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四幕 第二场  雅典

昆斯家中昆斯、弗鲁特、斯诺特、斯塔佛林上。

昆斯你们差人到波顿家里去过了吗?他还没有回家吗?

斯塔佛林一点消息都没有。他准是给妖精拐了去了。

弗鲁特要是他不回来,那么咱们的戏就要搁起来啦;它不能再演下去,是不是?

昆斯那当然演不下去罗;整个雅典城里除了他之外就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演皮拉摩斯。

弗鲁特谁也演不了;他在雅典手艺人中间简直是最聪明的一个。

昆斯对,而且也是顶好的人;他有一副好喉咙,吊起膀子来真是顶呱呱的。

弗鲁特你说错了,你应当说“吊嗓子”。吊膀子,老天爷!那是一件难为情的事。

斯纳格上。

斯纳格列位,公爵大人刚从神庙里出来,还有两三位贵人和小姐们也在同时结了婚。要是咱们的玩意儿能够干下去,咱们一定大家都有好处。

弗鲁特

哎呀,可爱的波顿好家伙!他从此就不能再拿到六便士一天的恩俸了。他准可以拿到六便士一天的。咱可以赌咒公爵大人见了他扮演皮拉摩斯,一定会赏给他六便士一天。他应该可以拿到六便士一天的;扮演了皮拉摩斯,应该拿六便士一天,少一个子儿都不行。

波顿上。

波顿孩儿们在什么地方?心肝们在什么地方?

昆斯波顿!哎呀,顶好顶好的日子,顶吉利顶吉利的时辰!

波顿列位,咱要讲古怪事儿给你们听,可不许问咱什么事;要是咱对你们说了,咱不算是真的雅典人。咱要把一切全都告诉你们,一个字也不漏掉。

昆斯讲给咱们听吧,好波顿。

波顿

关于咱自己的事可一个字也不能告诉你们。咱要报告给你们知道的是,公爵大人已经用过正餐了。把你们的行头收拾起来,胡须上要用坚牢的穿绳,舞靴上要结簇新的缎带;立刻在宫门前集合;各人温熟了自己的台词;总而言之一句话,咱们的戏已经送上去了。无论如何,可得叫提斯柏穿一件干净一点的衬衫;还有扮演狮子的那位别把指甲铰掉,因为那是要露出在外面当作狮子的脚爪的。顶要紧的,列位老板们,别吃洋葱和大蒜,因为咱们可不能把人家熏倒胃口;咱一定会听见他们说,“这是一出香甜的喜剧。”完了,去吧!去吧!(同下。)

wWw.xiAoshUotxt.netT-x-t_小_说天/堂

同类推荐 1Q84 道林格雷的画像 简爱 摆渡人 双城记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 红与黑 麦克白 草叶集 哈姆雷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