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4章 (3)

  “你这是……”弥亚的视线落在女生的大背包上。

  “跑路。去年跟你说过的话,存到钱,今年夏天就出去旅行。不想在家听我妈妈唠叨,而且,趁着青春的尾巴去任性,不然就老了嘛!”

  “和秋恒一起?”

  “还有小润啊。那个电灯泡无论如何也要跟来,完全不会看脸色,不过他现在也不方便缠着瞬,所以没办法……啊,对不起。”

  “干吗道歉,叶瞬又不是我们之间的禁忌名字。”弥亚笑笑,“这样看起来,这三年虚度的反倒是我啊。好像没有了青春的朝气,考上大学却损失了更多。”

  “不要安慰我。”陶霖冉仗着个子高,就把弥亚当成小宠物一样揉了揉,“但是弥亚……你不去见见他吗?”

  还能去见他吗?

  瞬来接自己的那天晚上,以为接近幸福的自己,却被凌音自杀的消息惊得手脚失去力气。

  因为自己一时贪心,却让凌音的安全感毁灭。她拉着叶瞬的衣角时,在另一栋公寓里的凌音正用碎片一刀一刀割着动脉。

  是生命,是毁灭,是不可挽回。弥亚承受不起。

  更不能让叶瞬彻底失去。

  所以选择离开。

  至少自己离开了叶瞬也能好好活下去,而凌音不能。

  “再见也没有意义。”弥亚苦笑。

  “或者你还不知道,凌音和叶瞬分手的事?”陶霖冉试探地看过来。

  女生果然一脸迷茫。

  “那个笨蛋,还以为他会主动来找你,真是蠢毙了。”陶霖冉怒气冲冲,“他们分手了,凌音伤好一点时被她爸爸接了回去,这一次,是她主动放手的……”

  弥亚手里的垃圾袋“啪”地掉到地上。

  “妈妈,我要出去一趟。”换好衣服的弥亚看到女王大人在客厅里剥着豆角。

  “去哪里?”

  “甜品店。”

  “哦。”女王大人继续专注于手上的事。

  等到弥亚快走到门口时,又被她叫住,回头时看到她擦了擦手,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块放到桌上:“不要总让百亦付钱,偶尔你也请下客。”

  弥亚轻轻带上门。

  一路上脑子里很乱,意识也在七月的日光下模糊起来。她不是去见百亦,而是……站在Matsu店外,隔着玻璃窗看到忙碌的男生的身影,脚下却像灌了铅,无法挪动。

  和想象中不同。以为听了陶霖冉的话的当时就会跑去找他,却在愣了很久之后,缓慢扔掉垃圾回了房间。

  还没有确定他的心意。还不知道他怎么打算。

  如果他正在冷静考虑的期间,自己这样冒失跑来,无疑是在给他压力。

  想到这里,弥亚又开始踟蹰……

  下意识地后退时,里面的男生却有感应一般,抬眼看了过来。

  “瞬……”

  点一杯咖啡坐了两小时。

  周围的客人不断变换着面孔,弥亚的双手搁在腿上,竟有些颤抖。“等我下班”。一句话断了女生一饮而尽然后逃走的念头。不过也多亏了那句,两人有了更多时间冷静。

  弥亚稍微侧了侧脸,看到对面镜子里有男生忙碌的声音。他好像瘦了些,但好像也精神了一些。于是稍微心宽。

  其实没有想好要对他说什么,只是觉得应该来见他。如果他没办法迈开脚步,就像以前一样……由自己来推着他走。

  这样就好了吗?

  但这次……可以吗?

  “走吧。”叶瞬换好衣服出来。

  “唉?”不是还有一小时才下班吗?我还没想到等会儿说什么啊!

  “可以了。”男生拉起她的手。

  “好久不见啊。”

  去车站的路上,男生没有放开牵着自己的手。感受到他熟悉的气息,弥亚心情总算放松了很多。

  “是……啊。”

  “听说你高考成绩不错。”

  “还好吧。”舌头完全不听使唤。

  “弥亚。”叶瞬站定了身体,放开了弥亚的手,“这么久没联系你,真抱歉。”

  “没关系。”弥亚低下头,“凌音已经康复了吗?”

