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8章

  雅子那个笨蛋——艾樱只想扶额。

  “喂!你真让人搞不懂啊。”明明有很恐怖的传言,却总做着让人觉得温柔的事,一次两次三次……又始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完全搞不懂。但因为这样,反倒更想去了解。连自己也变得奇怪了。

  “为什么要搞懂?”瞬继续着向前的脚步,因为红绿灯的缘故才不得已停下来,一路跟着的女生一头撞到他的后背上,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还是那种冷冷的眼神,艾樱就有些想逃跑了。

  “你不去追你男朋友,一直跟着我做什么?不怕我带你去奇怪的地方?”

  “我早就把那个浑蛋甩了。”艾樱挺了挺胸,似乎这样会有更多底气。

  “是对方把你甩了吧?”

  艾樱收回觉得他温柔的想法。明明是个毒舌的家伙。

  瞬看着女生气鼓鼓地低头翻钱包,过了一会儿掏出一百元钱递给自己:“上次借你的钱,还你!绝对不想再跟你有任何关系!哼!”

  红灯还在倒计时。面前车来车往,霓虹闪烁,附近的各种高级餐厅的落地窗上反射着彩色的光。艾樱生气地把钱塞到瞬的手里,转身就要跑,周围却突然变得慌乱,女生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急刹的声音,然后整个人被一股突如其来的很大的力气抓了回去。女生惊魂未定,公车司机在窗口骂了几句“找死啊”,然后继续向前开走,周围的人都在看着自己。

  “你搞什么啊。”瞬气喘吁吁,刚才把她抓回来耗费了不少力气,“失个恋而已,用得着寻死吗?”

  ——明明是被你气的!

  艾樱呼吸平稳后想要挣脱他反驳几句,话却未有出口,浑身胀鼓鼓的气被戳破,瞬明显感觉女生身上没了力气,软趴趴地窝在他怀里。男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对面那间意式西餐厅里,一个中年男人正将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对面小女生的盘子里,小女生笑着起身在对方脸上亲了一口。而那个男人的眉宇之间,和艾樱相似。加上此刻女生皱巴巴到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一目了然了。

  红灯跳成绿灯。

  “要你管。”艾樱沉沉地说了一句,然后甩开他的手,先一步去了马路对面。

  瞬望着餐厅内的两人慢掉几拍,然后才跟了上去。

  之后去往车站的路上,两人隔着几步距离沉默着向前走。瞬看着艾樱的背影,见女生抬手抹了抹脸,猜想她是否在哭。红色、绿色、黄色、旁边的霓虹灯发出不同的颜色,积了雪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地过往着陌生的人群。艾樱瘦弱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寂寞。瞬想起有一次和另一个女生也曾这样走在回家的路上,当时女生也抬手抹着眼泪,他跟在后面看进眼里,却终究什么也没做。明明对方是为自己伤心,那些眼泪他当时没有去抹掉,以后便再也偿还不了那份情谊。想到这里,瞬加快脚步,上前和艾樱并肩走在一起。

  “你前男友怎么样?”瞬的双手****口袋里,不以为意地问她。

  “差劲!优柔寡断又对谁都漫不经心,我真怀疑所有女生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样。”被转移了注意力的艾樱像个小孩子,失落的表情果然迅速转换成生气,想起前一刻在他带着和子离开的情景,已经连生气都不算了,“我也搞不懂自己怎么会喜欢他,除了长得帅点头脑好点有性格点明明没有优点……算了,还没你高没你帅没你有性格……”

  “那跟我交往怎么样?”

  开什么玩笑。艾樱煞住脚步,惊愕地看着他。

  “其实我也失恋了。失恋是很不酷的事,所以我们都不要失恋比较好。”瞬说,“我们交往吧。”

  不是询问也不是征求意见,似乎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实,是否能成真也不重要。还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口气,却和智的漫不经心完全不同的感受。邪气的淡淡的笑,似是而非的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霓虹闪烁着彩色的光,他低下看着自己的脸一半勾勒进阴影里,另一半氤氲着温暖的容光,落进眼眸深处,便凝了光驻了彩。艾樱慢掉一拍,脸热起来。

