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十五章

×小×说×T××xt×天×堂

第十五章

在卡列金的部属重创革命的哥萨克部队之后,被迫迁到米列罗沃去的顿河革命军事委员会,给指挥抗击卡列金和乌克兰反革命拉达战争的领导人员送去一份声明,内容是这样的:哈尔科夫。一九一八年一月十九日。发自卢甘斯克,第四四九号。十八时二十分。——顿河哥萨克革命军事委员会请您把顿河地区内容如下的决议转呈彼得格勒人民委员苏维埃。

哥萨克革命军事委员会根据在卡缅斯克镇召开的前线军人代表大会的决议决定如下:

一、承认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的国家中央政权,承认哥萨克、农民、兵士和工人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执行委员会,以及由中央执行委员会所选出的人民委员苏维埃。

二、由哥萨克、农民和工人苏维埃代表大会进行顿河地区的边区政权建设工作。

[备注]顿河地区的土地问题也将由该地区代表大会解决。区赤卫军接到这个电报以后,就派军队去支援革命军事委员会的部队,在赤卫军的帮助下,打垮了切尔涅佐夫上校的队伍,并且恢复了原来的局势。主动权转到革命军事委员会手里。在占领兹维列沃和利哈亚以后,得到革命军事委员会哥萨克部队增援的萨布林和彼得罗夫指挥的赤卫军队伍,展开了进攻,迫使敌人向新切尔卡斯克退去。

右翼的塔甘罗格方面,西韦尔斯的队伍在涅克林诺夫克附近被库捷波夫上校的白军志愿军击败,损失了一门大炮、二十四挺机枪和一辆铁甲车,退到了阿姆夫罗西耶夫卡。但是在西韦尔斯吃了败仗退却的那天,在塔甘罗格城内的波罗的工厂里爆发了起义。工人把士官生从城里赶了出去。西韦尔斯恢复了元气,转入进攻,并发展了攻势,把志愿军压到塔甘罗格。

形势变得越来越有利于苏维埃的军队。他们从三方面包围了白军志愿军和卡列金“杂牌”队伍的残部。一月二十八日科尔尼洛夫打电报给卡列金,通知他志愿军即将放弃罗斯托夫,向库班河流域转移。

二十九日上午九点钟,在将军府召开顿河军政府成员紧急会议。卡列金最后一个从自己的居室来到会议厅。他沉重地坐到桌前,把一些文件挪到自己面前。他的两腮的上部由于失眠变成蜡黄色,无精打采的、忧郁的眼睛下面一片阴影;瘦脸仿佛是被微火烤得焦黄。他慢腾腾地看了科尔尼洛夫的电报,看了正在新切尔卡斯克北面抵挡赤卫军进攻的各部队指挥官的战报。他用宽大的白手掌仔细地把一叠电报压平,没有抬起那浮肿的、笼罩着阴影的眼皮,闷声说:

“志愿军要撤退啦。只剩下一百四十七枝枪来保卫顿河地区和新切尔卡斯克啦……”

他的左眼皮在不住地跳动,紧闭的唇角上爬满痉挛的皱纹;他提高了嗓门,继续说:

“我们已经陷于绝境。老百姓不仅不支持我们,而且敌视我们。我们已经山穷水尽,继续抵抗是无益的。我不想再作多余的流血牺牲,我提请辞职,让给别人。我也辞去顿河军司令官的职务。”

米特罗凡·博加耶夫斯基■着宽大的窗户,正了正眼镜,连头也没有回,说:

“我也辞去自己的职务。”

“政府成员当然全都要辞职。问题是我们把政权移交给谁?”

“交给市杜马,”卡列金冷冷地回答说。

“要办理移交手续,”政府成员卡列夫迟疑不决地说。大家都苦恼、尴尬地沉默了片刻。布满哈气的窗外,是阴沉的一月上午黯淡无光的天气。晨雾弥漫、一片白霜的城市睡意矇眬地沉默不语。听不到平日生活脉搏的跳动。大炮的轰隆声——正在苏林车站附近进行的战斗的余音——窒息了一切活动,死沉沉的即将降临的灾难压城欲摧。

窗外,寒鸦在盘旋,单调、清晰地呱呱叫着。它们在白色的钟楼顶上盘旋,就象在一头死兽上空飞绕一样。教堂广场上是一片新下的、泛着紫光的白雪。行人稀疏,偶尔驰过搭客的爬犁,留下几道黑乎乎的痕迹。

博加耶夫斯基打破沉寂,建议编写将政权移交给市议会的文书。

“最好是和市杜马开个联席会议,共商移交事宜。”“那么大家认为什么时候合适?”

