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0章 (1)

  人有时很奇怪,以为固有的模式却在某一日改变,才明白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

  后知后觉地觉察到某些线索,迟迟没有顿悟的意识,于是改变的东西从一个眼神、一抹微笑、一句问候,甚至一袭清风、一片绿色开始,逐渐失去固有形状。

  直到有失去的危机,你才明白那抹笑容对你而言如此可贵。

  繁杂的事物像理不清的线头,你的眼睛、鼻子、耳朵,所有感官都陷入思考。回忆里无数片段都着上了光,一块一块涌来,你努力拼凑,光刺痛你的眼。

  是这样啊。

  原来是这样啊。

  一前一后走在熄了灯的楼梯间,踏着路灯闪烁的光芒,从教学楼到操场再经过水池走在铺满石子的小路。如果是一个人,走在这样清冷的校园里,恐怕还会被传闻中的灵异事件吓得加快脚步,但知道有人在身边,也就不自觉地忽略了那些恐惧。

  高二时有过似曾相识的一幕。

  忘记拿家庭作业的女生在晚饭后赶回学校,与从图书馆回教室拿书包的男生相遇。两人也是如此,一前一后行走在光影交错的夜晚。因为一句话而开始拌嘴,直到因为回头瞪他而没看清脚下的路,身体失去平衡的瞬间被他抓住了手。

  只是几秒的短暂接触,皮肤间清凉的触点却让思维陷入空白,前一秒想好回击的话语也从脑海里失去踪迹。谁的心跳声扑通扑通跳得如此清晰,因为夜色暗淡的缘故,弥亚不承认面部传来的热感是因为自己红了脸。

  那段经历此后无人提及,好像忘却一般,却又在视线相遇时忍不住迅速别开了头。

  记忆里无数有迹可循的片段,被生硬地搁浅,试探地伸出触角,还未相遇时又早早撤回。而你越来越清楚,这永远无法走近的距离,是你们之间最好的相处模式。

  于是那些所有都变成柔软的风,就此过去了。

  你忍不住叹了口气。

  可,一声不吭走在旁边的那个人,又在想什么呢?

  快走到校门口,远处明亮的灯光进入视野,弥亚不禁松了口气。

  “那么……”就在这里告别吧。

  “最近有些事一直困扰着我,放学后一直坐在那里想。”身后的男生却缓缓开口。

  弥亚回头,看到他半垂的脸上溢着光。

  校门外的街道上来往着人群和车流,车辆的鸣笛声、人群的谈笑声、店里传来的音乐声,还有他的呼吸声。轻柔的风拂面,女生的表情不禁也柔和下来。

  “或许哪里出了错,让我们相处的氛围变得怪异。互相针对、互相漠视,因为彼此距离太近,无论如何在面对时都会难堪。又或者说,我们的相处模式从未被摆正过。”

  “我想纠正那倾斜的部分试试看,而你,怎么想呢?”

  温柔的光亮里,男生眨眼的动作变得缓慢,好像一帧一帧的美好画面。闭眼再睁开的刹那,深棕色的双眸里停驻的光一点点扩散。

  他这样看着你。

  而你却瞪大眼睛呆呆地失了神。

  寒假如约而至。

  还没找到打工的地方,弥亚每天迷迷糊糊睡到中午才从毛毯里伸出脑袋。冰箱里早已空空如也,昨晚半夜被饿醒,女生仰头将前天吃完的泡面汤一饮而尽,然后擦干净嘴巴又爬回毛毯里。闭上眼睛时弥亚喃喃地说了一句“啊,这样我会死的”。

  这句话在第二天醒来时,无比清晰地再次浮现。

  弥亚打起精神爬了起来,上腹隐隐作痛。望了眼身处的乱糟糟的环境,决定出去买点吃的补充能量,然后好好收拾一番。

  去超市选了一点限时打折的食物,弥亚一边啃着面包一边提着口袋往回走。

  到了楼下,一个女生迎面过来。

  个子应该和自己差不多,是因为太瘦弱的缘故吗?视觉上觉得好小。黑色的长发,齐刘海在低头时掉下来覆盖眼睑,皮肤呈现出病态的白,擦肩而过的瞬间,她投来一瞥,于是看到了那双琉璃灰色的眼。

  和那晚叶瞬皮夹里拿出的照片上的人一样。

  “凌音?”情不自禁地将名字脱口而出。

  在女生茫然回头的瞬间,弥亚已经迅速转身,误以为自己幻听的凌音继续向前走。

  比起生冷的照片,现实里的人还让弥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脑海里迅速搜索着,然后和记忆里的片段重合。

