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十二章 原谅我,雅丹

小_说Txt天'堂

第十二章 原谅我,雅丹 

“噢,哈里,”她说。“噢,哈里。”

69

雅丹的房间总是那么整洁,不像我的。妈妈说这是因为女孩子天生比男孩子喜欢整洁。但我不这么想。我就见过像会动的果皮箱一样的女生,她们的卧室就像刚刚有一辆垃圾车在里面发生了爆炸。

我曾经在彼得家住过一晚上,他带我去看他姐姐的房间。

“进来看看吧,哈里,”彼得说,“你会吓一跳的。”

他说的一点也没错,第一眼就让我惊讶,里面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门是怎么被推开的。向里面张望了一下,你简直难以置信。他姐姐仿佛是一个收破烂的。到处是垃圾。漫画书、纸、杂志、令人心跳的海报,上面还用口红写着“我爱你”。地板上有一件尼龙裤,壁橱里还垂下来一双长筒袜,就像被扯破的蜘蛛网还挂在那里。

“她不会介意我们看到这些吧,彼得?”我问他,“我的意思是说,她不在里面吧?”

他耸耸肩膀说:“天晓得她在不在。”

他是对的,你怎么能知道呢?就在我们鬼鬼祟祟向里看的时候,她就在屋子里,埋在一大堆旧文化衫下面,你怎么能看出来呢?

“你妈妈怎么不管呢,彼得?”我说,“她没有被气疯了吗?”

“曾经管过,”他说,“但总是老样子。最后她放弃了,她说如果波珀——那是他姐姐的名字——在她有生之年不自己保持自己房间的清洁,妈妈就再也不管收拾她的房间了。所以就成这样了——僵持不下。”

收音机还在呢喃,做着背景音乐。我从来不知道雅丹怎么能干什么事情都开着收音机。但她就能做到这样。甚至她做作业的时候,也放着音乐。有时,爸爸会上来说:“这么吵,你怎么能集中精力呢?这不干扰你吗?”

雅丹会说:“爸爸,唯一干扰我的就是你上来问我为什么收音机不干扰我。OK?”

爸爸下楼不管她了,但过了一会,他又上来问同样的问题。

收音机的声音特别柔和,我听见电台主持人的声音了,他在介绍一首新歌,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的。也不可能听过——那是最新录制的新歌。我又一次感到自己是属于过去世界的,没有了我,世界继续不停的运行。

70

雅丹坐到了书桌前——这不是一张真正的书桌,它更应该被叫做梳妆台,但是雅丹把它当作书桌用。她不那么爱打扮,真的。美不是打扮出来的。所以她不像有些人,把一辈子的时间都花在照镜子上了。

她把我的一些照片贴在了墙上。有些是好几年前的老照片,她肯定是在我死后把它们找出来的,因为我敢肯定,以前这里没有贴我的相片。

她刚才正在预习历史。书摊开在梳妆台上,旁边还有一张垫板和几根铅笔,是准备划重点用的。

我看见她坐下,拿起已经打开的历史书,试图集中精神去读它。但是她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些老照片。那里有我自己一个人的照片,也有我和雅丹的合影。其中有一张照片,里面的雅丹还很小,而我只是婴儿——可能那时我刚刚出生。她抱着我,爸爸在旁边帮着她,妈妈则十分担心地看着,好像雅丹马上就会把我摔下来,磕着脑袋瓜儿似的(可能她还真有点想磕我的脑袋)。还有以后的好多照片,那时我们都大一点了。她总是比我大三岁,总是我的大姐姐,我总是她烦人的小弟弟,揪她的辫子,让她不舒服。

还有我们外出度假的照片,家庭生活照,过圣诞节时的照片和我们俩生日时的照片。有许多我们小时候的照片。还有全家福,我,雅丹,爸爸,妈妈,站在一起,对着新买的照相机自动快门笑。

