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第2章 遥远(6)

9-
回到香港的第二天,接到+的死讯。+患的是肺癌。她并没有告诉身边的亲人和朋友。做手术切除体内癌细胞的那天,她是一个人进去医院的。主诊医生苏景志是她的老同学。进去手术室之前,苏景志很认真的问+,要不要通知什么人。
“如果我没有醒过来的话——”她疲倦地微笑。
+在手术后醒来,拒绝了随后的化疗。
“我不希望弹琴的时候,我的头发会一大把一大把的掉在琴键上。”她虚弱地说。然后,她又说:“而且,你和我都知道这是没有用的。”
出院的那天,苏景志坚持开车送+回去。下车的时候,她问:
“还有多少时间?”
他黯然地告诉了她一个非常短暂的时间。
她凄凉地笑了:
“还可以吸雪茄吗?”
苏景志笑了笑,说: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放弃这种好东西。”
回家之后,她一如往常地生活。一天夜里,疼痛折磨着她。她爬起床,走出客厅,拧亮了钢琴旁边一盏昏黄的灯,坐在那里,点起一支雪茄。
她颤抖着吐出一个烟圈,这支烟像吗啡一样,暂时麻醉了她的痛楚。五十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她手里夹着烟,用琴键抚爱回忆。同样一支小夜曲,二十年前有人为她弹过,她曾经撕心裂肺地爱过那个男人,此刻都成为往事。时间伟大而漫不经心地重新安排人与地,她曾经以为,当她年老,有一天,她和他会在这个城市重逢,他温柔地问起她的近况,就在那一瞬间,所有的微笑和痛苦都盈盈在眼前,却又流转如飞。惟有爱情,始终如此的兴奋与渴望,又终于如此的挫败与荒凉。
她那双枯瘦的手在琴键上散落如雨,最后,她倒在那台她心爱的钢琴前面,没掉过一根头发。她手里的烟还没烧完,像那支低迥了二十年的小夜曲,萦绕在她身畔。

wWW。xiaoshuotxt=nEtT/x/t小.说。天.堂

同类推荐 赵赶驴电梯奇遇记 轻易放火 奢侈品男人 四幕戏 妖孽也成双 寂寞空庭春欲晚 全世爱 你丫上瘾了? 凤隐天下 骄阳似我