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一幕 第二场  同前

昆斯家中昆斯、斯纳格、波顿、弗鲁特、斯诺特,斯塔佛林上。

昆斯咱们一伙人都到了吗?

波顿你最好照着名单一个儿一个儿拢总地点一下名。

昆斯这儿是每个人名字都在上头的名单,整个雅典都承认,在公爵跟公爵夫人结婚那晚上当着他们的面前扮演咱们这一出插戏,这张名单上的弟兄们是再合适也没有的了。

波顿第一,好彼得·昆斯,说出来这出戏讲的是什么,然后再把扮戏的人名字念出来,好有个头脑。

昆斯好,咱们的戏名是《最可悲的喜剧,以及皮拉摩斯和提斯柏③的最残酷的死》。

波顿那一定是篇出色的东西,咱可以担保,而且是挺有趣的。现在,好彼得·昆斯,照着名单把你的角儿们的名字念出来吧。列位,大家站开。

昆斯咱一叫谁的名字,谁就答应。尼克·波顿,织布的。

波顿有。先说咱应该扮哪一个角儿,然后再挨次叫下去。

昆斯你,尼克·波顿,派着扮皮拉摩斯。

波顿皮拉摩斯是谁呀?一个情郎呢,还是一个霸王?

昆斯是一个情郎,为着爱情的缘故,他挺勇敢地把自己毁了。

波顿

要是演得活龙活现,那还得掉下几滴泪来。要是咱演起来的话,让看客们大家留心着自个儿的眼睛吧;咱要叫全场痛哭流涕,管保风云失色。把其余的人叫下去吧。但是扮霸王挺适合咱的胃口了。咱会把厄剌克勒斯扮得非常好,或者什么吹牛的角色,管保吓破了人的胆。

山岳狂怒的震动,裂开了牢狱的门;太阳在远方高升,慑伏了神灵的魂。

那真是了不得!现在把其余的名字念下去吧。这是厄剌克勒斯的神气,霸王的神气;情郎还得忧愁一点。

昆斯法兰西斯·弗鲁特,修风箱的。

弗鲁特有,彼得·昆斯。

昆斯你得扮提斯柏。

弗鲁特提斯柏是谁呀?一个游行的侠客吗?

昆斯那是皮拉摩斯必须爱上的姑娘。

弗鲁特哦,真的,别叫咱扮一个娘儿们;咱的胡子已经长起来啦。

昆斯那没有问题;你得套上假脸扮演,你可以小着声音讲话。

波顿咱也可以把脸孔罩住,提斯柏也让咱来扮吧。咱会细声细气地说话,“提斯妮!提斯妮!”“啊呀!皮拉摩斯,奴的情哥哥,是你的提斯柏,你的亲亲爱爱的姑娘!”

昆斯不行,不行,你必须扮皮拉摩斯。弗鲁特,你必须扮提斯柏。

波顿好吧,叫下去。

昆斯罗宾·斯塔佛林,当裁缝的。

斯塔佛林有,彼得·昆斯。

昆斯罗宾·斯塔佛林,你扮提斯柏的母亲。汤姆·斯诺特,补锅子的。

斯诺特有,彼得·昆斯。

昆斯你扮皮拉摩斯的爸爸;咱自己扮提斯柏的爸爸;斯纳格,做细木工的,你扮一只狮子:咱想这本戏就此分配好了。

斯纳格你有没有把狮子的台词写下?要是有的话,请你给我,因为我记性不大好。

昆斯你不用预备,你只要嚷嚷就算了。

波顿让咱也扮狮子吧。咱会嚷嚷,叫每一个人听见了都非常高兴;咱会嚷着嚷着,连公爵都传下谕旨来说,“让他再嚷下去吧!让他再嚷下去吧!”

昆斯你要嚷得那么可怕,吓坏了公爵夫人和各位太太小姐们,吓得她们尖声叫起来;那准可以把咱们一起给吊死了。

众人那准会把咱们一起给吊死,每一个母亲的儿子都逃不了。

波顿

朋友们,你们说的很是;要是你把太太们吓昏了头,她们一定会不顾三七二十一把咱们给吊死。但是咱可以把声音压得高一些,不,提得低一些;咱会嚷得就像一只吃奶的小鸽子那么地温柔,嚷得就像一只夜莺。

昆斯你只能扮皮拉摩斯;因为皮拉摩斯是一个讨人欢喜的小白脸,一个体面人,就像你可以在夏天看到的那种人;他又是一个可爱的堂堂绅士模样的人;因此你必须扮皮拉摩斯。

波顿行,咱就扮皮拉摩斯。顶好咱挂什么须?

昆斯那随你便吧。

波顿咱可以挂你那稻草色的须,你那橙黄色的须,你那紫红色的须,或者你那法国金洋钱色的须,纯黄色的须。

昆斯

你还是光着脸蛋吧。列位,这儿是你们的台词。咱请求你们,恳求你们,要求你们,在明儿夜里念熟,趁着月光,在郊外一哩路地方的禁林里咱们碰头,在那边咱们要排练排练;因为要是咱们在城里排练,就会有人跟着咱们,咱们的玩意儿就要泄漏出去。同时咱要开一张咱们演戏所需要的东西的单子。请你们大家不要误事。

波顿咱们一定在那边碰头;咱们在那边排练起来可以像样点儿,胆大点儿。大家辛苦干一下,要干得非常好。再会吧。

昆斯咱们在公爵的橡树底下再见。

波顿好了,可不许失约。(同下。)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致加西亚的信 三个火枪手 平家物语 曼斯菲尔德庄园 纸牌的秘密 魔戒全集(指环王1、2、3) 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 巨人传 玩偶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