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4章

    冷岳脚步急促,气冲冲地来到冷氏百货总公司董事长办公室前。

    “冷先生?”秘书小姐瞧他脸色不对不敢拦他,但职责所在,还是客气地问道:“您有事找董事长吗?我先替您通报……”

    秘书小姐已经是元老级的员工,所以关于冷家的事她也知道一些——一般人只知道冷家有冷峰、冷姿两兄妹,却不晓得还有一个冷岳,他行事低调到不行,因为不想让人联想他现在的成就是靠冷氏,所以极少在相关场合出现。

    不过这次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不用了,我直接找他。”冷岳鲁莽地将门一推,木门砰一声的撞上墙壁又弹回来。

    办公室内的冷峰倒是很冷静,他好整以暇地抬起头望了冷岳一眼。“你难得大驾光临,是特地为了来拆我办公室的门吗?”

    冷岳把门用力一甩,隔绝了外头窥视的目光,才忿然道:“听说利少杭和小妹在交往?还有,我听说沙夏冰淇淋取得这次冷氏百货的柜位。”他走上前去,大手往冷峰的办公桌上用力一拍。“我要知道,这两件事有没有关联?”

    砰的一声很有威吓性,却吓不倒冷峰,不过他还是缓缓放下了手上的笔,把文件合上,看来这下是没办法继续办公了。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冷峰的回答模棱两可。

    “见鬼了,你说话可以干脆点吗?我最讨厌你这种莫测高深的样子。”要不是冷峰是自家大哥,他一定会先送上几拳!

    冷峰好笑的摇摇头,这个弟弟还是一样这么没耐性。“沙夏冰淇淋得已进驻冷氏柜位,是上次他帮了小妹,我答应他重新考虑的,但沙夏冰淇淋是凭借着自身优异的条件才胜出。至于小姿和利少杭交往,我已经表达过我的反对,但她执意如此,我也没有办法。”

    “问题那个姓利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瞧大哥气定神闲的样子,冷岳急了,“利少杭那个人做事不择手段,我们怎么知道他接近冷姿不是为了沙夏的利益?何况他花名远播,我常看到他在我的夜店和不同女人调情,为人更是八面玲珑、舌灿莲花,小妹怎么能跟这种人在一起?”

    “可是小姿为了和他在一起,都爬墙逃家了,我还能怎么办?”冷峰定定地注视冷岳,他不是不关心,只是想得比较透彻。“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坚决想做一件事,我不想,也没有立场阻止她。”

    “可是……可是……”冷岳一时语窒。冷姿已经是成年人了,她可以决定自己想做什么,他们不能因为看不爽就样样阻止。

    何况冷姿的软弱他很清楚,她不可能在哥哥们的反对下还坚持要去做某件事,这次却为了利少杭破例,就表示利少杭对她而言真的很重要,只是他们一直都这么呵护这个妹妹,他咽不下她被登徒子拐走的这口气!

    冷峰见他态度稍微软化了些,又续道:“利少杭虽然花心,但至少没有传出什么始乱终弃的事,他们是堂堂正正的交往,他是很会说话没错,但这也是小姿喜欢他的原因,因为他会逗她笑,这是我们这两个哥哥做不到的,否则小姿不会这么怕我们。”

    听大哥这么一说,冷岳想起因为他们的重重管束,小姿从小就怕他们,也变得越来越胆小,他便一句话也回不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利少杭,我也不喜欢,不过虽然不知她和利少杭交往结果为何,但至少现在看来是好的,她和他在一起后,确实变得更有胆量了,我们让她到公司当副总,不就是希望她能训练胆子吗?”冷峰不得不承认他也有些无可奈何,然而这些是冷姿该经历的,他也是经过一番挣扎后,才决定静观其变。

    “万一小姿受伤……”冷岳做最后挣扎。

    “至少还有我们两个哥哥做后盾不是吗?”冷峰淡淡一笑,眼神却闪过一抹厉色。“现在沙夏和冷氏有长久的合作关系,我们就慢慢观察利少杭接下来对小姿的态度有没有改变,就知道他究竟有几分真心了。”

    冷岳本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唉,或许你说的对,要是利少杭那家伙对不起小姿,我一定第一个找他算帐!”

    这番话令冷峰失笑。“你总是这么冲动,也不想想小姿从小到大的爱慕者被你打跑了多少个,她才会到现在一点经验也没有,轻而易举地被利少杭迷倒了。”

    “是是是,这次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行了吧?”冷岳无奈地摊手,他知道大哥真要耍起狠来,手段会有多厉害,所以妹妹即使这回栽跟头,也不至于会吃亏到哪里去。

    说不定,到时候悲惨的人是利少杭呢!

