耳钉闪烁着小团光芒,消瘦的身体似乎长高了很多,然后是一如既往的轻浮笑容……

  没错了,出现在眼前的这个人,是程幻。

  大街上是浓重的节日气氛和流光溢彩的繁华景象,一路去往车站,天空中开始飘落雨夹雪。它们小心翼翼地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

  电车门在身后合上后,清晰感到强烈的温度差。狭窄的空间内,暖气和呼出的二氧化碳让气温升高,那份暖意里带着陌生的味道涌入弥亚的身体。

  曾经希望从自己世界里消失的那个人,就这样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定是老天开的玩笑。

  假装若无其事去回应男生的问好?弥亚做不到。

  新仇旧恨一起报去打一架吗?弥亚也做不到。

  好像进入了黑暗的隧道,失去了辨别方向的能力,有些恼有些怕,只好选择蒙着头逃也似的离开。

  车厢内白炽灯的光线刺眼,女生揉揉眼睛,垂下头。

  纵使是平安夜,但从运势而言绝对是诸事不宜的一日,心情跌落到谷底。

  坏事却远远不是到重遇程幻为止。

  失神的弥亚目光没有焦距,也在抬头的瞬间看清楚有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将手伸进旁边一个中年妇女的背包里。下一秒,被拖出来的黑色皮夹露出边角。随着那只手的动作,时光好像也变慢了,弥亚忘记了别的烦心事,心跳加快地呆呆地望着男生手下的动作,对方敏感地看过来,视线里有威胁的意味。

  拖出皮夹的动作并未停止。

  终于在皮夹快被完全带出来的瞬间,弥亚再也坐不住地冲上去抓住了男人的手。对方受了惊,手一抖,皮夹又落回包里。女生的举动过大,车厢内假寐的人闲聊的人通通看过来,皮夹主人莫名其妙地转身看着两人。

  “你……你……偷……东西……”

  制止的动作完全没经过大脑就做出来,眼下面对所有人疑惑的目光,弥亚窘迫得不行,一张娃娃脸涨得通红。

  听到这样的话,中年妇女赶紧低头翻包,拉扣被打开了,不过钱包还在,顿时松了口气。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东西?”对于惯犯而言,赃物不在手上也就缺少证据,何况对方只是不到一米六的女中学生,音量不由得提高一些,“小妹妹,冤枉人可是要吃苦的。”

  一字一顿说得清楚,威胁包含其中,男人的另一只手插在裤子口袋里,隐约露出刀柄形状的动心让所有人不敢贸然上前劝阻。钱包的主人毕竟是中年妇女,不想惹事,竟然也后退了一步。

  电车缓慢了节奏,应该是正要进站。弥亚孤立无援,抓着小偷的手凝固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其实更害怕的应该是小偷才对,停站后车务人员那么多,车厢内也有监视器,不趁着车厢内的人畏惧的时刻赶紧逃走绝对会有麻烦。

  “放手。”电车停下的瞬间,小偷狠狠甩开弥亚的手。

  但面前这个小女生却比想象中固执,干脆双手抓住自己的一只胳膊,目光虽然胆怯,却很坚毅。

  “我让你放手!”

  恼怒的小偷扬手就给了弥亚一巴掌。吃了痛,手下的力度也减少,那人趁车门打开的瞬间逃了下去,而当时的弥亚却中了邪似的跟着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似乎顿悟了正义心的乘客们也跟着下了电车。

  叶瞬下了扶梯,注意到前面乱糟糟的一团,占了个子高的优势,靠近一点时看到被人群包围的中央一个女生正跪倒在地上拽着一个男人的衣服,气急败坏的男人狠狠踢了女生一脚,很快被拥上前的人制止,随后跟来的站务巡警将男人制服了。

  从周围人七嘴八舌的指控中得知,那个被反手扣着的男人是小偷。视线低一点,叶瞬注意到蓬头散发还坐在地上的女生有张熟悉的脸,想了想,这才挤进人群。

  周围闹哄哄的一团,反应迟钝的女生看着小偷被抓起来,在还未反应出下一步该做什么时,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

