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四章 玻璃缸里的金鱼

 小_说T-x-t_天/堂

第四章 玻璃缸里的金鱼

J

我想知道,没有我,他们可怎么办。

33

第一眼看到你平时生活过的地方,一定是件有意思的事情。但除非你死了,否则你永远也做不到这点。你可能要不服气,说“在婴儿的时候,不就是第一眼看世界嘛。看到的,满眼都是新鲜和奇异的事情。”但是你错了。你应该想到那些婴儿,其实他们什么都不懂,什么也不明白。他们看见的只能是大人的眼睛和嘴巴,听到的只能是:“哎呀呀,多可爱的小宝贝呀!”“我的小宝贝,小心肝!”“乖,乖!瞧这孩子。”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

当时你的年龄只有半分钟大,对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什么有劲、什么没劲,一点也没有概念。你那时,根本不可能真正看看这个世界。这跟你坐着飞碟来到地球,第一眼看这个行星的感觉一点也不一样!

但我跟阿瑟却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在高空向下看,我们越飞越低,就像是从高原向盆地俯冲的大鸟。

虽然我们在飞,但我总的感觉是在回家——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比如说吧,我的感觉就是自己有点像是一个什么远房亲戚,比如堂兄什么的,而且还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回老家的那种。——多少有点游子远归的感觉。周围的事物都是你熟悉的,你就是它的一部分,但是你跟它融不到一起去,你永远也不能影响到周围的事情。你就像玻璃缸里的一条金鱼那样看着外面的世界。

34

我们飞到云层下面了。

“真棒!阿瑟。”我兴奋地叫了起来。阿瑟不等回答我,就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我也学着他翻了一个。

“嗨,我们往哪儿去?”我问阿瑟。

“你就跟着我吧,”他回答道,“跟我下来。”

我们向下俯冲,这时我看见了许多熟悉的景物。教堂的尖顶,各个高层建筑,露天广场,还有霓虹灯广告牌。霓虹灯全天24小时都亮着,但只有在黑夜才惹人注目,真正“兴奋”起来。

怎么说呢,我和阿瑟就是那种——在黑夜“兴奋”起来的精灵。你应该常常在书里读到,在深夜各种鬼灵精怪都出来活动,我想我们现在也应该算作其中的一员了。想起来还真有点兴奋,我已经是幽灵了。我成了在黑夜里出没的家伙了。一想起这事,我就想笑,八成你也会笑,我能在深更半夜装神弄鬼去吓人,真不知道活人他们的观念有多少是正确的!我会去害人吗?我几乎连鸭子、鹅,还有火鸡都不会去吓唬。

我们掠过城市上空,下面车水马龙。地面到处都是嘈杂的声音,那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我们同它之间被一个无形的盾牌隔开了,我们只能看,但不能进入这个世界,我们不能对这个世界产生任何影响。至少当时我是这么想的。当然我这种想法事后看来也不全对。

35

“这边走,”阿瑟对我说,“我们去看老虎机。”

“老虎机?”我不明白,“那是什么?”

“你一会就明白了,跟我来吧。”

他在前面飞,我在后面跟着他。我们现在飞得跟一般建筑物差不多高,飞过写字楼的顶层,飞过大饭店最高一层的客房。

“哈里!”我们飞过一个窗户时,阿瑟叫住了我。有个男的坐在房间里,他前面的空间特别大,都可以打乒乓球了,而且还是四个人的双打。有这么大的房间和这么大的桌子,看样子他是个大人物了。不过老实说,他的行为很幼稚,因为他正在用手指头掏鼻孔。

“我们进去瞧瞧!”阿瑟从窗户飞进了房间。

说实在的,那个男的真没有什么好看的,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难看的一张脸。真是糟透了,要是我在学校里写作文,准会形容它是“最最丑陋的一张脸。”

阿瑟冲着那人叫:“嗨,榆木脑袋!你的礼貌到哪里去了?”但他还在用拇指使劲地捅他的鼻孔,就像我们根本不存在一样——对他来说,我们也确实不存在。这时有人敲门,他马上装成正在看文件的样子,“进来!”走进来另一个男的,交给他一些文件签署。他签完字,又看了看文件的重要部分,就让来人离开。他又拿起笔记本开始乱画。画小人、玩火柴,这种事你在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也会干。或许这个家伙是个大人物,因为好些文件必须他签字后才能生效,但是他又靠画小人、玩火柴来消磨时间,等着5点钟可以下班回家。

“他看不见我们吗?”我问阿瑟。

“当然不能!”他回答说,“我们是幽灵,你懂吗?我们是幽灵。好了,咱们走吧,去看老虎机,往这边来。”

我们刚飞出屋子,身后就传出一个声音。

“你们好,小伙子!”

