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二十九章

~小 说T xt 天,堂

第二十九章

此夜,星光昏黄,夜色惨白,在这个塞满死囚的小杂货店里,人们几乎没有睡觉,简短的话语声没有了。气闷和惶恐使人们喘不过气来。

从傍晚就有一个赤卫军战士要求到院子里去:

“开开门,同志!我要出去吹吹风,要去厕所!……”他头发乱蓬蓬的,光着脚,穿着一件没有系进裤腰里去的棉布衬衣,黑脸紧贴在锁孔上站在那里,不断地重复说:“开开呀,同志!”

“狼才是你的同志!”一个哥萨克看守终于回答说。

“开开呀,老兄!”哀求的人改变了称呼。

看守放下步枪,谛听了一阵夜间觅食的野鸭在黑暗中煽动翅膀的声音,抽了一根烟卷,然后把嘴唇贴到锁孔上说:

“你就在裤子里撒吧,宝贝儿。一夜的工夫你的裤子也穿不破,天亮了,你就是穿着尿湿的裤子去上天堂也会放你进去的……”

“我们全完啦!……”这个赤卫军战士离开门口时绝望地说道。

大家肩并肩地坐着。波乔尔科夫坐在角落里,把口袋倒空,一面狠狠地骂着,低声嘟囔着,一面在撕一堆钞票。把钱撕完以后,脱掉鞋袜,摇晃着躺在旁边的克里沃什雷科夫的肩膀,说道:

“很清楚——我们上当受骗了,真够饭桶的啦!……太窝囊了,米哈伊尔!从前,小孩子的时候,我拿着父亲老掉牙的猎枪到顿河对岸去打猎,我在树林里走啊,走啊,那树林就象绿色的大幕……来到小湖边,正有一群野鸭。我却一只也没有打中,真窝心,窝心得我简直要哭出来。现在,又是窝心得很——失算了:如果早三天从罗斯托夫撤出来——就不会在这里等死啦,就可以把所有的反革命分子都打得落花流水!”

克里沃什雷科夫痛苦地龇着牙,在黑暗里笑着说:

“见他们的鬼吧,让他们屠杀好了!死——现在并不可怕……‘我只怕一件事儿,在来世——我们已经互不相识……’菲加,咱们在阴世间再见面时就成了陌生人了……这太可怕啦……”

“去你的吧!”波乔尔科夫把自己的两只热辣辣的大手巴掌放在身边的人的肩膀上,气恼地说:“问题不在这里……”

拉古京正在对一个人讲自己的故乡,讲祖父嫌他脑袋长得扁长,叫他“鞋掌脑瓜”,又讲这位祖父捉到他在别人瓜地偷瓜,用鞭子抽他。

这一夜,大家天南海北,无所不谈,却又都是东拉西扯,互不联贯。

本丘克坐在靠门口的地方,他用嘴唇q疵糯用欧炖锿附吹牧狗纭K嫖蹲殴サ纳睿级肫鹆四盖祝⒖叹拖蟊簧蘸斓恼朐艘幌滤频模憬吡η夤苫衬畲饶傅乃夹鳎プ芬浒材龋ハ氩痪们暗娜兆印馐顾械教窬病⑿腋#那榍崴伞K赖哪钔凡⒉缓苁顾ε隆K膊⑾笸D茄幌氲剿纳欢崛ィ途醯眉棺倒窃谀涿畹卣嚼酢K急溉ニ溃拖笞吖枘牙Э唷⒙さ牡缆芬院螅丫浅F>耄肷硭嵬矗僖膊换嵊惺裁炊髂苁顾牧耍急溉ハ硎懿⒉挥淇斓男菹ⅰ?/p>

离他不远的地方,有几个人在快活而又伤感地谈论女人,谈论爱情,谈论每个女人在他们心里留下的或大或小的欢乐。

人们在说自己的家庭、父母、亲属……谈论今年的庄稼长势很好:小麦地里已经可以藏住乌鸦了。在叹惜喝不到伏特加和失去了自由,在责骂波乔尔科夫。但是很多人已经昏昏欲睡——身神俱瘁的人们有的躺着,有的坐着,有的站着就睡着了。

天快亮的时候,有个人——也不知道是醒着呢,还是在做梦——号陶大哭起来;从小就不知道眼泪咸味的粗笨的成年人号哭起来,简直是太可怕啦。哭声立刻惊破了昏睡的寂静,有几个人同时叫骂起来:

“住声,该死的东西!”“简直象老娘儿们!——号啕大哭。”

“打掉你的牙——住声!……”

“流起眼泪来啦,只有你是有家的人!……”

“人家都在这儿睡觉哪!可是这家伙……良心叫狗吃啦!”那个哭泣的人,抽搭着,擤着鼻涕,安静了下来。重又是一片死寂。各个角落里都闪着烟卷的火亮,但是人们却都一声不响。空气里散发着男人的汗臭味、挤在一起的强健的身体的气味、纸烟的烟味和象新鲜的家酿啤酒似的夜露气味。村子里的公鸡打鸣儿了。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铁器的叮当声。

“什么人?”一个看守低声问道。

远处传来几声咳嗽,一个年轻人的快活的声音回答说:“自己人。我们是去给波乔尔科夫一伙挖坟的。”小杂货店里的人立刻都动起来了。

www.xiaoshuotxt.net

同类推荐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 卡门 蝴蝶梦 村上春树作品小说集 仲夏夜之梦 包法利夫人 嘉莉妹妹 小妇人 浮士德 远大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