  “弥亚,过来。”

  因为担心而比任何时候都要纯粹温和的声音,接触的皮肤触点让悬在半空的心渐渐稳落。

  弥亚呆呆地仰起脸。

  叶瞬靠得更近一些,用自身的力量将瘫软的女生扶了起来。

  为了安抚她而露出的清浅笑意,水一般澄澈柔软。

  “到我这边来。”

  平静的声音唤醒了女生积压在心间的恐惧,被狠狠扇过的双颊清晰地现出红色的手印,辣辣地痛着,涣散的目光在男生温柔地注视里逐渐汇聚、清晰,那一瞬间好像终于走到了黑暗隧道的出口,温暖的光线覆盖住眼睑,世界从此亮起来。

  无数繁杂的情感像密码一样在青色的脉络间流窜,滚烫的眼泪跌落,女生扑进叶瞬的怀里像个孩子般“哇”地大哭起来。

  “你还真像个小孩子。”

  将女生安置在路边的亭椅内,叶瞬出去转了一圈重新回来时,手里握着两杯冒着热气的巧克力热茶,伸手碰了碰女生的额头,递到她面前。

  自动贩售机没有热饮,男生冒着雨雪去远处的饮品店才买到。寒冷中茫然不知所措的弥亚,因为额头接触那小一片暖意,渐渐回神。

  买了两杯,但全部递给了弥亚。伸手接过时明显觉察到他的手很冰凉。

  “我不喝巧克力奶茶。”这是叶瞬的解释。

  视线里男生的头发和黑色的外套上散落着很多白色的雪粒,那个人虽然有着疏离的目光,但在女生内心和外表都冷得罗嗦时,会跑去远一点的地方排着队,只为买到让你重回些微暖意的热饮。

  弥亚愣愣地接过他递来的奶茶,一杯拿在手里,一杯放在两人的座位之间。不喝巧克力奶茶干吗要买两杯,如果温柔一点,至少应该陪自己喝。

  “快喝,不然另一杯就凉了。”

  “买一赠一啊?”女生抽噎着,脑子却没忘算计下钱的事。

  “没有。”叶瞬漫不经心地扬起一抹笑意,“只是觉得你刚刚流了那么多眼泪,需要补充下水分。”

  “我哪哭了。”对于男生的奇怪理论,弥亚嘴硬。

  “嗯。没哭。”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没被反驳让女生心里一暖。

  是这样冰冷又温柔的人。

  当他在旁边的位置坐下时,弥亚多少感觉到安心。

  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就冲上去抓住小偷的手,不依不挠地追出电车拽住对方的衣服,肚子挨了一踢也死活不肯放手……被扇过的脸和被踢中的地方,现在被疼痛感席卷。同样清晰而来的,还有那份恐惧。弥亚双手抱着奶茶喝一口时,叶瞬明显感觉到她身体还在颤抖。

  脸上的红指印已经散去,白嫩的娃娃脸有些红肿,头发乱七八糟地搭在额上。叶瞬无奈地伸手掀开那些头发检查她有没有受伤,拉近的距离内注意到他认真的表情,弥亚的委屈快要溢出来。好像摔倒后被关心的小孩,被抚慰的内心比磕坏的地方更容易痛。

  注意到她噙着眼泪,叶瞬误以为是肚子被踢出问题,女生却拼命摇头。男生检查完后重新坐好,有些无奈地说:“既然害怕,为什么还要对小偷不依不挠?”

  “不抓住他就跑了。”弥亚还拖着哭腔。

  “这么拼命,钱夹主人给你钱了啊?”

