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十五章

克里斯托夫非常讨厌坐在王位上。
然而从理性上讲,他明白它是不可或缺的。领导者们需要向臣民们传达这样一种信息:俯瞰天下,唯我独尊。于是,一把样子恐怖而又高高在上的巨型椅子便将这一信息微妙而又自然地表现了出来。
但克里斯托夫还是不喜欢坐在上面。他相信自己必定会犯某种错误,必定会践踏到它的尊严。因为他深知自己的缺陷——他根本就不是当领导的料。这些年来,他一直在细心观察身边的领导者,同时也在刻苦研究那些不在他身边的领导者。他同周围的人一样清楚:好的领导者所做的都是对的,而坏的所干的都是错事。但有一点他很早就明白了,那就是——骄傲自负的领导者必定不会长久。领导者犯这样或那样的错误,在所难免,但骄傲自负者的眼里永远都容不下一个错误,于是一场注定以自我毁灭或外界毁灭为结果的斗争必定会将这类人推向末路。克里斯托夫先前的主子——盖瑞索斯——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如果这位元帅肯听从自己或是其他六个人的意见,就不会盲目地跟那帮放逐者合作。正如克里斯托夫所料,不死族的那帮畜生背叛了盖瑞索斯和他的战士,为他铺筑了失败和死亡的道路。而那时克里斯托夫早就已经离开,奔赴更好的前程去了。
这是一个多么不幸的轮回!因为只有那些骄傲自负的人才会不顾一切地追逐领导者的地位。这个谜一般的难题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世上很少有出色的领导者这一难题了。还是个年轻学生的时候,克里斯托夫对这个难题就非常感兴趣。
克里斯托夫非常清楚他本身就是个极度自负的人。他对自身能力的高度自信是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普罗德摩尔女王身边最器重的大臣的原因,但同时也是为什么他绝对不合适代替她的位置的原因。
尽管如此,他还是按照女王的吩咐做了,顶替女王的工作直到她办完那件荒唐可笑的差事。
克里斯托夫厌恶这个王位还因为它是一个该死的让人活受罪的家具。为了达到应有的效果,坐在上边的人必须挺直身子,胳膊必须放在扶手上,带着一副洞察世事的神情凝视所有发言的人。但对克里斯托夫而言,这么坐着让他的背难受死了。只有弯着身子斜着坐,他才能避免脊柱疼痛的困扰。但这样一来,他就好像坐在一个沙发上,跟王位应有的庄重威严相差甚远。
这是一个非常时期。克里斯托夫真不希望女王跑到兽人的国家里去干那些荒谬的事情,好像整个塞拉摩都比不上杜隆塔尔那些粗暴丑陋的爬行动物。
普罗德摩尔女王做了不少让人钦佩的事情。无论是作为一个法师还是一个王者,很少有哪个女性可以跟她媲美。虽然也有不少的女性统治者,但她们不是通过世袭继承的王位,就是通过婚姻得到的王位,还没有哪个像女王那样完全凭借自己的意志和毅力走上王位的。尽管麦迪文首先提出了联盟的想法,但到今天为止,是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史无前例地实现了将人类和兽人联合起来的伟大重任。以克里斯托夫独到的眼光看来,普罗德摩尔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领导者,而他为自己能成为她最信任的大臣而倍感荣耀。
这也就是普罗德摩尔为什么不顾一切地袒护兽人的原因,克里斯托夫可以理解这点。在所有他接触过的和研究过的领导者中,唯一一位可以与普罗德摩尔女王相提并论的就是萨尔。他的功绩——统一兽人部落,解除恶魔魔法强加在兽人头上的枷锁,从而摆脱兽人低贱的地位——比普罗德摩尔女王做的还引人注目。
但萨尔只是兽人中的一支独秀。本质上讲,兽人只是一群没有开化的野兽,勉强能理解语言而已。他们的风俗习惯仍旧野蛮原始,他们的行为方式也粗俗不堪,让人无法接受。不错,萨尔在改造他们,他将从抚养自己的人类那里学来的一套近似的文明教给他们。但萨尔终究是会死的。等他死后,兽人身上那些所有学来的人性也会一同死去,回到邪恶的动物行列,回到萨格拉斯原先为他们安排好的笼圈。
