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5章 八月的忧愁

  黄水塘里游着白鸭,

  高粱梗油青的刚高过头,

  这跳动的心怎样安插,

  田里一窄条路,八月里这忧愁?

  天是昨夜雨洗过的,山岗

  照着太阳又留一片影;

  羊跟着放羊的转进村庄,

  一大棵树荫下罩着井,又像是心!

  从没有人说过八月什么话,

  夏天过去了,也不到秋天。

  但我望着田垄,土墙上的瓜,

  仍不明白生活同梦怎样的连牵。

  二十五年夏末

  (原载一九三六年九月三十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过 杨 柳*

  反复的在敲问心同心,

  彩霞片片已烧成灰烬,

  街的一头到另一条路,

  同是个黄昏扑进尘土。

  愁闷压住所有的新鲜,

  奇怪街边此刻还看见

  混沌中浮出光妍的纷纠,

  死色楼前垂一棵杨柳!

  二十五年十月一日

  (原载一九三六年十一月一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冥思

  心此刻同沙漠一样平,①

  思想像孤独的一个阿拉伯人;

  仰脸孤独的向天际望

  落日远边奇异的霞光,

  安静的,又侧个耳朵听

  远处一串骆驼的归铃。

  在这白色的周遭中,

  一切像凝冻的雕形不动;

  白袍,腰刀,长长的头巾,

  浪似的云天,沙漠上风!

  偶有一点子振荡闪过天线,

  残霞边一颗星子出现。

  二十五年夏末

  (原载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三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藤 花 前

  ——独过静心斋

  紫藤花开了

  轻轻的放着香,

  没有人知道……

  紫藤花开了

  轻轻的放着香,

  没有人知道。

  楼不管,曲廊不做声,

  蓝天里白云行去,

  池子一脉静;

  水面散着浮萍,

  水底下挂着倒影。

  紫藤花开了

  没有人知道!

  蓝天里白云行去,

  小院,

  无意中我走到花前。

  轻香,风吹过

  花心,

  风吹过我,——

  望着无语,紫色点。

  旅 途 中

  我卷起一个包袱走,

  过一个山坡子松,

  又走过一个小庙门

  在早晨最早的一阵风中。

  我心里没有埋怨,人或是神;

  天底下的烦恼,连我的

  拢总,

  像已交给谁去,……

  前面天空。

  山中水那样清,

  山前桥那么白净,——

  我不知道造物者认不认得

  自己图画;

  乡下人的笠帽,草鞋,

  乡下人的性情。

  暑中在山东乡间步行,二十五年夏

  (原载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诗刊》第三期)

  红叶里的信念

  年年不是要看西山的红叶,

  谁敢看西山红叶?不是

  要听异样的鸟鸣,停在

  那一个静幽的树枝头,

  是脚步不能自己的走——

  走,迈向理想的山坳子

  寻觅从未曾寻着的梦:

  一茎梦里的花,一种香,

  斜阳四处挂着,风吹动,

  转过白云,小小一角高楼。

  钟声已在脚下,松同松

  并立着等候,山野已然

  百般渲染豪侈的深秋。

  梦在哪里,你的一缕笑,

  一句话,在云浪中寻遍

  不知落到哪一处?流水已经

  渐渐的清寒,载着落叶

  穿过空的石桥,白栏杆,

  叫人不忍再看,红叶去年

  同踏过的脚迹火一般。

  好,抬头,这是高处,心卷起

  随着那白云浮过苍茫,

  别计算在哪里驻脚,去,

  相信千里外还有霞光,

  像希望,记得那烟霞颜色,

  就不为编织美丽的明天,

  为此刻空的歌唱,空的

  凄恻,空的缠绵,也该放

  多一点勇敢,不怕连牵

  斑驳金银般旧积的创伤!

  再看红叶每年,山重复的

  流血,山林,石头的心胸

  从不倚借梦支撑,夜夜

  风像利刃削过大土壤,

  天亮时沉默焦灼的唇,

  忍耐的仍向天蓝,呼唤

  瓜果风霜中完成,呈光彩,

  自己山头流血,变坟台!

  平静,我的脚步,慢点儿去,

  别相信谁曾安排下梦来!

  一路上枯枝,鸟不曾唱,

  小野草香风早不是春天。

  停下!停下!风同云,水同

  水藻全叫住我,说梦在

  背后;蝴蝶秋千理想的

  山坳同这当前现实的

  石头子路还缺个牵连!

  愈是山中奇妍的黄月光

  挂出树尖,愈得相信梦,

  梦里斜晖一茎花是谎!

  但心不信!空虚的骄傲

  秋风中旋转,心仍叫喊

  理想的爱和美,同白云

  角逐;同斜阳笑吻;同树,

  同花,同香,乃至同秋虫

  石隙中悲鸣,要携手去;

  同奔跃嬉游水面的青蛙,

  盲目的再去寻盲目日子,——

  要现实的热情另涂图画,

  要把满山红叶采作花!