    已经在心里做好所有盘算的冷峰淡淡一笑,重新拿起笔,他知道接下来又可以安心办公了。

    由于沙夏冰淇淋进驻冷氏百货的事已经确定了,冷氏百货便派人专程送合作文件给利少杭,以表诚意。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们派来的代表,恰好就是副总冷姿。

    她明艳动人的风采,让她一抵达沙夏冰淇淋,便引起一阵骚动,许多男职员纷纷放下手边的工作,特地在她会经过的路线上等待,有人甚至直接堵在副总裁办公室前,只为了一窥芳容。

    冷姿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冰冷高傲的气势,无视旁人对她的惊叹或批评,在接待人员的引领下,直接来到利少杭的办公室。

    “谢谢。”一路上,她只开口对接待人员说了这么一句话,不是她要故意装酷,也不是她寡言,实在是在众人的目光下,她紧张到什么都不敢说,反正少说少错,她尽可能保持沉默就不会有问题了。

    利少杭一看到她,先是眼睛一亮,不过他也没有表现得太明显,礼貌性地上前和她握了握手,寒喧个几句,满足了众人看戏的欲望后,才将门关上……不过他没忘记要上锁。

    “天啦!好久没看到你了,我好想你……”门才一锁好,利少杭马上一改方才拘谨的样子,一把抱住她,先来记深吻。

    他的热情侵略让冷姿一时间喘不过气来,只能瘫软在他的怀抱里,任他恣意妄为,直到他大少爷亲过瘾了,也吃足了豆腐,才极为不舍地放开。

    “你怎么可以……人家是送文件过来的,正事都还没谈呢!”冷姿嘟嘴娇嗔,拿起文件递给他,绯红的小脸令她看来更加迷人。

    因为有利少杭的宠爱,她慢慢地敢在他面前表达自己的意见,也只有在他面前,她不会一直畏畏缩缩的。

    “我们两个之间的事才是正事,其它都是小事!”他接过文件丢到一边,又搂着她亲了几口。

    “不要啦……外面的人……”在办公室里有这么亲密的举动让她不太自在,又担心如果有人突然进来,她的形像不就全毁了。

    “我锁门了。”他还想跟她继续卿卿我我,不过见她僵硬得像块木头,也只能含恨放开她。他深知她家教严谨,是不可能和他在办公室胡来的。

    “别这样嘛。”冷姿察觉到他的隐忍,连忙安抚。“人家是真的很想你的,你最近很忙,我们已经好久没见面了。”

    “百货的新据点要开业,沙夏又是第一次设专柜,再加上我们自己要举行一个冰淇淋公主比赛,我都快忙翻了。”他不可能让她不安,只好硬压不对她的渴望,恢复平常轻松自在的样子。

    “冰淇淋公主是什么?可以吃到很多冰淇淋吗?”她第一次听到这个名称,感到相当好奇。

    利少杭因她可爱的问法而失笑。“如果获胜了说不定可以吧,冰淇淋公主是沙夏推出的选美比赛,除了比美貌才艺,还要比机智和口才,前三名会成为我们沙夏的广告代理人,由我们公司的广告营销总监,也就是广告界有名的鬼才骆晋绅为其量身制作,由于沙夏是国际老牌企业,代言人都必须经过精挑细选,有意进军演艺圈的,若以此为跳板,有八成的机率会红。”

    “是大型的比赛吗?”冷姿一听,不禁瞪大了眼。“听起来不论是对公司,还是参赛者本身,都是很好的营销,知名度一定会大增的!”

    “是啊,所以我才会这么忙。”说到这里,换他哀怨了。

    “可惜我帮不上什么忙……”她轻叹口气。最近不只他,冷峰也忙翻了,只有她,因为柜位已经确定,不会再有人来找她谈判,她每天在公司闲晃,有时真的觉得自己就像只没路用的米虫。

    “宝贝,你的存在就是我工作最大的动力了。”他轻吻她的额头,想吻去她的落寞。“你如果觉得待在冷氏很无聊的话,可以来找我啊!”

    “我不想打扰你工作,何况……”她越说越小声。“我也怕被哥哥骂……我觉得他好像已经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但他不提,我也不敢讲,而且我其实也很想替公司做些什么,但一看到他,所有的话都缩回去了,也怕自己提出来的不是什么好意见……”

    “看来你问题满大的耶……”利少杭摸了摸下巴,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你想不想吃冰淇淋?”

    “想!”冷姿只差没高举双手。只有这件事,她不怕在任何人面前表达她的意见。

    “想吃什么口味?”

