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二幕 第二场  林中的另一处提泰妮娅及其小仙侍从等上

提泰妮娅

来,跳一回舞,唱一曲神仙歌,然后在一分钟内余下来的三分之一的时间里,大家散开去;有的去杀死麝香玫瑰嫩苞中的蛀虫;有的去和蝙蝠作战,剥下它们的翼革来为我的小妖儿们做外衣;剩下的去驱逐每夜啼叫、看见我们这些伶俐的小精灵们而惊骇的猫头鹰。现在唱歌给我催眠吧;唱罢之后,大家各做各的事,让我休息一会儿。

小仙们唱:

一两舌的花蛇,多刺的蝟,不要打扰着她的安睡!

蝾螈和蜥蜴,不要行近,仔细毒害了她的宁静。

夜莺,鼓起你的清弦,为我们唱一曲催眠:

睡啦,睡啦,睡睡吧!睡啦,睡啦,睡睡吧!

一切害物远走高飏,不要行近她的身旁;晚安,睡睡吧!

二织网的蜘蛛,不要过来;长脚的蛛儿快快走开!

黑背的蜣螂,不许走近;不许莽撞,蜗牛和蚯蚓。

夜莺,鼓起你的清弦,为我们唱一曲催眠:

睡啦,睡啦,睡睡吧!睡啦,睡啦,睡睡吧!

一切害物远走高飏,不要行近她的身旁;晚安,睡睡吧!

一小仙去吧!现在一切都已完成,只须留着一个人作哨兵。(众小仙下,提泰妮娅睡。)奥布朗上,挤花汁滴在提泰妮娅眼皮上。

奥布朗

等你眼睛一睁开,你就看见你的爱,为他担起相思债:山猫、豹子、大狗熊,野猪身上毛蓬蓬;等你醒来一看见丑东西在你身边,芳心可可为他恋。(下。)拉山德及赫米娅上。

拉山德好人,你在林中东奔西走,疲乏得快要昏倒了。说老实话,我已经忘记了我们的路。要是你同意,赫米娅,让我们休息一下,等待到天亮再说。

赫米娅就照你的意思吧,拉山德。你去给你自己找一处睡眠的所在,因为我要在这花坛安息我的形骸。

拉山德一块草地可以作我们两人枕首的地方;两个胸膛一条心,应该合睡一个眠床。

赫米娅哎,不要,亲爱的拉山德;为着我的缘故,我的亲亲,再躺远一些,不要挨得那么近。

拉山德

啊,爱人!不要误会了我的无邪的本意,恋人们原是能够领会彼此所说的话的。我是说我的心和你的心连结在一起,已经打成一片,分不开来;两个心胸彼此用盟誓连系,共有着一片忠贞。因此不要拒绝我睡在你的身旁,赫米娅,我一点没有坏心肠。

赫米娅

拉山德真会说话。要是赫米娅疑心拉山德有坏心肠,愿她从此不能堂堂做人。但是好朋友,为着爱情和礼貌的缘故,请睡得远一些;在人间的礼法上,保持这样的距离对于束身自好的未婚男女,是最为合适的。这么远就行了。晚安,亲爱的朋友!愿爱情永无更改,直到你生命的尽头!

拉山德依着你那祈祷我应和着阿门!阿门!我将失去我的生命,如其我失去我的忠贞!(略就远处退卧)这里是我的眠床了;但愿睡眠给与你充分的休养!

赫米娅那愿望我愿意和你分享!(二人入睡。)迫克上。

迫克我已经在森林中间走遍,但雅典人可还不曾瞧见,我要把这花液在他眼上试一试激动爱情的力量。

静寂的深宵!啊,谁在这厢?

他身上穿着雅典的衣裳。

我那主人所说的正是他,狠心地欺负那美貌娇娃;她正在这一旁睡得酣熟,不顾到地上的潮湿龌龊:

美丽的人儿!她竟然不敢睡近这没有心肝的恶汉。(挤花汁滴拉山德眼上)我已在你眼睛上,坏东西!

倾注着魔术的力量神奇;等你醒来的时候,让爱情从此扰乱你睡眠的安宁!

