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3章 一首桃花

  桃花,

  那一树的嫣红,

  像是春说的一句话:

  朵朵露凝的娇艳,

  是一些

  玲珑的字眼,

  一瓣瓣的光致,

  又是些

  柔的匀的吐息;

  含着笑,

  在有意无意间

  生姿的顾盼。

  看,——

  那一颤动在微风里

  她又留下,淡淡的,

  在三月的薄唇边,

  一瞥,

  一瞥多情的痕迹!

  二十年五月,香山

  (原载一九三一年十月《诗刊》第三期)

  莲灯

  如果我的心是一朵莲花,

  正中擎出一枝点亮的蜡,

  荧荧虽则单是那一剪光,

  我也要它骄傲的捧出辉煌。

  不怕它只是我个人的莲灯,

  照不见前后崎岖的人生——

  浮沉它依附着人海的浪涛

  明暗自成了它内心的秘奥。

  单是那光一闪花一朵——

  像一叶轻舸驶出了江河——

  宛转它飘随命运的波涌

  等候那阵阵风向远处推送。

  算做一次过客在宇宙里,

  认识这玲珑的生从容的死,

  这飘忽的途程也就是个——

  也就是个美丽美丽的梦。

  二十一年七月半,香山

  (原载一九三三年三月《新月》四卷六期)

  中夜钟声

  钟声

  敛住又敲散

  一街的荒凉

  听——

  那圆的一颗颗声响,

  直沉下时间

  静寂的

  咽喉。

  像哭泣,

  像哀恸,

  将这僵黑的

  中夜

  葬入

  那永不见曙星的

  空洞——

  轻——重,……

  ——重——轻……

  这摇曳的一声声,

  又凭谁的主意

  把那余剩的忧惶

  随着风冷——

  纷纷

  掷给还不成梦的

  人。

  (原载一九三三年三月《新月》四卷六期)

  微光

  街上没有光,没有灯,

  店廊上一角挂着有一盏;

  他和她把他们一家的运命

  含糊的,全数交给这黯淡。

  街上没有光,没有灯,

  店窗上,斜角,照着有半盏。

  合家大小朴实的脑袋,

  并排儿,熟睡在土炕上。

  外边有雪夜;有泥泞;

  沙锅里有不够明日的米粮;

  小屋,静守住这微光,

  缺乏着生活上需要的各样。

  缺的是把干柴;是杯水;麦面……

  为这吃的喝的,本说不到信仰,——

  生活已然,固定的,单靠气力,

  在肩臂上边,来支持那生的胆量。

  明天,又明天,又明天……

  一切都限定了,谁还说希望,——

  便使是做梦,在梦里,闪着,

  仍旧是这一粒孤勇的光亮?

  街角里有盏灯,有点光,

  挂在店廊;照在窗槛;

  他和她,把他们一家的命运

  明白的,全数交给这凄惨。

  二十二年九月

  (原载一九三三年九月二十七日《大公报?文艺副刊》第二期,署名徽音。)

  秋天,这秋天

  这是秋天,秋天,

  风还该是温软;

  太阳仍笑着那微笑,

  闪着金银,夸耀

  他实在无多了的

  最奢侈的早晚!

  这里那里,在这秋天,

  斑彩错置到各处

  山野,和枝叶中间,

  像醉了的蝴蝶,或是

  珊瑚珠翠,华贵的失散,

  缤纷降落到地面上。

  这时候心得像歌曲,

  由山泉的水光里闪动,

  浮出珠沫,溅开

  山石的喉嗓唱。

  这时候满腔的热情

  全是你的,秋天懂得,

  秋天懂得那狂放,——

  秋天爱的是那不经意

  不经意的零乱!

  但是秋天,这秋天,

  他撑着梦一般的喜筵,

  不为的是你的欢欣:

  他撒开手,一掬璎珞,

  一把落花似的幻变,

  还为的是那不定的

  悲哀,归根儿蒂结住

  在这人生的中心!

  一阵萧萧的风,起自

  昨夜西窗的外沿,

  摇着梧桐树哭。——

  起始你怀疑着:

  荷叶还没有残败;

  小划子停在水流中间;

  夏夜的细语,夹着虫鸣,

  还信得过仍然偎着

  耳朵旁温甜;

  但是梧桐叶带来桂花香,

  已打到灯盏的光前。

  一切都两样了,他闪一闪说,

  只要一夜的风,一夜的幻变。

  冷雾迷住我的两眼,

  在这样的深秋里,

  你又同谁争?现实的背面

  是不是现实,荒诞的,

  果属不可信的虚妄?

  疑问抵不住简单的残酷,

  再别要悯惜流血的哀惶,

  趁一次里,要认清

  造物更是摧毁的工匠。

  信仰只一细炷香,

  那点子亮再经不起西风

  沙沙的隔着梧桐树吹!