普罗德摩尔女王当然不会听到这些话。克里斯托夫曾经劝过她,但最伟大的领导者都会有自己的盲点,这就是她的盲点。她笃信兽人应该与人类和睦相处,为此她甚至不惜背叛自己的亲生父亲。
也正是从那刻起,克里斯托夫预感到一个非常的行动即将发生。女王宁愿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杀死也不愿辜负那帮畜生的信任。而那些兽人——除了萨尔——都不会领她这份情。
如果是另一种环境,克里斯托夫永远都不会有机会做他已经在做的事。每天醒来,他都会反思自己是否该这么做,而每天他都会从恐惧中醒来。从踏上卡利姆多——这片经过了战争和重建的土地上起——他就活在一种卑贱的恐惧之中,害怕所有的一切都将被再次毁灭。除了商人海岸上的一个北哨堡,人类在卡利姆多的地盘就剩下东海岸沿线的一个小岛了。岛的三面都居住着那些畜生:好一点的就对人类不理不睬,漠不关心;糟的就虎视眈眈,满腔敌意。小岛的另一面是大海。
尽管他担心害怕,尽管他多次告诫,女王却总是偏袒兽人,损害人类的利益。她还口口声声称这将有益于联盟,称与他们联合比与他们分裂好。既便如此,最大的悲剧却在于她相信他们。
克里斯托夫更了解他们。普罗德摩尔女王无法预见之后的局面,他却凭借一生的经验看到了最终的结局。他一定要力挽狂澜。
德菲顶着满脸皱纹的脑袋走进会客厅。“阁下,占卜水晶球正在发光,我想它可能收到了一条信息。”
克里斯托夫冷冷地说道:“嗯,一般是这个意思。”他从女王的书桌后面站起来,走进王位室,占卜水晶球就放在王位室。没错的话,应该是洛雷娜或达文通知他已经到达,部队也在那天早上赶到了。克里斯托夫原打算让洛雷娜赶在部队军舰之前到达,但现在由于飞船出现了机械故障,推迟出发,而军舰又得益于风向的便利,提早到达了。
克里斯托夫径直向水晶球走去。水晶球放在王位室西南角的一个垫座上,正发出一片深红色的光芒。这也就意味着北哨堡那边的水晶球已经激活,开始启用了。
犹豫了片刻,克里斯托夫伸出一只手抓起水晶球。真如他所料,一股震颤的力量穿过她的胳膊,痛得他几乎都要把它扔在地上了。与此同时,那片红光也随之慢慢消退了,接着传来了达文少校的声音。听上去好像达文正在一个洞穴深处,声音完全是从嗓子眼里发出的。
“内务大臣大人,我非常难过地通知你,洛雷娜上校的飞船还没有来。空中观察员说看到飞船向东北方向开去了。部队已经到达了,但我不知道上校怎么部署他们的。请您示下。”
克里斯托夫叹了口气,将水晶球放回原位。“该死的女人!”
“哪个女人?”德菲连忙问道。
“洛雷娜上校,谁跟她一块上的飞船?”
这个年长的管家立即开始从记忆里搜索答案。虽然她的思维方式怪了点,但效率却出奇的高。“贝克少校,米拉上尉,哈考特上尉,诺罗吉中尉,哦,还有布拉维恩下士。”
克里斯托夫皱着眉头问道:“她干嘛带个下士?”他明确地跟她讲过,让她带上她的高级副将乘飞船走,其余部队乘船去。突然,他脑海里一闪:“我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德菲在胸前划了一个十字,走上前回答道:“她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幸运美女,从战场上回来的,嗅觉非常灵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她可以嗅出百步之内的魔法。”
“对,就是她。”克里斯托夫记起了那个布拉维恩——战争期间她曾是名列兵——她不仅可以察觉到肉眼无法看到的恶魔,辨别出被燃烧军团施法控制的人,还总能找到普罗德摩尔,或其他的法师。一些将军非常喜欢利用她这一特长在嘈杂混乱的战场上找到女王的踪迹。
克里斯托夫马上意识到洛雷娜打的什么主意了。“她真[****]该死!”他长叹一口气,小声咕哝道,“我[****]也真该死!”
