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30章 梅真同他们(四幕剧)(4)

  我信了就怎样?(顽皮的)你知道这宇宙以外,根本经不起再多出一个,从梯子上望下看到的,从梯子下望上望的李文琪所看到的,坐在梯子顶上说疯话的黄仲维!(仰脸大笑)

  黄 你看,你看,我真希望你自己此刻能从这儿看看你自己,(兴奋)那一天我要这样替你画一张相!

  琪 你画好了末,闹什么劲儿?下来吧。

  黄 说起来容易。我眼高手低,就没有这个本领画这样一张的你!要有这个本领,我早不是这么一个空想空说的小疯子了!

  琪 你就该是个大疯子了么?

  黄 可不?对宇宙,对我自己的那许多世界,我便是真能负得起一点责任的大疯子了!

  琪 快下来吧,黄大疯子,不然,我不管替你扶住梯子了!

  黄 (转身预备下来,却轻轻的说)文琪,如果我咬定了你这句话的象征意义,你怎样说?(下到地上望琪)

  琪 什么象征意义?

  黄 (拉住文琪两手,对面望住她)不管我是大疯子小疯子,在梯子顶上幻想着创造什么世界,你都替我扶住梯子,别让我摔下去,行不行?

  琪 (好脾气地,同时又刺讽地)什么时候你变成一个诗人?

  黄

  (放下双手丧气地坐在梯子最下一级上)你别取笑我,好不好?……你是个聪明人,世界上最残忍的事就是一个聪明人笑笨人!(抬头向文琪苦笑)有时候,你弄得我真觉到自己一点出息都没有!(由口袋里掏出烟,垂气叹气)

  琪 (感动,不过意的凑近黄,半跪在梯边向黄柔声问)仲维,你,你看我像不像一个刻薄人!

  黄 (迷惑的抓头)你?你,一个刻薄人?文琪,你怎么问这个?你别这样为难我了,小姐!你知道我不会……不会说话……简直的不会说!

  琪 不会说话,就别说了,不好么?(起立)

  黄 (亦起立抓过文琪肩膀摇着它)你这个人!真气死我!你你……你不知道我要告诉你什么?

  琪 (逗黄又有点害怕)我,我不知道!(摆脱黄抓住她的手)

  黄 (追琪)你……你把你耳朵拿过来,我非要告诉你不可——今天!

  琪 (顽皮的歪着把耳朵稍凑近)哪……我可有点聋!

  黄 (捉住琪的脸,向她耳边大声的)我爱你,知道吗,文琪?你知道我不会说话……

  琪 (努着嘴红着脸说不出话半天)那——那就怎么样呢?(两手掩面笑,要跑)

  黄 (捉住琪要放下她两手)怎样?看我……琪看我,我问你……别这样蹩纽吧!(从后面揽住文琪)我问你,老四,你……你呢?

  琪 (放下手转脸望黄,摇了一下头发微笑)我——我只有一点儿糊涂!

  黄 (高兴地)老四!你真……真……噢,(把琪的脸藏在自己的胸前感伤的吻文琪发)你,你弄得我不止有一点儿糊涂了怎么好?小四!

  琪 (伏在黄胸前憨笑)仲维,我有一点想哭。(抽咽着又像是笑声)

  〔门开处唐元澜忽然闯入房里。〕

  唐 今日这儿怎么了?!(忽见黄琪两人,一惊)对不起,太高兴了忘了打门!

  黄

  琪(同时转身望唐,难为情的相对一笑)

  琪 (摇一摇头发,顽皮倔强的)打不打门有什么关系?那么洋派干吗?

  唐 (逗文琪)我才不知道刚才谁那么洋派来着,好在是我,不是你的大伯伯!

  琪 (憨笑)元哥,你越变越坏了!(看黄微笑)

  唐 可不是?(忽然正经的)顶坏的还在后边,你们等着看吧!文琪,你二哥什么时候到?