我回头一看,是位小姐,长得特别好看,飞在我们后面。她看上去比较年轻,穿得也比较现代,但是没有我那么现代,不过远没有阿瑟那么过时。

“特罗小姐,你好!”阿瑟回答道,“最近怎么样?”

“还不坏,阿瑟,”她说,“不必牢骚满腹。还有很多情况不如我的人呢。”

我不明白她说的话,不过也没有问她,我看她飞了下去,从一个窗户中进入了大教堂。

“她是谁?”我问阿瑟。

“特罗小姐。”

“特罗小姐又是谁?”

“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就知道,特罗小姐就是特罗小姐。”

“她有什么没完成的事情吗?”我问阿瑟。

“不大清楚,”他回答我说,“不过是跟爱情有关的。我想应该是的,是关于真正的爱情,那就是她还没完成的事情。咱们也走吧。”

他又俯冲到下一条街,我跟在他后面。他拐了个弯儿进了一家名叫“黄金走廊”的赌场——我妈妈从来不会让我到这种地方去浪费时间和金钱。

我们走了进去,阿瑟四处打量,看看有没有人玩“老虎机”。

不远处有个老头把一枚硬币放进了投币孔里,突然机器上所有灯都闪了一下——那东西可能就叫老虎机了吧,我猜。看那样子,今天老头输得特别惨,恐怕连本都赔上了。但他还不停手,还要再试试手气。只有连续得到四个草莓,老头才有机会大赚一笔。我们看着他把最后一枚硬币从他口袋里掏了出来。

这时阿瑟对我说:“你看着!”

阿瑟开始使劲盯着老虎机,差不多把全身的劲都用上了,脸都有点变形了,看样子像是把全身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点上。

喀嚓!第一是草莓。

阿瑟高兴地笑了,他再次集中注意力。

哗啦!

还是草莓。

老头瞪大了眼睛,呼吸都快停止了。以前他也连续得到过两个草莓,但到头来他连一个子也没赢。

喀嚓!哗啦!

现在是第三个草莓了。

喀嚓!

最后一个。四个!四个草莓连成一排!老虎机安静了片刻,突然把所有的硬币都倒了出来。

“我赢了!”老头叫了起来,“我赢了!”

赌场老板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给每台机器都做过手脚,那个老头是不可能赢的。

赢来的硬币装满了老头的腰包。他打算出门找一家酒吧好好庆贺一下今天的胜利!他快走到门口时,他又掏出一枚硬币,投进了另一台机器里。

他说:“只是碰碰运气。”

我看见阿瑟又皱起了眉头,紧紧盯着那台机器,把注意力集中到一点上。

跟前一台机器不一样,这台机器必须得到一排银星才能赢。老头按下了开始的按钮。

银星,银星,银星,还是银星!!

四个银星一排,又是一大堆硬币掉了下来。老头高兴地跳起了舞。但这次赌场的老板急了,赶紧把那老头赶出了赌场,再也不让他投币了。

“对不起,今天我们提前关门了。”老板宣布。

但老头不想走:“今天我手气特别好,我还没有赢够呢,我现在还不能收手。”

“那就请您到别处去走您的好运吧,”老板说,“我们这里可是付不起您的好运气。”

赌场老板关上了大门,锁上了窗子。

我看阿瑟开心得不得了,我敢保证,这事一定是他干的。

我问他:“阿瑟,是你干的吗?”

“当然,”他说,“只要你集中意念,这很容易。”

赌场老板把那台“草莓”机和“银星”机都拆了。

“到底是怎么搞的?”他嘟囔着,“不可能呀?”

