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一九二零年十一月陪都重庆」

/书籍可以打开心灵的窗户,书籍是人类的最好朋友,阅读让您开阔眼界,开拓思维,精彩的图书可以启迪智慧,让小说 天堂在线书库成为您的好朋友吧!/

  第六章
   「一九二零年十一月陪都重庆」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里,整个大地都被撼动,身在潮强的地下室仍能感到地面的颤抖和爆炸带来的灼热,刺鼻的硝烟味道令人窒息。
   这枚炸弹显然落在离这里很近的地方。
   电力中断了,地下室里失去照明,黑暗中只听见慧行呛咳的声音,似乎被头顶衰落的灰尘呛到。念卿探身摸索,想将他抱到身边,“霖霖,慧行怎么了?”
   “慧行在我这儿,没事。”霖霖的声音平稳柔和。
   “我不怕!”慧行却大声嚷道,“等我长大了,把飞机都打下来!”
   童稚的话语令置身黑暗中的念卿、霖霖与薛晋铭都莞尔失笑。
   薛晋铭将念卿护在臂弯中,却听她低低叹了口气。
   “怎么?”他低头问。
   “这样小的孩子,却能说成这番话… … 就算是为了这些孩子,又有什么苦难不可坚持。”她语声苍凉,震动他心底最薄弱的一根弦,令他不由自主攥紧她冰凉的手,“你要坚持,我们都要坚持。”
   她怆然而笑,“我会的,我答应过你,要活到白发苍苍那一天,要亲眼看着孩子们长大,亲眼替仲亨看着他的梦想实现。”
   薛晋铭什么话也说不出,心中如海潮翻涌,只将她的手紧紧握住。
   他比谁都清楚她所承受的苦难,藏在她心底的伤痛,早已漫过寻常人一辈子悲伤所积的极限,连他也曾以为她会倒下去… … 她却没有,从来没有。
   不仅不让自己倒下,她更张开手臂去保护旁人。
   薛晋铭握着掌心里纤瘦透凉的手,恍惚里,并不觉得是自己在保护她,却是她在以生生不息的希望和勇气支持着他,给他无穷尽的温暖依靠。
   今天的夜间空袭来得格外凶狠,日本人的战机久久盘旋不去,地面炮火开始反击,远远近近的爆炸声不间断地传来,地面不住颤抖。
   “晋铭,你听。”念卿凝神倾听,空中传来的不一样样引擎轰鸣声,正是我方战机起飞的声音,“是我们的飞机在截击日本人!”
   “不错,是我们的飞机。”薛晋铭早已听出来,冲上天去截击的美式战机轰鸣声里,也夹杂着中国自制战机的声音,对他而言是再熟悉不过的。
   臂弯中她的身子微微颤抖。
   薛晋铭揽紧了她,耳听着飞机呼啸掠过,不知心中是欣慰还是悲酸。
-----当年一对璧人,终究抛下羁身俗务,偕隐世外。别离了万丈风云,处身江湖之远,却未有一日忘忧国。那人携她游历欧洲数年,便回到香港,绝口不提军政,只潜心于军工机械。不惜倾尽全力,一掷万令,与他共同才捐资集物,终于建起梦寐以求的兵工厂,从零星部件到至为重要的引擎,从普通弹药生产到自制飞机组装… … 如今由他们一力支撑起来的工厂和机械开都已转移到西南大后方,移交给政府,成为国家军工命脉之一。
 
   东南海岸线已全部沦陷,口岸遭到日本封锁,中国仅有的输血管线只剩下云南至腼甸一线,国际援华物资在这条线上,艰难如蚁行地进入西南腹地……杯水车薪,远水难救近火,中国人只能靠自己。
   隐蔽在西南崇山峻岭中的工厂,不惧轰炸,昼夜不停生产。
   纵使技术落后,物资匮乏,也从未有一人轻言放弃。
   这一切,那个人已无法看到。
   “如今想来,他早一些走,或许不是坏事。”
   黑暗中,她气息轻细,语声幽微。
   他心口却是一紧。
   “现今我才明白,上天待他也许是最仁慈的,让他在战争还未开始的时候,选了那样一种方式,将他的生命最绚烂辽阔的地方,由着他飞向那么高那么远,再不用受羁绊,连死亡也由他握在手中… … 也就在那一年,他刚一走,战争便开始。”她的语声越来越低,低得像在吃语,“我常想,是不是上天也不忍他见到家国流血,山河涂炭,才早早将他带走。”
   薛晋铭缄默,掌心里,她的手凉得浸人。
   “假若他今日还在,你能想象么,那样一个人,要他眼睁睁看着日本人踏入北平,屠戮南京,血洗上海,攫取武汉;却要他带着妻儿一路逃入重庆,看着日本人四处肆虐,飞机就在头顶盘旋,却要他躲在黑暗的地下室里等待轰炸过去… … ”她陡然笑出声来,笑声直刻入他心里去,“不,那太残酷,那才是对一个将军最大的残酷。”
   薛晋铭再也听不下去,狠狠将她箍入怀抱,不许她再发出那样绝望的笑声。
   地下室另一边的霖霖也听到了她的笑声,失声问,“妈,你怎么了?”