    “我记得你们家的冰淇淋有少见的栗子蒙布朗口味吧?榛果巧克力听说也不错……但基本款的香草啊、草莓、莱姆葡萄我也很喜欢……啊啊啊,还有蜂蜜香蕉对不对?吃得到香蕉泥的……”冷姿边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但最后她的小脸却露出几分遗憾。“可惜我的胃太小,一次最多只能吃两盒,没办法全部都吃。”

    “想不到你也挺贪心的!”他哈哈一笑,用手捏了一下她挺俏的鼻头。“我有办法完成你的愿望。”

    “真的?”她的眼睛突地一亮,连语调都开心的跟着上扬。

    看她这么兴奋,利少杭也觉得心情大好,想不到真心宠爱自己心爱的女人会这么快乐。

    “不过,这一次你可得用心吃,因为我需要你给我一点意见。”他话中有话,暗示不会让她白吃这些冰淇淋的。

    ☆☆☆言情小说独家制作☆☆☆.yqxs☆☆☆

    出乎意料地,利少杭开车载冷姿离开沙夏总公司,一路开上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后,抵达桃园一处冰淇淋工厂。

    工厂里,自然什么口味的冰淇淋都有,他先带着她做好全身消毒,穿上防菌衣,接着来到冰淇淋成品的试吃间外。

    隔着玻璃看到里头桌上摆放着一杯杯各种颜色的冰淇淋,冷姿眼睛都直了,嘴馋之余也不由得羡慕起利少杭居然能在冰淇淋公司上班,心里直遗憾为什么自家开的不是冰淇淋公司?

    不过利少杭的注意力却不在她身上,否则看到她这副小馋猫的样子,不狠狠调侃她一番才怪。

    “小姿,你看到里面那个男人了吗?”他的视线紧紧锁在里头一个年轻的金发男子身上,“他是我们美国总公司派来稽查台湾分公司的品管专员,叫他乔治就可以了,所以等一下我会以合作厂商的身份介绍你,知道吗?”

    也就是要装得很专业喽?这招她最行了,只要别说太多话就好,冷姿的表情也变为慎重,忙不迭地点头答应。

    “你如果想吃很多冰淇淋,就要提出你的意见,否则是骗不过他的。”他目光认真地注视着她。

    冷姿顿了一下,要提出意见吗?万一她说错了,或是说得不对该怎么办……

    “你心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是厂商,乔治也不能拿你怎么样。”她的犹豫落入利少杭眼中,他淡淡地安慰她。

    踌躇再三后,冷姿终于重重颔首,决定跟他拼了!

    “说得越多,就能吃越多的冰淇淋,记住了!”最后,利少杭又加码。

    “好!”冷姿点得头都快断了,一副壮士断腕、破釜沉舟的模样。

    武装好之后,利少杭便带着她走进试吃间,他没有告诉她乔治同时还是美国总公司负责人的心腹,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找台湾总公司的麻烦,因为美国的负责人是台湾负责人陆槐南的哥哥,兄弟俩从小竞争到大,毫无兄弟情可言,一心只想斗垮对方,所以他带冷姿来,实际上有双重用意——

    一方面是为了冷姿,另一方面,他也要让乔治知道,他们台湾总公司业务拓展得十分顺利,和冷氏百货合作愉快。

    乔治一见到他们,便笑吟吟地迎上来,双方寒暄过后,乔治听到利少杭介绍冷姿的身份及来意时,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光芒。“你好,真高兴听到贵百货公司和沙夏的合作。”

    利少杭把乔治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心中暗嘲他恐怕恨不得台湾分公司的业绩一蹶不振,这样他才能回去跟主子讨赏,让他来做台湾分公司的负责人吧!

    “冷小姐来试吃我们的冰淇淋,顺便提出一点意见。”利少杭不着痕迹地轻拉了下冷姿的小手。

    冷姿会意地偷瞄他一眼——战争开始了!

