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2章 (1)

  从哪一天开始的呢?

  始终裹足不前,在同一个地点徘徊。

  你爱的人爱的不是你,你想停留的地方停留的不是你,你就在这里但这里好像也没有你。

  ——这样的我,还能去多远?

  没有开灯的地下室里,传来屋檐间雨不断渗透的声音。

  男生慢慢睁开眼睛。

  春节很快过去,高三的学生从初七开始补课。

  时间进入二月的尾巴,很快跌入三月。集会后每个班的教室后都张贴起了高考倒计时,升学的压力变成现实可触碰的巨大石块压在背上,喘不过气来。

  从办公室外经过时,看到完全没做假期作业的百亦被老师惩罚趴在墙上赶工,女生的脸皱巴巴成一团,看到玻璃外的弥亚时,顿时又露出一张搞怪鬼脸。

  学校里树木开始发芽,草坪也渐渐复苏。

  无论现实里多么紧张,没有事物能阻止春天的脚步。

  家里虽然遭遇了惨重的损失,春节期间,女王大人和往常一样动不动就毫不留情地责骂父女俩,但因为心境改观,所以那些难听的话好像也变得能够接受。而且百亦在电话里教了弥亚如何应对长辈的一招,那就是在被责骂时一直回答“嗯嗯嗯”,不停点头。在女王指责弥亚房屋很乱不好好收拾时,弥亚第一次试验成功,即使是女王大人,也被弥亚搞得忍不住笑起来。

  “父母都是爱孩子的嘛,所以这招堪称绝杀!”

  百亦的话没错。

  和妈妈没有了芥蒂,弥亚觉得很放松,但躺在床上时会突然想起叶瞬,这样的话对他也有效吗?

  自从上次以后,两人没再见过面。

  生活回到原来的轨迹。

  弥亚擦完黑板后匆匆赶往报告厅,新学期的动员大会在那里举行。

  难得一见的校长在台上致辞,旁边坐了一排老师。气氛很严肃,下面的学生都身着制服做得端正。弥亚站在门口望了一圈,没找到自己的班级,而且眼下即使找到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地坐到班级的位置,于是就近在后排找了空位坐下。

  还能坐在这个地方,看着眼前这群人的时间只剩下一百多天。

  而自己还没想好去哪里。

  对妈妈那份怨念消失时,一直固有的坚持也变得有些无厘头。

  心里就这样松软下来,继而是迷茫。

  直面自己的内心时,发现里面如此贫瘠。

  ——我想做的是什么呢?

  校长致辞后是年级主任,然后是学生代表。

  万众瞩目的年级第一登场。

  江澈迈上台阶,走到演讲台时,周围终于爆发出一阵骚动。弥亚回了回神,跟着看过去。传言中神一样的男生,正站在那里,视线冷冷地在演播厅里看一遍,然后微微低下头靠近话筒。

  “我不会说热血沸腾到让人热泪盈眶的话……”

  “有个人问我,分数真的能划分优劣吗?为什么死板到只需要硬背或者稍微活用的东西,却在我们的生活中变得如此重要……”

  “什么是规则,由谁来决定的……为什么我要为此趋之若鹜……”

  “你为什么在这里存在,你想要抓住的是什么,你为什么而努力,在座的各位或许都曾思考过……以后的我也会如此……”

  “总之,剩下的时间不多,大家好好相处到最后。”

  “哗——”

  台下有人叫好,台上的老师却有点挂不住地上前将话题扭转回复习资料的印发安排上。

  “那个家伙还是那么任性啊。”有人在身边坐下来,讪笑着说。

  弥亚回头,看到旁边位置上程径的侧脸。

  心跳就漏掉一拍。

  不搭理他吗?好像显得自己很高傲。想了半天挤出一句“你怎么才来……已经太晚了啊。”

  “打完球去小卖部买水喝,被拽着帮忙卸货。”

  “哈?”