  这萧萧瑟瑟不断的呜咽,

  掠过耳鬓也还卷着温存,

  影子在秋光中摇曳,心再

  不信光影外有串疑问!

  心仍不信,只因是午后,

  那片竹林子阳光穿过

  照暖了石头,赤红小山坡,

  影子长长两条,你同我

  曾经参差那亭子石路前,

  浅碧波光老树干旁边!

  生命中的谎再不能比这把

  颜色更鲜艳!记得那一片

  黄金天,珊瑚般玲珑叶子

  秋风里挂,即使自己感觉

  内心流血,又怎样个说话?

  谁能问这美丽的后面

  是什么?赌博时,眼闪亮,

  从不悔那猛上孤注的力量;

  都说任何苦痛去换任何一分,

  一毫,一个纤微的理想!

  所以脚步此刻仍在迈进,

  不能自已,不能停!虽然山中

  一万种颜色,一万次的变,

  各种寂寞已环抱着孤影:

  热的减成微温,温的又冷,

  焦黄叶压踏在脚下碎裂,

  残酷地散排昨天的细屑,

  心却仍不问脚步为甚固执,

  那寻不着的梦中路线,——

  仍依恋指不出方向的一边!

  西山,我发誓地,指着西山,

  别忘记,今天你,我,红叶,

  连成这一片血色的伤怆!

  知道我的日子仅是匆促的

  几天,如果明年你同红叶

  再红成火焰,我却不见,……

  深紫,你山头须要多添

  一缕抑郁热情的象征,

  记下我曾为这山中红叶,

  今天流血地存一堆信念!

  (原载一九三七年一月《新诗》第四期)

  山中

  紫色山头抱住红叶,将自己影射在山前,

  人在小石桥上走过,渺小的追一点子想念。

  高峰外云在深蓝天里镶白银色的光转,

  用不着桥下黄叶,人在泉边,才记起夏天!

  也不因一个人孤独的走路,路更蜿蜒,

  短白墙房舍像画,仍画在山坳另一面,

  只这丹红集叶替代人记忆失落的层翠,

  深浅团抱这同一个山头,惆怅如薄层烟。

  山中斜长条青影,如今红萝乱在四面,

  百万落叶火焰在寻觅山石荆草边,

  当时黄月下共坐天真的青年人情话,相信

  那三两句长短,星子般仍挂秋风里不变。

  一九三六年秋

  (原载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静坐

  冬有冬的来意,

  寒冷像花,——

  花有花香,冬有回忆一把。

  一条枯枝影,青烟色的瘦细,

  在午后的窗前拖过一笔画;

  寒里日光淡了,渐斜……

  就是那样地

  像待客人说话

  我在静沉中默啜着茶。

  二十五年冬十一月

  (原载一九三七年一月三十一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十月独行

  像个灵魂失落在街边,

  我望着十月天上十月的脸,

  我向雾里黑影上涂热情

  悄悄的看一团流动的月圆。

  我也看人流着流着过去来回

  黑影中冲着波浪翻星点

  我数桥上栏杆龙样头尾

  像坐一条寂寞船,自己拉纤。

  我像哭,像自语,我更自己抱歉!

  自己焦心,同情,一把心紧似琴弦,——

  我说哑的,哑的琴我知道,一出曲子

  未唱,幻望的手指终未来在上面?

  (原载一九三七年三月七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时间

  人间的季候永远不断在转变

  春时你留下多处残红,翩然辞别,

  本不想回来时同谁叹息秋天!

  现在连秋云黄叶又已失落去

  辽远里,剩下灰色的长空一片

  透彻的寂寞,你忍听冷风独语?

  (原载一九三七年三月十四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古城春景

  时代把握不住时代自己的烦恼,——

  轻率的不满,就不叫它这时代牢骚——

  偏又流成愤怨,聚一堆黑色的浓烟

  喷出的烟囱,那矗立的新观念,在古城楼对面!

  怪得这嫩灰色一片,带疑问的春天

  要泥黄色风沙,顺着白洋灰街沿,

  再低着头去寻觅那已失落了的浪漫

  到蓝布棉帘子,万字栏杆,仍上老店铺门槛?

  寻去,不必有新奇的新发现,旧有保障

  即使古老些,需要翡翠色甘蔗做拐杖

  来支撑城墙下小果摊,那红鲜的冰糖葫芦①

  仍然光耀,串串如同旧珊瑚,还不怕新时代的尘土。

  二十六年春,北平

  (原载一九三七年四月《新诗》二卷一期)

  前后

  河上不沉默的船

  载着人过去了;

  桥——三环洞的桥基,

  上面再添了足迹;

  早晨,

  早又到了黄昏,

  这赓续

  绵长的路……

  不能问谁

  想望的终点,——

  没有终点

  这前面。

  背后,

  历史是片累赘!

