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9章

  于是明白了他当初为什么跟自己交往的原因,明白了他带自己回家做饭给自己吃的原因,明白了……他对自己温柔的原因。才不是什么“失恋是很不酷的事,所以我们都不要失恋比较好”、才不是“我们很像”、才不是“如果你希望的话,那就一直在你身边”……通通都不是。他只是因为喜欢的人破坏了你的家庭,所以觉得亏欠你、可怜你、想要补偿你。

  ——偏偏这让你最心痛,却又心痛得不能有任何怨言。

  ——他是个大笨蛋,而你也是。

  隔着远景中学的大门的铁栅栏,艾樱觉得手脚失去力气,瞬的目光看过来时,她从里面看到的是满满的悲哀。可是她走不出去,没有勇气去推开正拉着他手臂的凌音,没有勇气和他再对视一眼。

  很久以后回想起来,如果当时自己再有勇气一点,再多喜欢他一点,再坚强一点,听从那个叫弥亚的女生的话,不放开他的手,冲出去帮他从凌音的纠缠里挣脱出来,也许一切就会是另一番模样。

  可当时的她,只是站在那里,和瞬悲哀地对视,任晶莹的液体跌出通红的眼眶。

  和智分手时,艾樱觉得世界变得很灰暗,失落到以为自己没有幸运的运气。而和瞬不再见面的日子里,却一次又一次在半夜留着眼泪醒来,心很痛,为自己,也为瞬。

  艾樱只是心疼他,很长时间没有再见面,不是不愿,是不敢,大概一见面自己就会哭得停不下来。毕竟凌音不是和子,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前女友的关系。

  关于那天的事也未有谁主动提及。该如何说,谁也不知道。如何说都伤人。唯有躲着不见。仿佛不去戳破那一层透明的界限,时间久了再见面时一切就被掩盖过去了。

  可世事往往是——你放开一次,就永远失去了。

  寒假过去一半,父母的冷战还在继续。

  艾樱从记事起两人就没有一天安宁过,为玄关的垫子放歪了吵,为洗手间的水龙头没关吵,为客厅里灯的瓦数太低吵,总之没有一件符合心意的事,爸爸离家出走前说,这个家就像地狱。而妈妈随手抄起铲子就砸了过去。他们俩闹的时候,女生觉得自己的存在像个笑话,既然那么讨厌对方,为什么要在一起,为什么要结婚,为什么要生下我?

  原本说好的离婚依旧每次都会跟艾樱提起,只是单方面,两人却从来没有碰到过一起。女生觉得自己已经受够了。

  妈妈隔天回家里取东西时,碎碎叨叨地又在女生耳边埋怨起爸爸的种种不是。艾樱心灰意冷,也无力再去做任何劝阻。

  “你们离婚吧,大家这样只是互相折磨。”

  “离婚是迟早的事。”完全注意不到女儿的绝望,妈妈从橱柜里翻出几件大衣塞进箱子里,“他在外面有女人就算了,我知道他只是玩玩,但突然给我搞那么大个女儿回来,无论如何我也绝不妥协……小樱,你那是什么眼神?”

  “妈妈,你刚刚什么意思?”艾樱头脑发热得一塌糊涂,“你是说那不是爸爸的小情人,是……私生女?”

  “艾俊疼爱那个野种意味的不是分家产,钱我也不在乎,但那是真正的背叛,我绝对不允许!唉?小樱?”

  女人眼前前一刻还在的女生,已经不见了,只听到客厅里传来门关上的声音。偌大的空气顿时沉寂下来。收拾好行李出门时,站在玄关处换鞋的女人不经意望了一眼家里。

  红蓝相间的格子桌布拖了一半在地上,白色的餐盘碎裂成大大小小好几块,那张大家依偎在一起微笑的全家福也摔在地上,玻璃镜框从右下的某个点开始,放射状地碎出一条条裂痕,案板上放着几只速食面的盒子,原本胡椒色的汤泛出黑色,脏的碗筷和喝光的啤酒罐东倒西歪地叠了很大一堆,厨房内没有拧紧的水龙头缓慢聚集着水滴落下来,整个房间里只有冰箱隔一会儿发出呜呜呜的气流声,电视机的电源在黑暗的房间里持续亮着那一小点的红。

  ——小樱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了一天又一天吗?

