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三幕 第二场  林中的另一处奥布朗上

奥布朗不知道提泰妮娅有没有醒来;她一醒来,就要热烈地爱上了她第一眼看到的无论什么东西了。这边来的是我的使者。

迫克上。

奥布朗啊,疯狂的精灵!在这座夜的魔林里现在有什么事情发生?

迫克

姑娘爱上了一个怪物了。当她昏昏睡熟的时候,在她的隐秘的神圣的卧室之旁,来了一群村汉;他们都是在雅典市集上作工过活的粗鲁的手艺人,聚集在一起练着戏,预备在忒修斯结婚的那天表演。在这一群蠢货的中间,一个最蠢的蠢材扮演着皮拉摩斯;吉他退场走进一簇丛林里去的时候,我就抓住了这个好机会,给他的头上罩上一只死驴的头壳。一会儿为了答应他的提斯柏,这位好伶人又出来了。他们一看见了他,就像雁子望见了蹑足行近的猎人,又像一大群灰鸦听见了枪声轰然飞起乱叫、四散着横扫过天空一样,大家没命逃走了;又因为我们的跳舞震动了地面,一个个横仆竖倒,嘴里乱喊着救命。他们本来就是那么糊涂,这回吓得完全丧失了神智,没有知觉的东西也都来欺侮他们了:野茨和荆棘抓破了他们的衣服;有的失去了袖子,有的落掉了帽子,败军之将,无论什么东西都是予取予求的。在这种惊惶中我领着他们走去,把变了样子的可爱的皮拉摩斯孤单单地留下;就在那时候,提泰妮娅醒了转来,立刻爱上了一头驴子了。

奥布朗这比我所能想得到的计策还好。但是你有没有依照我的吩咐,把那爱汁滴在那个雅典人的眼上呢?

迫克那我也已经乘他睡熟的时候办好了。那个雅典女人就在他的身边,因此他一醒来,一定便会看见她。

狄米特律斯及赫米娅上。

奥布朗站过来些,这就是那个雅典人。

迫克这女人一点不错;那男人可不是。

狄米特律斯唉!为什么你这样骂着深爱你的人呢?那种毒骂是应该加在你仇敌身上的。

赫米娅

现在我不过把你数说数说罢了;我应该更厉害地对付你,因为我相信你是可咒诅的。要是你已经乘着拉山德睡着的时候把他杀了,那么把我也杀了吧;已经两脚踏在血泊中,索性让杀人的血淹没你的膝盖吧。太阳对于白昼,也没有像他对于我那样的忠心。当赫米娅睡熟的时候,他会悄悄地离开她吗?我宁愿相信地球的中心可以穿成孔道,月亮会从里面钻了过去,在地球的那一端跟她的兄长白昼捣乱。一定是你已经把他杀死了;因为只有杀人的凶徒,脸上才会这样惨白而可怖。

狄米特律斯被杀者的脸色应该是这样的,你的残酷已经洞穿我的心,因此我应该有那样的脸色;但是你这杀人的,瞧上去却仍然是那么辉煌莹洁,就像那边天上闪耀着的金星一样。

赫米娅你这种话跟我的拉山德有什么关系?他在哪里呀?啊,好狄米特律斯,把他还给了我吧!

狄米特律斯我宁愿把他的尸体喂我的猎犬。

赫米娅

滚开,贱狗!滚开,恶狗!你使我失去姑娘家的柔顺,再也忍不住了。你真的把他杀了吗?从此之后,别再把你算作人吧!啊,看在我的面上,老老实实告诉我,告诉我,你,一个清醒的人,看见他睡着,而把他杀了吗?嗳唷,真勇敢!一条蛇、一条毒蛇,都比不上你;因为它的分叉的毒舌,还不及你的毒心更毒!

狄米特律斯你的脾气发得好没来由。我并没有杀死拉山德,他也并没有死,照我所知道的。

赫米娅那么请你告诉我他很安全。

狄米特律斯要是我告诉你,我将得到什么好处呢?

