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5章 (4)

  等到两个人都差不多真的醉了时,百亦又跑过来抱着弥亚:“你真的要放弃叶瞬吗?那不是你喜欢的人吗?你想到以后的生活将会没有他的参与,不觉得很可怕很孤单吗?呜呜呜,我可怜的弥亚啊……呜呜呜,我真希望你幸福啊……”

  “呜呜呜……”弥亚也转过身跟百亦抱头痛哭起来。

  “他是不是明天中午一点的火车,你去找他好不好?”百亦抹了一把鼻涕,顺手在弥亚肩上擦干净了,“你要放弃吗?春天的樱花夏天的烟火秋天的枫叶冬天的雪,你不想和他一起看吗?”

  “我很害怕面对他啊,我该怎么办啊百亦呜呜呜……”

  “浑蛋,我让你去找他啊!”百亦东倒西歪地又抱住弥亚的大腿,“你答应我去找他!不然我就一辈子这样拖着你的腿!”

  “你放手啊浑蛋!”

  接下来又是一番混战。

  中午的太阳是凶器。弥亚听着铃声睁开眼睛,然后迅速遮住了眼睛。“太阳……好恐怖……”听到四仰八平躺在一边的百亦咕噜了一句。

  手机铃声还在响。

  弥亚拖着沉重的脑袋,爬向在顶楼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东西里。吃完的空袋子和散落了一地的零食,易拉罐和撕碎的报纸……完全无法想象这种大叔的氛围是两个十八岁的少女所为。

  “喂。”弥亚从垃圾里将手机刨了出来,喉咙干涩得厉害,有些嘶哑。

  “弥亚你搞什么啊!打了那么多电话怎么现在才接!”陶霖冉在电话那头一通乱吼。

  “怎么啦?”弥亚将手机移开一些,抓了抓像鸡窝一样的头,打了个哈欠。

  “不是跟你说过嘛!瞬是今天下午一点的火车,你怎么没有来!你真的打算放弃他吗?”

  哈?瞬……一点……火车……哈?

  弥亚的脑袋里炸开,顿时清醒过来:“现在几点?”

  “火车还有五分钟就开了!连我们这种在外面旅行的人都专门跑回来送他,你却还在那里迷迷糊糊没睡醒似的。真被你们两个搞得很无语,我不管了!”

  啪。陶霖冉生气地挂断了电话。

  屏幕上跳出两三未接来电的显示。还有现在是12点55分的时间。

  还有五分钟……手忙脚乱从地上爬起来的弥亚,拼命往楼下冲去,可是时间却不留情地流逝。

  远处的车站内,预示即将发车的广播做着最后的催促,叶瞬跟小润和秋恒挥手告别后上了电车,陶霖冉站在一边闹着别扭。

  电车里人很少,广播里再次通知距离发车还剩两分钟。男生站在门口,望了一眼视线所能触及的地方。在矢野生活了这么多年,现在就要离开了,觉得空落落的寂寞。

  12点59分。那个人没有来。

  已经来不及了。

  下一秒,时间跳转到13点整。

  弥亚瘫坐在玄关门口,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凌乱,衣服脏到无以复加,匆匆忙忙之间,连鞋子也没找到而赤着脚。

  已经……来不及了……

  “弥亚,你没事吧?”百亦追出来时担心地看着女生。

  “暂时不要管我。”

  于是百亦站在那里,看着弥亚无精打采地离开。

  女生邋邋遢遢往家的方向走,不坐车,慢慢地步行。三十五摄氏度的高温晒晕了头,脚下的柏油路面好像就此融化。

  无法抓住你的手,但在你离开时,还是会难过啊。

  汽车从身边经过,鸣笛声刺激着耳膜,周围的人用余光瞟着这个一身脏兮兮又灵魂出窍的女生。但弥亚并未察觉。

  有一年夏天,弥亚去姥姥家度过,和一只叫尼尼的萨摩耶相处愉快。渐渐地,每天承担了给它投食、替它洗澡、带它出去溜圈的责任,在客厅里看电视时,尼尼就躺在弥亚身边,任由女生抚摸。那么愉快的相处时光,在暑假结束时不得不告别。两个月后却接到姥姥的电话,说尼尼患了癌症,不行了。女生握着电话突然大哭起来,把爸爸妈妈吓了一跳。