“阿瑟,”我说,“你不觉得我们得赶快走了吗?芽”

“他不会发现是我干的,”阿瑟说,“他只会觉得是机械故障。”

阿瑟对这一切都很有把握。

尽管是阿瑟捣的鬼,你还是很难去同情那个赌场老板,反正我只同情那个“走运”的老头。

36

阿瑟从紧闭的赌场大门穿了出去,这对于幽灵来说很正常,我也跟了出来,到了大街上。

“你想去哪呢?哈里。”阿瑟问我,“你有什么地方特别想去吗?”

我早就想好了,我恨不得马上就赶到那里,一刻也等不及了。那就是——

“我要回家看看,看看我爸、我妈都怎么样了,还要看看雅丹,还有阿尔特——我的那只猫,还有——”

但阿瑟看起来对我想去的地方一点也不感兴趣。

“哈里,我可不想去你家,”阿瑟说,“我带你出来可是想到处飘荡的,总去看老面孔、老地方多没劲!”

“我们还可以去我以前的学校,阿瑟!”我嘴里不停地说,“我会带你看看我的同学,还有我在教室里的座位。我敢打赌他们肯定把我的座位用鲜花、纪念物或者什么别的东西堆满了,而且还修饰得特别好看。这肯定没错。”

“哈里——”他试图打断我的话,但是我不听他的,话多得根本收不住。

“你还是听我说,”我继续对他说,“来看看我家,我的学校。我还要带你去看看我经常去踢球的公园,我一到周末就到那里去玩。我还要带你看看我常在哪骑自行车,指给你看我是在哪被卡车撞上的。还有一家游泳馆,阿瑟,我以前常去那,还有——”

“行了,哈里?选”阿瑟说,“我不是——”

“听我说,阿瑟,”我继续长篇大论,“咱们去吧,现在就去。我会向你介绍雅丹的,她是我姐姐。不过那不是她真名,她应该叫雅丹婷,我猜这可能是种什么花的名字,不过也拿不准。你会喜欢她的,她人不错。虽然我俩以前老打架,不过那不是真打,我的意思是,一般家庭的兄弟姐妹都会这样的?选阿瑟——”

“听着,哈里!”阿瑟又开口了,但是我的声音压住了他。我已经下定决心,我非得去我以前呆过的老地方看看不可。我特别想见我妈妈,我爸爸,还有我姐姐。还有好多朋友也想去看。我想知道,没有我,他们可怎么办。

“走吧,阿瑟!”我说,“走吧,咱们先去学校。”因为现在是大白天,家里肯定一个人也没有。雅丹还在学校(她上的是女校,跟我上的学校不一样),我爸我妈也都去上班了,得等好几个小时以后家里才会有人。

“哈里,等等!”我听到阿瑟在叫我,就放慢了脚步,但还是向城北走,去找一块绿地,那是我学校的操场。“等一下,哈里!”他还在喊我,“事情没那么简单,你必须先明白一些事,哈里。你必须先知道一些事,等一下!”

可我再也等不及了。我这个人就是犟,一旦下了决心,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等等,哈里,等等我!”阿瑟不停地叫我。但我现在已经在空中风驰电掣了,穿过了各式各样的建筑物,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自由翱翔。在空气上掠过,就像是“打水漂”,从一个又一个的波纹和泡沫上跳过。

“等等,哈里!等等,等等啊!”

阿瑟的叫声离我越来越远了,我现在可没有心情等任何人,就算是魔鬼叫我,我也不等。说到魔鬼,我倒是常想究竟谁是魔鬼?魔鬼住在哪?我怎么一次都没有见到过他?你知道我对这事是怎么想的吗?我觉得根本就没有什么魔鬼。魔鬼是人为了骂人或是吓唬小孩编出来的,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魔鬼。除非你心里有鬼,自己编出一个魔鬼来吓唬自己。魔鬼、害怕、焦急,还有大衣柜里的怪物,都是我们自己胡思乱想瞎编出来的。

www.XIAOshuotxt。NET

同类推荐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苏菲的世界 铁皮鼓 浮士德 漂亮朋友 巨人传 村上春树作品小说集 远大前程 刺猬的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