赫米娅你可以得到永远不再看见我的权利。我从此离开你那可憎的脸;无论他死也罢活也罢,你再不要和我相见。(下。)狄米特律斯

在她这样盛怒之中,我还是不要跟着她。让我在这儿暂时停留一会儿。

睡眠欠下了沉忧的债,心头加重了沉忧的担;我且把黑甜乡暂时寻访,还了些还不尽的糊涂账。(卧下睡去。)奥布朗

你干了些什么事呢?你已经大大地弄错了,把爱汁去滴在一个真心的恋人的眼上。为了这次错误,本来忠实的将要改变心肠,而不忠实的仍旧和以前一样。

迫克一切都是命运在作主;保持着忠心的不过一个人;变心的,把盟誓起了一个毁了一个的,却有百万个人。

奥布朗

比风还快地到林中各处去访寻名叫海丽娜的雅典女郎吧。她是全然为爱情而憔悴的,痴心的叹息耗去了她脸上的血色。用一些幻象把她引到这儿来:我将在这个人的眼睛上施上魔法,准备他们的见面。

迫克我去,我去,瞧我一会儿便失了踪迹;鞑靼人的飞箭都赶不上我的迅疾。(下。)奥布朗这一朵紫色的小花,尚留着爱神的箭疤,让它那灵液的力量,渗进他眸子的中央。

当他看见她的时光,让她显出庄严妙相,如同金星照亮天庭,让他向她婉转求情。

迫克重上。

迫克报告神仙界的头脑,海丽娜已被我带到,她后面随着那少年,正在哀求着她眷怜。

瞧瞧那痴愚的形状,人们真蠢得没法想!

奥布朗站开些;他们的声音将要惊醒睡着的人。

迫克两男合爱着一女,这把戏真够有趣;最妙是颠颠倒倒,看着才叫人发笑。

拉山德及海丽娜上。

拉山德

为什么你要以为我的求爱不过是向你嘲笑呢?嘲笑和戏谑是永不会伴着眼泪而来的;瞧,我在起誓的时候是怎样感泣着!这样的誓言是不会被人认作虚诳的。明明有着可以证明是千真万确的表记,为什么你会以为我这一切都是出于姗笑呢?

海丽娜

你越来越俏皮了。要是人们所说的真话都是互相矛盾的,那么神圣的真话将成了一篇鬼话。这些誓言都是应当向赫米娅说的;难道你把她丢弃了吗?把你对她和对我的誓言放在两个秤盘里,一定称不出轻重来,因为都是像空话那样虚浮。

拉山德当我向她起誓的时候,我实在一点见识都没有。

海丽娜照我想起来,你现在把她丢弃了,也不像是有见识的。

拉山德狄米特律斯爱着她,但他不爱你。

狄米特律斯

(醒)啊,海伦⑿!完美的女神!圣洁的仙子!我要用什么来比并你的秀眼呢,我的爱人?水晶是太昏暗了。啊,你的嘴唇,那吻人的樱桃,瞧上去是多么成熟,多么诱人!你一举起你那洁白的妙手,被东风吹着的陶洛斯高山上的积雪,就显得像乌鸦那么黯黑了。让我吻一吻那纯白的女王,这幸福的象征吧!

海丽娜

唉,倒霉!该死!我明白你们都在拿我取笑;假如你们是懂得礼貌和有教养的人,一定不会这样侮辱我。我知道你们都讨厌着我,那么就讨厌我好了,为什么还要联合起来讥讽我呢?你们瞧上去都像堂堂男子,如果真是堂堂男子,就不该这样对待一个有身分的妇女:发着誓,赌着咒,过誉着我的好处,但我可以断定你们的心里却在讨厌我。你们两人是情敌,一同爱着赫米娅,现在转过身来一同把海丽娜嘲笑,真是大丈夫的行为,干得真漂亮,为着取笑的缘故逼一个可怜的女人流泪!高尚的人决不会这样轻侮一个闺女,逼到她忍无可忍,只是因为给你们寻寻开心。