看,我在这儿,我们都在这儿。我们以后再也不能聚在一起了。

我又感到难过了——但我没有陷入这种感觉。我有使命,我得去完成我还没干完的事情。我得原谅雅丹,并得到雅丹的原谅。我不能让雅丹在余生中总是悔恨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要是在哪天死了,你准保会后悔的!”我曾对她说。

“你放心吧,我不会,”她回敬我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真的再也回不来了。

“雅丹,”我说,“雅丹,我是哈里。我在这里,就在你旁边。但是你不用害怕。我现在是幽灵了,这没什么。这挺好的,什么也不用怕。我永远不会去吓唬你的。我只是回来看看你,向你说对不起。你能听见我的话吗,雅丹?你知道我在这里吗?”

但是她又把目光转移到历史书了,拿了起来,翻了一页。她不知道我就站在她身后,站得那样近,几乎都要碰着她了。

“我的手在你肩膀上呢,雅丹。你能感觉得到吗?你能吗?是我,哈里,别害怕。”

但是她还在继续读历史书,一会又停了下来,拿起一支铅笔,开始划重点,在亨利八世,以及他的几位妻子的名字下面都划上了圈。

“雅丹——是我。”

这不管用。我没有办法联系上她。我想到了阿尔特,怎么它一见到我,全身的毛就都竖起来了。我真奇怪,为什么猫怎么这么敏感,而人却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也许事情就是这样,猫就是猫,人就是人,没有什么道理好讲。

“雅丹……”

没有任何反应。

她抬起头,好像开始走神了,我想你平常做作业也一样。她在看我四岁时候的照片。照片上的我正要吹蜡烛,她在旁边帮我。

“噢,哈里,”她说。“噢,哈里。”

她伸手去摸了摸照片,就好像那不是一张纸,而是有血有肉似的。

X

我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是我能在该坚强的时候坚强。

你该明白,有些时候,你必须坚强。

71

我看见了桌子上的铅笔。我记起了那片枫树叶子,杰菲的圆珠笔,还有阿瑟控制的那台老虎机。我知道我能行,必须行。

我把我的思想,我所有的思想,都集中在那支铅笔上。

“求你了,”我集中一点地想,“听话、听话、听话、听话……”

它真的动了,铅笔动了。笔尖向上升了起来,就在空气中保持住了平衡,就像有一个幽灵手拿着它一样——感觉上是这样。

“我的天!”雅丹呼吸都急促了,她一下跳了起来,把身后的椅子都碰翻了。我想告诉她“别害怕,雅丹,别害怕。”但是我没有精力去分神。我全力以赴,把所有精神都用在那支铅笔上,把它从空中平移到垫板上的白纸前头。

雅丹渐渐地不那么惊恐了,只是等着,等着看。她双手扶在桌子上,很用力,就像是想把它推走似的。

她没有尖叫,没有跑。她没有叫爸爸和妈妈,只是站着,等着。她观察到那支铅笔开始向纸上移动了,越来越近了,她说:“哈里?哈里?是你吗?”

我把铅笔移动到白纸的正上方,让它写了一个字,“是”。

她没有动,只是盯着铅笔和它写的字。

“哈里,”她说,“我太抱歉了,哈里,我为我所说的话道歉。自从你出事以后,我时时刻刻都想着这事。我无法挽回它。哈里,我真希望时光能倒流。我很抱歉,哈里。”

我让这支铅笔写:“我知道,我也很抱歉,雅丹。”

现在写出来的字,跟我生前写的字很像,只是字迹有点模糊,笔画比较细长。不管怎么说,我毕竟不是用原来的“肉”手写字。我只能用意念让铅笔写字,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我已经筋疲力尽了。

我想着那支铅笔,使出最大力气想着。

“原谅我,雅丹,”我写道,“请原谅我说的话。”

她沉默了一会,什么也没说,只是立在那里,盯着纸上的字。她哽咽着说:“当然?熏我原谅你,哈里。当然。你也原谅我,对吧,哈里。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一时生气了。我说了傻话。原谅我,哈里。我爱你。”

我的力气就要用光了。我努力让那支铅笔写下我最后要说的话。我努力着,你不知道我有多努力。我几乎写完了,我几乎写完了。

“我也爱你,雅——”

笔在我写完最后一个字之前掉了下来,我再也写不动了。

“哈里?你还在吗?”