别了,你醒来我早已去远,奥布朗在盼我和他见面。(下。)狄米特律斯及海丽娜奔驰上。

海丽娜你杀死了我也好,但是请你停步吧,亲爱的狄米特律斯!

狄米特律斯我命令你走开,不要这样缠扰着我!

海丽娜啊!你要把我丢在黑暗中吗?请不要这样!

狄米特律斯站住!否则叫你活不成。我要独自走我的路。(下。)海丽娜

唉!这痴心的追赶使我乏得透不过气来。我越是千求万告,越是惹他憎恶。赫米娅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那么幸福,因为她有一双天赐的迷人的眼睛。她的眼睛怎么会这样明亮呢?不是为着泪水的缘故,因为我的眼睛被眼泪洗着的时候比她更多。不,不,我是像一头熊那么难看,就是野兽看见我也会因害怕而逃走;因此难怪狄米特律斯会这样逃避我,就像逃避一个丑妖怪一样。哪一面欺人的坏镜子使我居然敢把自己跟赫米娅的明星一样的眼睛相比呢?但是谁在这里?拉山德!躺在地上!死了吗,还是睡了?我看不见有血,也没有伤处。拉山德,要是你没有死,好朋友,醒醒吧!

拉山德

(醒)我愿为着你赴汤蹈火,玲珑剔透的海丽娜!上天在你身上显出他的本领,使我能在你的胸前看透你的心。狄米特律斯在哪里?嘿!那个难听的名字让他死在我的剑下多么合适!

海丽娜不要这样说,拉山德!不要这样说!即使他爱你的赫米娅又有什么关系?上帝!那又有什么关系?赫米娅仍旧是爱着你的,所以你应该心满意足了。

拉山德

跟赫米娅心满意足吗?不,我真悔恨和她在一起度着的那些可厌的时辰。我不爱赫米娅,我爱的是海丽娜;谁不愿意把一只乌鸦换一头白鸽呢?男人的意志是被理性所支配的,理性告诉我你比她更值得敬爱。凡是生长的东西,不到季节,总不会成熟:我过去由于年轻,我的理性也不曾成熟;但是现在我的智慧已经充分成长,理性指挥着我的意志,把我引到了你的眼前;在你的眼睛里我可以读到写在最丰美的爱情的经典上的故事。

海丽娜

我怎么忍受得下这种尖刻的嘲笑呢?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你,使你这样讥讽我呢?我从来不曾得到过,也永远不会得到,狄米特律斯的一瞥爱怜的眼光,难道那还不够,难道那还不够,年轻人,你必须再这样挖苦我的短处吗?真的,你侮辱了我;真的,用这种卑鄙的样子向我献假殷勤。但是再会吧!我还以为你是个较有教养的上流人哩。唉!一个女子受到了这一个男人的摈拒,还得忍受那一个男子的揶揄。(下。)拉山德

她没有看见赫米娅。赫米娅,睡你的吧,再不要走近拉山德的身边了!一个人吃饱了太多的甜食,能使胸胃中发生强烈的厌恶,改信正教的人最是痛心疾首于以往欺骗他的异端邪说;你就是我的甜食和异端邪说,让你被一切的人所憎恶吧,但没有别人比我更憎恶你了。我的一切生命之力啊,用爱和力来尊崇海丽娜,做她的忠实的骑士吧!(下。)赫米娅

(醒)救救我,拉山德!救救我!用出你全身力量来,替我在胸口上撵掉这条蠕动的蛇。哎呀,天哪!做了怎样的梦!拉山德,瞧我怎样因害怕而颤抖着。我觉得仿佛一条蛇在嚼食我的心,而你坐在一旁,瞧着它的残酷的肆虐微笑。拉山德!怎么!换了地方了?拉山德!好人!怎么!听不见?去了?没有声音,不说一句话?唉!你在哪儿?要是你听见我,答应一声呀!凭着一切爱情的名义,说话呀!我害怕得差不多要晕倒了。仍旧一声不响!我明白你已不在近旁了;要是我寻不到你,我定将一命丧亡!(下。)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苏菲的世界 简爱 死魂灵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普罗旺斯的一年 一个人的朝圣 儿子与情人 悲惨世界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曼斯菲尔德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