拉山德

你太残忍,狄米特律斯,不要这样;因为你爱着赫米娅,这你知道我是十分明白的。现在我用全心和好意把我在赫米娅的爱情中的地位让给你;但你也得把海丽娜的爱情让给我,因为我爱她,并且将要爱她到死。

海丽娜从来不曾有过嘲笑者浪费过这样无聊的口舌。

狄米特律斯

拉山德,保留着你的赫米娅吧,我不要;要是我曾经爱过她,那爱情现在也已经消失了。我的爱不过像过客一样暂时驻留在她的身上,现在它已经回到它的永远的家,海丽娜的身边,再不到别处去了。

拉山德海伦,他的话是假的。

狄米特律斯不要侮蔑你所不知道的真理,否则你将以生命的危险重重补偿你的过失。瞧!你的爱人来了;那边才是你的爱人。

赫米娅上。

赫米娅

黑夜使眼睛失去它的作用,但却使耳朵的听觉更为灵敏;它虽然妨碍了视觉的活动,却给予听觉加倍的补偿。我的眼睛不能寻到你,拉山德;但多谢我的耳朵,使我能听见你的声音。你为什么那样忍心地离开了我呢?

拉山德爱情驱着一个人走的时候,为什么他要滞留呢?

赫米娅哪一种爱情能把拉山德驱开我的身边?

拉山德

拉山德的爱情使他一刻也不能停留;美丽的海丽娜,她照耀着夜天,使一切明亮的繁星黯然无色。为什么你要来寻找我呢?难道这还不能使你知道我因为厌恶你的缘故,才这样离开你吗?

赫米娅你说的不是真话;那不会是真的。

海丽娜

瞧!她也是他们的一党。现在我明白了他们三个人一起联合了用这种恶戏欺凌我。欺人的赫米娅!最没有良心的丫头!你竟然和这种人一同算计着向我开这种卑鄙的玩笑作弄我吗?我们两人从前的种种推心置腹,约为姊妹的盟誓,在一起怨恨疾足的时间这样快便把我们拆分的那种时光,啊!你难道都已经忘记了吗?我们在同学时的那种情谊,一切童年的天真,你都已经完全丢在脑后了吗?赫米娅,我们两人曾经像两个巧手的神匠,在一起绣着同一朵花,描着同一个图样,我们同坐在一个椅垫上,齐声曼吟着同一个歌儿,就像我们的手、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声音、我们的思想,都是连在一起不可分的样子。我们这样生长在一起,正如并蒂的樱桃,看似两个,其实却连生在一起;我们是结在同一茎上的两颗可爱的果实,我们的身体虽然分开,我们的心却只有一个——原来我们的身子好比两个互通婚姻的名门,我们的心好比男家女家的纹章合而为一。难道你竟把我们从前的友好丢弃不顾,而和男人们联合着嘲弄你的可怜的朋友吗?这种行为太没有朋友的情谊,而且也不合一个少女的身分。不单是我,我们全体女人都可以攻击你,虽然受到委屈的只是我一个。

赫米娅你这种愤激的话真使我惊奇。我并没有嘲弄你;似乎你在嘲弄我哩。

海丽娜

你不曾唆使拉山德跟随我,假意称赞我的眼睛和面孔吗?你那另一个爱人,狄米特律斯,不久之前还曾要用他的脚踢开我,你不曾使他称我为女神、仙子,神圣而希有的、珍贵的、超乎一切的人吗?为什么他要向他所讨厌的人说这种话呢?拉山德的灵魂里是充满了你的爱的,为什么他反而要摈斥你,却要把他的热情奉献给我,倘不是因为你的指使,因为你们曾经预先商量好?即使我不像你那样有人爱怜,那样被人追求不舍,那样走好运,即使我是那样倒霉,得不到我所爱的人的爱情,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你应该可怜我才是,不应该反而来侮蔑我。

赫米娅我不懂你说这种话的意思。

海丽娜

好,尽管装腔下去,扮着这一副苦脸,等我一转背,就要向我作嘴脸了;大家彼此眨眨眼睛,把这个绝妙的玩笑尽管开下去吧,将来会记载在历史上的。假如你们是有同情心,懂得礼貌的,就不该把我当作这样的笑柄。再会吧;一半也是我自己不好,死别或生离不久便可以补赎我的错误。

拉山德不要走,温柔的海丽娜!听我解释。我的爱!我的生命!我的灵魂!美丽的海丽娜!