  ——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的不会照顾自己。

  ——一点没长大。

  女人突然就红了眼眶。

  而此刻,连外套也忘记穿的女生在一月飘着雪的大街上奔跑。扑面而来的寒流、喧嚣的人群、心痛的感受……此刻全然被女生抛在身后。跌跌撞撞挤过车站内汹涌的人流,在3号线的电车内被挤得脚快离了地,直到气喘吁吁地推开Matsu的玻璃门,汹涌而入的风吹得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正擦着杯子的男生回过头来。

  ——所有被误解的事,全部想要告诉你。

  “就为了说这些大冷天不穿外套就跑过来?”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放到女生面前,然后盯着她,“先喝一口驱寒。”

  “好烫。”刚沾到嘴唇就被吓退回来,“瞬你故意整我!”

  “有那么烫?”男生径直端起来喝了一口,“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快喝,我可不想日后被流着鼻涕的人埋怨。”

  艾樱捧回奶茶乖乖地慢慢喝,刚刚瞬直接就喝下去了……真是的。

  “你脸红什么?”他却一点不明白。

  “间接接吻什么的,会让人血液沸腾的啊。”支支吾吾半天,才小声说了出来。

  结果脑袋上吃了一颗爆炒栗子。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跑来告诉我这些?”

  ——希望你幸福,希望你……回到喜欢的人身边。这些话说不出口,艾樱闷闷地回答了一句:“你管我。”

  接下来的半天,瞬只是在甜品店里继续擦着杯子,或者招呼客人。原以为他知道误会以后会跑去找凌音,毕竟……是他那么喜欢的人。此刻的他又在想什么呢?

  艾樱傻乎乎地望着依然留在店里的他,心想这大概是最后一次如此看他,不禁又悲从中来。

  直到瞬下了班,两人一起走出Matsu,瞬将自己的黑色外套穿在女生身上。想说你也会冷,才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在等待电车的时间,望着3号线对面矢野通往横垣的电车,瞬才终于开口说:“你知道我那天为什么去又为什么走回来吗?”

  女生摇了摇头。

  “凌音那个人,大概是从小寄宿在陌生家庭吃了很多苦的缘故,胆小自卑,渴望幸福又不满足,脑子不够聪明又常常耍些小心机,惶惶恐恐的模样总是让人放不下。”瞬苦笑,“横垣是我和她一起去过的地方,留下很多回忆的地方,那时候的我以为,去了再走回来,就可以过去告别,从此不去想她。”

  ——做不到是吗?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想着就这样简单地生活下去也可以,结果你还是放开了我的手。”

  ——因为我知道真正放不开的是你。

  “谢谢你,和你在一起的时间虽然不长,却是这些日子以来我最轻松的时候。”

  ——所以,我们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我有一个请求。”

  “嗯。”

  “接下来我们背对着离开,你坐2号线去找她,我坐3号线回家。谁都不要转身。而下次再见面的时候,一定要是微笑着的。”

  “好。”

  “小樱。”转身前他第一次这样叫她的名字,声音轻得让她快要流下泪来,“以后不要那么爱哭了。”

  肩膀上传来他的温度,微微前倾,整个人便跌进他的怀抱。艾樱觉得体内的寒冷在那一刻被他的体温赶走,瞬的身体很单薄,伸长手轻松地环抱住他。他身上的味道她至今扔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固执地认为那是蓝天的感觉,具体是什么感觉,并不需要去深究。他的怀抱好温暖,似乎以后的自己都不会再感觉到寒冷。

  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沉溺,在告别的最后。

  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内心,所以不得不放手。

  背对着转身,一步一步向前,绝对不要回头。

  瞬进了2号线的车厢内,转身的瞬间才发现女生一直保持着最初的姿势双眼含泪地凝望自己,他心里一动,想要跳下车来,电车门却在那一瞬间合上。女生朝他喊着什么,他已经听不清,被风吹散了。

  电车呼啦啦地向前行驶。

  你听见了吗

  独自出门的某一天,同样站在三号线的站台。对面的电车进站,那一刻女生毫不迟疑地跳上了矢野—横垣的电车。没有山羊突然闯过运行线,没有电压不稳,没有突如其来的保龄球砸伤自己的脚,电车行驶在安静的旷野,窗外的雪原在视界里一闪而过。

