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4章 灵感

  是你,是花,是梦,打这儿过,

  此刻像风在摇动着我:

  告诉日子重叠盘盘的山窝;

  清泉潺潺流动转狂放的河;

  孤僻林里闲开着鲜妍花,

  细香常伴着圆月静天里挂;

  且有神仙纷纭的浮出紫烟,

  衫裾飘忽映影在山溪前;

  给人的理想和理想上

  铺香花,叫人心和心合着唱;

  直到灵魂舒展成条银河,

  长长流在天上一千首歌!

  是你,是花,是梦,打这里儿过,

  此刻像风,在摇动着我;

  告诉日子是这样的不清醒;

  当中偏响着想不到的一串铃。

  树枝里轻声摇曳;金镶上翠,

  低了头的斜阳,又一抹光辉。

  难怪阶前人忘掉黄昏,脚下草,

  高阁古松,望着天上点骄傲;

  留下檀香,木鱼,合掌

  在神龛前,在蒲团上,

  楼外又楼外,幻想彩霞却缀成

  凤凰栏杆,挂起了塔顶上灯!

  二十四年十月徽因作于北平

  城 楼 上

  你说什么?

  鸭子,太阳,

  城墙下那护城河?

  ——我?

  我在想,

  ——不是不在听——

  想怎样

  从前,……

  ——

  对了,

  也是秋天!

  你也曾去过,

  你?那小树林?

  还记得么;

  山窝,红叶像火?

  映影

  湖心里倒浸,

  那静?

  天!……

  (今天的多蓝,你看!)

  白云,

  像一缕烟。

  谁又罗嗦?

  你爱这里城墙,

  古墓,长歌,

  蔓草里开野花朵。

  好,我不再讲

  从前的,单想

  我们在古城楼上

  今天,——

  白鸽,

  (你准知道是白鸽?)

  飞过面前。

  二十四年十月

  (原载一九三五年十一月八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深笑

  是谁笑得那样甜,那样深,

  那样圆转?一串一串明珠

  大小闪着光亮,迸出天真!

  清泉底浮动,泛流到水面上,

  灿烂,

  分散!

  是谁笑得好花儿开了一朵?

  那样轻盈,不惊起谁。

  细香无意中,随着风过,

  拂在短墙,丝丝在斜阳前

  挂着

  留恋。

  是谁笑成这百层塔高耸,

  让不知名鸟雀来盘旋?是谁

  笑成这万千个风铃的转动,

  从每一层琉璃的檐边

  摇上

  云天?

  (原载一九三六年一月五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风筝

  看,那一点美丽

  会闪到天空!

  几片颜色,

  挟住双翅,

  心,缀一串红。

  飘摇,它高高的去,

  逍遥在太阳边

  太空里闪

  一小片脸,

  但是不,你别错看了

  错看了它的力量,

  天地间认得方向!

  它只是

  轻的一片,

  一点子美

  像是希望,又像是梦;

  一长根丝牵住

  天穹,渺茫——

  高高推着它舞去,

  白云般飞动,

  它也猜透了不是自己,

  它知道,知道是风!

  正月十一日

  (原载一九三六年二月十四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别 丢 掉

  别丢掉

  这一把过往的热情,

  现在流水似的,

  轻轻

  在幽冷的山泉底,

  在黑夜在松林,

  叹息似的渺茫,

  你仍要保存着那真!

  一样是月明,

  一样是隔山灯火,

  满天的星,

  只使人不见,

  梦似的挂起,

  你问黑夜要回

  那一句话——你仍得相信

  山谷中留着

  有那回音!

  二十一年夏

  (原载一九三六年三月十五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雨 后 天

  我爱这雨后天,

  这平原的青草一片!

  我的心没底止的跟着风吹,

  风吹:

  吹远了草香,落叶,

  吹远了一缕云,像烟——

  像烟。

  二十一年十月一日

  (原载一九三六年三月十五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记忆

  断续的曲子,最美或最温柔的

  夜,带着一天的星。

  记忆的梗上,谁不有

  两三朵娉婷,披着情绪的花

  无名的展开

  野荷的香馥,

  每一瓣静处的月明。

  湖上风吹过,头发乱了,或是

  水面皱起像鱼鳞的锦。

  四面里的辽阔,如同梦

  荡漾着中心彷徨的过往

  不着痕迹,谁都

  认识那图画,

  沉在水底记忆的倒影!