  如果你忘不掉,忘不掉

  那同听过的鸟啼;

  同看过的花好,信仰

  该在过往的中间安睡。……

  秋天的骄傲是果实,

  不是萌芽,——生命不容你

  不献出你积累的馨芳;

  交出受过光热的每一层颜色;

  点点沥尽你最难堪的酸怆。

  这时候,

  切不用哭泣;或是呼唤;

  更用不着闭上眼祈祷;

  (向着将来的将来空等盼);

  只要低低的,在静里,低下去

  已困倦的头来承受,——承受

  这叶落了的秋天,

  听风扯紧了弦索自歌挽:

  这秋,这夜,这惨的变换!

  二十二年十一月中旬

  (原载一九三三年十一月十八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年关

  哪里来,又向哪里去,

  这不断,不断的行人,

  奔波杂遝的,这车马?

  红的灯光,绿的紫的,

  织成了这可怕,还是

  可爱的夜?高的楼影

  渺茫天上,都象征些

  什么现象?这噪聒中

  为什么又凝着这沉静;

  这热闹里,会是凄凉?

  这是年关,年关,有人

  由街头走着,估计着,

  孤零的影子斜映着,

  一年,又是一年辛苦,

  一盘子算珠的艰和难。

  日中你敛住气,夜里,

  你喘,一条街,一条街,

  跟着太阳灯光往返,——

  人和人,好比水在流,

  人是水,两旁楼是山!

  一年,一年,

  连年里,这穿过城市

  胸腑的辛苦,成千万,

  成千万人流的血汗,

  才会造成了像今夜

  这神奇可怕的灿烂!

  看,街心里横一道影

  灯盏上开着血印的花

  夜在凉雾和尘沙中

  进展,展进,许多口里

  在喘着年关,年关……

  二十三年废历除夕

  (原载一九三四年二月二十一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一句爱的赞颂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你是四月早天里的云烟,

  黄昏吹着风的软,星子在

  无意中闪,细雨点洒在花前。

  那轻,那娉婷,你是,鲜妍

  百花的冠冕你戴着,你是

  天真,庄严,你是夜夜的月圆。

  雪化后那片鹅黄,你像;新鲜

  初放芽的绿,你是;柔嫩喜悦

  水光浮动着你梦期待中白莲。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是燕

  在梁间呢喃,——你是爱,是暖,

  是希望,①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原载一九三四年五月《学文》一卷一期)

  忆

  新年等在窗外,一缕香,

  枝上刚放出一半朵红。

  心在转,你曾说过的

  几句话,白鸽似的盘旋。

  我不曾忘,也不能忘

  那天的天澄清的透蓝,

  太阳带点暖,斜照在

  每棵树梢头,像凤凰。

  是你在笑,仰脸望,

  多少勇敢话那天,你我

  全说了,——像张风筝

  向蓝穹,凭一线力量。

  二十二年年岁终

  (原载一九三四年六月《学文》一卷二期)

  吊 玮 德

  玮德,是不是那样,

  你觉到乏了,有点儿

  不耐烦,

  并不为别的缘故

  你就走了,

  向着哪一条路?

  玮德你真是聪明;

  早早的让花开过了

  那顶鲜妍的几朵,

  就选个这样春天的清晨,

  挥一挥袖

  对着晓天的烟霞

  走去,轻轻的,轻轻的

  背向着我们。

  春风似的不再停住!

  春风似的吹过,

  你却留下

  永远的那么一颗

  少年人的信心;

  少年的微笑

  和悦的

  洒落在别人的新枝上。

  我们骄傲

  你这骄傲

  但你,玮德,独不惆怅

  我们这一片

  懦弱的悲伤?

  黯淡是这人间

  美丽不常走来

  你知道。

  歌声如果有,也只在

  几个唇边旋转!

  一层一层尘埃,

  凄怆是各样的安排,

  即使狂飚不起,狂飚不起,

  这远近苍茫,

  雾里狼烟,

  谁还看见花开!

  你走了,

  你也走了,

  尽走了,再带着去

  那些儿馨芳,

  那些个嘹亮,

  明天再明天,此后

  寂寞的平凡中

  都让谁来支持?

  一星星理想,难道

  从此都空挂到天上?

  玮德你真是个诗人

  你是这般年轻,好像

  天方放晓,钟刚敲响……

  你却说倦了,有点儿

  不耐烦忍心,

  一条虹桥由中间拆断;

  情愿听杜鹃啼唱,

  相信有明月长照,

  寒光水底能依稀映成

  那一半连环

  憬憧中

  你诗人的希望!

  玮德是不是那样

  你觉得乏了,人间的怅惘

  你不管;

  莲叶上笑着展开

  浮烟似的诗人的脚步。

  你只相信天外那一条路?

  (原载一九三五年六月《文艺月刊》七卷六期)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海子诗集 我与世界只差一个你 你心柔软,却有力量 泰戈尔诗集 阿弥陀佛么么哒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飞鸟集 萧红散文集 弥尔顿的诗歌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