海丽娜多好听的话!

赫米娅亲爱的,不要那样嘲笑她。

狄米特律斯要是她的恳求不能使你不说那种话,我将强迫你闭住你的嘴。

拉山德

她想恳求我,你想强迫我,可是都无济于事。你的威胁正和她的软弱的祈告同样没有力量。海伦,我爱你!凭着我的生命起誓,我爱你!谁说我不爱你的,我愿意用我的生命证明他说谎;为了你我是乐意把生命捐弃的。

狄米特律斯我说我比他更要爱你得多。

拉山德要是你这样说,那么把剑拔出来证明一下吧。

狄米特律斯好,快些,来!

赫米娅拉山德,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拉山德走开,你这黑鬼⒀!

狄米特律斯不,不——你可不能骗我而自己逃走;假意说着来来,却在准备乘机溜去。你是个不中用的汉子,来吧!

拉山德(向赫米娅)放开手,你这猫!你这牛蒡子!贱东西,放开手!否则我要像摔掉身上一条蛇那样摔掉你了。

赫米娅为什么你变得这样凶暴?究竟是什么缘故呢,爱人?

拉山德你的爱人!走开,黑鞑子!走开!可厌的毒物,叫人恶心的东西,给我滚吧!

赫米娅你还是在开玩笑吗?

海丽娜是的,你也是在开玩笑。

拉山德狄米特律斯,我一定不失信于你。

狄米特律斯你的话可有些不能算数,因为人家的柔情在牵系住你。我可信不过你的话。

拉山德什么!难道要我伤害她、打她、杀死她吗?虽然我厌恨她,我还不致于这样残忍。

赫米娅

啊!还有什么事情比之你厌恨我更残忍呢?厌恨我!为什么呢?天哪!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我的好人?难道我不是赫米娅了吗?难道你不是拉山德了吗?我现在生得仍旧跟以前一个样子。就在这一夜里你还曾爱过我;但就在这一夜里你离开了我。那么你真的——唉,天哪!——存心离开我吗?

拉山德一点不错,而且再不要看见你的脸了;因此你可以断了念头,不必疑心,我的话是千真万确的:我厌恨你,我爱海丽娜,一点不是开玩笑。

赫米娅天啊!你这骗子!你这花中的蛀虫!你这爱情的贼!哼!你乘着黑夜,悄悄地把我的爱人的心偷了去吗?

海丽娜

真好!难道你一点女人家的羞耻都没有,一点不晓得难为情,不晓得自重了吗?哼!你一定要引得我破口说出难听的话来吗?哼!哼!你这装腔作势的人!你这给人家愚弄的小玩偶!

赫米娅

小玩偶!噢,原来如此。现在我才明白了她为什么把她的身材跟我的比较;她自夸她生得长,用她那身材,那高高的身材,赢得了他的心。因为我生得矮小,所以他便把你看得高不可及了吗?我是怎样一个矮法?你这涂脂抹粉的花棒儿!请你说,我是怎样矮法?矮虽矮,我的指爪还挖得着你的眼珠哩!

海丽娜

先生们,虽然你们都在嘲弄我,但我求你们别让她伤害我。我从来不曾使过性子;我也完全不懂得怎样跟人家闹架儿;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女子。不要让她打我。也许因为她比我矮些,你们就以为我打得过她吧。

赫米娅生得矮些!听,又来了!