  弥亚终于想起来,在这之前,她已经见过凌音好几次。

  很久以前,被女王派去买酱油时,在超市门口看到叶瞬温柔牵着的女生,此时她的脸渐渐清晰,是凌音。

  和程径抱着排球课回器材室的走廊上,唯唯诺诺跟在席菡身后的当时被自己认定为可怜女生的人,是凌音。

  在社团活动时听到有人叫着她的名字,弥亚推开窗户看到的走在边上的瘦弱背影,是凌音……

  一一在记忆中找到落脚点,一直好奇的人,却已经见过她那么多次。见过那么多次仍旧没注意或者说根本不记得的女生,原来她就是凌音。叶瞬最喜欢的人。

  如果是优秀漂亮的女生,心里至少觉得理所当然,可以朝着优秀的方向努力,但凌音是这样的,甚至让人觉得灰暗的类型,不是努力或者不努力就可以做到。男生喜欢的,只是她这个人。

  这也是她牢牢占据他心里的位置,永远不败的原因。

  所以那么多喜欢着叶瞬的女生,也注定失败而终。

  弥亚叹惋。

  提着几棵奄奄的菜去了地下室,女生的理由是“(家里太乱而)找不到调料”,更直接的原因是煮过方便面的锅还没洗,忘记买洗洁精,用热水烫了几次都残留着味道,受不了。所以将从柜子里刨出来的菜拿过来合伙煮来吃。

  在男生说出“你这菜不能吃了”的鉴定结果后,女生马上变了脸,赖在沙发上摆出一副“不给我吃的我就死在这里”的架势。

  “看你奄奄一息的样子,你几天没吃饭了?”

  “两天……或者三天,忘记了。”终于喝上新鲜热汤,但弥亚竟觉得身体有些不适应地恶心。

  “不会惨到没钱吃饭了吧?”之前不是听说赚了一千块。

  “那一千块存起来了,我的原则是存进去的钱就像泼出去的水,绝对不去取。”面对男生怀疑的目光,弥亚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零钱摆在桌上,“还剩这么多,白天去超市买的面包一不小心就吃光了。接下来我打算挑战下人类的极限,等到饿得不行时再去品尝美食,电视里说只有充分感受美食的重要,才是对生命最好的尊重。”

  多亏她能这样一板一眼地瞎扯。

  “这么没精神的罗弥亚还是第一次见。”男生将菜往她那边挪过去一些时,问,“说吧,遇到了什么事?”

  原本就脸色难看的弥亚垮下脸来。

  “有一个不想在意却反倒变得有些在意的人,突然对我说想好好相处……之前一直觉得他从心里看不起我这种女生,所以也没抱过什么期待。”

  “然后呢?”

  “被吓了一跳……然后逃跑了。”

  “之后好好说下不就行了。”

  “第二天开始寒假。”弥亚撑着额头,“总不能假期里跑去找他吧。”

  “所以现在是懊悔,以至于对人生无望的阶段?”

  “你有什么脸笑我,明明已经和艾樱在一起,凌音是不是又跑回来找你了?”弥亚不服气。

  叶瞬沉默了会儿,说:“和小樱分开了。”

  “哈?”弥亚手里的筷子落到桌子上,“所以说凌音一回来你又晕头晕脑了?”

  居然辜负那么可爱的女孩子。

  “她是说和好,但我还在考虑。”

  “绝对又会败给她吧?你……”

  情绪一激动,正说着话胃里突然一阵恶心。“呕——”来不及跑到洗手间的女生条件反射地伸手捂住嘴。

  “不用反应这么强吧?”男生皱起眉头,“你……”

  接下来的话在女生放下手摊开手心的时候消失。

  空气里沉寂了几秒。

  呈现在女生手心里的是腥红色的液体。

  “血……”

  眼看弥亚向后倒去,男生急忙上前扶住了她的身体。

  弥亚醒过来时,墙上的挂钟显示已经凌晨一点。

  坐在床边凳子上的男生合着眼,在折腾了几小时后睡了过去。

  距离上一次这样躺在医院里,似乎已经过去很久。病房内白色的一切陌生而干净。光线清淡,但睁开眼的瞬间还是有些不适。弥亚视线移开一些,看到旁边桌子上的水杯已经凉却。撑着额头睡过去的男生表情柔和,棕色的头发上漾开一圈细细的光,刘海在眼睛上方薄薄的覆盖出阴影。

  他的头发,他的鼻翼,他的睫毛,他的唇……

  他就这样坐在那里,安静地沉睡。

  时间好像也因此停住。

  弥亚愣愣地伸出手,在即将接触到时突然清醒过来。心跳如节奏强烈的鼓点,然后迅速将手收了回来。

  再次睁开眼睛是第二天早上,早已醒过来的男生站在窗边。听到动静时回到病床边的位置。

  “是胃溃疡,不太严重,医生说需要好好休养。”

  “嗯。”弥亚揉揉眼,不去和他对视。

  “百亦有打电话过来。”

  “知道我住院是不是很吵?”

  “不过你要冷静,因为她……马上打电话给你家里说你要死了。”

  什么?弥亚脑子里一个闪电劈来,迅速翻身下床准备逃跑。

  不过在她低头匆忙穿鞋的时候,女王大人威严的声音已经响在耳边。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零下一度 天已微凉 天使街23号 匆匆那年 爵迹·风津道 活不明白 1王9帅12宫 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 此间的少年 三重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