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四幕 第一场  林中

拉山德、狄米特律斯、海丽娜、赫米娅酣睡未醒提泰妮娅及波顿上,众仙随侍;奥布朗潜随其后。

提泰妮娅来,坐下在这花床上。我要爱抚你的可爱的脸颊;我要把麝香玫瑰插在你柔软光滑的头颅上;我要吻你的美丽的大耳朵,我的温柔的宝贝!

波顿豆花呢?

豆花有。

波顿替咱把头搔搔,豆花儿。蛛网先生在哪儿?

蛛网有。

波顿

蛛网先生,好先生,把您的刀拿好,替咱把那蓟草叶尖上的红屁股的野蜂儿杀了;然后,好先生,替咱把蜜囊儿拿来。干那事的时候可别太性急,先生;而且,好先生,当心别把蜜囊儿给弄破了;要是您在蜜囊里头淹死了,那咱可不很乐意,先生。芥子先生在哪儿?

芥子有。

波顿把您的小手儿给我,芥子先生。请您不要多礼吧,好先生。

芥子你有什么吩咐?

波顿

没有什么,好先生,只是帮蛛网骑士替咱搔搔痒。咱一定得理发去,先生,因为咱觉得脸上毛得很。咱是一头感觉非常灵敏的驴子,要是一根毛把咱触痒了,咱就非得搔一下子不可。

提泰妮娅你要不要听一些音乐,我的好人?

波顿咱很懂得一点儿音乐。咱们来一下子锣鼓吧。

提泰妮娅好人,你要吃些什么呢?

波顿真的,来一堆刍秣吧;您要是有好的干麦秆,也可以给咱大嚼一顿。咱想,咱怪想吃那么一捆干草;好干草,美味的干草,什么也比不上它。

提泰妮娅我有一个善于冒险的小神仙,可以给你到松鼠的仓里取些新鲜的榛栗来。

波顿咱宁可吃一把两把干豌豆。但是谢谢您,吩咐您那些人们别惊动咱吧,咱想要睡他妈的一觉。

提泰妮娅

睡吧,我要把你抱在我的臂中。神仙们,往各处散开去吧。(众仙下)菟丝也正是这样温柔地缠附着芬芳的金银花;女萝也正是这样缱绻着榆树的皱折的臂枝。啊,我是多么爱你!我是多么热恋着你!(同睡去。)迫克上。

奥布朗

(上前)欢迎,好罗宾!你见没见这种可爱的情景?我对于她的痴恋开始有点不忍了。刚才我在树林后面遇见她正在为这个可憎的蠢货找寻爱情的礼物,我就谴责她,跟她争吵起来,因为那时她把芬芳的鲜花制成花环,环绕着他那毛茸茸的额角;原来在嫩芯上晶莹饱满、如同东方的明珠一样的露水,如今却含在那一朵朵美艳的小花的眼中,像是盈盈欲泣的眼泪,痛心着它们所受的耻辱。我把她尽情嘲骂一番之后,她低声下气地请求我息怒,于是我便乘机向她索讨那个换儿;她立刻把他给了我,差她的仙侍把他送到了我的寝宫。现在我已经把这个孩子弄到手,我将解去她眼中这种可憎的迷惑。好迫克,你去把这雅典村夫头上的变形的头盖揭下,等他和大家一同醒来的时候,好让他回到雅典去,把这晚间发生的一切事情只当作一场梦魇。但是先让我给仙后解去了魔法吧。(以草触她的眼睛)回复你原来的本性,解去你眼前的幻景;这一朵女贞花采自月姊园庭,它会使爱情的小卉失去功能。

喂,我的提泰妮娅,醒醒吧,我的好王后!

提泰妮娅我的奥布朗!我看见了怎样的幻景!好像我爱上了一头驴子啦。

奥布朗那边就是你的爱人。

提泰妮娅这一切事情怎么会发生的呢?啊,现在我看见他的样子是多么惹气!

奥布朗静一会儿。罗宾,把他的头壳揭下了。提泰妮娅,叫他们奏起音乐来吧,让这五个人睡得全然失去了知觉。

提泰妮娅来,奏起催眠的乐声柔婉!(音乐。)迫克等你一觉醒来,蠢汉,用你的傻眼睛瞧看。

奥布朗

奏下去,音乐!来,我的王后,让我们携手同行,让我们的舞蹈震动这些人睡着的地面。现在我们已经言归于好,明天夜半将要一同到忒修斯公爵的府中跳着庄严的欢舞,祝福他家繁荣昌盛。这两对忠心的恋人也将在那里和忒修斯同时举行婚礼,大家心中充满了喜乐。

迫克仙王,仙王,留心听,我听见云雀歌吟。

奥布朗王后,让我们静静追随着夜的踪影;我们环绕着地球,快过明月的光流。

提泰妮娅夫君,请你在一路告诉我一切缘故,这些人来自何方,当我熟睡的时光。(同下。幕内号角声。)忒修斯、希波吕忒、伊吉斯及侍从等上。

忒修斯

你们中间谁去把猎奴唤来。我们已把五月节的仪式遵行,现在才只是清晨,我的爱人应当听一听猎犬的音乐。把它们放在西面的山谷里;快去把猎奴唤来。美丽的王后,让我们到山顶上去,领略着猎犬们的吠叫和山谷中的回声应和在一起的妙乐吧。

希波吕忒

我曾经同赫剌克勒斯和卡德摩斯⒁一起在克里特林中行猎,他们用斯巴达的猎犬追赶着巨熊,那种雄壮的吠声我真是第一次听到;除了丛林之外,天空和群山,以及一切附近的区域,似乎混成了一片交互的呐喊。我从来不曾听见过那样谐美的喧声,那样悦耳的雷鸣。

忒修斯

我的猎犬也是斯巴达种,一样的颊肉下垂,一样的黄沙的毛色;它们的头上垂着两片挥拂晨露的耳朵;它们的膝骨是弯曲的,并且像忒萨利亚种的公牛一样喉头长着垂肉。它们在追逐时不很迅速,但它们的吠声彼此高下相应,就像钟声那样合调。无论在克里特、斯巴达或是忒萨利亚,都不曾有过这么一队猎狗,应和着猎人的号角和呼召,吠得这样好听;你听见了之后便可以自己判断。但是且慢!这些都是什么仙女?