海丽娜

好赫米娅,不要对我这样凶!我一直是爱你的,赫米娅,有什么事总跟你商量,从来不曾你作过欺心的事;除了这次,为了对于狄米特律斯的爱情的缘故,我把你私奔到这座林中的事告诉了他。他追踪着你;为了爱,我又追踪着他;但他一直是斥骂着我,威吓着我说要打我、踢我,甚至于要杀死我。现在你让我悄悄地走了吧;我愿带着我的愚蠢回到雅典去,不再跟着你们了。让我走;你瞧我是多么傻多么痴心!

赫米娅好,你走就走吧,谁在拦你?

海面娜一颗发痴的心,但我把它丢弃在这里了。

赫米娅噢,给了拉山德了是不是?

海丽娜不,给了狄米特律斯。

拉山德不要怕,她不会伤害你的,海丽娜。

狄米特律斯当然不会的,先生;即使你帮着她也不要紧。

海丽娜啊,她一发起怒来,真是又凶又狠。在学校里她就是出名的雌老虎;很小的时候便那么凶了。

赫来娅又是“很小”!老是矮啊小啊的说个不住!为什么你让她这样讥笑我呢?让我跟她拚命去。

拉山德滚开,你这矮子!你这发育不全的三寸丁!你这小珠子!你这小青豆!

狄米特律斯她用不着你帮忙,因此不必那样乱献殷勤。让她去;不许你嘴里再提到海丽娜,不要你来给她撑腰。要是你再向她略献殷勤,就请你当心着吧!

拉山德现在她已经不再拉住我了;你要是有胆子,跟我来吧,我们倒要试试看究竟海丽娜该属于谁。

狄米特律斯跟你来!嘿,我要和你并着肩走呢。(拉山德、狄米特律斯二人下。)赫米娅你,小姐,这一切的纷扰都是因为你的缘故。嗳,别逃啊!

海丽娜我怕你,我不敢跟脾气这么大的你在一起。打起架来,你的手比我快得多;但我的腿比你长些,逃起来你追不上我。(下。)赫米娅

我简直莫名其妙,不知道说些什么话好。(下。)奥布朗这是你的大意所致;要不是你弄错了,一定是你故意在捣蛋。

迫克

相信我,仙王,是我弄错了。你不是对我说只要认清楚那人穿着雅典人的衣裳?照这样说起来我完全不曾错,因为我是把花汁滴在一个雅典人的眼上。事情会弄到这样我是满快活的,因为他们的吵闹看着怪有趣味。

奥布朗

你瞧这两个恋人找地方决斗去了,因此,罗宾,快去把夜天遮暗了;你就去用像冥河的水一样黑的浓雾盖住了星空,再引这两个声势汹汹的仇人迷失了路,不要让他们碰在一起。有时你学着拉山德的声音痛骂狄米特律斯,叫他气得直跳,有时学着狄米特律斯的样子斥责拉山德:用这种法子把他们两个分开,直到他们奔波得精疲力竭,死一样的睡眠拖着铅样沉重的腿和蝙蝠的翅膀爬上了他们的额上;然后你把这草挤出汁来涂在拉山德的眼睛上,它能够解去一切的错误,使他的眼睛恢复从前的眼光。等他们醒来之后,这一切的戏谑,就会像是一场梦景或是空虚的幻象;这一班恋人们便将回到雅典去,而且将订下白头到老、永无尽期的盟约。在我差遣你去作这件事的时候,我要去访问我的王后,向她讨那个印度孩子;然后我要解除她眼中所见的怪物的幻觉,一切事情都将和平解决。

迫克这事我们必须赶早办好,主公,因为黑夜已经驾起他的飞龙;晨星,黎明的先驱,已照亮苍穹;一个个鬼魂四散地奔返殡宫:

还有那横死的幽灵抱恨长终,道旁水底有他们的白骨成丛,为怕白昼揭露了丑恶的形容,早已向重泉归寝,相伴着蛆虫;他们永远见不到日光的融融,只每夜在暗野里凭吊着凄风。

奥布朗但你我可完全不能比并他们;晨光中我惯和猎人一起游巡,如同林居人一样踏访着丛林:

