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6章 昆明即景

  一茶铺

  这是立体的构画,

  描在这里许多样脸

  在顺城脚的茶铺里

  隐隐起喧腾声一片。

  各种的姿势,生活

  刻划着不同方面:

  茶座上全坐满了,笑的,

  皱眉的,有的抽着旱烟。

  老的,慈祥的面纹,

  年轻的,灵活的眼睛,

  都暂要时间茶杯上

  停住,不再去扰乱心情!

  一天一整串辛苦,

  此刻才赚回小把安静,

  夜晚回家,还有远路,

  白天,谁有工夫闲看云影?

  不都为着真的口渴,

  四面窗开着,喝茶,

  跷起膝盖的是疲乏,

  赤着臂膀好同乡邻闲话。

  也为了放下扁担同肩背

  向运命喘息,倚着墙,

  每晚靠这一碗茶的生趣

  幽默估量生的短长……

  这是立体的构画,

  设色在小生活旁边,

  荫凉南瓜棚下茶铺,

  热闹照样的又过了一天!

  二小楼

  张大爹临街的矮楼,①

  半藏着,半挺着,立在街头,

  瓦覆着它,窗开一条缝,

  夕阳染红它,如写下古远的梦。

  矮檐上长点草,也结过小瓜,

  破石子路在楼前,无人种花,

  是老坛子,瓦罐,大小的相伴;

  尘垢列出许多风趣的零乱。

  但张大爹走过,不吟咏它好;

  大爹自己(上年纪了)不相信古老。

  他拐着杖常到隔壁沽酒,

  宁愿过桥,土堤去看新柳!

  (原载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二日《经世日报?文艺周刊》第五八期)

  一串疯话

  好比这树丁香,几枝山红杏,

  相信我的心里留着有一串话,

  绕着许多叶子,青青的沉静,

  风露日夜,只盼五月来开开花!

  如果你是五月,八百里为我吹开

  蓝空上霞彩,那样子来了春天,

  忘掉腼腆,我定要转过脸来,

  把一串疯话全说在你的面前!

  (原载一九四八年二月二十二日《经世日报?文艺周刊》第五八期)

  小 诗 (一)*

  感谢生命的讽刺嘲弄着我,

  会唱的喉咙哑成了无言的歌。

  一片轻纱似的情绪,本是空灵,

  现时上面全打着拙笨补丁。

  肩头上先是挑起两担云彩,

  带着光辉要在从容天空里安排;

  如今黑压压沉下现实的真相,

  灵魂同饥饿的脊梁将一起压断!

  我不敢问生命现在人该当如何

  喘气!经验已如旧鞋底的穿破,

  这纷歧道路上,石子和泥土模糊,

  还是赤脚方便,去认取新的辛苦。

  小 诗 (二)*

  小蚌壳里有所有的颜色;

  整一条虹藏在里面。

  绚彩的存在是他的秘密,

  外面没有夕阳,也不见雨点。

  黑夜天空上只一片渺茫;

  整宇宙星斗那里闪亮,

  远距离光明如无边海面,

  是每小粒晶莹,给了你方向。

  恶劣的心绪

  我病中,这样缠住忧虑和烦扰,

  好像西北冷风,从沙漠荒原吹起,

  逐步吹入黄昏街头巷尾的垃圾堆;

  在霉腐的琐屑里寻讨安慰,

  自己在万物消耗以后的残骸中惊骇,

  又一点一点给别人扬起可怕的尘埃!

  吹散记忆正如陈旧的报纸飘在各处彷徨,

  破碎支离的记录只颠倒提示过去的骚乱。

  多余的理性还像一只饥饿的野狗

  那样追着空罐同肉骨,自己寂寞的追着

  咬嚼人类的感伤;生活是什么都还说不上来,

  摆在眼前的已是这许多渣滓!

  我希望:风停了;今晚情绪能像一场小雪,

  沉默的白色轻轻降落地上;

  雪花每片对自己和他人都带一星耐性的仁慈,

  一层一层把恶劣残破和痛苦的一起掩藏;

  在美丽明早的晨光下,焦心暂不必再有,——

  绝望要来时,索性是雪后残酷的寒流!