伊吉斯殿下,这儿躺着的是我的女儿;这是拉山德;这是狄米特律斯;这是海丽娜,奈达老人的女儿。我不知道他们怎么都在这儿。

忒修斯他们一定早起守五月节,因为闻知了我们的意旨,所以赶到这儿来参加我们的典礼。但是,伊吉斯,今天不是赫米娅应该决定她的选择的日子吗?

伊吉斯是的,殿下。

忒修斯

去,叫猎奴们吹起号角来惊醒他们。(幕内号角及呐喊声;拉山德、狄米特律斯、赫米娅、海丽娜四人惊醒跳起)早安,朋友们!情人节早已过去了,你们这一辈林鸟到现在才配起对吗?⒂拉山德

请殿下恕罪!(偕余人并跪下。)忒修斯请你们站起来吧。我知道你们两人是对头冤家,怎么会变得这样和气,大家睡在一块儿,没有一点猜忌,再不怕敌人了呢?

拉山德

殿下,我现在还是糊里糊涂,不知道应当怎样回答您的问话;但是我敢发誓说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在这儿;但是我想——我要说老实话,我现在记起来了,一点不错,我是和赫米娅一同到这儿来的;我们想要逃出雅典,避过了雅典法律的峻严,我们便可以——伊吉斯

够了,够了,殿下;话已经说得够了。我要求依法,依法惩办他。他们打算,他们打算逃走,狄米特律斯,他们打算用那种手段欺弄我们,使你的妻子落空,使我给你的允许也落空。

狄米特律斯

殿下,海丽娜告诉了我他们的出奔,告诉了我他们到这儿林中来的目的;我在盛怒之下追踪他们,同时海丽娜因为痴心的缘故也追踪着我。但是,殿下,我不知道什么一种力量——但一定是有一种力量——使我对于赫米娅的爱情会像霜雪一样溶解,现在想起来,就像回忆一段童年时所爱好的一件玩物一样;我一切的忠信、一切的心思、一切乐意的眼光,都是属于海丽娜一个人了。我在没有认识赫米娅之前,殿下,就已经和她订过盟约;但正如一个人在生病的时候一样,我厌弃着这一道珍馐,等到健康恢复,就会回复正常的胃口。现在我希求着她,珍爱着她,思慕着她,将要永远忠心于她。

忒修斯

俊美的恋人们,我们相遇得很巧;等会儿我们便可以再听你们把这段话讲下去。伊吉斯,你的意志只好屈服一下了;这两对少年不久便将跟我们一起在神庙中缔结永久的鸳盟。现在清晨快将过去,我们本来准备的行猎只好中止。跟我们一起到雅典去吧;三三成对地,我们将要大张盛宴。来,希波吕忒。(忒修斯、希波吕忒、伊吉斯及侍从下。)狄米特律斯

这些事情似乎微细而无从捉摸,好像化为云雾的远山一样。

赫米娅我觉得好像这些事情我都用昏花的眼睛看着,一切都化作了层叠的两重似的。

海丽娜我也是这样想。我得到了狄米特律斯,像是得到了一颗宝石,好像是我自己的,又好像不是我自己的。

狄米特律斯你们真能断定我们现在是醒着吗?我觉得我们还是在睡着做梦。你们是不是以为公爵方才在这儿,叫我们跟他走吗?

赫米娅是的,我的父亲也在。

海丽娜还有希波吕忒。

拉山德他确曾叫我们跟他到神庙里去。

狄米特律斯那么我们真的已经醒了。让我们跟着他走;一路上讲着我们的梦。(同下。)波顿

(醒)轮到咱说尾白的时候,请你们叫咱一声,咱就会答应;咱下面的一句是,“最美丽的皮拉摩斯。”喂!喂!彼得·昆斯!弗鲁特,修风箱的!斯诺特,补锅子的!斯塔佛林!他妈的!悄悄地溜走了,把咱撇下在这儿一个人睡觉吗?咱看见了一个奇怪得了不得的幻象,咱做了一个梦。没有人说得出那是怎样的一个梦;要是谁想把这个梦解释一下,那他一定是一头驴子。咱好像是——没有人说得出那是什么东西;咱好像是——咱好像有——但要是谁敢说出来咱好像有什么东西,那他一定是一个蠢材。咱那个梦啊,人们的眼睛从来没有听到过,人们的耳朵从来没有看见过,人们的手也尝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人们的舌头也想不出来是什么道理,人们的心也说不出来究竟那是怎样的一个梦。咱要叫彼得·昆斯给咱写一首歌儿咏一下这个梦,题目就叫做“波顿的梦”,因为这个梦可没有个底儿⒃;咱要在演完戏之后当着公爵大人的面前唱这个歌——或者更好些,还是等咱死了之后再唱吧。(下。)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麦琪的礼物 高老头 令人战栗的格林童话 洛丽塔 麦田里的守望者 假如明天来临 浮士德 仲夏夜之梦 百万英镑 愤怒的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