    一开始,乔治便取来一匙基本款香草口味,冷姿一见到冰淇淋就什么都不怕了,慎重地接过汤匙,二话不说就往嘴里放。“好好吃……”

    利少杭见她满足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连忙偷偷拍了下她的后腰,提醒她别忘了自己的任务。

    她连忙回过神来,发现乔治正在等待她的评语,连忙用流利的英语道:“很美味,乳脂和糖粉的比例刚刚好,没有什么好挑剔的,这个口味一定要在专柜上贩卖。”

    乔治微微一笑。“没错,这是我们沙夏最畅销的口味,冷小姐好眼光。”

    接下来他又取来薄荷巧克力碎片及水蜜桃两种口味,冷姿吃得愉快,又受到乔治夸奖,话也多了起来。

    “薄荷巧克力清凉够味,只是怕这个口味和其它的不好搭配,消费者不会想多买一球。水蜜桃的酸甜度刚刚好,不过这种甜腻感不知道适不适合在夏天贩卖,其它季节说不定会更好……”

    榛果、焦糖牛奶、杏桃……乔治送上各种口味,冷姿意犹未尽的一匙接一接,越来越能一语中的,连利少杭都意外她居然能表现得那么好。

    看来不只冷峰,他自己一直以来也都小看她了。

    吃了这么多,冷姿终于再也吃不下了,她举起双手,不好意思地道:“今天这样差不多了,很荣幸能品尝到这么多冰淇淋,下回我再来吃……啊不,我再来参观。”

    一结束就破功,利少杭差点没笑出来,不过他也反应极快地帮她掩饰,“冷小姐今天给了我们很多意见。”

    “是啊,想不到冷小姐不仅长得漂亮,能力也这么好。”乔治用欣赏的目光望着她,绅士地执起她的手,猝不及防地亲了一口。“以后有机会请到美国作客,我会好好接待你。”

    冷姿呆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利少杭更是恨不得把冷姿的手抓回来,自己再亲个千百口,抹去那王八蛋的味道。

    “呃,好,有机会的话……”虽然这是西方的礼仪,但胆小的冷姿还是吓得快哭出来,只是碍于自己身份和利少杭的面子,她只好僵硬的慢慢把手收回来,强忍住尖叫逃跑的冲动。

    离开试吃间后,两人故作镇定地回到车上,才一上车,冷姿就像只吓坏的小羊,泪眼婆娑地扑进利少杭怀里。“少杭,好恐怖,那个洋鬼子亲我的手……”

    “别怕别怕,你也知道那是礼仪。”嘴上虽这么说,但打死他也不相信乔治没有吃豆腐的心态,他安抚地亲了她一下。“只是他太鲁莽了,这么突然就亲你,改天我一定帮你回整他。”

    冷姿这才好过一点。“你要帮我亲回来吗?”

    “我想用揍的会比较适合。”他很认真地回答。

    “那,我可以帮忙吗?”说这话的同时,她的泪甚至还挂在睫毛上。

    两人沉默相视一会儿,接着同时爆笑出声。冷姿带着泪花却又笑得娇媚的模样,惹得利少杭一阵意乱情迷,情不自禁紧紧抱住她,只剩一丝意志力控制着自己别在车里乱来。

    “怎么了?”她隐隐感觉到他似乎在忍耐,却又不太明白是为了什么。

    “没什么。”他怎么可能告诉她他的欲望,一旦说出口,只怕她以后都会离他三尺远,待两人好不容易止住笑,他切入正题。“你瞧,你现在胆子变大不少嘛,还敢说要跟我一块揍人呢!”

    虽然是开玩笑,冷姿还是愣了一下,她现在说的话做的事,以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仔细思索,自己会有如此改变,最大的原因还是只有一个——

    “因为有你在身边,我好像比较不怕了。”她深情款款地注视他。

    “不,那是因为你开始有自信了。”利少杭顺顺她柔软的发,发自内心深情一笑。“回想一下,你今天表现得多好,在乔治面前侃侃而谈,一点也不怯场,乔治虽然是个色胚,专业却也无庸置疑,连他都肯定你了,你更应该要相信自己,以后即使在你哥哥面前,也不必害怕,大声表达自己的意见。”

    这番话犹如醍醐灌顶,让冷姿有了新的领悟。她完全都有没注意到,在他巧妙的安排下,她也能摆脱胆子小的阴影。“谢谢你。”她的态度非常真诚。“我也开始相信,我真的很有胆子了。”

    “希望如此。”利少杭突然将一只手握成拳,凑到她面前,然后五指张开,急促地道:“蟑螂!”

    “啊——”石破天惊尖叫声随即冲出,冷姿看也不看地直把利少杭的手推回去。“走开走开……”

    “看来你还要多练习练习,我手里根本没有东西……”他啼笑皆非,试图抓住她乱挥的小手。“冷静一点,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我在车里犯案呢……”

    冷姿委屈又嗔怪的瞪着他,不知道该骂他过分还是骂自己笨,此时上天像听到了利少杭的话,派来了正义使者,在车窗上敲了敲,发出叩、叩的声音。

    两人同时往车外望去,等看清了来人,利少杭迅速打开车窗。“陆槐南?”