  黄 (看表)十一点一刻。

  唐 为什么又改晚了一趟车?

  琪 我也纳闷呢,从前,他一放假总急着要回家来,这半年他怎么变了,老像推延着,故意要晚点回来似的。

  唐 (看墙上画同屏风)仲维,这些什么时候画的?

  黄 画的?简直是瞎涂的,昨天我弄到半晚上才睡!

  唐 那是甜的苦工,越作越不累,是不是?

  〔梅真入,仍恢复平时活泼。〕

  梅 (望望画望黄同琪)你们就挂了这么一张画?

  琪 可不?还挂几张?

  黄 挂上一张就很不错了!

  唐 你不知道,梅真,你不知道一张画好不容易挂呢!(望琪)

  梅 (看看各人)唐先生您来的真早!您不是说早来帮忙么?

  唐 谁能有黄先生那么勤快,半夜里起来做苦工!

  黄 老唐,今日起你小心我!

  梅 (望两人不懂)得了,你们别吵了,唐先生,现在该轮到您赶点活了,

  (手里举着一堆小白片子)您看,这堆片子本来是请您给写一写的。

  (放小桌上)

  唐 (到小桌边看)这些不都写好了么?

  梅 可不?(淘气的)要都等着人,这些事什么时候才完呀?四小姐,你看看这一屋子这么好?

  〔三小姐文霞跑进来。文霞穿蓝布夹袍,素静像母亲,但健硕比母亲高。她虽是巾帼而有须眉气概的人,天真稚气却亦不减文琪。爱美的心,倔强的志趣,高远的理想,都像要由眉宇间涌溢出来。她自认爱人类,愿意为人类服务牺牲者,其实她就是一个富于热情又富于理想的好孩子。自己把前面天线展得很长很远,一时事实上她却仍然是学校家庭中的小孩子。〕

  霞 (兴奋的)饭厅里谁插的花?简直的是妙!

  〔大家全看着彼此。〕

  梅 (不好意思的转去收拾屋子)

  琪 一定是梅真!(向梅努嘴)

  霞 我以为或者是妈妈——那个瓶子谁想到拿来插梅花!

  琪 那黑胆瓶呀?可不是梅真做的事。(向梅)梅真,你听听我们这热心的三小姐!怎么?梅真“烧盘儿”啦?

  黄 梅真今天很像一个导演家!

  霞 嘿,梅真,你的组织能力很行呀,明日你可以到我们那剧团里帮忙!

  梅 得了,得了,你们尽说笑话!什么导演家啦,组织能力啦,组织了半天导演了半天,一早上我还弄不动一个明星做点正经事!

  黄 好,我画了一晚上不算?今日早上还挂了一张名画呢?

  梅 对了,这二位明星(指黄同琪)挂一张画的工夫,差点没有占掉整一幕戏的时候!(又指唐)那里那一位,好,到戏都快闭幕了才到场!

  〔大家哄然笑。〕

  唐 你这骂人的劲儿倒真有点像大导演家的口气,你真该到上海电影公司里去……

  梅 导演四小姐的恋爱小说,三小姐的宣传人道的杰作……

  霞 梅真,你再顽皮,我晚上不帮你的忙了,你问什么社会经济问题以后我都不同你说了,省得你挖苦我宣传人道!

  〔宋雄入,手里提许多五彩小烛笼。〕

  宋 四小姐,饭厅灯安好一排,您来看看!

  琪 安好了吗?真快,我来看……

  〔琪下。〕

  黄 我也去看看……

  〔黄随琪下。〕

  霞 宋雄!你来了,你那铺子怎样啦?

  宋 三小姐,好久没有见着您,听说您总忙!您不是答应到我那铺子里去参观吗?您还要看学徒的吃什么?睡在那儿我待他们好不好?您怎么老不来呀?

  霞 (笑)我过两天准来,你错待了学徒,我就不答应你!