   念卿抬手掩住唇,竭力隐忍利刃剜心的痛楚,将喉间哽咽所化的笑声忍回。
   “她没事,刚才被灰呛到。”薛晋铭替她回答,黑暗中摸索到她紧紧掩唇的手,抚上她的脸,不顾一切将她抱紧。她理首在他胸前,比轰炸中的地面还颤抖得厉害,却是一声不发。
   陡然间脚下剧烈震动,比任何一波爆炸都来得强烈,整个屋子似乎随时都会垮下来。
   霖霖和慧行都失声尖叫起来,念卿与薛晋铭几乎同时脱口道,“坠机!”
   这样大的动静怕是有飞机坠毁在近处。
   震动之后,轰炸似乎停止,飞机的轰鸣声渐渐远去,一直伴随着轰炸的尖厉警报声也停歇。
   然而当惊魂初定的下人们走出后山防空洞,一眼看到眼前景象,却都吓呆了。
   火光映亮半边夜空,浓烟带着刺鼻气味腾上半空。
   一架飞机坠毁毁在院子前边的树林中,将树林烧焦一大片。
   坠毁途中散架的部件燃烧着散落遍地,有一片挡过房子二楼,将夫人的房间窗户撞毁。所幸没有将屋子烧起来,只留下股股浓烟从破窗冒出。
   仆人们目蹬口呆不敢靠近那飞机,只有薛先生的随行警卫们奔了过去。
   薛晋铭和念卿刚一走出房门,还未看清那坠毁的飞机,就听见前面围观的仆人们发出欢呼。
   警卫朝他奔过来,兴奋脸庞被火光映亮,大声喊道,“处座,是日本飞机!击落了一架日本飞机!”
   霖霖欢喜得直跳起来,立刻就要跟上薛叔叔过去查看,然而一转头却见母亲苍白了脸色,定定看着那燃烧的飞机残骸,嘴唇一丝血色也没有。
   她陡然明白母亲想起了什么。
   “妈妈!”霖霖过去扶住她,挡在她面前,不让她再看见那残骸燃烧。
   “我没事。”母亲仿佛从一场梦魇中惊醒过来,沙哑了语声,神色却很快平复。她俯身牵起慧行的手,缓缓走回屋子,镇定自若地吩咐仆人检查家中各处,备好蜡烛照明。
   一架日机坠毁,引来军警勘查,屋外直至大半夜还人声鼎沸。
   有警察本想进入这座院子检查,被薛晋铭的警卫挡下,在得知是薛处长的家人居住于此后,慌忙道歉离开,并吩咐旁人不得滋扰。
   外面折腾到凌晨四点才渐渐消停。
   霖霖轻手轻脚从床上爬起来,到窗口看了一眼,发现那日本飞机已经被移走。心中暗自有些懊悔,她还没来得及去看上一眼。回头看了眼床上,母亲似于睡得很沉,她的房间窗户被毁,今夜暂且和自己睡在一起,这会儿怕是睡得真香… … 靠靠穿上鞋子,悄悄溜向门口,打算趁天亮来人之前,去看看飞机坠毁现场看看。
   手还没搭上门柄,却听见母亲淡淡语声。
   靠霖吓一跳,“妈!你怎么还醒着,吓死我了!”