  过去的是最柔软的风

  艾樱从来不否认自己对智的喜欢。初中时暗恋他,高中的升学仪式上惊愕地发现他站在自己班级的队伍里,忍不住上前去打招呼,回程时自然地就以“老同学”的熟人架势走在一起,后来报到迟到的少年也就自然地和自己成了同桌。和他正式在一起的那天晚上,艾樱激动地窝在被窝里笑了又哭、哭了又笑,就好像突然被幸运砸中的路人甲,顷刻间有了公主的光环。

  但她是过度膨胀的热度计,智却是内敛到近乎没有感情的冰冷性格,所以回忆起来,两人在一起的时光,她几乎都是孤单一人,班级聚会上女孩子们热情地讨论着自己的男朋友时,虽然享受着“拥有一个非常棒的男朋友”的光环,实际上并未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温柔情节。

  仅有的一次,是元旦游园祭被派去学校仓库取道具,灯坏掉了,外面投来的那点稀薄的灯光根本不足以让夜盲症的女生看清仓库的情景,胡乱的摸索中箱子被连锁推倒了一堆,那时候是智救了她。他牵着她走出去时,她觉得自己的人生明亮起来。他手心的温度,艾樱现在也记得深刻。

  回忆里能让人眼眶灼热的屈指可数,在那场恋爱里,艾樱一直都是一个人,一边满足一边孤单。时间长了也会疲惫,她觉得自己体内的某种物质被一点点消磨掉了。在破碎的缺少关爱的家庭里,她曾幻想过找到心爱的人,被一个人温柔地守护,被一个人长久地喜欢,去证明爱的存在。可是和智在一起时,她体会到的却是爱的无能为力。

  直到遇见瞬。

  是以那样轻浮的连告白都不算的方式开始,却在往后的日子里让艾樱体会到了什么是“被守护”。传言中被恶魔化的瞬,在现实里却超级温柔。

  ——虽然是传言里东职小混混的头目,却剪了清爽的头发穿着甜品店的工作服认真地工作。

  ——虽然常常一副不让人亲近的表情,但对于花痴他的女生也一直说着“请慢用”、“对不起,马上就来”、“欢迎下次光临”之类的礼貌的话。

  ——虽然似乎的确看起来有些不良少年的味道,也的确因为打架被学校遣回家闭门思过一个月(目前就是),但会借女生的笔记去看,明明也有想要认真学习的啊。

  ——虽然很冷淡,但在下班后一定会送女生回家,看到自己很冷时,会默默把自己的手放进他的口袋里。

  ——虽然很毒舌地说一些不留情面的话,但每次跟女生讲话时,个子很高的他总会低下头来看着她。

  ——虽然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但过马路时一定会牵着自己的手,瞬的手心真的非常非常温暖。

  总之,即使他沉下脸时让人畏惧,但艾樱眼里的瞬完全不可怕。起初很担心的雅子也渐渐放下心来,说瞬是百里挑一的男朋友。被很多女生觊觎的少年,和艾樱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过脚踏几只船的传闻。

  到了一月中旬,瞬结束禁闭重新回到东职上课,矢野中学的周五下午只上三节课便结束,艾樱去东职等他。远远看到一个女生和他站在一起时,男生的表情和面对甜品店里的那些女生不尽相同,只是细微差别,但艾樱却清晰地捕捉到了。

  因为有着那样轻浮的开始,所以女生的内心深处并未敢把瞬当作已有。只敢担心地站在很远的地方。瞬看到她后,却径直走了过来,第一次在并非过马路时也牵起自己的手,耳边传来他轻轻的声音,“不要误会”,他居然对自己解释。

  和智在一起时从未被如此对待,那一刻艾樱红了眼眶,温热的暖流悉悉率率从心脏里冒出来,随着青色的脉络流经全身。

  瞬还在Matsu上班,艾樱将晚自习的功课挪到店里做。雅子和男朋友闹了矛盾才和好,两人如胶似漆,没有时间陪自己,但坐在Matsu的角落里喝着红豆汤的艾樱已经不会觉得寂寞。瞬在店里来来回回,看着他的身影,艾樱也忍不住嘴角上扬微笑起来。