  宋  好,三小姐,这一城里成千成万的大资本家,您别单挑我这小穷掌柜的来作榜样!告诉您,我待人可真不错,刚才那小伙计送电线来,您不出去瞧瞧?吃得白胖白胖的。

  唐 (微笑插嘴)小电灯匠吃得白胖白胖的可不行!小心上了梯子掉下来!

  宋 (好脾气的大笑,望着梅立刻敛下笑容,很庄严的)三小姐那天到我行里玩玩?买盏桌灯使?

  霞 好,我过两天同梅真一块来。

  宋 (高兴向梅)梅姊,对了,你也来串串门。(急转身望梯子)这梯子要不用了,我给拿下去吧。

  梅 (温和的)好吧,劳驾你了。(急转脸收拾屋子)

  〔宋拿梯子下。〕

  唐 我也去看看饭厅的梅花去!

  梅 得了,唐先生,您不是来帮忙吗?敢情是来看热闹的!

  唐 (微笑高兴的)也得有事给我做呀?!

  梅 那,这一屋子的事,还不够您做的?

  霞 我也该来,来帮点忙了。

  梅 三小姐,这堆片子交给您,由您分配去,吃饭分三组,您看谁同谁在一起好。就是一件。(附霞耳细语)

  霞 这坏丫头!(笑起来,高兴的向门走)

  〔文霞下。〕

  梅 (独自收拾屋子不语)

  唐 (望梅,倚书架亦不语)

  梅 怎么了,唐先生?

  唐 没有怎么了,我在想。

  梅 什么时候了,还在想!

  唐 我在想我该怎么办!

  梅 什么事该怎么办?

  唐 所有的事!……好比……你……

  梅 (惊异的立住)我?

  唐 你!你梅真,你不是寻常的女孩子,你该好好自己想想。

  梅 我,我自己想想?……那当然,可是为什么你着急,唐先生?

  唐 (苦笑)我不着急,谁着急?

  梅 这可奇怪了!

  唐 奇怪,是不是?世界上事情都那么奇怪!

  梅 唐先生,我真不懂你这叫做干吗!

  唐 别生气,梅真,让我告诉你,我早晚总得告诉你,你先得知道我有时很糊涂,糊涂极了!

  梅 等一等唐先生,您别同我说这些话!有什么事您不会告诉大小姐去?

  唐

  梅真!大小姐同我有什么关系?除掉那滑稽的误会的订婚!你真不知道,我不是来找那大小姐的,我是来这儿解释那订婚的误会的,同时我也是来找她二弟帮忙我,替你想一想法子离开这儿的。

  梅 找二爷帮你的忙,替我想法子离开这儿?我愈来愈不明白你的话了!

  唐 我知道我这话唐突,我做的事糊涂,我早该说出来,我早该告诉你……(稍顿)

  梅 我不懂你早该告诉我什么?

  唐

  我早该告诉你,我不止爱你,我实在是佩服你,敬重你,关心你。当时我常来这儿找她们姊妹们玩,其实也就是对你……对你好奇,来看看你,认识你!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一样的对你好奇,尽想来看你,认识你——平常的说法也许就是恋爱你,颠倒你。

  梅 来看我?对我好奇?(眼睛睁得很大,向后退却)对我……?

  唐

  你!来看你!对你好奇,我才糊糊涂涂的常来!谁知道倒弄出一个大误会!大家总以为我来找文娟,我一出洋,我那可恶的刘姨就多管闲事,作主说我要同文娟订婚!这玩笑可开得狠了!弄得我这狼狈不堪的!这次回来,事情也还不好办,因为这儿的太太是大小姐的后妈,却是我的亲姑姑,我不愿意给她为难,现在就盼着二少爷回来帮帮我的忙,同文娟说穿了,然后再叫我上地狱过刀山挨点骂倒不要紧,要紧的是你……

  梅 (急得跺脚两手抱住额部,来回转)别说了,别说了,我整个听糊涂了!……你这个叫做怎么回事呀?(坐一张矮凳上,不知所措)

  唐

  (冷静的)说得是呢?怎么回事?!(叹息)这次我回来才知道大小姐同你那样作对头,我真是糊涂,我对不起你。(走近梅真)梅真,现在我把话全实说了,你能原谅我,同情我!你……(声音轻柔的)这么聪明,你……你不会不……

  梅 (急打断唐的话)我,我同情你,但是你可要原谅我!