  之后沿着运行线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回城的方向走。

  你所经过的地方,这次换我来告别。

  又想起在和瞬去往旅店的途中,两人遇见的那段蛇蜕。

  是蛇蜕,是告别。

  现在想来,最初的相遇竟是悲伤隐喻的开始。

  未来我会变得更独立更自由,此刻还没有。

  未来我会被很多人喜欢,此刻还没有。

  未来我会忘记你,此刻还没有。

  但我知道,此刻还没有的一切,未来一定会有。

  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在雪地里发现的那一段不完整的蛇蜕,薄薄地透出昭显灰色的白。曾几何时,它曾依附于没有四肢的躯体上,被砂石磨砺、被草木唆割,它没有温度,冰冷地不会让血液沸腾,却始终温柔地守护着蛇的身体,漫长地、不动声色地陪伴它成长过一段又一段时光。它曾是让人胆战心惊的存在,现在却被身体抛弃,被新生的外壳替代,于是剥落下来,寂寞冷清地留在那里,慢慢被冰冷的白雪覆盖。

  因为知晓如此,于是很久以后又一次遇见它的刹那,它躺在枯萎的草丛里,依旧孤寂冷清,像那些伤心的往事凝固在一起,女生的内心不能有更多体会,所以才会在那一瞬间,捂住嘴,再一次无比伤心地大哭起来。

  告别总是让人神伤的事,可你亦明白,那是成长必经的痛。只是一次成长罢了。

  因为有告别,才会有新的相遇。

  “艾樱?你父母很爱樱花吗?”记忆里寡言的男生在扶着自己向前走时,戏谑地讲了个冷笑话。

  “爱樱花……还爱樱井翔呢。”说完这句后,当时的艾樱破涕为笑。

  如今行走在相同的地点,身边却少了那个人。

  天空飘着小雪。它们小心翼翼地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女生的头发、面庞、脖子、肩膀、蓝色呢大衣,全部成为盛放那些白色六角花朵的地方,美丽的时间总是短暂,一会儿后花朵变成水滴,在女生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一小片凉凉的水渍。

  在曾经遇见你的茫茫雪原,视线拉远,女生瘦弱的身躯变成微小的点。

  消失不见。

  ——告别是重新相遇的开始。

  瞬,将来有一天,如果你累了倦了放弃了,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就好像那句被风吹散的话,即使你没听到,我也会永远记得。

  “一定等你回来。”

  之前每次写完书都会饱含着“我完稿了!”的澎湃心情赶快写后记,而这篇后记是在完稿后半个月才终于开始记起。

  最近一直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时间,夏天也是在混乱中度过。

  嗯,拖到现在才写的原因是实在太忙。

  拖稿期间,编辑姐姐非常温柔,啊,好想抱一抱蹭一蹭什么的。

  有深夜写作的习惯,所以这本书也是无数个夜晚。

  完稿是在9月15日。

  抱着在偶像结成日(我家偶像是组合嘛)交稿的话,说不定会有好运呀(我家偶像现在是TOP1的地位嘛)。

  虽然是正经又成熟的成年人了(扬扬自得的口气嘛),但还在喜欢偶像什么的……不会觉得脸红的。

  偶像也好,火锅也好,烤肉也好,土豆也好。

  能长时间不变初心地喜欢着某种事物,对于这样的自己,我并不想随着成长做出改变。

  ——如果十年后还抱有现在的想法,那时候说不定我会很喜欢自己。

  在我们生存的世界里,有时候“保持”比“改变”更难坚持。

  这个世界上有人光鲜亮丽、活在高高的上层人生,过去未来一路光明;有人惨淡苟存、卑微到尘埃里,炽热的光也照不亮黑暗的境地。也有普通平庸,如果拼命可以勉强爬到上层,不努力则跌入尘埃的、处于灰色地带的人群,他们或者麻木不仁,或者不得不精打细算、从里到外透露出粗鄙的精明和市侩,往往活得最辛苦。

  你是哪一种呢?

  又是如果度过自己人生的呢?

  你现在的人生,是你喜欢的吗?

  你想过吗?

  我啊,以前一直觉得怎么样都好,面对岔路口时选择哪边都不要紧,只要能够一直朝前走下去就好了。如果停下来,就会迷茫。

  ——正经历的和未经历的,甚至已从生命里退后的过去,是我喜欢的吗?是我想要的吗?我遇见什么,想要遇见什么……它们就像翠绿的枝叶,在某一瞬间“嘭”地冒出来。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南音 蔷薇岛屿 再见,冥王星 麻雀要革命 芙蓉如面柳如眉 翻译官 天使街23号 遵命,女王陛下1 那时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