  三十六年十二月病中动手术前

  写给我的大姊*

  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的话,

  好像客人去后杯里留下的茶;

  说的时候,同喝的机会,都已错过,

  主客黯然,可不必要去惋惜它。

  如果有点感伤,你把脸掉向窗外,

  落日将尽时,西天上,总还留有晚霞。

  一切小小的留恋算不得罪过,

  将尽未尽的衷曲也是常情。

  你原谅我有一堆心绪上的闪躲,

  黄昏时承认的,否认等不到天明;

  有些话自己也还不曾说透,

  他人的了解是来自直觉的会心。

  当我去了,还有没说完全的话,

  像钟敲过后,时间在悬空里暂挂,

  你有理由等待更美好的继续;

  对忽然的终止,你有理由惧怕。

  但原谅吧,我的话语永远不能完全,

  亘古到今情感的矛盾做成了嘶哑。

  一天

  今天十二个钟头,

  是我十二个客人,

  每一个来了,又走了,

  最后夕阳拖着影子也走了!

  我没有时间盘问我自己胸怀,

  黄昏却蹑着脚,好奇的偷着进来!

  我说:朋友,这次我可不对你诉说啊,

  每次说了,伤我一点骄傲。

  黄昏黯然,无言的走开,

  孤单的,沉默的,我投入夜的怀抱!

  三十一年春李庄

  对 残 枝*

  梅花你这些残了后的枝条,

  是你无法诉说的哀愁!

  今晚这一阵雨点落过以后,

  我关上窗子又要同你分手。

  但我幻想夜色安慰你伤心,

  下弦月照白了你,最是同情,

  我睡了,我的诗记下你的温柔,

  你不妨安心放芽去做成绿荫。

  对北门街园子*

  别说你寂寞;大树拱立,

  草花烂漫,一个园子永远

  睡着;没有脚步的走响。

  你树梢盘着飞鸟,每早云天

  吻你额前,每晚你留下对话

  正是西山最好的夕阳。

  十一月的小村

  我想象我在轻轻的独语:

  十一月的小村外是怎样个去处?

  是这渺茫江边淡泊的天;

  是这映红了的叶子疏疏隔着雾;

  是乡愁,是这许多说不出的寂寞;

  还是这条独自转折来去的山路?

  是村子迷惘了,绕出一丝丝青烟;

  是那白沙一片篁竹围着的茅屋?

  是枯柴爆裂着灶火的声响,

  是童子缩颈落叶林中的歌唱?

  是老农随着耕牛,远远过去,

  还是那坡边零落在吃草的牛羊?

  是什么做成这十一月的心,

  十一月的灵魂又是谁的病?

  山坳子叫我立住的仅是一面黄土墙;

  下午透过云霾那点子太阳!

  一棵野藤绊住一角老墙头,斜睨

  两根青石架起的大门,倒在路旁

  无论我坐着,我又走开,

  我都一样心跳;我的心前

  虽然烦乱,总像绕着许多云彩,

  但寂寂一湾水田,这几处荒坟,

  它们永说不清谁是这一切主宰

  我折一根柱枝,看下午最长的日影

  要等待十一月的回答微风中吹来。

  三十三年初冬,李庄

  忧郁*

  忧郁自然不是你的朋友;

  但也不是你的敌人,你对他不能冤屈!

  他是你强硬的债主,你呢?是

  把自己灵魂压给他的赌徒。

  你曾那样拿理想赌博,不幸

  你输了;放下精神最后保留的田产,

  最有价值的衣裳,最后一切你都

  赔上,连自己的情绪和信仰,那不是自然?

  你的债权人他是,那么,别尽问他脸貌

  到底怎样!呀天,你如果一定要看清

  今晚这里有盏小灯,灯下你无妨同他

  面对面,你是这样的绝望,他是这样无情!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撒哈拉的故事 诺贝尔文学奖 获奖诗人抒情诗选 借我一生 沙与沫 当你途径我的盛放 生活的艺术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飞鸟集 泰戈尔诗集 摩挲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