“晚一些,下午四点。”

政府成员们似乎都松了一口气,沉默铆死的寂静打破了,开始讨论移交政权和会议的时间问题。卡列金一声不吭,用鼓胀的手指轻轻地、有规律地敲着桌子。八字眉毛下黯淡无光地闪着云母般的眼睛。过度的疲劳、厌恶和病态的紧张使他的目光变得迟钝、冷酷、拒人于千里之外。

有位政府成员不知道是在反驳谁的意见,唠叨了半天。卡列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诸位,说话请简短些!时间宝贵。要知道俄罗斯就是亡于废话的呀。现在体会半小时。大家商量一下……然后尽快结束这次会议。”

他回到自己住的房间。政府成员三五成堆,低声交谈起来。有一个人说,卡列金的脸色很难看。博加耶夫斯基站在窗边,一句低得象耳语的话传到他耳边:

“象阿列克谢·马克西莫耶维奇这样的人物,自杀是他唯一的出路。”

博加耶夫斯基哆嗦了一下,快步赶往卡列金的住处。很快他就陪着将军回来了。

决定在下午四点钟和市杜马举行联席会议,共商移交政权事宜以及编写交接书的问题。卡列金站了起来,其余的人也跟着他站起来。卡列金一面和政府的一个重要成员道别,一面注视着正在与卡列夫低语的亚诺夫。

“你们在谈什么?”他问道。

亚诺夫略显窘态,走过来。“部分非哥萨克政府成员,要求发给他们一些路费。”卡列金皱起眉头,严厉地说:

“我没有钱……真烦人!”

大家开始散去。博加耶夫斯基听到了这段谈话,便把亚诺夫叫到一边。

“请您到我那儿去一下。告诉斯韦托扎罗夫,叫他在存衣室等一会儿。”

他们一起跟着驼着背、快步走去的卡列金走了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博加耶夫斯基交给亚诺夫一叠钞票。“这是四万四千卢布,请您发给那些人。”

在存衣室里等候亚诺夫的斯韦托扎罗夫接过钱,道了谢,辞别后,就往门口走去。正当亚诺夫从看门人手里接过军大衣的时候,听见楼梯上一片叫喊声,他回头看了看,看见卡列金的副官——摩尔达维斯基正顺着楼梯飞跑下来。

“找医生!快点儿!……”

亚诺夫扔下军大衣,朝他冲去。值勤的副官和聚在存农室里的传令兵们围住了跑下来的摩尔达维斯基。

“怎么回事?!”亚诺夫脸色苍白地喊道。

“阿列克谢·马克西莫维奇自杀啦!”摩尔达维斯基伏在楼梯栏杆上,号啕大哭起来。

博加耶夫斯基从房间里跑出来;好象是被严寒冻的嘴唇直哆嗦,结结巴巴地问:

“什么事?什么事?”

大家争先恐后往楼上奔去。奔跑的脚步声轰轰隆隆、噼噼啪啪响成一片。博加耶夫斯基张大嘴吸着空气,呼哧呼哧直喘。他头一个砰地一声推开门,穿过前厅向办公室冲去。办公室通小房间的门大敞着。从那里飘出一般淡淡的灰色苦烟和爆炸的火药气味。

“噢噫!噢噫!啊——啊——哈——哈!……阿廖沙!……亲——人——哪!……”传出了卡列金的妻子变了声的、可怕的、透不过气来的哀号。

博加耶夫斯基好象要闷死了似的,撕开衬衣领子,冲进小房间。卡列夫弯着背,紧握着黯淡的镀金窗户把手,站在窗边。他的肩胛骨在背上的外衣里面,痉挛地伸缩着,全身在哆嗦。哆嗦得很凶,间隔很长。成年人闷声的象野兽嚎叫似的大哭使博加耶夫斯基几乎站立不住。

卡列金直挺挺的、仰面躺在一张军官行军床上,双手放在胸前。脑袋略微朝墙那面歪着;雪白的枕头套使他那发青的、湿漉漉的额角和紧贴在枕头套上的脸颊显得更阴森。眼睛半闭着,似睡似醒,表情严厉的嘴角痛苦地歪扭着。妻子跪在他脚边恸哭。粗野的拖着长声的哭号,令人心碎。行军床上放着一把手枪。一条欢快的、暗红色的涓涓细流,曲曲折折,顺着衬衣从手枪边流过去。

军服上衣整整齐齐地挂在行军床旁边的椅背上,小桌上放着一只手表。

博加耶夫斯基一溜歪斜地跑来,跪到床前,把耳朵贴在还有热气、柔软的胸膛上。他闻到了一股象醋似的、强烈的男人的汗味。卡列金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博加耶夫斯基,——在这一片刻,他的整个生命都聚集在听觉上,——贪婪地谛听着,但是只听到小桌子上手表清晰的滴嗒声、已经死去的将军的妻子沙哑的呜咽声和从窗外传来不祥的、急切的寒鸦的悲啼。

 ww w . xia oshu otxt.NE T

同类推荐 茶花女 动物庄园 汤姆叔叔的小屋 安妮日记英文版 灿烂千阳 玩偶之家 源氏物语 老人与海 海边的卡夫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