  唐 为什么?

  梅 因为我——我止是没有出息的丫头,值不得你,你的……爱……你的好奇!

  唐

  别那样子说,你弄得我感到惭愧!现在我只等着二少爷回来把那误会的婚约弄清。你答应我,让我先帮助你离开这儿,你要不信我,你尽可让我做个朋友……我们等着二少爷。

  梅 (哭声拿手绢蒙脸)你别,你别说了,唐先生!你千万别跟二爷提到我!好我的事没有人能帮助我的!你别同二少爷说。

  唐 为什么?为什么别跟二少爷提到你?(疑心想想又柔声的问)你不知道他是一个很能了解人情的细心人?他们家里的事有他就有了办法吗?

  梅

  (擦眼泪频摇头)我不知道,你别问我!你就别跟二少爷提到我就行了!你要同大小姐退婚,自己快去办好了!(起立要走)那事我很同情你的,不信问四小姐。(又哭拭眼泪)

  唐

  梅真,别走!你上那儿去?我不能让你这样为难!我的话来得唐突,我知道!可是现在我的话都已经实说出来了,你,你至少也得同我说真话才行!(倔强的)我能不能问你,为什么你叫我别对二少爷提到你?为什么?

  梅 (窘极摇头)不为什么!不为……

  唐

  梅真,我求你告诉我真话。(沉着严重的)你得知道,我不是个浪漫轻浮的青年人,我已经不甚年青,今天我告诉你我爱你,我就是爱你,无论你爱不爱我!现在我只要求你告诉我真话。(头低下去,逐渐了解自己还有自己不曾料到的苦痛)你不用怕,你尽管告诉我,我至少还是你的朋友,盼望你幸福的人。

  梅 (始终低头呆立着咬手绢边,至此抿紧了口唇,翻上含泪的眼向唐)我感激你,真的,我,我感激你……

  唐 (体贴的口气)为什么你不愿意我同文靖提到你?

  梅 因为他——他——(呜咽的哭起来)我从小就在这里我……我爱……我不能告诉你……

  唐 (安静的拍梅肩安慰的)他知道么?

  梅  我就是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呀!(又哭)他总像躲着我……这躲着我的缘故,我也不明白……又好像是因为喜欢我,又好像是怕我——我——我真苦极了……(又蒙脸哭)

  唐

  梅真!你先别哭,回头谁进来了……(回面张望着拉过梅真到一边)好孩子,别哭,恋爱的事太惨了,是不是?(叹口气)不要紧,咱们两人今天是同行了。(自己低头,掏出手绢吹鼻子,又拿出烟点上,嘴里轻轻说)我听见窗子外面有人过去,快把眼睛擦了!

  〔窗外许多人过去,仲维文琪同文霞的声音都有。〕

  窗外荣升 二少爷的火车是十一点一刻到。

  窗外黄口音 雇几辆洋车?都谁去车站接二哥?

  霞 还有我……

  琪 我也去接二哥!

  黄 快,现在都快十点半了!

  〔唐静静的抽着烟,梅真低头插瓶花,整理书架。〕

  窗外 二爷火车十一点一刻到,是不是?

  又 还有三刻钟了,还不快点?