  “是认识的朋友,特别烦人,拿他没办法。”

  “哦。”

  弥亚的附和太生硬,男生倒也没在意。

  “最后给了我这个做报酬。”男生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东西,想了想,递到女生面前,“给你。”

  弥亚呆呆地接在手里,硬硬的质感,是一块巧克力。

  余光里掠进男生的侧脸,带着年少的戾气,棱角分明,太过完美而在心里浮出“不好相处”的感觉。却非常干净。如此近的距离,可以清晰看见那些轮廓的线条如何勾勒成他的侧脸。而耳朵到下额到脖颈。视线被盛得满满。

  弥亚握了握搁在腿上的双手,巧克力的包装袋发出轻微的声响。

  男生个子高,坐在那里就遮挡了一些光,弥亚的脸上感受到凉意。在他的影子里。这样的意识让自己好像进入了奇怪的领域。

  脑海里像是下起了六月的雨,淅淅沥沥落下来,饱满的情绪溢得到处都是。

  这时,一直注视着台上的男生侧头看过来:“听说元宵节班级组织去看灯会,去吗?”

  生活回到原来的轨迹。

  却有什么不同了。

  矢野一年一次的元宵灯会在南谭举行。

  全班坐了学校大巴过去,在入口处清点人数完毕后自由活动。大家按照平时的小圈子分散,百亦抓住浅岛的胳膊不放,曾毓拿着点名册一一记下大家的电话号码,抬眼时冷冷地看了百亦一眼,转头看到程径和弥亚站在一起,脸色越发差了。

  “22点在这里集合,自行回家的必须打电话请示。”曾毓做完最后的吩咐。

  程径侧头看了弥亚一眼,做出“走吧”的示意,却被那边的女生叫住。

  “程径,麻烦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提回大巴上。”曾毓不由分说地将袋子递到男生面前。

  是班长的安排,程径拿着袋子往大巴的方向走。

  等到男生走远,曾毓看着弥亚问:“你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新学期开学后,好几次看到他们单独在一起,程径还帮她复习,班级里隐约传出流言,曾毓想要求证。

  “唉?”弥亚做不出反应。

  “是在交往?”

  “没有。”

  “那就好。”

  注意到曾毓紧绷的脸松了口气,弥亚笑起来:“说起来,曾毓你到底在意的是谁呢?不袒露真心,却又在两边指手画脚,优秀得无懈可击的你,是以什么心理来质问我呢?”

  曾毓愣在那里。

  “在你们眼里,我是这样摇摆不定的女生吗?”

  一次次试探和游移,始终摆不定心中的天平。做不了决定,也放不开手。眨眼六年过去。在自己决定孤注一掷要一个结果时,才知道在大家眼里,连喜欢的人是谁都未确定。

  真的是这样吗?

  无法坦诚的自己,看到那个叫百亦的女生丝毫不掩饰的表达情感时,才会觉得她很蠢……也很羡慕。

  大家眼中优秀得无懈可击的自己,在他身边时会紧张,利用班长的职务私心靠近,想要和他走得更近,讨厌着围绕在他身边的各种女生,明明有那么多复杂的小情绪,却因为太过聪明没有表现出漏洞,所以反倒……变成了很坏的那种人。

  可自始至终心里喜欢的那个人,从来没有改变过。

  “尽量保持着完美有错吗?”曾毓喃喃,“不变成优秀的人,也不会被喜欢。”

  弥亚没想到曾毓会突然变得如此落寞,出乎意料,等到男生走回来时,还愣愣地望着曾毓离开的背影。

  还是搞不懂,太聪明的人洞悉周围的一切,将自己保护得太好的同时,也让别人看不清自己。

  微小的差别,越走越远。

  灯会从南谭到碧池,时间持续三天,正月十五元宵节达到高潮。

  今年是以“缤纷城堡”为主题,十三万平米的灯光秀场令人眼花缭乱。冬季里绽放的郁金香花海、由十二星座组成的魔幻星空、蘑菇群、时光隧道、未来世界……充满创意的灯光景观让人一次次惊叹。

  街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两人因此走得很近,多少有些紧张。

  “要吃那个吗?”好像为了缓解气氛一般,程径指着旁边的小吃摊。

  是糯米团。

  不由自主地想起叶瞬曾给自己买过。

  “嗯。”

  “哪种味道呢?”