    陆槐南表情似笑非笑,很潇洒地站在利少杭的车旁,一手靠着车顶,打量车里的两个人。“利少杭,你该不会在我的冰淇淋工厂里作奸犯科吧?”

    “我是来替你保驾的!”利少杭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没看到我特地带冷副总来见乔治吗?免得贵大老以为你在台湾办事不力,明天就把你换掉!”

    “是吗?那我还得感谢你们了。”陆槐南伸长了手越过驾驶座,直至冷姿面前。“冷副总你好,陆槐南,久仰大名。”

    “陆总裁你好。”冷姿不太自然地和他握了握手。莫名其妙杀出这个沙夏的大头她用余光偷偷瞄了利少杭一眼,想向他求助,可是利少杭却仿佛没看见,她只好试者自己应付。

    “冷副总,敝公司的产品还合你心意吧?”他不经意瞟见她放在一旁,颇有分量的保冰袋,眼睛带笑地自问自答,“看来你是挺喜欢的。”

    冷姿不好意思地微红了脸,白吃白喝还外带被抓包,只能尴尬地偷偷移动一下保冰袋,试图用身体挡住它,天真的以为陆槐南没看到袋子,就会忘了这回事。

    只是这么一个小动作,陆槐南差不多就知道冷姿是个什么个性的人了,不过她冷艳又带着傲气的长相,却有这么小女孩的举动,这种反差令他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令冷姿更不自在了,瞧她左扭右扭却还要故作镇定,陆槐南简直要当场笑出来,不过利少杭自然不会让他笑太久,毕竟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是男人的本能反应。

    他关上电动车窗,叫冷姿在车里等他一下,随即下了车,拉着陆槐南走到距离车子约十公尺远的地方。

    “你是来找乔治的吧?他都快走了你还不快去,在这里混什么?”

    “放心,你带冷姿来,足够让乔治认为台湾的业务拓展有相当的进度,我就算没见到他也无妨。”说到这里,陆槐南放意扬高了眉,明知故问地道:“你连喜欢的女人都可以这样利用,心机会不会太重了点?”

    “没有坏了你的事就好,其它的我心里有数。”利少杭对他的评论不置可否。

    “你对冷姿是认真的吗?”陆槐南慢慢正经起来。生意归生意,他方才观察冷姿的结果,知道她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难搞,某种程度上,说不定还很单纯,如果利少杭只是玩玩,他倒要好好劝劝自己的好友别做太多孽。

    “你认为呢?”利少杭卖了个关子,就是不希望别人知道太多自己感情世界的事,即使亲如兄弟的陆槐南也一样。

    陆槐南摇摇头。在沙夏公司里,他和副总裁利少杭、广告营销总监骆晋绅三大巨头是拜把兄弟的事,全业界都知道。骆晋绅看似深沉,行事一板一眼,心思却最容易被解读;至于利少杭,一张嘴天花乱坠,每个人都觉得他好相处,但事实上他的城府却最深,不择手段的个性也常引人垢病,没有人懂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外界谣传我们沙夏得以进驻冷氏百货的柜位,完全是因为你使出美男计色诱冷姿才获得的?”陆槐南等着他给答案。

    利少杭沉吟了一下,才语带玄机地回道:“只要能够达到目的,用什么方式不是重点,何况我利少杭从不在乎外界怎么看我,除非你认为我的做法影响了沙夏的声誉,那么我会检讨。”

    “少来了!我如果会计较那些,当初就不会苦心把你挖进公司了。”陆槐南举起手捶了他一拳。“我只是希望如果冷姿真是个好女人,你就认真的和她交往,不要为了私利错过真爱。”

    提到冷姿的名字,利少杭的目光下意识落向远处的汽车,透过浅色隔热纸的挡风玻璃,还可以看到她正小心翼翼的打开保冰袋检查,像是担心里头的冰会融化似的,他的眼神不自觉放柔。

    “有些话很难用言语厘清,我和她的事,我会好好处理,你放心,我不会造成沙夏的困扰。”

    陆槐南由他的神色看出了什么,浅浅地叹了口气,“你可以不在乎,但她可以吗?”

    她可以吗?那么单纯又胆小的她……利少杭顿时无语。

    “你好好想想吧,我要去堵乔治了。”聪明人只要一点就通,陆槐南也不多说,向车里的冷姿挥了挥手便离开。

    被留下的利少杭若有所思地看着他的背影,一向吊儿郎当的笑容,不见了……

wwW.56WEN.cOm

同类推荐 狐狸的秘密 独家占有 告别薇安 白昼的星光 可爱淘-局外人 全世爱 如果当时不放手 四月一日 公子无耻 卿本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