  〔梅又伏桌上哭,唐不过意的轻拍梅肩,门忽轻轻推开,大小姐文娟进来,由背后望着他们。窗外仍有嘈杂声。〕

  窗外 接二哥去……快吧……

  〔幕下〕

  第三幕

  出台人物(按出台先后)

  大小姐文娟(曾出台)

  李二太太李琼(娟继母)(曾出台)

  张爱珠文娟友(曾出台)

  四小姐文琪(曾出台)

  仆人荣升(曾出台)

  二少爷文靖初由大学校毕业已在南方工厂供职一年的少年

  三小姐文霞(曾出台)

  梅真李家丫头(曾出台)

  地 点 三小姐四小姐共用书房。

  时 间 与第二幕同日,下午四点钟后

  同一个房间,早上纷乱的情形又归恬静。屋子已被梅真同文琪收拾得成所谓未来派的吃烟室。墙上挂着新派画,旁边有一个比较怪诞的新画屏风。矮凳同靠垫同其他沙发,椅子分成几组,每组有他中心的小茶几,高的,矮的,有红木的,有雕漆的,圆的同方的。家具显然由家中别处搬来,茶几上最主要的供设是小盏沙灯同烟碟。书架上窗子前均有一种小小点缀,最醒目的是并排的红蜡烛。近来女孩子们对于宴会显然受西洋美术的影响,花费她们的心思在这种地方。

  〔幕开时天还没有黑,阳光已经有限,屋中似乎已带点模糊。大小姐文娟坐在一张小几前反复看一封短短的信。〕

  娟

  (自语)这真叫人生气!今早的事,我还没有提出,他反如此给我为难!这真怪了,说得好好随他来,现在临时又说不能早来!这简直是欺侮我!(皱眉苦思)今晚他还要找我说话,不知要说什么?……难道要同我提起梅真?(不耐烦的起立去打电话)喂,东局五三四〇,哪儿?喂唐先生在家么?我李宅,李小姐请他说话……(伸头到处看有没有人)……喂,元澜呀?我是娟,对了……你的信收到了,我不懂?干吗今晚不早来跳舞?为什么你愈早来,愈会妨碍我的愉快?怎么这算是为我打算!什么?晚上再说?这样你不是有点闹蹩纽,多成心给人不高兴?……人……人家好意请你……你自己知道对不起人,那就不要这样,不好么?你没有法子?为什么没有法子?晚上还是不早来呀?那……那随你。(生气的将电话挂上伏在桌上哭,又擦擦眼泪欲起又怔着)

  〔妈妈(李琼)走进屋子,望见文娟哭,惊讶的退却,又换个主意仍然进来。〕

  琼 (装作未见娟哭)这屋子排得倒挺有意思!

  娟 (低头拭泪不答)

  琼 (仍装做未见)到底是你们年青人会弄……

  娟 (仍不语)

  琼

  娟娟,这趟二弟回来,你看是不是比去年显着胖一点?(望见娟不语)我真想不到他在工厂里生活那么苦,倒吃胖了,这倒给我这做父母的一个好教训。我自己寻常很以为我没有娇养过孩子,就现在看来我还应该让你们孩子苦点才好?(偷看文娟见她没有动静)你看,你们这宴会,虽然够不上说侈奢,也就算是头等幸福。这年头挨饿的不算,多数又多数的人是吃不得饱的,这个有时使我很感到你们的幸福倒有点像是罪过!(见到娟总不答应,决然走到她背后拍着她)娟娟,怎么了?热闹的时候又干吗生气?

  娟 (梗声愤愤的)谁,……谁愿意生气?!

  琼 娟,妈看年轻的时光里不值得拿去生气的!昨晚上,我听你睡得挺晚,今晚你们一定会玩到更晚,小心明天又闹头痛!

  娟 (索性哭起来)

  琼 别哭别哭,回头眼睛哭红了不好看,到底什么事,能告诉我吗?

  娟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海子诗集 萧红散文集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我与地坛 你是最好的自己 沙与沫 新月集 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 命若琴弦 这些人,那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