   “你过来。”母亲撑了身子坐起,头发从一侧肩头柔柔垂下,流瀑般散在白色睡衣上。窗帘间隙的月光照进来,映上她半边脸庞,脸色宛如坚玉,一明一暗,一柔一冷。
   她突然觉得母亲的美,像是不属于这世间的。
   霖霖顺从地走过去,挨着床沿坐下,觑着母亲脸色笑道,“我只是想去瞧瞧,妈,你别生气,我不去就是了。”母亲也没有不高兴的样子,只是目光深幽地看了她半晌,缓缓抚过她头发,“你对飞机很感兴趣么?”
   霖霖低下头,“没有,我只是好奇。”
   “你小时候就对飞机着迷,跟你父亲一样,钻进那里面就忘乎所以。”母亲微微一笑,“仲亨曾经说,想训练你做最小的女飞行员… … 要不是我拦着,没准真遂了他的愿。”
   霖霖别过脸去,忍了忍,喉间还是一梗。
   “妈。”她张臂将母亲抱住,眼泪涌上,“已经三年了,你这样子,爸爸在天上看到也会不安心的。”母亲摇头笑,“我很好,哪有半点不好的样子。”
   看她这样的笑容,霖霖怔怔落下泪来。
   父亲去世的时候,她已经十四岁,清楚记得那天翻地覆的一年。
   那走一九三七年,对每个中国人都是无法忘记的一年,更是令她和母亲刻骨铭心的一年。
   那年的春天,天空碧蓝。
   在一个和光明媚的上午,父亲兴高米烈驾上新改装的座机,执意亲身试飞。
   他在她和母亲的目光中冲上万里云霄,如鲤鹏展翅,翱翔于碧波连顷的大海之上… … 越飞越远,翅飞越高,即将消失在她们视现之际,突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向海天相接之处,仿佛化作上古填海的精卫,又仿佛是逐日的夸父,从此再没有回到尘世间。
   谁也没想到,他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离去。
   或许却是最能令他自己满意的方式。
   他是那么醉心于机械,将全副身心都投在他和薛叔叔兴建的军工厂里,甚至专门从德国买回一架飞机来,亲手拆了又装,装了又拆,没日没夜与机械师傅们混在一起… … 每当母亲领着她去看父亲,他沾着满身污黑的机油,大步走过来将她抱起,一手揽过母亲,像个孩童般向她们炫耀他新的成果。
   他再也不是那个叱诧风云的大督军,再也不是政坛上翻云覆雨的霍仲亨。
   他绝口不提政治,不谈军事,只全心专注于机械。
   当年游历欧洲时,母亲醉心于人文艺术,他却只去参观工厂与船坞,对机械无比钟情。
   他说,如今战事中的霸王便是这个庞大的钢铁家伙。
   他说,如果中国不能拥有足够多足够强的飞机,日后打仗要吃大亏。
   他说,中国已有自已造的飞机,可那不够好,那根本不能用来打仗。
   他有许多关于飞机、关于翱翔的宏愿构想,而他最大的盟友就是薛叔叔。
   最终他们真的买下厂房,自己助手改装,对那庞大的钢铁怪物投入无比的狂热。
   他们两个总是一起反驳母亲的质疑,像两个大孩子一样相互遮掩着家人,私下去试飞。
   父亲爱上那片蓝天,将目光从前半生叱咤征战的战场完全移向了这片更宽广的天域。
   他又焕发了少年人一样的热血和冲动,一次次不顾安危冲上那片无垠的深蓝。在那个时候,不管外界是怎样的风雨飘摇,哪怕战争的阴云从欧洲慢卷到亚洲,整个世界都在惶惧动荡——而在香港弹丸之岛的半山宅院里,父亲、母亲和她,依然是世间最相爱的三个人,在她记忆中的每一天,依然洒遍明媚和光。