  “在恢复中。她爸爸来接她回了家。这次受到的冲击不小,她好像突然醒悟了生命的重要。”叶瞬笑了笑,“很奇怪吧,自杀的人,在真正濒临死亡的那一刻,明白了生的重要。”

  “你们……”

  “结束了。她有了稳定的家庭,我的角色也就不再重要。”

  “那么……”

  “我答应了我爸爸,后天去沪水。”

  什么?弥亚抬起头瞪大眼睛。

  “这些日子我想了很多。”男生继续向前迈出脚步,没有再牵弥亚的手,“我能做到什么程度,未来会怎么样,这些东西我都无法预知,以前我觉得自己可以做很多事,现在才明白,让人幸福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从家里任性跑出来不愿面对总在逃避的我,好像是无法做到的。无法承担的幸福,只好放手,我不想再让在意的人伤心。”

  直到此刻,弥亚才明白,在凌音的安全感被摧毁的同时……

  这个人的信心也丧失了。因为会有诀别,所以他开始担忧、开始害怕、开始犹豫,以至于放弃。

  他牵起你的手走了一小段,然后放开。

  你以为是新的开始,对他而言,却是“可以了”的结束点。

  为什么会变得如此沉重?

  “那不是你的错。”弥亚看着男生,“上一次,你说过,在迷茫的时期被我推着向前走,所以这一次,也请让我陪在你身边。”

  “我明白你的好意。”叶瞬沉默了半晌,才接着说,“可是我已经累了,只想停下来,歇一歇。”

  他疲倦的神色,让你顿时失去了所有言语。

  ——我已经累了。

  ——请让我停下来。

  ——请让我歇一歇。

  车站内很喧嚣,电车进入站点时带来急促的风,刮得人头发蓬乱全无发型可言。

  弥亚站在那里。

  往来的每一个人,失去了焦点,看不清他们的面目,他们是你生命中的过客,但每个人都有一段饱满的人生。与你完全不同的,或者说和所有人各不相同的人生。世界上有几十亿人口,相对应地,就有几十亿种人生。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如何缘起,又如何定义。

  你在这一秒遇见谁,下一秒遗忘谁,永远无法预知。所以即使你现在想抓着他的手不放开,却也没有绝对的信心在下一秒不会放开。只要一想到将来他会有被自己伤害的可能,身体内的能量就丢失了大半,喜欢他想要留住他的心情,无法控制自己的言行。

  夏天的风本应该是绿色的,经过心脏时,却留下一片枯黄的干涸的痕迹。

  弥亚张开嘴犹豫了半刻,终于目光平和下来,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然后拉过男生的手,放进他的手心。

  “这枚太阳徽章是去年你生日时打算送你的礼物,一直没有机会送出手。”女生笑着看过去,“现在再不给你,好像就没有机会了呢。”

  在他犹豫的时候,你也选择了放手。

  想起自己曾经在电影里看到的一段台词:

  人在面临幸福时,会突然变得胆怯,抓住幸福其实比忍耐痛苦更需要勇气。

  一字一句,全在现实里找到落脚点。

  百亦将冰箱里的所有食物都抱在怀里,颤颤巍巍走向楼顶。

  “只是乘凉而已,不觉得太夸张了吗?”同样被塞了个满怀的弥亚也不得不对怀里的各种食物高度集中。

  被电话里呐喊着“一年一次的夏天,怎么能躺在屋里吹着空调孤单度过!”的百亦拉了出来,趁着她爸爸出差,家里只有一个人的时间,两个女生决定好好为结束的高考疯一次。结果在纸上写了“离家出走(但家里本来就没人,无效)”、“去旅行(对于家里损失了存款还在为大学学费焦虑的弥亚而言太奢侈,无效)”、“去泡夜店(一直在酒吧打工的弥亚对那个实在没有新鲜感,无效)”、“去表白(两人都以失败告终,无效)”……最后只剩下“去楼顶通宵喝啤酒”这一条现实可行。