  弥亚靠得更近些,视线在玻璃窗内展示的菜单上搜寻,最后选了红豆和抹茶。

  程径将袋子递给女生,弥亚接过时说了句谢谢。

  刚做好,热气很足,握在手里暖乎乎一团。有点不好意思这样直接吃,弥亚只是握在手里,像是在取暖。

  并没有说太多,双方都不是能聊起来不停下的性格。只是在人多的地方,弥亚注意到程径会靠得更近一些,做着不太明显的保护。那么高傲的人,在努力为改变相处模式放下架子。

  男生的余光里看到弥亚低着头,已经长到肩下的头发柔顺地垂下,或许是紧张的缘故,脸微微泛红。

  “好吃吗?”不小心问了这种傻话。

  而一个还没吃的女生也傻傻地回答了“嗯”。

  不禁浮出笑意,男生将双手从口袋里伸出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弥亚:“我们这样很奇怪啊。”

  女生低头注视着自己的鞋尖,耳朵里被声音灌满,低垂的视线里周围经过各种各样的脚,老人的、小孩的、穿着运动鞋的、穿着高跟鞋的、穿着球鞋的……他们像是拉快的镜头,从屏幕这头迅速走向那头。

  “我……”

  女生仰起脸的瞬间,远处的天空却传来一声轰鸣,接着一下两下三下……接连不断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弥亚惊讶地抬起头,赫然出现在视线里的,是升起的烟火。

  在墨蓝色的苍穹,闪烁着炫目耀眼的光。好像一张巨大的幕布,上面闪现着动人的图案。

  蓝色、红色、黄色,巨大的花朵在天空绽放。

  夺目的光好像要将天空划破。

  随着升起的烟火,不断在视线里闪现的男生的脸。一点一滴,所有细节都如此清晰。

  周围的喧嚣褪去,这个瞬间,世界如潮退般安静下去,在女生的瞳孔里,只剩下他亮起来的眉眼。那些饱满的情绪无声地卷来,整个世界笼罩在美丽的寂静中。

  程径回头时看到女生紧绷的表情慢慢消散,从眼睛开始的微笑,和清凉的夜风融为一体。

  等到第一阶段的烟火到了尾声,停住的街道又开始恢复流通。

  “去那边看看?”

  随着男生的视线看过去,街那边似乎正在表演杂技,弥亚点点头。

  并肩而行。

  原本气氛正好,却在下一波突然涌来的人潮里,被莫名冲散。

  个子矮小的女生好不容易站到松懈一些的边上,目光四下搜寻着程径,毫无预备地看到了……那个人。

  “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和同学一起。”接着又问了一句,“你呢?”

  站在自己旁边的男生视线搜寻在人群里。弥亚就知道答案了。

  但听到答案时还是有些失落。“凌音说要来看看。”

  其实早就知道。

  男生的选择是凌音。不断抛弃自己的人,他再一次选择了接受。陶霖冉和秋恒他们说起时觉得不可思议,但弥亚却能理解。叶瞬说过,凌音不是单纯的女朋友,而是放不下的家人。

  虽然如此,但听说凌音变得敏感而神经质,患得患失更严重,不许瞬离开她半步,生怕他离开。秋恒说瞬最近过得很辛苦。

  明明假装不在意,却在不知不觉间了解着分开以后他所有的动向。

  弥亚有些懊恼。

  “瞬。”身后传来女生弱弱的声音,“刚才你去哪了?”

  男生上前将凌音拥着走到边上:“被突然汹涌的人流冲散了,我站在这边找你,没想到你去了那边找我。”看到女生一脸受惊,才俯下身靠过去,“怎么了?受伤了吗?”

  掠起她的刘海,注意到她额头被擦伤。叶瞬蹙起眉头,转身让弥亚帮忙照看下凌音,然后去远处的药店买创可贴。

  弥亚看到只是一点小伤,但男生那么紧张。他对着凌音说话时,声音那么轻,深入骨髓的温柔。

  “你是弥亚吗?”等到男生走远,凌音突然这样问道。

  没想到她知道自己,弥亚吓了一跳。

  “我听小润说起你……你和瞬的关系很好。”

  弥亚不知道小润他们说了什么,但突然被凌音在意,她没有想到。一时慢掉一拍。

  “我跟他只是朋友,你不要误会了。”弥亚解释,“他心里只有你。”

  “我知道。”凌音垂下眼睑,“瞬他不会丢下我的。”

  听到这句话,弥亚蹙起眉头,忍不住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因为你笃定他不会离开,所以才一次次背叛,不需要的时候甩开他,等失落时又跑回来。”

  “我……”

  发现凌音眼里泛出泪光,弥亚觉得自己话说重了。但对方越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弥亚就越生气。生气到,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不爱他,却不放开他。你不觉得自己只是在自私地束缚他,用责任绑架他吗?”