   童年茗谷的记忆已经远离,相继失去哥哥嫂嫂的伤痛已从她心中淡去,包括那只黑色的小豹子和那一夜疯狂的大火,都只剩下模糊画面,毕竟那时她还不到四岁。随后的数年间,跟随父母浪迹四海,游历欧洲,不知不觉长成小小少女。
   终于,父亲厌倦了漂泊,决定回到香港。
   他说,哪怕终其一生再不能经霍仲亨的身份踏上故土,也要回到一个离中国最近的地方。
   母亲却对父亲说,国家国家,国是始终在那里的,家也一样,你在哪家就在哪。
   于是,他们把家定在了与故国咫尺相望的香港一一被英国人从大清朝手中夺去的香港,父亲说,这也是中国,迟早要重新属于中国。
   那个充满殖民风情的弹丸小岛,它虽不繁华热闹,却有父母亲的朋友,有蒙叔叔和贝姨,薛叔叔和燕姨在香港也有一个家,许叔叔和蕙殊姨也会常常来,当然还有高叔叔和他那个顶顶讨厌的儿子。他们对父亲尊敬有加,总是谦逊地称呼他“先生 ,称母亲为”夫人“;阿姨们总爱和母亲在一起,每个人都将她视作掌中珠宝,百般爱惜;幼年的伙伴不多,只言敏言和高彦飞那个小鬼头,蒙叔叔的孩子们又多又吵闹,慧行太小,小得只会哇哇哭… … 也许那是她一生中最好的日子,也是父母亲最宁静安恬的日子。
   最美好的一切,也就在此时戛然而止,突然划上终止符。
   就从那一天开始,父亲再也没有回来,母亲脸上最美的笑容也再没有出现。
   于是天地倾覆,一切都改变了。
   如同她从未想到,神祇般顶天立地的父亲,会转眼间消失于世间;亿万万中国人也没有想到,国民政方与军队会那样不堪一击,仍由日本人的铁蹄在平与南京,一年之内横扫半个中国,两座故都接连沦陷,上海也终于不保。
   自顾不暇的英国人早已放弃抵抗,海上浮城一般的香港笼罩在日夜恐惧之中。
   国民政府宣布重庆为战时陪都,将军政命脉全部迁往西南大后方。
   许叔叔身为军人,自然要与家国共存亡,他率部转战西南,浴血千里,誓死保障大后方最后的防线;薛叔叔身为高级情报官员,不会像许叔叔那样扛枪上阵,他的使命是化作暗夜魅影,潜入敌伪心脏,获取情报,策划狙杀,令日伪汉奸政府闻之色变,成为国贼梦魇中的制裁者。
   也许没有人知道薛晋铭的名宇,但没有人不知道那些震动内外的暗杀事件一一那些血淋琳的遇刺名字,上至日本高级军官,下至叛变官员,是令汉奸走狗肝胆惧裂的震慑。
   男子顶天立地,浴血卫国,女子也不是峰烟乱世里的菟丝花。
   燕姨坚持她作为医生的职责,跟随红十字队,四处奔波救治伤患;蕙殊阿姨参加军官夫人们发起的劳军义演,亲自奔赴前线慰问官兵;蒙叔叔一家高堂在世,儿女年幼,不得不挥泪暂别故土,前往美国避难;母亲却坚决不肯同行,她拒绝了贝姨的苦劝,在阔别故土十余年之后,在战争最惨烈之时,终于回到中国。摒弃从前恩怨,随政府共进退,与家国共存亡。她与薛叔叔商议之后,将凝聚他与父亲多年心血的军工厂移交政府,随薛叔叔隐姓匿名来到重庆。
   她不愿对任何人提起她的名字,不愿再让世人知晓父亲当年遁世的秘密,更不愿尘封十余年的茗谷旧事再被人记起——外人都相信了她是薛叔叔寡嫂的身份,乱世当前,没有谁再去追究一对伶仃母女的来历。

   霖霖这个名字也没有人再提起,如今,她随了母亲的姓,叫做沈霖。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同类推荐 何以笙箫默 终极教师 只能谈情,不能说爱 衾何以堪 如果这都不算爱 步步错 西凉 如果蜗牛有爱情 纸婚 千秋素光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