  “只是一条狗而已,你至于吗?”女王大人戳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女儿的头,但在女生一直不停下哭泣时,声音轻柔一些说道,“陪伴都是有时限的,在一起时很快乐,分别时就不要哭泣。”

  只是动物而已。可你投入了感情,分别时你觉得心脏碎裂似的痛。

  陪伴都是有时限的。可是我,还没有跟你说再见。

  只是动物而已,也曾哭得无比伤心的自己,更何况是人。

  更何况……是喜欢的人。

  我还没有跟你说再见啊。

  “喂。”半晌后,他开口。声音不高不低,和目光一样,淡淡的,却让人有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弥亚在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发挥眼泪的力量马上大哭起来,但对于人渣男而言可能不太有用。女生定了定神,故作老成地看着对方说:“你最好放了我们,我已经记住你的脸了。”

  “所以呢?”他手上的力度明显加重,脸上甚至涌出一抹笑意。

  “Arashi要求女服务员160cm以上。”叶瞬完全不受这种暧昧距离的影响,有些阴险地笑起来,“你只有155吧?”

  男生无奈地放开手,过了一会儿才说:“我没有阻拦你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去车站是这边。”

  “我故意的不行吗?”

  “那样绕一圈很耽误我时间。”

  “又没人让你送我。”

  “但我总觉得。”叶瞬看着女生的眼睛,无奈地继续说,“如果我不跟来,你会哭吧。”

  周围闹哄哄的一团,反应迟钝的女生看着小偷被抓起来,在还未反应出下一步该做什么时,有人拉住了自己的手。

  “弥亚,过来。”

  因为担心而比任何时候都要纯粹温和的声音,接触的皮肤触点让悬在半空的心渐渐稳落。

  弥亚呆呆地仰起脸。

  叶瞬靠得更近一些,用自身的力量将瘫软的女生扶了起来。为了安抚她而露出的清浅笑意,水一般澄澈柔软:“到我这边来。”

  漫不经心地扬起一抹笑意:“只是觉得你刚刚流了那么多眼泪,需要补充下水分。”

  男生无奈地看过来:“难道我能不来救你吗?”

  然后他俯下身,吻上自己的唇。像雪花一样凉凉的触觉。

  所有记忆像拼图一样朝着女生涌来。

  无数块无数块,最后变成你的模样。我曾深处于阴暗的角落,迷茫行走在漫长的黑暗隧道,无数次无数次想要哭泣时,你对我微笑朝我伸出手。我不是漂亮明亮的女生,对幸福胆怯,直到失去的一天也未曾觉得那理所当然属于过我。但同样承受着伤痛的你,却给我撑起一片温暖的天。

  记忆里你撑着额头睡过去的表情柔和,棕色的头发上漾开一圈细细的光,刘海在眼睛上方薄薄地覆盖出阴影。

  视线掠过你的头发,鼻翼,睫毛,唇……

  你坐在那里,安静地沉睡。

  望着你的我,在那一瞬间,觉得时间因此而停住了。

  即将到达家时,女生终于蹲下身,在众人诧异的目光里“哇”地大哭起来。

  从你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刻起,原本灰暗的人生却明亮起来。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也被着了一层柔软的光。绿叶也好,花朵也好,阳光也好,眼泪也好,全都变成了可爱的存在。

  ——我想留在你身边。

  ——我还没有跟你说再见啊。

  即使在烈日曝晒下也冰凉到底的心脏,无法再温暖起来。好像坠入了冬天,全世界只剩下冷意。有什么冰冷的东西碰了碰自己的额头……像雪一样的冷。

  雪……反应迟钝的女生抬起头,一杯芒果汁递到自己面前,模糊的视线里却看到熟悉的脸。

  “流了那么多眼泪,需要补充下水分。”