  眼前这个女生,断定了善良的男生无法拒绝自己,分明是在用可怜当武器。

  太狡猾,也太可恶。

  “你们怎么了?”男生不明白自己只是去买个创可贴,两个女生间就变成这样紧张的气氛。

  看到凌音苍白的脸色,眼里噙着泪,叶瞬回头看着弥亚:“你对她说了什么?”

  蹙起的眉头,质问的语气。在凌音面前,两人之间的友谊淡到这种程度。

  “我能说什么呢?”弥亚沮丧地一笑。

  在人群里找了很久的程径,终于看到了弥亚的身影,但走过来时,注意到几个人的举动,误以为弥亚被欺负,于是加快脚步走过来,不由分说将弥亚护在了身后。

  “怎么了?”

  “没有。”弥亚摇摇头,离开之前看着凌音,淡淡地说了一句,“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吗?”

  说着这句话的弥亚,却没有占上风的优势。情绪像从高空坠落,感伤到骨髓里。

  男生迟钝了几秒。于是凌音感到他牵着自己的手,力度褪去几分。

  瞬带着凌音离开时,牵着凌音的瞬,被程径护在身后的弥亚,两人都很失落。

  “瞬。”去往车站的途中,凌音眼泪汪汪地看着男生,“我很自私是吗?一直束缚着你。”

  “傻瓜,不要说这种话。”

  “但我总觉得……瞬不是以前的瞬了。”

  “不要瞎想。”

  “你……”在一起这么久,些微的神色变化我也很分辨出来,刚刚对着她生气的你,其实很在乎她吧?

  男生疑问的目光里,凌音摇了摇头,牵起他的手继续向前走。用他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刚才……”从展区走出来时,程径看到弥亚情绪低落,试探着开口。

  “没事。”弥亚吸了吸鼻子回答。

  女生的脸色完全是颇受打击的样子,但男生识趣地没有多问。

  是带着自己走向库房的人,是冷淡却接过自己抱着的啤酒箱的人,是倾听自己的过去的人,是穿过人群将无措的你牵走的人,是做饭给你吃的人,是在你被跟踪时匆忙赶来的人,是你住院时照顾你的人,是那么温柔对待过你的人……

  那个看起来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样却有着温柔神色的人。曾在你陷入黑暗时毫不犹豫地伸出手,于是他眉间的冷冽褪去,此后你只看到温柔。像是小簇燃烧的花火,绚烂地带来了光。

  你们曾是处于两个星球的人,中间相隔着无限漫长的距离。

  你曾以为和他永远不是同类。

  可是有一天,你与他发生交集,置身于同一片空间,拥有相同的时间,面对相同的人。

  你发现了他的温柔之处,比身处的所谓优良的校园圈更加纯粹更加真诚。

  于是你习惯他,喜欢他。

  可是他回到了喜欢的人身边。他们牵手走在一起。他对她更加温柔。你们从相互依赖退回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位置。他蹙起眉头看向你,对你用了质问的口气。

  明明如此细微的细节,你却感到入骨地伤。

  刻意拉开的距离,一次次回避。却在那一刻分崩离析。你终于明白。

  ——不只是“朋友”。

  他在心里的位置,一点点渗透,你无法阻挡。他不是单纯的普通朋友。

  会替他担心、替他难过,无法再做那个安静的旁观者。

  你想要保护他。

  如此混沌。任何事物发展均存在定数与变数,事物在发展过程中其发展轨迹有规律可循,同时也存在不可测的“变数”,一个微小的变化能影响事物的发展,事物的发展具有复杂性。

  蝴蝶只是扇动了翅膀,千里之外却发生了海啸。

  “这部电影要下线了啊。”沉入自己世界的女生被身边的男生拉回现实。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南潭路的电影院。

  弥亚仰起脸,随着男生的视线看着墙上的海报。

  《在天与海的尽头》。

  想安慰下她低落的情绪,程径走向售票处。

  “不如去看看吧。”

  记忆里却出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已经上映了啊。”

  叶瞬停下脚步望着新片上映的广告。弥亚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片名是《在天与海的尽头》,唯美的海报,文艺的宣传语随着屏幕滚动。

ww w . xia oshu otxt.NE 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八月未央 迷迭之翼 此间的少年 那些男孩教我的事 天已微凉 就这么漂来漂去 天使街23号 101号宠物恋人1 星空下的约定 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