  女生摇头。

  “那倒挺难得。”

  叶瞬那个家伙竟然笑起来,紧张的气氛得到缓解。弥亚尴尬地瞪他一眼。

  “我又不是什么都为了钱。”被他这样说总归不乐意,女生有些不服气。

  如果是程径,在听到这句话后大概马上就会露出那副“呵呵”的表情回应自己。而叶瞬只是伸长手把她的头发抓得更乱一些,敷衍地将就她:“是是,我们正义的小天使。”

  不知道为什么,弥亚的心情总算平复多了。

  “其实我……”脑子有些乱,但话只说到这三个字时又有些犹豫。

  毕竟对方是叶瞬,至今还不算熟悉的人。就这样倾倒苦水多少有些不合适。男生依旧坐在那里,冷冰冰不太在意的模样,不过弥亚注意到了,自己说出口时,他的身体稍微侧向自己。那表示他正在听。

  于是继续说下去。

  “上次跟你说过的人渣男,我今天又遇见了。”

  “嗯。”

  “有些意外,也有点害怕……不过……”弥亚喝了一口奶茶,“此前我迷茫过,对过去耿耿于怀的究竟是破碎的少女情怀还是无法释然的羞耻感,刚刚在内心证实了,是后者。”

  “不喜欢他了?”

  “与其说不喜欢,不如说完全不想再见。当时只有十五岁的自己,一定是言情小说看多了,突然被宣布自己只是被玩弄,实在难以接受,但故意伤害人什么的,我一点也没想到,当时巧合地倒了霉。”弥亚垂下眼睑,“我妈那么高傲的人,低声下气送礼说好话,碰了壁后回家就对我加倍责罚,被关在屋里连着几天罚跪,饭也不给吃,还是我爸偷偷给我递些吃的。后来连学校也不敢回去,受不了流言蜚语,说起来都是自尊这种东西惹的祸。”

  “嗯。”

  “再见到他,好像那段羞耻的往事又重新回来,有点不想面对。原来内心里不是情感受伤的脆弱被害者,而是怨恨自己惹出那么多麻烦,潜意识里想的是“被甩就被甩,但牵扯到家庭太羞耻了”,对此怨恨的自己,不是纯粹因为喜欢一个人而受伤,所以根本没资格提什么破碎的少女情怀,这样的意识让我很泄气,以后,就连跟他曾有过的温暖细节,自己也没脸回忆……我这样的女生,很讨人厌吧?”

  “有一点。”

  安慰下人又不会死。

  对于男生的坦诚,弥亚沮丧地把奶茶杯转了一圈:“……冷血。”

  “不过能意识到这些,说明你内心已经比以前更坚强。”

  “是这样吗?”

  “嗯。”

  “那倒不错。”弥亚笑笑,然后笑容又淡去,“可是,真的很讨厌那样的自己。”

  如果不是重新遇到程幻,大概不会直面这些情绪。

  一直把自己摆在受害者的位置,凄苦地抱怨着曾发生的一切。

  误以为被喜欢、在众人面前被甩、被恐吓因为故意伤害送去少管所、赔钱、让父母在亲戚里颜面尽失、回到学校后接受指指点点,无休止的噩梦。

  将所有恶意的源头归结于程幻,现在想来无法承受和面对的、让自己时刻觉得羞耻的,破碎的少女情怀竟然占的比例少得可怜。

  最在意的只是外围的一切,情感上干瘪瘪的自己,至今仍旧活得混沌不清。

  一阵风吹来雪花,在接触自己皮肤温度的那一刻融化,脸上冰凉凉的一片,却冷到了心坎上。

  “说起来,你和她怎么样了?”听自己说了那么多,弥亚觉得至少应该关心下他。

  男生没作声。

  看来是不顺利了。

  想也是,如果已经和好,平安夜也不会有时间坐在这里陪自己说那些有的没的。

  初见时在心里断定为“人渣”的叶瞬,哪想过会有这样和他坐在一起的一天。

  一个是寡言冰冷的男生,一个是自尊心强到容易破碎的女生,是出于何种契机,让彼此交谈着平时里连好友也不会轻易倾吐的心事。

  或许是因为拥有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内心明白即使说出口也不会造成影响。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毕业了我们一无所有 八分钟的温暖 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 活不明白 天使街23号 愿风裁尘 后青春期的诗 背包十年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