  在女生呆滞的仰望里,男生接着说:“火车关门的那瞬间,想到还没有好好告别,怎么能这样离开……”

  叶瞬温柔地看着自己。

  女生回过神来,下一秒,哭着扑进他怀里。

  “你鼻涕眼泪都跑到我身上了。”

  “不管。”

  “周围的人都在看你。”

  “不管。”

  “你会因为水分枯竭而死的。”

  “不管。”

  “你啊……”

  弥亚没有抬起头来,也自然没有看到瞬的脸上……是被称为笑的表情。

  ——即使对未来仍旧充满不安和疑惑。

  ——但至少,在互相喜欢的这一刻。

  ——笑着在一起。

  到了夏天,原本停滞的一切开始重新运转。

  回学校交志愿表的那天,天气晴好。

  从办公室出来,周围的树木间传来蝉鸣,好像海浪一般,一波一波不停息。

  “这样就好了,弥亚和我一起去沪水!”百亦笑着摆出V字,视线落到下面的操场时,眼睛亮起来,“浅岛!你等等我,我有话对你说!”

  曾经在一本书看到说,心理学家发现:一个人说的话若90%以上是废话,他就快乐。若废话不足50%,快乐感则不足。在交流中,没有太强目的性的语言,更容易让人亲近——所以,我们每天都在找“幸福”。幸福是什么呢?大概就是找一个愿意听你说废话的人。

  后者不予评论,从前一句来看,百亦那个家伙不管在哪里,将来遭遇什么变故,都一定能轻松地面对。因为她总是在说废话嘛。

  望着百亦消失在楼梯的身影,弥亚无奈地笑起来。

  “总算到了这个属于告别的夏天。程幻站到程径身边,随着他的视线注视着对面阳台上的女生,没想到你以输的姿态迎接,有些可怜呀。”

  “谁说我输了?”程径望了男生一眼,嘴角扬起一抹笑。

  说完这句,程径扬了扬手里的志愿书,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以程径的成绩,去最好的大学也没问题,因为屡次获奖的缘故,甚至国外的名牌大学也投来橄榄枝。没想到他也去沪水。程幻慢掉一拍。

  白色的纱窗在微风里轻轻晃动。阳光很刺眼,站在窗边的女生微微眯起眼。

  去年的夏天做了什么呢?凌音望着天空回想,好像一起去了横垣吃冷面?想到男生的瞬间,女生的表情变得温柔,可是眼神却颓败下来。

  曾经深爱着自己的人,却故意伤害,却又不能放开他。一次一次去证明他对自己的爱,笃定他不能对自己放手,所以肆意地离弃再回来。知道他会等着自己,即使如此,却又不愿走近他。

  “终于还是放开了他呢。”凌音望着树木枝头的一片树叶,在风里轻轻摆动着,然后离开枝头,旋转着落下。

  有人敲门。凌音回头,看到艾樱端着一碟水果进来。

  “新买的西瓜很甜……妈妈让我问你,要不要一起吃……”

  艾樱看过来,发现凌音呆呆地红了眼眶。

  是什么都有可能发生的夏天。

  “录取通知已拿到,八月末去沪水。”发送。

  很快那边就回复过来:“好。”

  果然还是那个样子……弥亚叹了口气,趴在窗边望着星空,在心里勾勒着男生的模样。

  手里的手机再次响起。

  “我等你。”

  温柔地补充了一句。

  笨蛋啊。弥亚却笑起来。我们或许是世界上最普通的那一类人,为很多小事担忧,为很多小事沮丧。会轻易跌倒,会轻易悲伤,也会轻易绝望。在面对幸福时胆怯,放弃幸福时流泪。

wWw。xiaoshuotxt。netTxt=小_说[_天.堂

同类推荐 梦里花落知多少 雨季不再来 壁花小姐奇遇记 几乎成了英雄 眼泪的上游 214度恶龙王子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潘多拉的眼泪 小妖的金色城堡 忽而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