  有一天爸爸的小情人出现在店里,艾樱正做完一套题看窗外休息眼睛,然后看到那个女生穿得毛茸茸地走进来。第一次近距离看,齐刘海、琉璃灰色的眼、五官普普通通,身材瘦小得让人怜惜,这样看过去时只是普通的女中学生而已,完全看不出什么妖艳的感觉,倒是有些胆小地一直低着头。

  瞬去请她点餐,看清对方的脸后,男生的脸色比任何时候都阴冷,艾樱看到女生吞吞吐吐地说了一通,等男生转身时才抬眼看着他的背影,那样胆小的人,却做着分裂别人家庭的事。

  世界含混不清,仅凭表面的判断什么也看不出来。好的还是坏的,喜欢自己的还是讨厌自己的,根本分不出来。

  让别的服务生端了甜品过去,瞬和艾樱的视线看到一起,男生便绕路走了过来。

  “你收拾好东西,我去请假,我们现在就走。”他说。

  之前在马路边撞见的一切,原来他已知晓。艾樱点了点头。她的确不能保持理智地一直看着眼前那个女生。艾樱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在商场看到她挽着爸爸手臂的样子,浮现出在街边隔着玻璃看到她仰头亲吻爸爸脸颊的样子……很难过。

  时间才八点。

  天空又飘起小雪。它们小心翼翼地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女生的头发、面庞、脖子、肩膀、蓝色呢大衣,全部成为盛放那些白色六角花朵的地方,美丽的时间总是短暂,一会儿后花朵变成水滴,在女生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一小片凉凉的水渍。

  车站人很多,排队刷卡后随着人群下了电梯,狭窄的空间内,呼出的二氧化碳让气温升高,那份暖意里带着陌生的味道涌入艾樱的身体。3号线人很多,两人站在站台等。谁都没有说话。

  “你家里一直都没有人吗?”瞬突然问。

  “嗯。”女生轻声回答,然后仰起脸对着男生笑笑,“我快忘记上次和爸妈一起吃饭时什么时候的事了。”

  安静了一会儿,艾樱无聊地踢着脚下的一张碎纸屑,然后听到瞬的声音。

  “那么,去我家吧。”

  换乘了2号线,四站的样子停下来。跟随着男生拐了几次弯,从闹市进入居民区。小区里的大婶直勾勾地看过来,艾樱就脸红地贴着男生更紧一些。

  倒是和传闻中不良少年的身份完全符合,杂乱的地下室里,堆放着小区里很多乱七八糟的物件,空间非常宽敞,墙壁上很多夸张的涂鸦,冬日的地面很潮湿,灰白色的墙壁上有很多石灰脱落的痕迹,墙角处有漏水的痕迹,陈旧的黄色像雨留下的一条条线索。很宽很长的桌面上乱七八糟摆放着男生的书和吉他之类的,还有一堆机器人玩具,艾樱想笑,不过视线移开一点,看到男生的床,顿时又满脸通红。

  瞬弯身拿开了椅子上堆放的衣服,腾出点空间让女生坐。

  “你常常带女生回来?”忍不住问了。

  男生突然靠得很近,脸上是邪气的笑:“你想听我说你是第几个?”

  “开、开什么玩笑。”太近了,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掉下去。

  “饿了吧,我去做饭。”男生已经转过身去了。

  可恶,每次都被吓到。

  用冰箱里仅有的食材做了意大利面,艾樱吃了一口,顿时闭上眼睛感叹“太好吃”,长得帅有点坏很温柔还会做饭,完全就是偶像剧里的男主角,直接戳中女生心脏啊!有这样的男朋友真是赚大了!

  “慢点吃啊你。”看着女生像小猫一样吃得到处都是,瞬又好气又好笑地找了餐巾纸递给她。

  “太好吃了嘛,想不到瞬还会做饭啊!”

  “想吃的话,以后随时都可以来。”

  ——因为知道你一个人,所以随时都可以来,我会做饭给你吃。

  “嗯。”听到这句话,艾樱低下头,鼻尖酸涩得厉害,眼眶红通通的。

  然后稍微多知道了一些,瞬也是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说是父母都不在了,具体原因艾樱没有多问,不想去戳他的伤口。

  “说起来我们很像。”瞬在洗碗的时候说。

  一个人长大、一个人生活、一个人面对所有一切,绝对很寂寞吧。如果是自己,会常常哭得说不出来话吧。瞬可比自己坚强多了。

  水龙头哗啦啦流着水,男生好看的手指擦着碗,不算亮的灯光打在他低垂的脸上,不知道为什么,艾樱就看不清他的脸了,只觉得自己的脸上凉凉的一片。忍不住从背后环抱着他。

  “瞬。”艾樱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抖的哭腔,“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吧?”