“怎么了,先生?”德菲问道。
“没什么,”克里斯托夫当即答道,他不能让德菲知道整件事情,“没事了。”
德菲一脸的困惑:“没——好的,阁下。”德菲奇怪地看了看他,转身离开了。
克里斯托夫出神地盯着那个大窗户。今天薄雾蒙蒙,他只能看到海上一两里格远的地方。
太晚了,克里斯托夫知道这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是他让上校对他的不满和敌意——早在战争期间,她对他就有意见了——影响了自己对她的态度。洛雷娜鄙视他,他同样也鄙视洛雷娜。当他们同时向女王进谏的时候,这种相互的鄙视反而产生了相反的效果,事情总会得到周密圆满的解决。但当他坐在王位上的时候,这种互相鄙视无异于自相残杀。高高在上的王位象征了领导者唯我独尊的地位——即便是朝堂上最琐碎的斗争也不能冒犯王者的威严。
盖瑞索斯身上的自负,以及之前无数领导者身上的自负,在克里斯托夫身上都体现了出来。如果他能够对洛雷娜尊重些,她也许会照他说的办。但就因为他没有这么做,她就带上布拉维恩去找普罗德摩尔女王了,这也就是为什么飞船朝东北方向开的原因——她们去杜隆塔尔了,去找正在那里安置雷霆蜥蜴的女王了。
虽然这让克里斯托夫有些措手不及,但还有最后一条路可走。计划必须继续进行,只不过会有些小的调整而已。也许日后会有点麻烦,但到那时,死了的早就被遗忘了。唯一能让女王认识到这帮兽人根本就不值得信任的方法就是尽快打响这场不可避免的战争。
克里斯托夫又一次抓起了水晶球。这次他双手——不是一只手——抱住了它。水晶球将这一行为作为发送信息的指示,发出了蓝色的光芒。“我是内务大臣克里斯托夫。我怕我们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普罗德摩尔女王和洛雷娜上校都被火刃氏族那帮阴险的兽人信徒抓住了,兽人必须为此付出代价。达文上校,现在我授权你负责北哨堡所有的军事部队,准备开战!”
克里斯托夫将水晶球放回垫座上,光芒慢慢地消失了。信息通过空中丝毫不差地传送到另一个水晶球那里。
克里斯托夫转身向女王办公室走去,准备处理那些他只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刚走到办公室门口,一股硫磺的恶臭就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兹莫多尔到了。
盖尔泰克厄雷德纳什,汇报情况,内务大臣。
作呕的臭味和反感让克里斯托夫抽了抽鼻子。他讨厌跟恶魔打交道,如果赌注不是那么高,他马上就叫这个怪物滚蛋。但克里斯托夫学到的另一条王者之道就是,为了实现国家的利益,必要的时候可以考虑与异族联盟。这就是为什么普罗德摩尔女王不顾一切地促成人类与兽人结盟的原因,同时,这也是为什么他现在与兹莫多尔走得这么近的理由。他们的合作不过是暂时的,这个小魔头不过是他整个计划中的一个棋子。说白了,他在利用兹莫多尔——为了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将事情圆满地完成,他愿意满足他的虚荣心,在他面前卑躬屈膝。
“一切都在按计划发展。塞拉摩的人民已经荷枪实弹,准备进攻兽人,消灭他们。”
好。看到这些丑陋的叛徒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我非常高兴。
“我也是,”克里斯托夫的确是这么想的。兹莫多尔之所以能同克里斯托夫联手就因为他们两者都抱有一个共同的心愿——干掉世上所有的兽人。当这些都实现之后,兽人就不再成为被考虑的因素,克里斯托夫下一步就准备消灭兹莫多尔和……
愿我们的心愿能够早日实现。再见,内务大臣。盖尔泰克厄雷德纳什。
克里斯托夫点了点头,按照兹莫多尔的发音将这两个词重复了一遍。它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致敬,火刃氏族”。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贼胆 魔兽上古之战三部曲1永恒之井 骑士幻想夜 全服第二 重生之贼行天下 如果宅 魔兽世界·血精灵 黑暗精灵三部曲 猛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