  “虽然有点凄凉,不过啤酒好好喝!”百亦冲着天空摆出一个V字。

  这么快就醉了?弥亚怀疑地看着死党时,对方露出一个大大的灿烂笑脸,证明自己完全没问题。

  “啊……好想和浅岛一起喝啤酒庆祝。真是遗憾!”百亦躺在地上滚了几圈,“浑蛋,居然在毕业这种伟大的时刻也忍心忽略我!”

  “哪,百亦,你就那么喜欢浅岛吗?”

  “当然!”

  “但也该放弃了吧?”高中毕业以后,重新开始吧,“百亦这么可爱,一定会遇到比浅岛强一百倍一万倍的人。”

  “不会放弃哟!”

  唉?弥亚疑惑地看过去。

  “我的志愿非常好填,浅岛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昨天啊,趁浅岛出去游泳的时间,悄悄去了他家里,他妈妈接待了我,在他房间里,我滚了好几圈……趁机找到了他的志愿表,照着抄了一份fufufu……”

  百亦的高考成绩很好,但和浅岛比起来还是差了几十分,也太过冒险。弥亚这才担心地戳戳她的脑袋:“如果录取不了,你怎么办!笨蛋!”

  “没那个可能,Y大虽然是一本,但也设有二本的专业,我全部填了那个学校,专科也填了。”

  “你……”弥亚扶额。

  “弥亚你怎么打算?虽然我们不管相隔多远的距离,都是最最亲密的死党,但是如果能在一个城市就好啦。”

  “最最亲密的死党,明明有人背叛了。重色轻友的家伙。”

  “那怎么办!让我肉偿你好不好!”说着就扑过来,弥亚赶紧逃开。

  两个人折腾了一顿,地上的零食散落得到处都是。

  “家里希望我留在本地,不过之前也想去Y大的,有点怕分数不够……后天就交志愿表了,但到现在还没想好啦。”

  弥亚在百亦身边躺下来:“虽然已经快十九岁,却连自己追逐着什么也很迷茫。想一想就很泄气。”

  “跟着叶瞬走不就好了?”

  “我们都缺少勇气。所以……”弥亚望着天空,星星一颗一颗眨着眼,夜晚的顶楼有清爽的凉风,女生声音轻柔,“百亦你做什么都为了浅岛,如果将来浅岛还是不接受你怎么办?”

  “那有点严峻。不过。”百亦笑嘻嘻滚过来抱住弥亚,“也没什么影响,毕竟我喜欢他的时候,不是以他也喜欢我为前提的。”

  “这样啊……”

  “其实有一瞬间,我也想对自己说不要再喜欢浅岛了,那个硬邦邦的石头,根本不会了解自己的心意。”百亦突然说,“可是喜欢了那么久的心情,好像变成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成为了理所当然的那种存在。想到如果放弃他,跟别的人恋爱,牵手或者kiss,就完全接受不了。即使只是这样喜欢着他,自己也好像充满了勇气和元气。”

  “说起来,有人说过夏天是恋爱的季节,但我们所有人好像都在单恋呢。弥亚和我、浅岛、叶瞬、程径又或者程径……所有人都没有跟喜欢的人在一起。”百亦数着指头,“从秋天到冬天到春天再到夏天,一年四个季节有那么多美好的事,却没有办法好好跟喜欢的人享受。明明只是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而已,这样简单的愿望要实现却如此困难。”

  弥亚听着她的话,如果是平时一定会找到破绽的地方去毒舌她一通,但现在,女生只是躺在那里倾听,没有说一句话。

  啤酒喝了一罐又一罐。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打开天窗 一粒红尘 壁花小姐奇遇记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幻城 麻雀要革命 此间的少年 星空下的约定 东霓 迷迭之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