  感受到男生瘦弱的身体僵直了一刻,他手下的动作却并未停止。

  “嗯,如果你这样希望的话。”

  全身都被泡在酸楚里,泪腺不受控制地崩溃。眼泪不停地往下掉,把男生的后背打湿了好大一片。就是想哭啊,痛痛快快地哭上一场,等哭完了,世界会重新亮起来。去迎接崭新的属于Forever的童话。

  那时候的艾樱,还从未想过瞬为什么会突然提出交往的原因。

  或者说,故意不去深想。

  2号线和3号线

  寒假来临前,矢野市几所学校共同举办的辩论赛在远景中学举办了决赛。期末考试已经过去,艾樱被学生会部长的雅子拉着一起去凑热闹,美名其曰矢野中学的亲卫队,做着一些端茶递水的跑腿工作。

  比赛过程中,艾樱隐隐觉得有人看着自己,视线转了一圈,也没看到熟悉的人,以为自己多虑了。站起身来递东西的同学重新坐回座位时,艾樱才注意坐在背后的女生。有些面熟,对方已经移开视线继续关注着场上的活动。之后艾樱一直为想不起来耿耿于怀,比赛也看不进去,直到到了下半场,才恍然大悟。那是在东职门口和瞬站在一起的女生,好像在甜品店也碰到过两次。

  比赛的结果艾樱并不关心,站在礼堂门口等雅子时,那个女生正巧出来,两人视线相遇,对方迟疑了片刻,终于走了过来。

  “我知道你,矢野中学高三四班的艾樱。”她说,“我是瞬的……(她停了一会儿)瞬的朋友,或者朋友也不算。”

  “哦。”艾樱迟钝地点点头,隐约觉得哪有那么简单。

  “不要多想,我跟他只是在同一个地方打过工,不是你想的那种前男女友的关系。”女生走了几步,到了走廊上人少一点的地方,“你和瞬在交往是吧?”

  艾樱点点头。

  对方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艾樱有些莫名其妙。

  “那个笨蛋过得很辛苦,看起来坏坏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负责过了头,把自己搞得一团糟。”女生咳了几下,“这些话我并没有资格说,只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不过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在意,以后可以和他好好在一起吗?”

  艾樱蹙起眉头,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如果你不说分手,他是不会离开的,所以以后,请和他好好在一起,不要放开他的手,让他幸福。”

  “你们……”

  “不要多想我们的关系,他以前帮过我很多忙,我只是想如果是你的话,大概他以后会过得轻松一些。”女生继续说,“我和他什么关系都没有,这点千真万确。”

  “弥亚,弥亚!这里这里!”走廊另一边一个很可爱的女生朝着这边挥手,两人似乎是朋友。

  “我先走啦。”被叫作弥亚的奇怪女生转身向着朋友的地方走去。

  当时的艾樱稀里糊涂,但一会儿后有了答案。

  和雅子会合后一起出校门,在远景中学的门口,看到了瞬。他脸色很难看,而正拉着他手臂纠缠的女生……竟然是爸爸的小情人。艾樱觉得自己的心脏瞬间沉下去,恍恍惚惚,有入梦的错觉。

  雅子凭着广阔的人脉稍微打听,真相的脉络便清晰起来。

  ——拉着瞬的手的女生是凌音,远景中学高二的学生。众所周知的另一个身份是,瞬的前女友。

  ——从好朋友的手里抢走瞬,没什么优点,不被女生喜欢,却是跟很多高人气男生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女生。

  ——真假不得而知,却是传说中自杀过、为瞬堕过胎的女主角。

  ——抛弃了瞬,又不愿真正放他走的女生……

  ——是瞬最心爱的女人

wWw。xiaoshuo 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丑丫头变身美女校花 忽而今夏 蓝色生死恋 沙漏1 可爱的洪水猛兽 1995-2005夏至未至 檞寄生 后青春期的诗 半粒糖,甜到伤 这些都是你给我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