她在房间里四处看。

“哈里?”

72

我当然就在这里,但是我的力气都用尽了。我也没有什么要说和要做的了。我对整个“活人的世界”也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这个“活人的世界”也没有什么对我有用的话了。

我感到,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

该走了,再也不回来了。

我现在感觉内心终于安宁了。虽然也悲伤、遗憾,但是却很平静。我让雅丹也有了这种感受,这让我们如释重负。我想起了我的校长哈里特先生,他在一次令人厌倦的校会上,读了一段《圣经》:决不要在你怨恨的时候让太阳下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在你睡觉前,决不能生气或敌视任何人,特别是不要敌视你所爱的人。因为你有可能今天晚上一躺下,明天早晨就再也起不来了。那么你去哪里了呢?我告诉你,你会到处游荡,去完成你还没完成的事情,就像我一样。

我没干完的事情总算是完成了。我已经道完歉了。我现在能走了,前往“另一个世界”边境之外的地方,超越太阳总不下山的地方。我可以消失在“天蓝色的彼岸”了。

“再见,雅丹,”我说,“现在,再见了。好好活着。别担心我。我很好。死亡早晚总会发生,我们最终都要死。我想可能发生在我身上早了点。但别为我难过。我很好。我又交了新朋友。我不孤单。再见,雅丹,再见。”

“哈里,”她对着空房间说话,“你还在吗?我爱你,哈里。我一直爱你。在我们打架的时候,我也爱你。我很抱歉我门上原来贴的那张纸。我随时欢迎你进来。你可以借我的钢笔、铅笔、水彩笔,什么都行。真的,这是实话——哈里?”

我吻了她的脸,给了她一个幽灵的拥抱,然后赶快离开了。我没有回头看,我不能再耽搁了,我不能忍受长时间的告别。我想最好是快一点。我知道这有点绝情,但这却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我下楼来到厨房,跟爸爸、妈妈说再见,我和他们拥抱,吻别。我多希望他们能看我最后一眼。

但我再也不能呆下去了。

73

你该明白,我多想保留我原来的记忆。在原来的记忆里,他们能看见我,我们生活在一起,而且还是那么幸福,从来都不难过也不悲伤。我想记住他们的是这些,我也希望他们记住我的也是这些。

我离开了我家的房子,走上了马路,头也没回。我并不是一个坚强的人,但是我能在该坚强的时候坚强。你该明白,有些时候,你必须坚强。

我又穿过广场,看见了阿尔特。它栖息在一根悬空的树枝上,仿佛打算要像鸟那样飞起来。

“嗨,阿尔特,”我叫它,“又看见你了。”

但是它浑身的毛又都竖起来了,它的爪子四处乱抓,就像它在捉一只迎面飞过来的麻雀。它从树枝上掉了下来,看那样子,它的九条命大概丢了四条半,它的脚一着地,就以时速10万千米的速度从广场上穿了过去。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它。

这时,天开始下雨了。我站在一棵树阴下。这不是因为我怕被淋湿了,现在雨根本就淋不到我。我只是想,像我生前一样,像正常人一样享受雨天的快乐。

真是瓢泼大雨,但这也说明它下不长,雷阵雨都是这样的。远处的天已经开始放晴了,颜色由灰变蓝。大约十分钟后,雨停了,太阳又出来了。

向足球场尽头望去,正像我希望的,出现了——又大又绚丽夺目的彩虹。

我赶紧以最快的速度奔过去,好尽早回到“另一个世界”。

www.xiaoshuotxt.net

同类推荐 情人 菊与刀 少年维特之烦恼 布里坦纳第二次短暂生命 教父 百万英镑 马克·吐温小说全集 平家物语 昆虫记(典藏) 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