  二十五年二月

  (原载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二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静院

  你说这院子深深的——

  美从不是现成的。

  这一掬静,

  到了夜,你算,

  就需要多少铺张?

  月圆了残,叫卖声远了,

  隔过老杨柳,一道墙,又转,

  初一?凑巧谁又在烧香,……

  离离落落的满院子,

  不定是神仙走过,

  仅是迷惘,像梦,……

  窗槛外或者是暗的,

  或透那么一点灯火。

  这掬静,院子深深的

  ——有人也叫它做情绪——

  情绪,好,你指点看

  有不有轻风,轻得那样

  没有声响,吹着凉?

  黑的屋脊,自己的,人家的,

  兽似的背耸着,又像

  寂寞在嘶声的喊!

  石阶,尽管沉默,你数,

  多少层下去,下去,

  是不是还得栏杆,斜斜的

  双树的影去支撑?

  对了,角落里边

  还得有人低着头脸。

  会忘掉又会记起,——会想,

  ——那不论——或者是

  船去了,一片水,或是

  小曲子唱得嘹亮;

  或是枝头粉黄一朵,

  记不得谁了,又向谁认错!

  又是多少年前,——夏夜,

  有人说:

  “今夜,天,……”(也许是秋夜)

  又穿过藤萝,

  指着一边,小声的,“你看,

  星子真多!”

  草上人描着影子;

  那样点头,走,

  又有人笑,……

  静,真的,你可相信

  这平铺的一片——

  不单是月光,星河,

  雪和萤虫也远——

  夜,情绪,进展的音乐,

  如果慢弹的手指

  能轻似蝉翼,

  你拆开来看,纷纭,

  那玄微的细网

  怎样深沉的拢住天地,

  又怎样交织成

  这细致飘渺的彷徨!

  二十五年,一月

  (原载一九三六年四月十二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题剔空菩提叶

  认得这透明体,

  智慧的叶子掉在人间?

  消沉,慈净——

  那一天一闪冷焰,

  一叶无声的坠地,

  仅证明了智慧寂寞

  孤零的终会死在风前!

  昨天又昨天,美

  还逃不出时间的威严;

  相信这里睡眠着最美丽的

  骸骨,一丝魂魄月边留念,——

  ……

  菩提树下清荫则是去年!

  二十五年四月二十三日

  (原载一九三六年五月十七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黄昏过泰山

  记得那天

  心同一条长河,

  让黄昏来临,

  月一片挂在胸襟。

  如同这青黛山,

  今天,

  心是孤傲的屏障一面;

  葱郁,

  不忘却晚霞,

  苍莽,

  却听脚下风起,

  来了夜——

  (原载一九三六年七月十九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昼梦

  昼梦

  垂着纱,

  无从追寻那开始的情绪

  还未曾开花;

  柔韧得像一根

  乳白色的茎,缠住

  纱帐下;银光

  有时映亮,去了又来;

  盘盘丝络

  一半失落在梦外。

  花竟开了,开了;

  零落的攒集,

  从容的舒展,

  一朵,那千百瓣!

  抖擞那不可言喻的

  刹那情绪,

  庄严峰顶——

  天上一颗星……

  晕紫,深赤,

  天空外旷碧,

  是颜色同颜色浮溢,腾飞……

  深沉,

  又凝定——

  悄然香馥,

  袅娜一片静。

  昼梦

  垂着纱,

  无从追踪的情绪

  开了花;

  四下里香深,

  低覆着禅寂,

  间或游丝似的摇移,

  悠忽一重影;

  悲哀或不悲哀

  全是无名,

  一闪娉婷。

  二十五年暑中北平

  (原载一九三六年八月三十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Www.xiaoshUotxt.nettXt小_说天_堂

同类推荐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目送 摩挲大地 北京法源寺 活着活着就老了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海子诗集 徐志摩诗全集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杂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