  (原载一九三七年五月十六日《大公报?文艺副刊》)

  去春

  不过是去年的春天,花香,

  红白的相间着一条小曲径,

  在今天这苍白的下午,再一次登山

  回头看,小山前一片松风

  就吹成长长的距离,在自己身旁。

  人去时,孔雀绿的园门,白丁香花,

  相伴着动人的细致,在此时,

  又一次湖水将解的季候,已全变了画。

  时间里悬挂,迎面阳光不来,

  就是来了也是斜抹一行沉寂记忆,树下。

  (原载一九三七年七月《文学杂志》一卷三期)

  除夕看花

  新从嘈杂着异乡口调的花市上买来,

  碧桃雪白的长枝,同红血般的山茶花。

  着自己小角隅再用精致鲜艳来结采,

  不为着锐的伤感,仅是钝的还有剩余下!

  明知道房里的静定,像弄错了季节,

  气氛中故乡失得更远些,时间倒着悬挂;

  过年也不像过年,看出灯笼在燃烧着点点血,

  帘垂花下已记不起旧时热情、旧日的话。

  如果心头再旋转着熟识旧时的芳菲,

  模糊如条小径越过无数道篱笆,

  纷纭的花叶枝条,草看弄得人昏迷,

  今日的脚步,再不甘重踏上前时的泥沙。

  月色已冻住,指着各处山头,河水更零乱

  关心的是马蹄平原上辛苦,无响在刻画,

  除夕的花已不是花,仅一句言语梗在这里

  抖战着千万人的忧患,每个心头上牵挂。

  (原载于一九三九年六月二十八日香港《大公报?文艺副刊》,署名灰因)

  孤岛

  遥望它是充满画意的山峰,

  远立在河心里高傲的凌耸,

  可怜它只是不幸的孤岛,——天然没有埂堤,

  人工没搭座虹桥。

  他同他的映影永为周围水的囚犯;

  陆地于它,是达不到的希望!

  早晚寂寞它常将小舟挽住,

  风雨时节任江雾把自己隐去。

  晴天它挺着小塔,玲珑独对云心;

  盘盘石阶,由钟声松林中,超出安静。

  特殊的轮廓它苦心孤诣做成,

  漠漠大地又那里去找一点同情?

  (原载一九四七年一月四日《益世报?文学周刊》第二十二期)

  给 秋 天*

  正与生命里一切相同,

  我们爱得太是匆匆;

  好像只是昨天,

  你还在我的窗前!

  笑脸向着晴空

  你的林叶笑声里染红

  你把黄光当金子般散开

  稚气,豪侈,你没有悲哀。

  你的红叶是亲切的牵绊,那零乱

  每日必来缠住我的晨光。

  我也吻你,不顾你的背影隔过玻璃!

  你常淘气的闪过,却不对我忸怩。

  可是我爱的多么疯狂,

  竟未觉察凄厉的夜晚

  已在你背后尾随,——

  等候着把你残忍的摧毁!

  一夜呼号的风声

  果然没有把我惊醒

  等到太晚的那个早晨

  啊。天!你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苛刻的咒诅自己

  但现在有谁走过这里

  除却严冬铁样长脸

  阴雾中,偶然一见。

  人生

  人生,

  你是一支曲子,

  我是歌唱的;

  你是河流

  我是条船,一片小白帆

  我是个行旅者的时候,

  你,田野,山林,峰峦。

  无论怎样,

  颠倒密切中牵连着

  你和我,

  我永从你中间经过;

  我生存,

  你是我生存的河道,

  理由同力量。

  你的存在

  则是我胸前心跳里

  五色的绚彩

  但我们彼此交错

  并未彼此留难。

  ……

  现在我死了,

  你,——

  我把你再交给他人负担!

  展缓

  当所有的情感

  都并入一股哀怨

  如小河,大河,汇向着

  无边的大海,——不论

  怎么冲急,怎样盘旋,——

  那河上劲风,大小石卵,

  所做成的几处逆流

  小小港湾,就如同

  那生命中,无意的宁静

  避开了主流;情绪的

  平波越出了悲愁。

  停吧,这奔驰的血液;

  它们不必全然废弛的

  都去造成眼泪。

  不妨多几次辗转,溯回流水,

  任凭眼前这一切撩乱,

  这所有,去建筑逻辑。

  把绝望的结论,稍稍

  迟缓,拖延时间,——

  拖延理智的判断,——

  会再给纯情感一种希望!

  六点钟在下午

  用什么来点缀

  六点钟在下午?

  六点钟在下午

  点缀在你生命中,

  仅有仿佛的灯光,

  褪败的夕阳,窗外

  一张落叶在旋转!

  用什么来陪伴

  六点钟在下午?

  六点钟在下午

  陪伴着你在暮色里闲坐,

  等光走了,影子变换,

  一支烟,为小雨点

  继续着,无所盼望!

  (原载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二日《经世日报?文艺周刊》第五八期)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吉檀迦利 谢谢你离开我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海子诗集 三十六大 岁月静好 现世安稳 你要去相信,没有到不了的明天 你是人间四月天 世有桃花 徐志摩诗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