即使东方开启了火红的天门,大海上照耀万道灿烂的光针,青碧的大海化成了一片黄金,但我们应该早早办好这事情,最好别把它迁延着直到天明。(下。)迫克

奔到这边来,奔过那边去;我要领他们,奔来又奔去。

林间和市上,无人不怕我;我要领他们,走尽林中路。

这儿来了一个。

拉山德重上。

拉山德你在哪里,骄傲的狄米特律斯?说出来!

迫克在这儿,恶徒!把你的剑拔出来准备着吧。你在哪里?

拉山德我立刻就过来。

迫克那么跟我来吧,到平坦一点的地方。(拉山德随声音下。)狄米特律斯重上。

狄米特律斯拉山德,你再开口啊!你逃走了,你这懦夫!你逃走了吗?说话呀!躲在那一堆树丛里吗?你躲在哪里呀?

迫克你这懦夫!你在向星星们夸口,向树林子挑战,但是却不敢过来吗?来,卑怯汉!来,你这小孩子!我要好好抽你一顿。谁要跟你比剑才真倒霉!

狄米特律斯呀,你在那边吗?

迫克跟我的声音来吧;这儿不是适宜我们战斗的地方。(同下。)拉山德重上。

拉山德

他走在我的前头,老是挑拨着我上前;一等我走到他叫喊着的地方,他又早已不在。这个坏蛋比我脚步快得多,我追得快,他可逃得更快,使我在黑暗崎岖的路上绊了一交。让我在这儿休息一下吧。(躺下)来吧,你仁心的白昼!只要你一露出你的一线灰白的微光,我就可以看见狄米特律斯而洗雪这次仇恨了。(睡去。)迫克及狄米特律斯重上。

迫克哈!哈!哈!懦夫!你为什么不来?

狄米特律斯要是你有胆量的话,等着我吧;我全然明白你跑在我前面,从这儿窜到那儿,不敢站住,也不敢见我的面。你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迫克过来,我在这儿。

狄米特律斯

哼,你在摆布我。要是天亮了我看见你的面孔,你好好地留点儿神;现在,去你的吧!疲乏逼着我倒下在这寒冷的地上,等候着白天的降临。(躺下睡去。)海丽娜重上。

海丽娜

疲乏的夜啊!冗长的夜啊!减少一些你的时辰吧!从东方出来的安慰,快照耀起来吧!好让我借着晨光回到雅典去,离开这一群人,他们大家都讨厌着可怜的我。慈悲的睡眠,有时你闭上了悲伤的眼睛,求你暂时让我忘却了自己的存在吧!(躺下睡去。)迫克

两男加两女,四个无错误;三人已在此,一人在何处?

哈哈她来了,满脸愁云罩:

爱神真不好,惯惹人烦恼!

赫米娅重上。

赫米娅

从来不曾这样疲乏过,从来不曾这样伤心过!我的身上沾满了露水,我的衣裳被荆棘所抓破;我跑也跑不动,爬也爬不动了;我的两条腿再也不能听从我的心愿。让我在这儿休息一下以待天明。要是他们真要决斗的话,愿天保佑拉山德吧!(躺下睡去。)迫克

梦将残,睡方酣,神仙药,祛幻觉,百般迷梦全消却。(挤草汁于拉山德眼上)醒眼见,旧人脸,乐满心,情不禁,从此欢爱复深深。

一句俗语说得好,各人各有各的宝,等你醒来就知道:

哥儿爱姐儿,两两无参差;失马复得马,一场大笑话!(下。)

www.xiaoshuotxt.netTxt小xiaoshuo说天堂

同类推荐 铁皮鼓 男人这东西 春香传 哈姆雷特 麦田里的守望者 百万英镑 窄门 时间旅行者的妻子 假如明天来临 少年维特之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